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顧家親戚

  顧國祥把家庭聚餐的地點定在了一家海鮮酒樓,龐倩陪顧銘夕去赴約前,兩個人先去商場買了些禮物。

  龐倩對顧銘夕爺爺奶奶、姑姑姑父的印象還停留在顧銘夕16歲生日那天,那一次的聚餐實在不算愉快,令她深深地感受到顧銘夕家裡人對他的輕視。

  商場裡,顧銘夕把買東西的決定權都交給了龐倩,龐倩替顧爺爺選了一頂羊皮帽,替顧奶奶挑了一條羊毛披肩,給顧國英夫妻選了紅酒禮盒,聽說董源剛剛結婚,她又給小夫妻買了一對千足金的情侶墜,最後,龐倩和顧銘夕商量著,給顧國祥選了一套高檔保暖內衣,給顧梓玥買了一件羽絨外套。

  他們是晚輩,就算已經好多年沒和親戚們聯系,以後也不見得會有更多的來往,兩個人都認為該有的禮節應該做到。買完東西,龐倩和顧銘夕壓著時間趕到了酒樓,龐倩提著大包小包與顧銘夕一起去坐電梯時,碰到了剛剛趕到的董源夫妻。

  如果是在大街上偶遇,龐倩一定認不出董源了,27歲的董源個子不高,目測體重絕不會低於200斤,他剃著短短的平頭,臉上長著許多粉刺,牽著他新婚妻子的手。

  董源也認不出龐倩了,他只是轉頭看了她一眼,眼神上下一掃,接著就轉過了頭去。那是很典型的路上看美女的眼神,想看,又要裝作不經意,害得龐倩想要打招呼,一下子都說不出口。

  最後,還是顧銘夕上前叫了他一聲:「董源。」

  董源看到顧銘夕十分驚訝,他完全沒想到顧國祥會聯系上顧銘夕,並叫他一起來吃飯。看到顧銘夕身邊的龐倩他更驚訝了,一是因為這美女居然是那個老和顧銘夕黏在一起的不起眼的小丫頭,二是因為,這美女居然成了顧銘夕的女朋友!

  董源打量著顧銘夕和龐倩,龐倩化著妝,穿得也很漂亮,顧銘夕的衣著卻很簡單,灰色大衣黑色褲子,他個子似乎高了一些,膚色看著有點黑,但是一張臉還是挺帥。董源的視線又刮到了顧銘夕的大衣袖子上,如記憶中一樣,他的兩條袖子筆直又空癟地懸垂著,袖口什麼都沒有。

  董源的妻子小梁身材中等,長得倒還面善,一直好奇地打量著顧銘夕,董源給她介紹說:「這是我表哥,顧銘夕,是顧梓玥同父異母的哥哥。」

  四個人一起坐電梯上樓,走出電梯時,董源取了一支煙點燃,煙盒遞向顧銘夕,問:「抽煙麼?」

  顧銘夕搖頭:「我不抽煙,謝謝。」

  董源瞇著眼睛看了他一會兒,問:「舅舅說你前些年在Z城念書,是麼?什麼時候回來的?」

  「嗯。」顧銘夕並不想多說自己的經歷,回答,「回來才幾個月。」

  「我聽說,你媽媽去世了?」

  顧銘夕點點頭。

  「你以後就留在E市了?」

  「對。」

  「找到工作了麼?」董源問,「這些日子你都住哪兒呢?」

  顧銘夕一點兒沒撒謊:「沒找工作,我回來以後一直住在龐倩家裡。」

  董源點頭:「你這個情況的確不好找工作。我現在在超市上班,做倉管,我們超市也有幾個殘疾人,有幾個理貨的是聾啞的,倉庫裡還有個兒麻,回頭我幫你去問問,像你這樣的情況,我們超市有沒有工種適合你。」

