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春節聚餐

A- A+

  告訴顧國祥消息的人當然不是方蕙,而是金材公司的一個員工,算是顧國祥的下屬。他原先住在金材大院,現在住在金材新苑,過年期間,他與家人在新世紀廣場的飯店聚餐,偶然間就看到顧銘夕和龐倩從窗外走過。

  他是看著顧銘夕和龐倩長大的,自然不會忘了他們的臉,哪怕是多年不見,兩個孩子已經長成了青年男女,他也是立刻就認出了他們來。

  晚上回到家,他再三考慮,還是給顧國祥打了電話。

  ---

  顧銘夕真的很詫異,龐倩家居然會有這麼多的親戚,從年初一到年初五,每天都有聚會,他乖乖地跟著龐倩去到她各個親戚家裡,乖乖地跟著她喊人、吃飯,最後再乖乖地收到紅包。

  顧銘夕搞不懂龐倩家裡的規矩,不管是金愛華這邊還是龐水生這邊,好多長輩都給了顧銘夕紅包,算是見面禮。回來以後,龐倩從他口袋裡把紅包掏出來,愉快地數起了錢,又在本子上記下了數。

  「天啊,我舅舅居然給了你3000!這是什麼情況啊!」龐倩搖頭歎氣,「等我表妹帶男朋友回來,就得我們放血了。」

  一個春節,顧銘夕足足收了5萬多塊紅包,他奇怪地問:「咱倆都工作了,為什麼還能拿紅包?」

  龐倩笑道:「因為你是我男朋友呀,第一次帶回來過年,我們家習慣給小孩的對象一份見面禮的,人人有份,數額按著各自家庭的經濟條件來,反正這東西都是來來去去的,以後都要還。」

  顧銘夕又說:「可我沒看你給小孩兒封壓歲錢啊。」

  龐倩瞪大眼睛:「我還沒結婚呢,我爸媽給了就行,等哪天咱倆結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你想躲還躲不過呢。」

  「這樣啊,沒結婚不用給?」顧銘夕恍然大悟,「我每年都給豆豆壓歲錢的。」

  龐倩哈哈大笑:「你那個不一樣,你那是代理奶爸。」

  說到豆豆,顧銘夕想起春節期間豆豆打給他的拜年電話。小家伙對他說新年快樂,顧銘夕問他在媽媽這裡待得開不開心,豆豆的聲音就低了下來。

  「媽媽和叔叔有弟弟妹妹了,他們比較喜歡弟弟。」豆豆問顧銘夕,「顧老師,你什麼時候回三亞?到時候你會接我回家嗎?」

  顧銘夕說:「寒假結束前老師會回去,到時你媽媽會把你送回來的。」

  「我還能和你住在一起嗎?」

  「當然。」顧銘夕實在不忍心說出口,他只會在三亞待半年了,他說,「豆豆你乖乖的,老師給你帶禮物回去,好麼?」

  「好。」豆豆猶豫了一下,說,「顧老師,其實沒有禮物也沒關系的,只要你回來就好。」

  掛下電話,顧銘夕心裡有些酸澀,兩年多的相處,他和豆豆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知道豆豆對他的依賴,同時也知道,在豆豆的後續撫養問題上,他已經變得力不從心。

  「顧銘夕,想什麼呢。」龐倩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她看著他,笑道,「明天年初六,晚上有最後一場聚餐,結束以後,就解放啦!」

  顧銘夕苦笑:「還有一場啊?結束以後,你的春節假也放完了。」

  「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呀,我不是天天都在陪你麼。」她依偎在他身邊,「明天晚上在東華大酒店吃飯,白天你是想出去逛逛呢,還是待在家裡?」

