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章 大齡考生

  自從顧銘夕決定第二年以28歲的「高齡」再次參加高考,龐倩就請戴老師幫忙,找了一批E市高三年級的教材、題庫、模擬卷給顧銘夕寄了過去。

  在三亞的最後一個學期,顧銘夕過得很充實、很忙碌。一方面要教好兩個畢業班的數學和英語,一方面要利用業余時間趕稿,另一方面還要復習高中的文化課。

  幾個同事都知道他要再戰高考,紛紛來幫他補習,可是當他們拿起高中時的數學、理化題,一個個都傻了眼。

  「太難了,那麼多年沒碰,公式都忘了。」陳老師連連搖頭,「現在再叫我去參加高考,我非瘋了不可。」

  宋老師說:「幸好顧老師會畫畫,能參加美術類考試,文化課達到本科線應該問題不大。」

  顧銘夕歎氣:「其實統考要考的素描、色彩和速寫,我也是很久沒練了,明年年初就要統考,我要在半年裡拾起來,也是有點困難的。」

  紀秀兒安慰他:「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6月,三亞天氣炎熱,雨水也漸漸地多了起來。童之花小學的六年級孩子們要畢業了。

  龐倩在嘉來的工作已經交接得差不多,鄒立文對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她乾脆就帶上行李到三亞來陪顧銘夕。

  所有的畢業班孩子都已經定好了升學的初中,期末考試結束以後,學校為他們舉辦了簡單的畢業典禮,龐倩坐在教師宿捨陰涼的屋簷下,一邊啃著雪糕,一邊看著老師和孩子們在烈日炎炎的操場上拍畢業照。

  第一排是蹲著的學生,後面是一排坐在椅子上的老師,他們身後再站一排學生,最後一排學生則站在椅子上。

  龐倩遠遠地看著顧銘夕,他穿著一件雪白的襯衫,底下是米色的長褲,他的襯衫扣子是龐倩幫著扣的,一直扣到了領口,顧銘夕說,這樣子顯得正式一些。

  他的頭髮理得很清爽,衣服褲子都是乾淨而挺括的,坐在一群老師、孩子們中間,顧銘夕臉上一直掛著淡然而溫和的笑。他教所有班級的美術,所以和4個畢業班都拍了照,拍完以後,龐倩發現,有許多孩子都圍到了顧銘夕身邊。

  她好奇地走了過去,才發現孩子們都哭了,很多孩子手上拿著一些小玩意兒,說是送給顧老師的禮物,因為他們聽說,顧老師要走了。

  禮物有孩子們親手做的賀卡,還有筆記本、相冊、鋼筆、水粉顏料等小東西,最誇張的是有個孩子拎了一籃子雞蛋,說是爸爸媽媽讓他帶給顧老師的。

  顧銘夕不忍心拂了孩子們的好意,只能拜托龐倩一樣一樣地收下,他蹲了下來,許多女生都湊到他身邊,一邊哭,一邊與他說著悄悄話。

  對於她們的心情,龐倩比任何人都容易理解,她從很小時就知道,顧銘夕是一個最合格的老師。他嚴格卻不苛刻,理性又不乏溫情,他講課細致耐心、生動有趣,對所有的孩子一視同仁,會鼓勵,也會批評,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從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連著班裡最搗蛋的男孩也會因為他的關心而小小地進步起來。

  事實勝於雄辯,顧銘夕帶的兩個畢業班孩子的英語、數學成績普遍要比另兩個畢業班的孩子來得好,所以,不光是孩子們,連著家長都特別喜歡這位沒有胳膊的小顧老師。

  畢業典禮結束,童之花小學的暑假就要來臨了,過了一夜,其他的老師們都收拾行李回了老家,往常這時候,顧銘夕也要帶著豆豆去三亞灣的家裡了。

  可是這一年,他們面臨的卻是離別,龐倩來了以後,就發現豆豆一直都垂頭喪氣,就像一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自由自在的暑假絲毫沒能讓他變得雀躍,相反的,他似乎希望學期永遠都不要結束。

