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章 不棄不散

A- A+

  龐倩哭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依舊撅著個嘴不理顧銘夕,顧銘夕挨到她身邊去和她說話,她就是不搭腔。

  龐倩非要把整理好的行李都拿出來,東西各歸原位,箱子也要放進小儲藏室。顧銘夕哪裡肯讓她收拾,見她彎著個腰從箱子裡往外取衣服,他好言好語地勸她,龐倩不聽,顧銘夕的口氣就嚴肅起來了。

  「龐龐,你忘記醫生的話了嗎?她說你有點見紅,要多平躺,多休息,你這樣蹲下站起很危險的你知道麼?萬一出個意外,傷的是你的身體。女人小產對身體影響特別大,我媽媽那時候小產,流了那麼多血,後來就有了婦科病,懷不了孕了,你都是看見的,你這時候還和我賭什麼氣!」

  見龐倩嘴一癟又要哭的樣子,顧銘夕趕緊哄她,「乖啦,我知道你不是不想要孩子,只是蜜月去不成心裡不開心。但是老婆,咱們以後有的是機會出去玩,我們還可以帶寶寶一起去,斐濟,希臘,馬爾代夫,埃及,巴西……你想去的這些地方,我都會陪你去的。」

  龐倩不服氣:「可是我現在年輕啊,身材好,穿花裙子好看。以後生了小孩再出去玩說不定我都胖了!我這回買的裙子,也許以後都穿不上了!」

  「那就再買新的嘛。我說了,我喜歡你胖一點呢。」顧銘夕知道她准備了許久的蜜月游,突然泡湯心裡一定不開心,只能溫柔地勸她,「你聽話,去床上躺著休息,別折騰了,想吃什麼嗎?要不要我給你煮點點心?」

  龐倩指著地上的箱子:「東西還沒理完呢,我看著這些礙眼!」

  顧銘夕立刻表態:「你去休息,我來整理。」

  「你行不行啊?」

  「我可以的。」他放低了一些身體,用肩膀去推她,「去床上,乖。」

  龐倩這才不情不願地爬到床上去。

  顧銘夕真的開始收拾箱子裡的東西,為了方便,他一腳一腳地把箱子踢進了主臥,坐在地板上,把裡面的東西一袋袋取出來。衣服、泳裝分門別類地裝進收納袋後,他坐到床上,抬高雙腳夾著袋子放進衣櫃裡。

  他整理得很細致,但是和健全人不一樣,他去放東西要麻煩一些,有時候用嘴咬,有時候用肩膀和臉頰夾著,每次只能拿一、兩樣,就這麼一趟趟地進出房間,終於把箱子裡的東西都理了出來。最後,他拉上了箱子的拉鏈,四下看看,起身用腳勾起拉桿,把箱子放在了衣櫃邊的角落裡。

  顧銘夕額頭上出了一層薄薄的汗,回過頭,看到龐倩正靠躺在床上看他。之前他整理東西的時候,她的眼睛就沒離開過他的身影,顧銘夕沖著她笑起來,問:「肚子餓嗎?想吃什麼?」

  她搖搖頭,突然向他伸出手,說:「顧銘夕,你過來。」

  顧銘夕走到床邊,在床沿上坐下,龐倩說:「把你的腳擱上來。」

  「嗯?」他乾脆就坐到了床上,雙腳踩著床面,問,「做什麼?」

  她撫上他的右腳腳背,示意他用腳去碰碰她的肚子:「來摸摸寶寶。」

  顧銘夕一愣,立刻搖頭:「腳下力道大,我怕會弄傷你。」

  「不會的。」她抓著他的腳,顧銘夕遲疑了一下,右腳輕輕地放到了龐倩依舊平坦的小腹上,整條腿做著虛勁,只用腳趾的位置去碰了碰她。

  「顧銘夕,你要做爸爸了。」龐倩的手依舊按在他的腳背上,她的手指撫過他腳上的一些陳年舊疤,輕聲說,「好神奇啊。」

  顧銘夕心裡卻在擔心另一些事:「龐龐,你懷孕了還能上學嗎?」

  「能啊。」龐倩說,「醫生說預產期在10月份,我剛好6月把研一的課上完,暑假回來休息,9月開學就不去了,生下寶寶後,在家做一年全職媽媽,明年9月繼續回校念研二,到時候就能和你一塊兒畢業了。」

  休息的這一會兒時間,她已經把很多事都想好了,但是顧銘夕還是擔心:「可是,咱們住的地方離你的學校太遠了,我不放心你自己開車去上課。而且,起得那麼早,你睡眠時間也不夠啊。」

