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章 初戰告捷

  顧銘夕帶著行李住進了龐倩家,睡客房,龐倩則辦理了離職手續,徹底地變成了一個無業游民。

  她每天開車載著顧銘夕去各個家具市場、家電賣場轉悠,陸陸續續地為新房添置起了各種家具家電。幾乎每天都有貨車來送貨上門,龐倩和顧銘夕看著原本空蕩蕩的房間漸漸的多了大床、床頭櫃、衣櫃、梳妝台……炎熱的夏天,新房裡還沒裝空調,兩個人成天汗流浹背地待在房子裡,東摸摸西弄弄,仿佛一點也不覺得熱,一點也不覺得累,心裡有的只是濃濃的滿足。

  床墊送到的時候,龐倩興奮得要命,張開雙臂呈大字型仰躺了下去,柔軟的床墊將她彈了起來,她樂此不疲地倒了好幾次,才拉著顧銘夕在床上打起滾來。

  「我們的家,我們的房間,我們的床。」她抱著他的脖子,細密地吻他,「還有我的男人。」

  「嗯。」他閉上眼睛,感受著她唇上的芬芳。

  她突然說:「顧銘夕,咱倆結婚吧。」

  他驀地睜開了眼睛,眼底閃起了光,哪知她又皺起了鼻子,搖頭說:「不行不行,還是得等考完試再說。」

  顧銘夕:「……」

  為了買新房子裡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龐倩開車帶顧銘夕跑了一趟上海宜家,足足選購了一天,把一輛小車塞得滿滿當當。臨走前,她約吳飛雁、楊璐和薛雯雯吃飯,說要把男朋友介紹給她們,可是來赴約的只有吳飛雁和薛雯雯。

  兩個室友之前已經聽說了龐倩男朋友略有些特殊,但看到顧銘夕後還是很驚訝,不過她們很快就調整了狀態,幾個人一起開心地吃了一頓飯。

  吃著吃著,龐倩埋怨起來:「我難得回一趟上海,璐璐怎麼都不賞臉呀。」

  吳飛雁和薛雯雯對視一眼,吳飛雁告訴了龐倩一個消息:楊璐和盛峰分手了。

  「怎麼會?」龐倩驚訝極了,「我走的時候和璐璐、盛峰一起吃飯,他倆還說打算等盛峰研究生畢業就買房結婚了。去年我和璐璐通電話,他倆還好好的呀,她和我說盛峰簽了中信銀行,工作挺不錯的。」

  「還不是為了一套房子。」吳飛雁歎氣,「盛峰在E市的房子是他爸爸媽媽的名字,很早就為他結婚准備的,面積不大,璐璐家裡人就提出讓他們賣了那套小房子,房款做首付在上海買大點兒的新房,璐璐家裡負擔裝修和買車,以後兩個人一起按揭。」

  龐倩說:「這樣挺好的呀。」

  薛雯雯說:「問題是盛峰家裡人不答應,說是就算要在上海買房子也只能寫盛峰一個人的名字,不能加璐璐的名字。」

  「啊?」龐倩急問,「那盛峰怎麼說?」

  吳飛雁說:「關鍵就是盛峰的態度呀,按照璐璐說的,他似乎是同意父母的意見。璐璐那時候做得特別絕,直接就說了分手,後來盛峰好像突然醒悟了似的,回頭追她,說願意買房寫她的名字,但是璐璐已經心冷了。」