  龐倩沒有去和豆豆溝通,倒是顧銘夕,在一天晚飯後,叫上豆豆去海邊散步。他們足足去了兩個小時,回來的時候,豆豆的眼睛腫得像兩個桃子似的,他偷偷地跑到龐倩面前,抽抽噎噎地說:「螃蟹阿姨,我過兩天,就、就要到我媽媽那裡去了,我、我大概、大概以後就在那邊念書了。螃蟹阿姨,你帶顧老師回家以後,一定不能欺負他,你答應過我的,你、你說你會做他的兩只手的。」

  龐倩被他說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她蹲下來抱緊豆豆,說:「我一定不會欺負你的顧老師,我和你保證。還有啊,豆豆,以後你放暑假時,可以到我們家來玩,等你長大了,你可以考E市的大學,到時候你就能來看顧老師啦。」

  豆豆咧開嘴笑了,嘴裡還缺了幾顆牙:「嗯,顧老師也是這麼和我說的。」

  兩天以後,豆豆的媽媽過來三亞接他,這一次,顧銘夕把豆豆所有的東西都收拾了出來,他的衣服、玩具、文具……豆豆是要去廣東定居了,龐倩不知道他的繼父會不會接納這個小孩,或多或少,他總是會受一些傷害,但這真的是沒有辦法的事。

  臨別的時候,豆豆哭得撕心裂肺,差點要賴在地上打滾耍賴了,他聽不進任何人的話,只是抱著顧銘夕的腿嚎啕大哭。

  顧銘夕其實也不知道豆豆的未來會變得怎樣,他只能蹲下來,一遍又一遍地和他約定。

  「明年你期末考語文、數學、英語都考95分以上,顧老師就接你去E市玩兩個禮拜,顧老師和你保證,絕對說話算數。」

  哄了很久,豆豆才大哭著點頭,終於,他一步三回頭地跟著媽媽走了。龐倩在邊上抹眼淚,等到看不見豆豆了,顧銘夕走到她面前,低頭吻吻她的額頭,問:「以前,我走了以後,你也是這樣哭的嗎?」

  龐倩眼淚汪汪地看著他,問:「你怎麼知道?」

  他說:「我猜的。」

  「你丟下了我兩回。」龐倩說,「顧銘夕,這樣的事,以後再也不允許發生。」

  他笑了,眼神溫潤得足以安撫她的心:「我保證,絕對不會再發生。」

  在龐倩的陪伴下,顧銘夕辦妥了離校手續,又委托物業辦理了一些水費、電費、煤氣費、有線電視費的代繳手續。他銷掉了幾張銀行卡,用光了所有的超市儲值卡,直到銷掉手機號時,他才驚覺,他真的要和三亞說再見了。

  這一次收拾行李,有龐倩的幫忙,顧銘夕的速度快了許多。他的行李並不多,衣服、鞋子非常少,倒是各種書籍、畫作很多,裝了好幾個箱子。

  幫他收拾抽屜的時候,龐倩發現了一支鋼筆,英雄牌,深藍色的筆桿,拔出筆帽一看,筆頭已經壞了。

  「你還留著這個,都壞了。」她笑得很開心,「這都多少年了呀。你跑了這麼多地方都沒丟了它。」

  顧銘夕與她一起坐在地板上,他用腳趾夾過她手上的鋼筆,趾腹輕輕地摩挲著筆桿,說:「為了這支鋼筆,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罵了豆豆。」

  龐倩瞪大眼睛:「啊?」

  「這鋼筆是豆豆摔壞的。」他笑笑,「我看著他摔了的,卻沒法子阻止他,那一次我吼了他,豆豆嚇壞了,哭了半宿,他才6歲呢。後來我帶他吃了肯德基,給他買了個變形金剛玩具,他才肯理我。」

  龐倩失笑,顧銘夕無奈地搖頭,「有時候真的覺得豆豆和你小時候很像,認吃的,認玩的,沒什麼小心眼,挺好哄的。」

  龐倩撅起嘴:「我現在不好哄嗎?」

  「你現在有點兒……怎麼說呢。」他歪著頭,像是在斟酌語句,「有點兒貪得無厭。」

  「喂顧銘夕!你會不會用成語的呀!」龐倩氣得大叫,「什麼叫貪得無厭呀?」

  「我是指……」他低下頭,吻著她肩頭的皮膚,用牙齒輕輕地噬咬,「在某個方面。」

  龐倩毫不留情地往他肩膀上咬了一大口,很滿足地聽到他呼了一聲痛,她咬著牙說:「到底是誰貪得無厭?你倒是說說清楚,每天晚上都要做功課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他閉上眼睛專注地吻她,當做沒聽見。

