第 100 章 桐梧樹下

  就如同顧銘夕從沒見過蔣之雅留短髮、差點認不出她來一樣,所有的人都沒見過肖郁靜留長髮。在大家的記憶裡,肖郁靜始終是一個一頭短髮、身材瘦小的女孩。她有一張小小的瓜子臉,五官文靜秀氣,看似恬淡的眼睛裡,藏著一抹靈動的光。

  可是現在站在大家面前的肖郁靜,已經將頭髮留到了腰際,她化著淡妝,容顏清麗,身穿墨綠色的大衣,腳上踩著一雙胖鼓鼓的雪地靴,完全是一副都市麗人的形象。

  這真的很顛覆眾人心目中對「女博士」的定位,大家都知道肖郁靜不怎麼愛打扮,想當然地認為,現在的她該是戴副眼鏡、素面朝天的女學究模樣。

  肖郁靜對著一桌子呆愣的人笑了起來,說:「怎麼啦,不認得我啦?」

  一群人如夢初醒,紛紛站起來表示歡迎,肖郁靜一一與他們打過招呼。周楠中對顧銘夕說:「顧銘夕,你面子可夠大,肖女神今年難得回來過年,我們約她吃飯,她說沒時間,後來吳旻說你也要來,女神才答應哦。」

  肖郁靜聞言也看向了顧銘夕,顧銘夕已經站了起來,嘴角帶笑地看著她,肖郁靜的神色倒是很平常,說:「抱歉抱歉,我這趟回來時間的確很趕,不過想著高中畢業以後就沒見過顧銘夕,他好不容易回來,自然是要來見一下的。」

  汪松調侃道:「女神,你這話不對吧,我們哪一個,你畢業以後見過了?」

  肖郁靜也不惱,笑道:「第一,別叫我女神啦,第二,我在北京時還和吳旻吃過幾頓飯呢,不信你們問他。」

  吳旻笑著點頭:「這倒是,她去美國前,我們吃過幾次飯,也去對方的學校玩過。」

  周楠中拍著汪松的肩搖頭歎氣:「看到沒有,學霸們都是自己抱團玩的,不帶咱們,你就別自找沒趣了。」

  肖郁靜面上笑得更開了:「周楠中你幹嗎,今天的主角是顧銘夕才對吧,怎麼都沖著我開炮了。」說罷,她又看向顧銘夕,還有他身邊的龐倩,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顧銘夕,螃蟹,看到你們終於在一起,我真的好開心。」

  十個人的大圓桌,唯一的空位在戴老師和謝益中間,肖郁靜走過去放下包和圍巾,俯身擁抱了一下戴老師,說:「戴老師,好久不見了,您最近好嗎?」

  「我很好啊。」

  肖郁靜坐下來,戴老師和她寒暄了幾句,問了問彼此的近況,其他人都默契地沒有插嘴,末了,戴老師朝著她的身後努努嘴,說:「有個人一直在等你打招呼啊。」

  肖郁靜回頭看向謝益,微微一笑,說:「謝益,挺久沒聯系了,你好麼?」

  謝益的神色有點僵,和他平時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但只是一會兒工夫,他也笑了起來,恢復了那副嬉皮笑臉的表情,說:「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就是課題有點忙。」她說。

  熱菜上了桌,大家動了筷,邊吃邊聊,面對這一桌子人,顧銘夕是真的一點壓力都沒有了。他的右腳擱到桌上夾起了筷子,又湊到龐倩耳邊說:「你幹嗎不早點告訴我是和老同學吃飯啊。」

  龐倩也壓低了聲音,說:「我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

  「唉……」他歎氣,「你早點說,我就不用穿成這樣了,這個褲子這麼緊,這樣子吃飯很吃力的。」

  龐倩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對不起嘛,我真的沒想到,你會要求……穿成這樣。」

  周楠中喊:「哎哎哎,那兩個誰,在說什麼悄悄話呢?說給大家聽聽。」

  龐倩揚著下巴說:「周楠中你這人真八婆,非禮勿聽你不懂嗎?」

  周楠中哼哼怪笑:「小螃蟹,瞧你倆這膩歪勁兒,是不是好事不遠啦?」

  顧銘夕臉上燙了一些,龐倩倒是臉皮厚:「跑不離今年明年啦,你放心,結婚請柬一定寄給你,你要是還在哥倫比亞,允許你禮到人不到。」

  「太俗氣了!太俗氣了!」周楠中一臉的義憤填膺,「小螃蟹以前明明就是個陽春白雪的小姑娘,多單純啊,現在學了金融就一身的銅臭味兒,咱們關系這麼好談錢多俗氣!」

  龐倩微笑:「哎呦,是誰告訴我,當初倆公司都要某人,一個是去北京做白領,一個是去哥倫比亞做民工,唯一的區別就是民工掙的錢比白領多,某人二話不說卷起鋪蓋就上了飛機去支援南美人民,真是視金錢如糞土的大好青年啊!」