  顧銘夕笑著說:「不用了,我近期不打算找工作。」

  董源一愣,問:「難道你想讓龐倩養你呀?」

  龐倩也不和他計較,開玩笑地說:「不行嗎?我願意養!我樂意!」

  聽到她的話,董源的眼裡透出了一股莫名的神情,龐倩在邊上看得分明,那眼神裡夾著憐憫、同情,甚至還有一絲鄙夷。

  果然,董源說:「顧銘夕,說起來,你回來的可真是時候,舅舅去年離婚了,你的確可以趁著他現在沒再婚,梓玥又還小,多爭取點兒東西。」

  顧銘夕:「……」

  龐倩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

  走進包廂,顧家兩老、顧國英夫妻、顧國祥和顧梓玥都已經到了,顧國祥看到顧銘夕立刻就迎了過來,他面色深沉,眼睛裡卻有壓抑的喜悅,站在顧銘夕面前,他猶豫了一下,終於伸手拍了拍兒子的肩,說:「銘夕,來了。」

  「爸,新年好。」顧銘夕喊了一聲後,注意力就集中到了顧國祥身邊的一個小女孩身上。她很漂亮,皮膚白皙,個子高挑,五官比顧銘夕更像顧國祥,她留著及肩髮,戴著一只蝴蝶結髮箍,穿著紅格子的連衣裙,一雙眼睛正滴溜溜地往顧銘夕身上打量。

  顧銘夕笑了起來,說:「這是梓玥麼,長這麼大了。」他回頭對龐倩說,「龐龐,把禮物都拿出來吧,給梓玥買的衣服,也不知夠不夠大呢。」

  顧國祥沒有提起方蕙的事,顧銘夕也不會去問。

  龐倩帶著禮物去了餐桌邊,一樣一樣地送給長輩們,顧銘夕則與她站在一起,「爺爺奶奶、姑姑姑父」地喊過去。顧爺爺顧奶奶都已經80多歲了,精神倒還健旺,顧奶奶看到顧銘夕後流了眼淚,顧爺爺神色有些復雜,問了幾句顧銘夕的現狀,就閉目養神了。

  顧國英看著顧銘夕的眼神很是微妙,甚至還與丈夫交頭接耳地說了些什麼。

  倒是小梁收到了新婚禮物,顯得很開心,站起來說:「謝謝表哥、表嫂。只是我都不知道你們會來,都沒准備禮物呢。」

  龐倩被她逗笑了,說:「沒事啊,你也別喊我表嫂,我們還沒有結婚呢。」

  小梁笑道:「遲早的事兒,到時要請我們喝喜酒啊。」

  龐倩還沒答,顧國英就在邊上打哈哈了:「說這個幹嗎呀,我們源源結婚的時候,銘夕也沒來賞臉喝喜酒啊。」

  顧銘夕和龐倩對視一眼,微微一笑,走了開去。

  這一趟來之前,顧銘夕和龐倩進行過簡單的溝通,達成了共識,吃飯時少說話,多微笑,不管別人說什麼,笑一笑也就過去了。

  龐倩甚至想過,顧銘夕的家裡人這麼多年沒見他,又只知道他一丁點的消息,再次遇見,應該會對他態度改觀。她還設想過那種電視裡骨肉團聚抱頭痛哭的情景,可事實上,這些都沒有發生。那些人沒有問到李涵,也沒有問起顧銘夕這些年來的經歷,除了顧國祥和小梁,那些人只是神色各異地看著顧銘夕,好像是團結一致地對待著一個外來入侵者。並且,龐倩發現,顧銘夕的親戚們在看到他「從天而降」後,似乎都誤會了什麼。

  龐倩把禮物送給顧國祥和顧梓玥,之前,顧國祥已經告訴了顧梓玥,這個她從未見過的年輕男人,是她的親哥哥。

  龐倩把新衣服送給顧梓玥,她看都沒看一眼就丟在了一邊,看向顧銘夕和龐倩的眼神明顯帶上了敵意。

  顧國祥把一切都看在眼裡,板起臉說:「梓玥,你這是做什麼,這是你的哥哥,哥哥給你買禮物了,你該說什麼?」

  顧梓玥當做沒聽見,扭頭就往爺爺身邊跑,被顧國祥一把抓住:「梓玥!說謝謝哥哥!」

  顧梓玥忿忿地瞪了他一眼,緊咬著牙關不開口。

  顧銘夕和龐倩都有些莫名其妙,顧國祥又訓斥了顧梓玥幾句,小姑娘眼圈就紅了,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下來,顧國英連忙過來把她拉走,嘴裡不停地哄著她,「乖囡,寶囡,玥玥小心肝,梓玥小公主」地喊了一遍,顧梓玥才止住了哭,她回頭瞟了一眼顧銘夕,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對顧國英說:「姑姑,我媽媽說我有個哥哥是殘廢,是沒有胳膊的,是不是就因為他,我爸爸才和我媽媽離婚的?」