  龐倩張著嘴說不出話來,心裡一片悵然。

  薛雯雯說:「螃蟹,你不要為璐璐擔心,她現在有新男朋友了,好像是個外企高管,璐璐自己工作也不錯,我上次和她逛街,看她一點事都沒有。」

  「怎麼可能一點事都沒有呢。」吳飛雁說,「你瞧,螃蟹叫她吃飯,她就不肯來,因為螃蟹一定會問到盛峰,璐璐心裡肯定是有些難過的。」

  三個女人聊這些的時候,顧銘夕一直沒插嘴。直到開車回程時,兩個人才在車上聊起這個話題。

  龐倩有些遺憾地說:「盛峰和楊璐談了五年多的戀愛呀,怎麼彼此之間還會這麼不信任呢?我看汪松和曉燕就沒有這些問題啊,還有我和你。」

  顧銘夕語氣平靜地回答她:「龐龐,其實信任是個很奢侈的詞,尤其他們身後都還有父母親戚,人多嘴雜,誰都不想讓自己的小孩吃虧。戀愛談到後面,談婚論嫁,不可避免地會說到這些世俗的東西,而這些事本就沒有絕對的公平,談得多了,肯定傷感情。」

  龐倩問:「你覺得盛峰和楊璐的事,是誰不對?」

  顧銘夕想了想,說:「無所謂誰對誰不對,不過從我個人來說,我一直覺得,男人應該更大度一些。女人嫁男人,並不是為了貪他的房子,女人要求有一間房,其實不過是想要有一個家的保障。」

  龐倩笑了:「我突然覺得我很幸運。」

  「哪裡幸運?」他扭頭問。

  「我似乎撿到了一個寶。」她笑嘻嘻地說,「顧銘夕你知道麼,我和你在一起,以前,現在,我似乎從沒有為這些事煩惱過。之前我媽媽說到買房的事,我真的覺得她好煩,一點兒也不覺得這事有什麼可操心的。我想,如果我是楊璐,我足夠愛盛峰的話,我就會和他說,E市的房子不用賣,咱倆就一起存錢在上海買房,買不起就租,有什麼大不了的呀。」

  顧銘夕笑著看了她一眼,不說話了。

  他想,其實他也很幸運,也撿到了一個寶。

  7月底,徐雙華飛到了E市,陪著顧銘夕去了一個畫室,畫室其實是一個培訓學校,學生都是封閉式住校培訓,為了備戰第二年的各種美術類統考、校考。

  學校的校長就是徐雙華的好朋友,姓柯,是一位資深的美院老師,主講素描。柯老師又找來了教色彩和速寫的老師,現場讓顧銘夕畫了張速寫,幾個老師研究了一下,一致認為,顧銘夕通過本科線是不成問題的。但是前提是,他得玩兒命似的練習。

  顧銘夕由此開始了備考生涯,他身體情況特殊,不用住校,每天早上,龐倩開車送他去學校練畫,傍晚再去把他接回來,晚上,他則在家裡復習高中文化課。

  龐倩參加了一個考研培訓班,每天白天也要去上課,晚上就和顧銘夕一起復習、做題。

  兩個人都脫離學習許多年,一開始實在是有些不習慣,尤其是龐倩,對著高數題還沒出半小時,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顧銘夕看著她直搖頭,讓她睡了一會兒後才把她叫醒,龐倩揉著眼睛說:「我覺得這些高數題比我工作時那些報表討厭多了。」

  顧銘夕忍不住露出一張苦瓜臉:「那你來試試做高中物理題。」

  龐倩樂得哈哈地笑:「顧銘夕,你也有今天!」

  他們一起背誦英語,約定時間,比賽,時間到了就背給對方聽,輸了的人要受懲罰。龐倩輸了要幫顧銘夕做按摩,顧銘夕輸了,要給龐倩唱個歌。

  大部分時間都是龐倩輸,她心甘情願地為他拍腿、按背,顧銘夕已經很久沒有那麼高強度地練畫了,而且是純粹為了應試。每天回家,他都覺得自己腰酸腿疼肌肉僵,連著腳趾都有些麻了,龐倩就把他的腳擱在自己腿上,一個腳趾、一個腳趾地揉捏按摩。