  這真的是個問題,龐倩想了想,暫時也想不到辦法,說:「到時回上海再說吧,試試看唄,我以前一個英國女客戶,懷孕了還成天來上海出差呢,我看她一點事都沒有啊。」

  「亞洲女人的身體情況和歐美女人不一樣。而且這個事,完全是個體差異,100個人沒事不代表你一定沒事,我不希望讓你冒一丁點的風險。」顧銘夕對那一年李涵的流產心有余悸,他無法想象龐倩會經歷這樣的事情。對於照顧一個孕婦,他的確有些力不從心。他想了許久,甚至提出去復旦大學邊上租一個房子的辦法,每天由他來回坐地鐵上學,但立刻就被龐倩否定了。

  「你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你。」龐倩說,「上海的地鐵和公交車,高峰時間有多擠你知道麼!顧銘夕,我明白你能一個人去坐車,要只有一趟車我也答應了,但要換四次車啊,你是想叫我擔心死嗎?」

  龐水生和金愛華急匆匆地從三亞趕回來時,龐倩的情緒已經調整得很OK了。她喜滋滋地換上了寬鬆的毛衣,把那些緊身牛仔褲都塞進了櫃子裡,買了幾條肥大的運動褲穿。明明一點都不顯懷的人,走起路來卻一搖一擺,還真有些像孕婦的樣子了。

  度不成蜜月的懊惱感消失得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即將為人父母的喜悅,經過了最初幾天的忙亂,龐倩和顧銘夕已經完全做好了迎接一個小生命的准備。

  寒假結束以前,顧銘夕的新書上市了,書名叫《那個叫小川的男孩》。

  谷小川是個7歲的小男孩,故事講述了他為了尋找離家出走的媽媽,誤闖進神秘的八角小鎮,認識了許多奇奇怪怪的人,碰到了很多驚險的事。小川受到過質疑和不公正的待遇,也收獲了理解和友誼,他和旅途中認識的小伙伴豆豆、香香一起成長,最終雖然沒有找到媽媽,卻幫著八角小鎮的居民化解了一場危機。

  故事的結尾是為了畫《小川2》埋下伏筆,出版公司打出了這樣的廣告語:一本適合父母與孩子一起閱讀的好書,一份適合送給孩子的開學禮物,一段能帶給都市人回憶的奇妙旅行——鴕鳥先生在《我的螃蟹小姐》和《寂寞的鯨魚》後,睽違兩年為你帶來這個溫暖的故事,他說,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谷小川。

  龐倩和顧銘夕站在新華書店的暢銷書展櫃前,不時地有人過來拿起樣書看看,有大人,有小孩,甚至還有老年人,很多人最後都會拿書去收銀台。

  龐倩拿起拆封的樣書,翻了幾頁後,問顧銘夕:「為什麼要給這個小男孩取名叫小川?」

  顧銘夕看著她手裡的書,書上的小川正在奔跑,他笑著說:「龐龐,如果我們有了一個男孩,我想給他取名叫顧海川。」

  龐倩念叨了幾遍:「海川,顧海川……挺好聽的,這名字有什麼意義嗎?」

  「海納百川。」他答,「我希望他能有寬廣博大的胸懷。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源自我媽媽的名字,『涵』的意思,是包容。我希望我們的孩子能繼承到我媽媽的品德,做一個寬容、善良、正直的人。」

  龐倩一邊聽他解釋,一邊翻著手裡的書。小川是個活潑的小男孩,有一頭毛茸茸的頭髮和一雙黑黑亮亮的眼睛,會令她想到小時候的顧銘夕。

  「那要是生個女兒怎麼辦?」龐倩說,「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難道叫顧有容嗎?還是……顧乃大?」

  顧銘夕哭笑不得,龐倩自己也是樂得不行,顧銘夕說:「要是生個女孩,就叫顧蘭芝。」

  「為什麼呀?」龐倩一臉的迷茫,顧銘夕說:「有一個詞叫蘭芝常生,意思是,美好品德常在,你沒聽過嗎?」

  「沒有。」龐倩反問,「難道你沒聽說過,蘭芝是棒子國的一個化妝品牌子麼?」

  顧銘夕很認真:「我只聽說過蘭蔻。」

  龐倩:「那要麼……叫顧蘭蔻?」

  「……」

  開學以後,經過一家人的商量,龐倩和顧銘夕的煩惱圓滿解決。

  龐水生和金愛華陪著兩夫妻一起去了上海,在復旦大學邊上租了個小房子,周一到周五,金愛華陪龐倩住在復旦旁邊,龐水生陪顧銘夕住在松江大學城。到了周末,龐倩和顧銘夕去過二人世界,金愛華和龐水生則樂悠悠地在上海轉悠著玩。