  顧銘夕想了想,說:「待在家裡吧,其實我喜歡和你一起待在房裡,聊聊天,聽聽音樂,這樣就很好了。」

  「真好養活。」龐倩爬到床上,從他身後抱著他。她太喜歡抱他了,好像能從他身上源源不斷地汲取熱量,緩解她的皮膚饑渴症。

  她的臉頰埋在他的肩窩中,顧銘夕側過頭來親了她一下,問:「明天晚上是你們家什麼親戚吃飯呀?」

  「不是親戚,是我幾個朋友。」龐倩嘿嘿地笑,「他們想見你,我就同意咯。」

  顧銘夕有點驚訝:「你的朋友?」

  「嗯。」

  「他們知道我的情況嗎?」

  「知道。」

  他不吭聲了。

  第二天出門前,龐倩幫顧銘夕挑衣服,他原本對穿什麼都挺無所謂的,可是這一天,他提了一些意見。

  米色的加絨襯衫,利落地扎在黑色長褲中,腰系黑色皮帶,腳蹬黑色皮鞋,再穿一件淺灰色的短款羊毛大衣,整個人好看的叫龐倩一顆心砰砰亂跳。

  他幾乎沒有穿得這麼正式過,因為這樣的衣著不方便他做事,平時的顧銘夕穿得比較休閒,但是想著要面對龐倩的朋友,他還是希望以最精神的樣子陪伴在她身邊。

  「顧銘夕你簡直帥爆了!」龐倩幫他系著皮帶,又為他拉拉衣領,眼睛裡冒著愛心,見顧銘夕一臉的不自然,她笑著問,「你是不是很緊張呀?」

  他搖搖頭,卻沒有那麼堅決,龐倩笑道:「是因為要見我的朋友嗎?你不用緊張的,他們都是挺好的人。」

  顧銘夕輕輕地歎了口氣,說:「龐龐,我畢竟沒胳膊。」

  「你以前還問過我,會不會覺得你丟臉。」龐倩抻了抻顧銘夕大衣的衣袖,抬頭看他,「顧銘夕,你自己都說,你不覺得你有哪兒丟臉的。」

  「那時候還小,不懂事。」他有些無奈,「我自己是沒什麼的,但今天要見的是你的朋友,我不希望他們在見到我後,背地裡說你的閒話。」

  「不會的!」龐倩捧著他的臉頰看他,「我將來,還要帶你去參加楊璐和盛峰的婚禮,會見到我很多大學同學,我還要帶你去參加我們公司的聚餐、郊游,我們公司活動很多的!甚至,我還會帶你去參加我客戶舉辦的婚禮、酒會,因為你是我男朋友啊,以後還會是我的丈夫,我希望你能融入我的社交圈,認識我的朋友們,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喜歡你的。」

  見他的眉頭還緊皺著,她伸手撫上他的眉峰,說:「顧銘夕,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你以前,要比現在有自信得多。」

  顧銘夕一直注視著她的眼睛,漸漸的,他的眼睛彎了起來,連著嘴角也在往上翹,他說:「龐龐,我自己一個人,真的是怎麼樣都無所謂的。只是現在和你在一起,我是真的想做得好一點,再好一點。我不害怕別人背後說我閒話,這些事我從來不在乎。我害怕的,是別人因為我而在背後說你的閒話,尤其這些人還是你的朋友,你別否認,你和我在一起,遲早會碰到這樣的狀況。肯定會有人來對你說,龐倩,你條件這麼好,怎麼找了這麼個男朋友。也許人家並沒有惡意,但是你聽了以後,心裡一定會不開心。說實話,我也想不出辦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我不可能一直躲在家裡不見你的朋友,所以……我是想說,你和我在一起,將來要面對的問題很多,這些,你都想過沒有?」

  龐倩「噗嗤」一下笑出聲來:「顧銘夕,小心我賣房子啊,你這時候說這些有的沒的幹嗎呀?趕緊走了,都快要遲到了。」

  下電梯的時候,顧銘夕還在照電梯門上的鏡子,龐倩踮著腳幫他理了理頭髮,又往他臉頰上親了一口,說:「別照了,已經夠帥了!去上《非誠勿擾》絕對是無人滅燈一眾姑娘瘋搶的對象。」

  顧銘夕被她逗笑了,說:「我會這麼受歡迎?那我找了你豈不是虧了?我的確應該上《非誠勿擾》試試看的。」

  「虧啊,你虧大發啦,趕緊去報名呀!」龐倩哼哼地笑,「你報了名我就能賣房子了,淨賺100多萬呢!」

  龐倩載著顧銘夕到了東華大酒店,走到包廂門口,聽到包廂裡傳來了男男女女聊天的聲音,顧銘夕叫住了龐倩,問:「龐龐,我看起來怎樣?」

  龐倩上下打量他一番,翹起了大拇指,又給了他一個鼓勵的表情,她推開包廂門,探進一個腦袋,說:「我們到啦,都有誰在呀?」

  顧銘夕站在她身後,只聽見裡面響起一陣尖叫聲,然後包廂門就被「刷」地拉開了,好些人沖著他跑了過來。他愕然地看著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一個短頭髮的女孩子抱了個滿懷。