  「這些天有沒有腳抽筋?」她問他,「不許說謊!」

  顧銘夕愣了一下,垂下眼眸點了點頭:「有過,不過沒辦法的。」

  「你畫一會兒就休息一下啊。」

  「考試時間有規定,哪裡能隨便休息。」他微笑,「龐龐,熬一熬就過去了,我的身體我自己有數,你不要擔心。」

  每一個夜晚,他們都待在龐倩的房間裡,龐倩坐在寫字台前,顧銘夕則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前是一張低矮的茶幾。房間裡很安靜,只能聽到落筆的沙沙聲和翻書頁的聲響,有時候,顧銘夕會停下來休息一會兒,看著龐倩的側影,她左手托著腮,右手拿筆在紙上演算,有時似乎碰到了難題,她會咬起筆頭發一會兒呆,然後翻一翻教材,繼續做下去。

  她穿著寬鬆的家居睡衣,長頭髮綁了個亂糟糟的沖天辮,台燈的光亮映著她不施脂粉的臉龐,顧銘夕看到她纖細光潔的頸項,還有那長長的睫毛,翹起的小鼻子,微微嘟著的嘴唇,一瞬間心裡會產生錯覺。

  這多麼像是很多年前,他們每天一起做作業時的情景。

  龐倩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視線,轉過頭來微微一笑,接著就擱下筆走了過來。

  當她的吻落在他的唇上、手臂繞上他的脖子時,顧銘夕才明白,她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傻乎乎的小女孩了。

  這一年的七夕,是顧銘夕27歲的生日,壽星公不想出去吃飯,自告奮勇要為龐倩的爸媽燒一頓飯。金愛華表示懷疑,龐倩攬著她的肩說:「媽,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他搞得定的。」

  龐倩陪著顧銘夕去買菜,去了超市,又去了菜場,最後居然還去了挺遠的水產批發市場。顧銘夕很用心地挑選了許多食材,龐倩在邊上偷偷地笑,想著這毛腳女婿是想在丈人丈母娘面前「露一腳」了。

  顧銘夕在廚房裡忙活時,龐倩一直在給他打下手,金愛華實在不放心,偷偷地過來看,看到顧銘夕坐在椅子上,砧板放在地上,他低著頭右腳夾著菜刀專心切菜,嚇得金愛華心臟病都要出來了。

  她罵自己的女兒:「倩倩,你怎麼也不幫幫忙的!萬一銘夕切到腳趾頭怎麼辦?平時叫你學做菜你說工作忙,現在辭職了你總好學了咯!」

  顧銘夕笑道:「阿姨,沒事的,我可以做的,叫龐龐切菜我都不放心呢。」

  顧銘夕在龐倩的幫助下搗鼓了六菜一湯——清蒸梭子蟹、炸麵包屑蝴蝶蝦、洋蔥炒牛肉、香腸茭白毛豆丁、筍乾絲瓜、醬烤茄子、番茄豆腐湯。金愛華和龐水生看著琳琅滿目的一桌子,著實是驚到了,他們知道自己女兒的爛水平,明白這一桌子菜都是顧銘夕一個人張羅的。

  金愛華看著那碗炒丁,問:「銘夕啊,這都是你切的呀?」

  「嗯。」顧銘夕還有些害羞,龐倩幫他解下圍裙,他笑容靦腆,「阿姨,我做得不好,你和叔叔別笑話。」

  「哪裡做得不好啊!」金愛華吃了一口茄子,醬香味濃,又吃了一塊牛肉,滑滑嫩嫩,忍不住稱贊道,「很好吃啊,真比倩倩爸爸做得都好吃。」

  龐水生喝著小酒,皺著眉頭對龐倩說:「倩倩,爸爸和你說,以後成了家,你也得學著做一些,不能都讓銘夕一個人做。家裡的事,夫妻兩個要一起承擔,你和銘夕在一起,要相互扶持、相互照顧,你不能耍大小姐脾氣,不能欺負他。」他又面向顧銘夕,「還有啊,銘夕,我也要說說你,你太寵倩倩了,以前就寵,現在更不得了了,你是個大老爺們,對著女人,得治啊。」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虛心地點著頭,一會兒後,她在他耳邊說:「我爸一高興就喝多,一喝多,話就多了,你別管他。」