  周楠中怒視汪松:「你這個都和螃蟹說!」

  汪松投降:「我沒說,我就是告訴了我媳婦兒。」

  厲曉燕對於汪松的出賣很不滿:「幹嗎呀,你又沒說不能和別人講,我和螃蟹逛街的時候就當笑話說給她聽啦。」

  周楠中震驚了:「這是笑話嗎?!」他坐在顧銘夕左邊,對著他吐苦水,「顧銘夕,你瞧瞧你家媳婦兒,以前多笨的一個姑娘,現在講話還懂得明嘲暗諷了,到底是成天和美元港幣打交道的。你以後可要小心,以前都是你治著她,以後啊,估計得是她來治著你。」

  蔣之雅幫龐倩出氣:「周楠中你好意思說螃蟹以前笨?你別忘了高考時螃蟹可是比你高了4分的!」

  連著戴老師都來神補刀:「我記得你們畢業那年武大在我們省錄取是小年,分數線壓得比較低,周楠中運氣好,換到前一年或後一年,他很有可能落榜呢。」

  周楠中簡直要哭了:「戴老師……」

  顧銘夕一直在聽他們鬥嘴抬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他已經有八年沒見這些同學們了,聽著他們的聊天,他的記憶飄向了遠去的學生時光,那些永遠都做不完的習題、吵吵鬧鬧的乒乓球館、黑板旁的高考倒計時牌、與龐倩一起做作業的日日夜夜,還有人頭攢頭、菜品單一的食堂……

  東華大酒店的菜精致美味,龐倩將一塊鐵板牛裡脊夾到顧銘夕的碗裡,輕聲說:「小心燙。」然後又為他盛來一碗雞湯,還不動聲色地往裡擱了一個雞腿。顧銘夕抬眸看著她,很想對她說,其實,他真的很懷念和她一起頭碰頭吃食堂飯的那段歲月。

  當吳旻和肖郁靜聊起天來後,所有的人都崩潰了。吳旻向肖郁靜打聽美國的幾所學校,他們專業相近,肖郁靜耐心地回答著他,甚至具體到了某個學校的實驗室、博導、掛鉤科研所的情況。她有時會冒出幾句英語,這真不是她在作秀,對肖郁靜來說,英語幾乎可算是她的母語,加上在美國待了幾年,對吳旻表述美國的情況,她腦子裡一時間會沒有翻譯的意思。好在吳旻的英語也是很好的,兩個人溝通得一點障礙都沒有,只是苦了剩下的幾個人。

  蔣之雅見周楠中一副聽天書的樣子,笑道:「哎,你不是也在國外的麼,怎麼聽力一點兒也沒練起來?」

  周楠中怒:「哥倫比亞是說西班牙語的大姐!」

  厲曉燕和龐倩隔著桌子聊起了天,她問龐倩:「螃蟹,你現在和顧銘夕在一起了,還打算去讀研嗎?」

  龐倩一愣,想起自己的確和厲曉燕聊過讀研的事。她們都是本科畢業就參加了工作,後來不約而同都起了考研的念頭。龐倩看了顧銘夕一眼,發現他也正扭頭看著她,目光裡有一絲疑惑。龐倩笑著對厲曉燕說:「暫時沒有計劃。」

  厲曉燕說:「我倒是打算讀在職研究生了。」

  龐倩很驚訝:「真噠?你決定了?」

  「嗯。」厲曉燕點頭,「你不知道我們單位呀,沒有碩士學歷基本很難升職。我和汪松結婚以後,念在職最快一年半就能拿到畢業證了,我是打算生孩子以前把書給讀了,要不然以後有了孩子更沒時間了。」