  五分鍾後,龐倩喊起來:「顧銘夕!行李還沒收拾完呢!」

  「你要是不喜歡晚上做功課,我們就下午做。」他說,「做完功課再收拾。」

  她絕望了,但心裡卻是喜歡的。

  事實證明,她真的很好哄。

  雨季,前幾分鍾還是猛烈的陽光,一下子就被烏雲遮蔽,輕柔的海風漸漸變得肆虐,天空暗了下來,豆大的雨點嘩啦啦地落下,街邊的熱帶樹木都被大風吹得動搖西晃。

  龐倩穿著薄紗睡裙站在窗邊,她好奇地開了下窗,風立刻嗖嗖地灌了進來,雨水也打濕了她的衣衫,她趕緊關上窗,抱著手臂站在窗邊發呆。

  這是他們在三亞的最後一晚,第二天中午,他們就要出發回E市。

  顧銘夕走到她身後,略略彎腰,將前胸貼在了她的背上,兩邊的殘肩小心地收攏了一些,擱在她的肩膀上,就像是在擁抱她一樣。

  「你在看什麼?」他問。

  「你一個人的時候,碰到這樣的天氣,怎麼出門?」龐倩問,「下雨天,誰幫你打傘?」

  他愣了一下,不知該怎麼回答。

  沒有人幫他打傘,他已經習慣了在風雨中行走。每一年的暑假都是雨季,偶爾還有台風,顧銘夕很難出門,但他和豆豆總要吃飯,家裡實在沒東西吃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出去。

  這只是他生活裡一個極小極小的困難,小到幾乎不值一提,顧銘夕在龐倩耳邊說:「龐龐,以後有你幫我打傘,就行了。」

  所有的苦難都過去了,所有的悲傷都化成了一陣風,龐倩知道顧銘夕的意思,他並不是一個喜歡活在回憶裡的人,就如他即將上市的那本新書——《寂寞的鯨魚》,又是講述一個關於希望和夢想的故事。

  龐倩看著窗外的瓢潑大雨,說:「不知道明天雨會不會小一點,我怕航班會受影響。」

  顧銘夕與她並肩而立,說:「氣象預報說,明天是晴天。」

  第二天,果然風和日麗,龐倩和顧銘夕快遞走了幾箱子行李,最後輕裝上陣,登上了回E市的航班。

  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回家,下飛機時,龐水生已經等在機場,他開著車接龐倩和顧銘夕回盛世北城,下車後,龐倩迫不及待地要帶顧銘夕去新房。

  房子已經裝修完畢,只是沒有家具和家電,新漆散發著淡淡的味道,比起看房時,現在的房子顯得更寬敞、更明亮、很溫馨。

  顧銘夕隨著龐倩走過一個又一個房間,他甚至捨不得去踩腳下潔淨的地板,一雙眼睛貪婪地看著這房子裡的一切。銀色的鋁合金窗、明黃色的廚房櫥櫃、大理石做成的電視牆、雪白的天花板、灑滿陽光的露台……還有令他驚訝的衛生間。

  衛生間很寬敞,龐倩在盥洗台前也擺了一把高腳椅,還安裝了浴缸和智能馬桶,連著牆面上掛毛巾、浴球的排勾都只裝在人腰部的高度,顯然,是為了方便顧銘夕。

  他說:「龐龐,你不用這樣遷就我的。」

  「這不是遷就你啊。」龐倩說,「你是這個家的男主人,家裡的一切當然是要以方便咱們兩個來安裝啊,這又不是樣板房,做給別人看看的。」她抱住了他,在他面前撒嬌,「我要你住得舒服又方便,我希望我們可以在這個房子裡住很久很久很久,因為我實在不喜歡搬家。」

  他想了想,說:「嗯,我也不喜歡搬家。」

  她笑了:「我爸爸說了,我們接下來半個月的任務就是去逛各個家具、家電賣場,其他啥也不用幹。等把東西買全了,咱倆就要開始拼命了。」

  這時候,是2011年7月6日,離第二年的美術類統考、龐倩的研究生入學考試都只有半年,離高考只剩11個月。

  大齡考生顧銘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想,的確是要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