  如此一來,孕婦龐倩每天都能睡個安穩覺,早上起床後不用趕時間,顧銘夕在龐水生適當的幫助下,也能過上舒適、方便的生活。

  《小川》的銷量比計劃要來得好,網上的口碑也很不錯。甚至有多家童裝品牌來和顧銘夕接洽,想要在服裝中使用小川的形象。顧銘夕開始籌備《小川2》,和姜琪約定了年底交稿。

  見不上面的時候,龐倩就和顧銘夕打電話,有時還視頻。

  顧銘夕詳細地問著她的飲食起居,對於金愛華的照顧,他當然是放心的,但作為丈夫卻不能陪在懷孕妻子身邊,他心裡還是很愧疚。

  懷孕頭三個月,龐倩的孕吐反應有些嚴重,變得很挑食,又容易吐,和顧銘夕視頻的時候,她開始抱怨:「老公啊,我想吃你做的番茄牛肉湯。」

  「周末你回來,我做給你吃。」顧銘夕看著屏幕裡的龐倩,她居然一點都沒胖,反而還瘦了一些,他看著都心疼了,「老婆,你另外還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想吃鹵雞爪。」

  顧銘夕有點頭疼:「老婆,現在禽流感很嚴重,雞爪就不吃了啊。」

  「不嘛不嘛,我就想吃鹵雞爪!」龐倩在屏幕裡撒嬌。

  「要麼我們吃椒鹽開背蝦?」

  龐倩轉轉眼珠,吞吞口水:「我不放心你做這個,上回你給蝦開背時,腳趾都割破了呢。」

  「就那麼一次,是我大意,以後不會了。老婆,你想吃嗎?」

  「……」她很糾結。

  顧銘夕說:「那我周六去買蝦。」

  「我還想吃梭子蟹。」

  「不行,醫生說了,孕婦不能吃蟹。」

  「嚶嚶嚶……」

  在一家人齊心協力的努力下,懷孕6個月的龐倩順利地結束了研一的課程。四個人收拾了東西回到E市過暑假,龐倩按照之前的預約,去拍了胎兒的四維彩照。

  之前每一次的孕檢、聽課,顧銘夕都陪著龐倩一起參加,看著B超單上的小家伙從一個小點點變得越來越大,聽到他有力的心跳,知道他發育得很好,顧銘夕的心情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就像是曾經夢寐以求的一件事,突然成了真,那種激動、喜悅、感激、還有些患得患失的心情,沒有經歷過的人是體會不到的。

  這時候的龐倩,肚子已經大得很明顯,人也微微地胖了一些,她躺在檢查床上,顧銘夕則坐在她身邊。

  當寶寶的圖像出現在屏幕上時,龐倩和顧銘夕都激動得忘記了呼吸。寶寶在動,他的小臉上還帶著笑,龐倩的手緊緊地捏著顧銘夕的肩,她與他被巨大的幸福感和滿足感沖擊到。醫生說:「寶寶很健康,你們看,他在啃自己的小手……看他的小腳,他骨頭很軟啊,小腳也能遞到嘴邊呢……」

  龐倩和顧銘夕癡癡地盯著屏幕,那是他們的孩子,是他們生命的延續,愛情的結晶,因為有了他,他們往後的人生會變得更加快樂,也會擔上更多的責任。

  離開醫院的時候,顧銘夕有微微的失落,龐倩手搭在他的腰上,問:「你怎麼了?」

  「剛看看寶寶,還有點緩不過來。」他笑笑,說,「我是在想,寶寶那麼可愛,但他生下來後,我這個爸爸卻不能抱抱他,他長大一點會不會有些怪我。」

  「你也太小看我們的寶寶了,他才不會呢。」龐倩停下腳步,側著身子抱了下顧銘夕,「小孩子很聰明的,你放心吧,爸爸媽媽這麼愛他,他是最感受得到的,他會以你為傲,就像我一樣。」

  顧銘夕笑了起來,低頭吻了下龐倩的額頭:「謝謝你,老婆。」

  2013年8月13日,七夕,是顧銘夕29歲的生日,同時也是龐倩28歲的生日。在這一天,有一件對他們來說很特別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電影《我的螃蟹小姐》全國首映。