  龐倩腦子裡「轟」的一下,只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沖上了腦袋,她怎麼能容忍有人當著她的面喊顧銘夕「殘廢」,尤其那個人還是和顧銘夕有血緣關系的妹妹!龐倩忍不住往前邁了一步,顧銘夕已經用身體擋住了她。

  他用肩膀死死地抵住她,壓低聲音說:「龐龐,算了,她只是個孩子。」

  龐倩氣得眼睛都發酸了,顧銘夕又勸了她一句:「龐龐,我沒事,你冷靜一些。」

  沒有其他人去訓斥顧梓玥,只有顧國祥沖著她呵斥了幾句,顧梓玥眼看著又要哭了,顧爺爺朝著顧國祥喊起來:「大過年的,你沖孩子喊什麼?」

  面對此情此景,龐倩還有什麼話說,顧銘夕對於這些人來說都像是個外人,又何況是她龐倩。

  她和顧銘夕一起入了席,為他脫下外套,又抽了濕巾幫他擦淨右腳,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只是吃頓便飯,吃完了就可以走了,這些人,以後很少會碰到。

  顧梓玥一直在暗中觀察顧銘夕用腳吃飯,看著看著,她的小眉頭就皺了起來。她發現顧銘夕自己夾不了菜,都是龐倩在邊上幫忙,小心思就轉了起來。

  接下來,龐倩發覺,只要她去夾菜,筷子剛碰到菜盤,玻璃轉盤就會快速地轉起來,有時候她已經夾起來了一些,菜盤就突然隨著轉盤移開了,害得她很狼狽地把空筷子伸回來。

  龐倩往顧梓玥那裡看了一眼,顧梓玥似乎心情很好,手一直搭在玻璃轉盤上,不停地轉啊轉啊轉,就像在玩游戲一樣,別人都很難好好夾菜。顧國祥終於發現了,說了她幾句,她消停了一會兒,立刻又老方一帖。

  吃飯要聊天,顧國英問到了顧銘夕的工作情況,顧銘夕說自己暫時不打算找工作,顧國英就想起了顧國祥對她說過的話——顧銘夕大學退學了。

  顧國英對顧銘夕說:「現在工作很難找啊,我們源源大專畢業,也是靠你爸爸托關系才進的連鎖超市工作,銘夕,像你這樣沒胳膊又沒學歷,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的。」

  顧國祥問:「銘夕,你上次說你想要繼續念書?」

  「對,我在考試。」顧銘夕把一切說得簡單,「等拿到文憑再去工作。」

  董源插嘴:「那得多少年啊?你念成人高校嗎?還是自考?」

  顧銘夕笑笑,沒作答。

  顧國祥沉吟了一下,說:「銘夕,念書的事不要勉強,能拿到文憑最好,拿不到也沒關系。你要是想工作,爸爸可以給你安排,找個辦公室工作,簡單一些,輕鬆一些,會比較適合你。」

  顧銘夕又笑了一下,說:「爸爸,不用,我還是想先念書。」

  顧銘夕用「鴕鳥先生」做筆名出版繪本的事,連顧國祥都不知道,顧銘夕和龐倩也不打算說。他們已經做了計劃,念書的這幾年,顧銘夕課余可以繼續畫畫,按照他目前的受歡迎程度,一年出一本書,就足夠兩個人過上舒服的生活了。

  顧國英對於龐倩和顧銘夕的交往很好奇,在她的眼裡,顧銘夕身體殘疾,沒有學歷,沒有工作,肯定也沒房沒車沒錢,龐倩這麼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幹嗎要和他在一起?圖的是什麼?