  顧銘夕也在她耳邊說:「其實我覺得叔叔說得挺有道理的,我好像是太寵你了。」

  龐倩瞪他:「後悔了?」

  「有點兒。」他笑,「真沒想到,當年幫你搶鹵蛋打了一架,這小胖妞就這麼賴著我了。」

  時間過去了幾個月,日子一直波瀾不驚,2011年的重陽節,金材公司給退休職工搞活動,包了個茶樓開茶話會。

  金愛華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參加,碰到以前的老鄰居、老同事,大家立刻聊起天來,話題不外乎孩子們的工作、學業、婚戀情況。

  金愛華每一年都是大家艷羨的對象,因為龐倩工作好,收入高,又因為他們搬了大房子。

  鍾小蓮又一次哀歎自己當初魄力不夠,住了三年出租屋才住上回遷房,新房子居然和以前的大院房子差不多大,她總是對金愛華說:「還是你們水生膽子大,現在可好,房價那麼貴,我們家兒子娶老婆都沒房。」

  金愛華很得意:「當年是我們倩倩建議的,小丫頭腦子可靈了。」

  鍾小蓮問:「你們倩倩現在還在那家香港公司上班嗎?」

  金愛華倒沒有隱瞞:「剛辭職,在准備考研。」

  「哦呦,你們倩倩都要考研啦!」一群大媽大呼小叫起來,「女孩子念那麼多書不好,小心以後找不到對象!」

  金愛華說:「別胡說,我們倩倩現在有男朋友的!打算明年結婚呢!」

  大媽們更激動了,一窩蜂地問小伙子多大,哪裡人,做什麼工作,年薪如何,最關鍵是,有沒有房。

  金愛華底氣那個足啊:「房子已經買好啦,就和我們一個小區,138方,男孩子出的首付,寫的我們倩倩名字。」

  大媽們各種羨慕嫉妒恨,鍾小蓮突然歎了口氣:「唉……倩倩都要結婚了,也不知道銘夕現在怎麼樣。」

  有人用手肘捅捅她,金愛華別開了頭去,心情很好地看窗外風景。

  大家散了的時候,紛紛對金愛華說,龐倩結婚了別忘請大家喝喜酒,金愛華樂呵呵地應下,去坐車時,鍾小蓮走在了她身邊。

  她悄悄地說:「愛華,你聽說沒,顧國祥離婚了。」

  金愛華一愣,問:「離婚了?和現在這個?」

  「嗯,現在這個,離了有半年了吧。老馬還在廠子裡上班,悄悄告訴我的,廠裡很多人不知道,剛才我也就沒說。」

  金愛華問:「為什麼離婚啊?孩子歸的誰?」

  「還能為什麼啊,顧國祥他老婆嫁給他的時候才26,現在也才34,顧國祥呢?他都快55了吧!30多歲的女人哪有人肯陪著這麼個半老頭子的。」鍾小蓮一副看好戲的表情,「小孩子當然是歸顧國祥呀,他不就是為了個小孩兒才和阿涵離婚的麼,這次離婚,他還給了女方一筆錢呢,讓女方放棄監護權。」

  金愛華很有些反應不過來:「那他就一個人帶著一個小孩兒?他小孩今年多大呀?」

  「8歲吧,才上三年級呢。」說到孩子,鍾小蓮又歎氣了,「你不知道,這個小孩被顧國祥寵壞了,老馬說,廠子裡的人聽到顧國祥家的這位小公主,一個個都是搖頭的,說是非常非常得任性、刁蠻、不懂事,事事都要順她的心,一不如意就撒潑耍賴,而且念書成績也不好,成天就知道弄些漂亮衣服、鞋子,這一點,估計是像了她的媽。」

  「……」

  「他們都說,這小鬼和銘夕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金愛華滿腹心事地回了家,吃過飯,她打發龐倩去洗碗,又喊龐水生去買水果,找了個機會,她和顧銘夕說了會話。