  周楠中問汪松:「你呢?你去念嗎?你們單位也很重學歷的吧。」

  厲曉燕說:「是啊,我也勸他念,但是他說丟下書這麼多年了怕拾不起來,我就說那我先去念,反正男人不用生孩子,晚幾年也沒關系。」

  汪松面色有些不自然:「這事兒再說吧,不急。」

  肖郁靜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和厲曉燕、龐倩討論起來,她很支持她們繼續讀研,說得蔣之雅都心癢癢了。

  「蔣主播,你是個主播,需要的不是念書,而是整容。」周楠中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氣得蔣之雅拿起一顆小番茄就沖著他丟過去。

  「人家都說女人讀了博士就成了滅絕師太,會找不到對象。我表姐研究生畢業,現在找男朋友都有點困難。」蔣之雅托著下巴說,「可是我看肖郁靜很漂亮啊,說出去誰會想到她是一個博士啊。」

  「我還沒畢業呢。」肖郁靜笑道,「我的導師還希望我博士畢業後,繼續進行博士後的科研工作呢。」

  眾人:= =

  這次的聚餐很愉快,沒有隔閡,沒有冷場,大家暢所欲言,說到了許多念書時的蠢事兒,還聊到了各自對未來的憧憬。

  餐桌上有兩個沉默的人,一個是顧銘夕,在大家面前,他本來就話少,加上他一直面帶微笑,別人也就沒有在意。

  另一個卻是謝益,他向來是會活躍氣氛的那個人,可是這天晚上,他幾乎沒有說話,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他們喝的是紅酒,沒有人喝多,可是,謝益卻在大家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喝醉了。

  聚餐結束,周楠中和吳旻順路,一起打車回家。汪松喝了酒,由厲曉燕來開車,順路還搭上了戴老師。蔣之雅要去台裡加班,自己開車走了。最後,只剩下了龐倩、顧銘夕、肖郁靜和一個醉醺醺的謝益。

  龐倩沒有喝酒,並且知道謝益的家庭地址,提出要送他。肖郁靜說:「我來送吧,我剛好有話對他說。」

  東華大酒店的門口,冷風一吹,謝益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跑到路邊手撐著樹幹就狂嘔起來。肖郁靜站在他身邊幫他拍背,又拿出紙巾替他擦嘴。謝益知道自己的樣子很狼狽,他幾乎沒有這麼失態過,但這個時候,他實在沒有辦法繼續保持冷靜。

  龐倩去小賣店買了一瓶水給謝益喝,她站在他身邊時,肖郁靜悄悄地走了開去,龐倩回過頭,就看到她走到了不遠處顧銘夕的面前。

  謝益喝了半瓶水,龐倩問他:「你有沒有好一點?」

  謝益點點頭,龐倩幫他順著背,歎氣道:「你這是幹嗎呀,都這麼多年了,何必弄得自己那麼不痛快。謝益,這真的很不像你你知道麼?」

  「你居然來教訓我?」謝益直起了身子,支著手臂撐著樹幹,一張臉紅通通的,滿是酒氣,眼睛裡帶著玩世不恭的表情,「螃蟹,你自己等了顧銘夕多少年?」

  龐倩看著他的眼睛:「我們和你們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她正色回答:「哪裡都不一樣。」

  謝益的眼睛裡突然冒出了一股怒意,他惡狠狠地瞪著龐倩,龐倩也毫不示弱地回瞪著他。

  她一直陪著謝益站在樹旁,兩個人都沒有再回頭看,更不會去聽。街上車水馬龍,聲音嘈雜,他們一點也聽不見身後幾米外那兩個人輕輕的談話聲。

  幾分鍾後,肖郁靜走了回來,問謝益:「你好些了沒?可以走了嗎?」

  謝益沉默著點點頭,和龐倩、顧銘夕說了再見後,與肖郁靜一起坐上了一輛出租車。

  凜冽的寒風中只剩下了顧銘夕和龐倩。龐倩走到他面前,輕輕地抱了抱他,仰頭說:「我們也走吧。」

  她開車送他回鯊魚家,顧銘夕喝了點紅酒,面色微醺,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龐倩說著話:「你明天是不是要上班了?」