  「顧銘夕!呀——真的是你!」顧銘夕低下頭,就看到了蔣之雅嬌媚的臉龐,他還是頭一次看到她短髮,一下子差點沒認出來。

  周楠中在邊上拍蔣之雅的肩:「喂喂,蔣主播,你把不把人家螃蟹放在眼裡的,這樣子抱著人家男朋友是什麼意思啊,欺負顧銘夕推不開你哦。」

  「就欺負了就欺負了!怎樣?」蔣之雅不但不鬆開,還更緊地抱了抱顧銘夕,才依依不捨地鬆了手臂,說,「顧銘夕,你現在怎麼這麼黑啊,都快比周楠中這個哥倫比亞民工都要黑了。」

  顧銘夕愣愣地望向周楠中,他的確是黑了好多,還胖了一些,看來哥倫比亞太陽很烈,伙食也是不錯的。

  周楠中走上前來,給了顧銘夕一個男人間的擁抱,他用拳頭敲敲他的背,說:「好久不見了,兄弟,這些年你都跑哪裡去啦!」

  緊接著是汪松,也給了顧銘夕一個大力的擁抱,然後拉過厲曉燕,對顧銘夕說:「兄弟,我和曉燕五月結婚,到時給你和小倩發請柬,記得一定要來喝喜酒!」

  汪松和厲曉燕的外表都沒怎麼變,只是略微地成熟了一些,顧銘夕看著他們,好半天嘴裡才吐出一句話:「恭喜,我一定去。」

  吳旻走到顧銘夕面前,拍了拍他的肩:「還記得我麼,老對手?」

  吳旻和顧銘夕高中三年一直在競爭年級第二的名次,那時候龐倩已經不關心肖郁靜的成績了,因為誰都追趕不上,她總是去打聽吳旻考了幾分,然後為顧銘夕遺憾,只差了2、3分又沒追上他。

  顧銘夕的心情總算平復了一些,他笑著點頭:「當然記得了。」

  最後出現在顧銘夕面前的是戴老師和謝益,戴老師早就哭了,走上前溫柔地抱了抱顧銘夕,說:「你現在好不好,顧銘夕?」

  「我很好,戴老師,真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是真的不想哭的,可是眼睛卻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顧銘夕拼命地忍下眼淚,謝益已經走到他面前,他依舊耀眼奪目,一張臉精致得毫無瑕疵,再配上一身剪裁合身的修身西裝,真是說不出的英俊倜儻。

  謝益意味深長地看著顧銘夕,也用力地抱了抱他,抱完以後,他突然神色一變,「砰」地往顧銘夕肚子上揍了一拳,還用了點力道,疼得顧銘夕忍不住彎下了腰。大家都嚇了一跳,龐倩慌地叫起來:「謝益你幹嗎呀!」

  「我替你揍他的!」謝益挑著眉毛,對龐倩說,「你肯定不捨得揍他,對不對?這小子消失這麼多年,揍一拳算是輕的。他在三亞曬太陽看比基尼小妞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啊!」

  「謝益!」龐倩又氣又急,托著顧銘夕的背問,「顧銘夕你沒事吧?」

  顧銘夕倒抽一口冷氣,終於站起身來,搖頭說:「我沒事,謝益和我鬧著玩的,你別擔心。」

  感謝謝益,他的眼淚終於徹底地忍住了。

  大家在餐桌邊坐下,龐倩幫顧銘夕脫掉了大衣,謝益把菜單拿給戴老師點菜,其他人已經七嘴八舌地聊了起來,顧銘夕靜靜地聽著,知道了這些老朋友們的現狀。

  周楠中武大研究生畢業後進了一家工程公司,直接被發配到哥倫比亞去建電廠,這一次還是第一次回國過年。

  汪松在市勞動局工作,是一個小公務員,厲曉燕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兩個人已經裝修好了婚房,准備結婚了。

  蔣之雅被調到了省台,目前在做一檔新聞欄目,再也不是氣象預報小姐。

  吳旻考上了清華的研究生,目前在碩博連讀,之後還要出國進修兩年,他說自己以後就是從事科研工作了。

  謝益不用說,直接在美帝讀完研究生,回國創業,影視公司打理得風生水起。

  連著戴老師都已經不在E市一中了,她被調去了五中,升職成了副校長。戴老師點了幾個菜後,把菜單拿給蔣之雅,讓他們繼續點菜,然後,她笑著問謝益:「是不是還有一個人沒來?」

  謝益的面色不太自然,一直有些心不在焉,正在這時,包廂門被推開了,龐倩和顧銘夕回頭看去,看到一個長髮披肩的清秀女孩站在門外,她一邊摘著手套、圍巾,一邊抱歉地說:「對不起,我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