  金愛華說:「銘夕,你知不知道,你爸爸離婚了。」

  顧銘夕面上神色未變,心裡是有些吃驚的。

  他尋了個機會給顧國祥打了個電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告訴父親,他已經回了E市,並且打算繼續念書,正在復習迎考。

  顧國祥始終都沒有說起自己的家庭情況,問:「銘夕,你住在哪裡?」

  顧銘夕說了實話:「我住在龐倩家裡。」

  「嘖!」顧國祥有些不高興,「這像什麼話!被別人知道了又要說閒話!你又不是沒有家!銘夕,你可以住到爸爸這裡來的。」

  顧銘夕拒絕了:「爸爸,不用了,我在龐倩家裡住得挺好的。」

  顧國祥沉默了一會兒,說:「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吃個飯,你很久沒見你妹妹了。」

  顧銘夕只見過一次顧梓玥,根本就記不起她的臉了,他說:「爸爸,明年春節再說吧,我最近復習非常忙,再過兩個月就要考試了,考完以後,春節時我會空一些。」

  「好吧。」顧國祥也不勉強他,「我們保持電話聯系,銘夕,你自己多照顧自己。」

  顧銘夕點頭:「我知道,爸,你也多保重身體。」

  12月,顧銘夕順利地進行了高考報名,到了次年一月,省美術類統考來臨了。

  他已經准備得很充分,背著畫具、畫板走到考場門口,龐倩用力地抱了抱他,說:「顧銘夕,加油!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

  盡管身邊經過的考生幾乎要比他小10歲,顧銘夕眼裡依舊閃著自信的光,他說:「龐龐,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1月份幾乎是一個考試月,顧銘夕不僅參加了統考,還參加了兩所學校的校考,其中重中之重就是考上海視覺。徐雙華對他說,他已經幫顧銘夕做了工作,只要他專業課和文化課能過分數線,就不用擔心上海視覺會因為他的殘疾而不錄取他。他的話令顧銘夕完全沒有了後顧之憂,考試的時候,他心無旁騖,眼神專注,兩只腳靈活地換筆、洗筆、調色……他在畫一張很簡單的色彩,但是,也可能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一張色彩。

  結束的時候,他放下筆,覺得腿有點酸,心裡卻是一陣輕鬆。

  龐倩也參加了研究生考試的初試,發揮得非常好。她英語基礎本來就不錯,又專心致志地復習了半年,做了無數的真題,考完以後自我感覺非常棒,只等著年後出初試成績。

  走出考場,她便看到了等待的顧銘夕,他靜靜地站在路邊的大樹下,看到龐倩,他便大步地迎了過去。

  他沒有問她考得如何,只是往她額頭印下一個吻,說:「考完了,我們去大吃一頓,慶祝一下,好不好?」

  「好!」她抱著他的腰,仰著臉孔開心地回答。

  第一個好消息來自顧銘夕。

  統考、校考的成績一一公布,他順利地上了本科線,也通過了上海視覺的專業合格線,這就意味著,接下去的幾個月,他只要專心復習文化課就可以了。

  2012年的春節對龐倩和顧銘夕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因為,他們搬去了新家。

  盡管他們還沒有結婚,但金愛華知道顧銘夕一個人生活多少有些不方便,也就默許了龐倩與他「同居」。

  家裡的親戚來拜年時,都順便去參觀了龐倩和顧銘夕的新房,一個個都是交口稱贊不停。這半年下來,龐倩家的親戚都接受了顧銘夕,沒有任何人會對他產生質疑,因為誰都能看出來,這個小伙子除了沒有胳膊,其他一切都好得沒話說,長得帥,人實在,又會賺錢,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對龐倩更是好得不像話。

  但還是有人不了解顧銘夕的家庭情況,會問金愛華:「銘夕過年咋都不回自己家?他爸爸媽媽呢?」

  就是在這樣的時候,顧銘夕接到了顧國祥的電話,說讓他去吃飯。

  「你爺爺奶奶想你了。」顧國祥說,「帶上倩倩,你們一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