  「是啊。」

  「下周一是情人節。」

  「啊?」

  「和你一起過完情人節,我就回三亞。」他說話的聲音緩緩的,還有點啞,「這個學期是畢業季,我會很忙。我頭一次帶學生畢業。」

  「嗯,你好好工作,我有空就飛過去看你。」

  「我是在想……」顧銘夕眨眨眼睛,盯著擋風玻璃前面車燈閃爍的大街,「我這輩子,是不是只會帶這麼一個畢業班。」

  龐倩知道他心中的困惑,只是一時間不知該怎麼開解他,正在這時,顧銘夕突然坐直了身子,他望向車窗外,說:「小集市還在?」

  龐倩的目光隨著他的視線望去,他們去重機廠,會路過E市一中,也就路過了一中邊上的社區小公園。

  過年期間,公園裡掛著許多紅燈籠,也亮著景觀燈,看起來熱鬧又喜氣。龐倩問:「時間還早,要不要進去逛一下?」

  顧銘夕點點頭:「剛好讓我散散酒氣,喝得頭有點暈。」

  龐倩停了車,和顧銘夕一起往小公園走去,公園裡人不多,但是過年的氣氛很濃,他們沿著小徑一直走到公園的腹地,那裡是當年攤販們集中擺攤的場所,只是現在,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龐倩四下張望,看到了那棵法國梧桐和那張長椅,她拉拉顧銘夕的衣袖,說:「去那裡坐。」

  顧銘夕只是看了一眼,嘴唇就抿起來了,眼神也變得靦腆。

  龐倩與他一起在長椅上坐下,笑嘻嘻地說:「是這裡嗎?」

  他低著頭,微不可聞地「嗯」了一聲。

  「你這個人……難道你就沒猜到我壓根兒就沒看到那封信嗎?」她語氣抱怨,顧銘夕很是無奈:「我哪裡知道你會弄破手指啊。」

  「你真是不了解我,我要是看了信,我會不來嗎?」

  「怎麼不會呢?」顧銘夕有點幽怨,「我以為,你被我嚇到了啊。」

  「傻子。」她實在忍不住,又去擰了他一把,「傻子傻子傻子!」

  鬧了一陣子,兩個人一起沉默下來,公園裡沒有了他們的聲音,就變得格外安靜。頭頂的法國梧桐只剩下了枯枝殘葉,風一吹,就沙沙地響。偶爾,會有汽車的鳴笛聲從遠處傳來,顧銘夕轉頭看龐倩,她正縮著脖子搓著手,他說:「你要是冷的話,就靠過來嘛,我身上熱。」

  龐倩對著他露齒一笑,立刻就像個狗皮膏藥一樣地貼在了他身上。顧銘夕的身體的確很熱,還透著一股淡淡的酒香。龐倩抱著他,把雙手插在他的衣服兜裡,真是很暖和。

  這時,顧銘夕問:「龐龐,你和厲曉燕說過,你打算讀研?」

  其實,吃飯的時候,這個話題開始以後,龐倩就感受到了顧銘夕情緒上的低落。盡管他一直都笑瞇瞇地在聽他們說話,她還是知道,他心裡總是有一些在意。

  當時在座的人,兩個博士在讀,三個碩士,四個本科,還都是好大學好專業,獨獨一個顧銘夕,只有高中文憑。

  他不是不會念書,他也不是不愛念書,只是,陰差陽錯的,鬼使神差的,不可抗拒的,他就這麼遠離了校園。

  龐倩把腦袋擱在他肩膀上,撅著嘴說:「我不是和你說過麼,以前是想過讀研,但是現在工作好忙,越來越覺得沒必要了。」

  他有些訝異:「沒必要?」

  「你覺得有必要嗎?」

  「我對你們的行業不熟。」他低聲說,「我只是覺得,如果你要念書,不需要顧慮我,哪怕是出國讀研,都沒有關系。如果你覺得經費上有困難,我可以賺錢供你念書。」

  龐倩懵了,懵了很久很久都說不出話來。

  一會兒後,她才小心翼翼地問出一個問題:「顧銘夕,你後悔退學嗎?」

  她原本以為他會說後悔的,起碼也會考慮一下再回答這個問題。哪知他卻是快速地說:「不後悔。」

  「為什麼?」

  「就算我混出那張本科文憑,我也很難從事相關工作。我無法在這個行業做到平均線以上的水平,龐龐,不是說我學習成績好,就真的什麼都學得了、做得了。」他的語氣很誠懇,「如果我當年學的是英語、法律或金融,也許我都會堅持下去,但是計算機……」他緩緩地搖頭,「大概我在這方面真的沒有天賦吧。」

  龐倩看著濃濃夜色中,顧銘夕閃亮的眼睛、微顰的眉頭,突然試探著說:「顧銘夕,你有沒有想過,再繼續念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