  她不動聲色地問:「銘夕和倩倩處了多久的對象了?」

  顧銘夕看一眼龐倩,答:「一年多了。」

  「這麼久啦,打算結婚嗎?」

  「嗯,有這個打算。」顧銘夕點頭,始終微笑著,龐倩補充道:「我們今年就會結婚了。」

  顧國英問:「那……婚房做在哪裡?」

  顧銘夕剛要回答,龐倩的手突然伸到了桌下,按在了他的大腿上。她笑著說:「我們沒有婚房,現在房價那麼貴,哪裡買得起。」

  顧銘夕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龐倩沖他眨眨眼睛,又說:「我爸爸講了,我們家房子大,可以給我們結婚用。」

  顧國英的丈夫董平問:「那你的爸爸媽媽去外面租房子?」

  「怎麼會啊。」龐倩驚訝,「當然是和我爸爸媽媽一起住啊,反正房間還有多,以後有了孩子,也能有房間。」

  董平說:「那銘夕不就等於是入贅了?」

  顧國英往他胳膊上拍了一下:「什麼入贅,生了小孩肯定還是姓顧的。」

  「不一定。」開口的居然是顧銘夕,令龐倩都嚇了一跳。

  顧銘夕說:「小孩姓顧,姓龐,我沒意見。」

  「胡鬧!」顧爺爺看著不吭聲,卻一直在聽大家說話,這時候忍不住發了飆,大手一拍桌面,「我們顧家的男孩子,生孩子只能姓顧!哪能隨女方姓!我絕對不會同意!」

  龐倩冷笑一聲,端起茶杯喝起了水。

  顧國祥面色有些尷尬,終於下定決心對顧銘夕說:「銘夕,你和倩倩要是結婚需要買房,你和爸爸講,爸爸可以幫你一些。」

  顧國英著急地叫起來:「哥!你還有個梓玥呢!」

  這麼多年下來,顧國英從顧國祥這裡是撈了不少好處的,方蕙很少著家,顧國祥工作忙,顧梓玥只能和保姆待在一起,小姑娘從來不把保姆放在眼裡,調皮搗蛋地能把保姆氣哭,後來顧國祥見妹妹退了休,董源又還沒生孩子,就花錢請顧國英過來照顧顧梓玥的飲食起居。

  顧國英畢竟不是保姆,到了顧國祥家裡可一點兒也不見外。金材公司福利好,發的東西多,顧國英看到了就大包小包地往自己家裡背,顧國祥也不會說她什麼。

  兄妹兩個都很寵顧梓玥,基本上她要什麼就給什麼,反正小丫頭吵吵了,顧國英就問顧國祥要錢,買零食,買玩具,買衣服,帶著去外面吃大餐,看電影,玩游藝城,有時候顧國英還會叫上董源和小梁一起去吃喝,反正是吃哥哥的,她可不心疼。

  所以,顧國英對於顧國祥的財產也是很敏感的,她寧可哥哥把錢花給顧梓玥,也不願意他把錢砸到顧銘夕身上去。

  顧梓玥已經溜到了顧國英身邊,顧國英把她抱在懷裡,對顧國祥說:「這事兒我可不同意。梓玥才那麼小,你再過幾年就要退休了,你不是說以後要送梓玥出國留學麼,那可都是錢!銘夕都那麼大個人了,當初阿涵走的時候,你也沒虧待他們母子倆,銘夕自己不爭氣,沒念完大學找不到工作,這還得你負責嗎?當初梓玥媽媽走的時候,我可是答應她要好好照顧梓玥的……」

  顧國英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顧梓玥很聰明,看了她一眼後就又跑回了顧國祥身邊,抱著他的腰哼哼著說:「爸爸爸爸,你不要讓姑姑哭啦!姑姑對我可好了!」

  顧爺爺喊顧梓玥:「梓玥乖乖,到爺爺這裡來。」

  他拉過顧梓玥的小手,看著她白淨纖長的手指頭,歎氣道:「我們家的孩子,源源念書不好,銘夕又沒了胳膊,都沒什麼出息。咱們家的希望就在梓玥身上啦,小梓玥你放心,爺爺一定好好地栽培你,你爸爸說你想學鋼琴是嗎?爺爺給你買!爺爺送你去學!看我們梓玥這麼漂亮的手指,就是天生彈鋼琴的。」

  顧國祥簡直是裡外不是人,偏偏顧國英不罷休,還要繼續說:「其實,像銘夕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可以申請低保困難戶的?」

  小梁在社區上班,顧國英追著問了幾個問題,小梁臉紅地看一眼顧銘夕,說:「的確是可以辦的。」

  「還可以申請廉租房,對不對?」顧國英覺得自己真聰明,幫顧銘夕和龐倩想到了一個好主意,「銘夕,你和倩倩可以申請廉租房結婚的,先登記,把困難家庭辦出來,就能申請房子了。房子雖然比較遠,但是一個月才幾十塊錢租金,哎呦,你是條件符合,我們想申請都申請不了呢!」

  董源說:「其實銘夕也能像我一樣申請經濟適用房。」

  顧國英駁斥了他:「經適房買一套也要20多萬呢,銘夕拿得出來麼!」

  董源說:「20多萬,舅舅能幫忙啊,我買房舅舅都給了我5萬呢。」

  顧國英慌張地喊他閉嘴:「你個傻小子,胡說什麼!你舅舅是借我們的!我們要還的!」

  龐倩這時候已經一點也不生氣了,反倒覺得很有趣,自從說出了那句謊話,她就像是在看一場跳梁小丑的表演。她本來想在最後,把事實告訴大家,說她只是在開玩笑,她和顧銘夕已經有婚房了。

  可是這時,她突然就不想說了。就讓他們以為顧銘夕是窮光蛋好了,這並沒有什麼可丟臉的。就在這時,顧銘夕湊到龐倩耳邊,說:「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你去哪兒?」龐倩問。

  「一會兒告訴你。」他對著她露出了一個壞壞的笑。

  顧銘夕站了起來,對大家說了聲抱歉,走出了包廂。一會兒後,他回來,並沒有坐下,只是站著對一桌子人說,他和龐倩臨時有事,要先走了。

  飯只吃了一半,顧國英還在滔滔不絕地說申請廉租房的事,龐倩雖然不明所以,還是站了起來,為顧銘夕穿上了外套,還幫他擦了擦嘴角。

  顧國祥有點生氣:「銘夕,你這是做什麼!你姑姑沒有惡意的,你不要這麼任性!」

  「不是,爸爸,我是真的有事。」顧銘夕笑容淺淡,目光平和,「我有個朋友趁著春節來E市玩,約我晚上去喝茶,聊一點工作上的事。」

  他眼睛裡閃著光:「抱歉,我剛才沒有和大家說,雖然我沒有工作,但是平時一直在為一些雜誌畫畫,收入還是可以的。關於買房子,姑姑你不要擔心,我不需要爸爸的幫忙,我和龐龐已經看好房子了,准備節後交首付。」

  他幫龐倩圓謊,顧國英愣愣的問:「哪兒的房子?」

  「盛世北城。」

  董平驚訝極了:「市中心那個盛世北城?」

  顧銘夕點頭:「對。」

  顧國英又問:「房子多大?那兒的房子得要2萬多一方吧。」

  「不大,138方。」顧銘夕笑道,「以後條件好一些,再換大房子。」

  眾人:「……」

  龐倩已經拿起了包,顧銘夕說:「爺爺奶奶,爸爸,姑姑,姑父,我先走了,抱歉沒能多陪你們一會兒,下次有機會,我請。」

  說著,他就和龐倩一起離開了包廂。

  幾秒鍾後,顧國英才反應過來:「吹牛的吧,給雜誌畫畫能賺多少錢啊,以為我們是土包子呀!」

  董源也說:「媽都怪你,你也太不給銘夕面子了,他只能找個借口走了,估計以後也不會再和我們一起吃飯了。」

  顧國英撇嘴:「不吃拉倒,誰還扒著他了。」

  顧國祥一直陰著一張臉,飯後,他找服務員結賬,服務員走進包廂,說:「先生,剛才有一位年輕的先生已經結過了,並讓我轉告你們,說是這麼多年也沒請爺爺奶奶吃頓飯,這頓就他請了。」

  顧國英張大了嘴,問:「結了多少錢?」

  服務員微笑:「哦,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