  顧銘夕和龐倩去了電影院,因為是E市的首映日,片方搞了小活動,情侶買票看電影,在活動場地親個嘴,就能拿一款螃蟹或鴕鳥的冰箱貼。

  挺著大肚子的龐倩拉著顧銘夕就當眾吻了一個,顧銘夕臉都紅了,龐倩喜滋滋地拿到了一個鴕鳥冰箱貼,又問工作人員:「我肚子裡還有一個,能不能再給我一個小螃蟹?」

  工作人員咯咯直笑,還真給她了。

  往影廳走時,顧銘夕笑她:「你想要這個冰箱貼,我去幫你要,要一箱子都沒問題。」

  龐倩說:「你不懂,要自己親來的才有意義!」

  他們買了飲料和爆米花進了影廳,影廳裡觀眾坐了八成滿,對這樣一部文藝小清新電影來說,這樣的上座率已經很不錯了。

  龐倩和顧銘夕坐在後排,因為龐倩的「體積」過大,沒有坐情侶座,他們像邊上其他觀眾一樣,小聲地聊著天,吃著爆米花,等待著電影開場。

  燈光熄滅了,幾段廣告以後,電影開始了。

  【80年代的街道、廠房、宿捨,穿著燈芯絨外套、白色喇叭褲,梳著翻翹頭的青年男女。6歲的方小鴕和龐青青手牽著手走在工廠大院裡,他們是一對青梅竹馬的小伙伴,時常拌嘴,吵架,但很快又會和好。

  方小鴕是個聰明漂亮的小男孩,有一雙特別明亮的大眼睛,笑起來時眼睛底下有兩道臥蠶,比小姑娘都要好看。龐青青只有方小鴕一個朋友,但方小鴕卻有數不清的好朋友,龐青青站在角落裡偷偷地看方小鴕和別的小朋友玩耍時,眼睛裡帶著失落。】

  龐倩對顧銘夕說:「這小男孩的演員選得真好看。」

  顧銘夕小聲說:「我覺得這小女孩挺像你的。」

  「哪兒像?」

  「胖。」

  「……」

  【一場車禍改變了方小鴕和龐青青的命運,龐青青為了撿皮球沖到了大街上,一輛貨車開了過來,千鈞一發之際,方小鴕將龐青青推了開去,自己卻被卷進了車輪裡。】

  影廳裡一片驚呼,這是看過原作的讀者也沒有想到的。因為在書裡,顧銘夕只說鴕鳥先生在6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後來的插畫,他有時用鴕鳥和螃蟹表現,有時,就算是畫成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模樣,也都是四肢健全的,他從來沒有提過,鴕鳥先生身體有殘疾。

  【方小鴕的雙手神經受了嚴重的損傷,雖然保住了手,卻無法自如地活動,從那以後,他無奈地開始了以腳代手的生活。】

  方小鴕的媽媽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時候,影廳裡已經有女孩子小聲地啜泣起來。

  龐倩又把腦袋湊到顧銘夕身邊,餵他吃了一顆爆米花,輕聲說:「改成這樣,是不是因為,截肢很難演啊?」

  「肯定啊。」他小聲地回答,「對普通的演員來說,兩只手很難藏起來的,編劇這樣處理也挺好。」

  「那這演員會用腳做事嗎?」

  「電影裡拍得不多,只要身體柔韌性夠,簡單的都能演出來的。」

  「倒也是。」

  【故事在繼續。

  方小鴕和龐青青升入了小學,有調皮的男孩欺負方小鴕,龐青青就跟頭小母獅似的和他們打架。她一直陪著方小鴕上下學,幫他打飯、系鞋帶、撐傘,兩個小孩慢慢地長大,升入初中後,方小鴕長成了一個14歲的漂亮少年,龐青青也成了一個美麗的女孩,與此同時,她喜歡上了學校裡的一個風雲人物——歐陽承業。】

  「噗!」龐倩一口飲料都嗆了出來,「歐陽承業?我去!誰取的名字啊!」

  顧銘夕笑得肩膀抖個不停:「我真的挺期待那誰誰看到時的反應的。」

  「哈哈哈哈,他會吐血吧!」

  【歐陽承業就是個酷帥狂霸拽的富二代,喜歡他的女孩數不勝數,龐青青一頭扎進了暗戀的漩渦裡,從來都看不見方小鴕在身邊的陪伴。

  方小鴕從小幫龐青青輔導功課,終於幫助她考上重高,可就在這時,方小鴕的父親出軌了。】

  有很多情節,顧銘夕在繪本裡並未說得詳細,但是編劇們通過想象力,豐滿了故事的脈絡,比如方爸爸的出軌,方媽媽的崩潰,歐陽承業為了刺激另一個他喜歡的女孩,裝作喜歡上了龐青青,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少女青青哪裡擋得住富家公子的誘惑,終於同意與他交往。方小鴕黯然神傷地退出了她的生活,可是偶然間,他發現歐陽只是拿青青做替身,方小鴕憤怒了。

  他不顧身體的劣勢,找歐陽打了一架,在一個雨天,兩個人在地上滾成了兩只泥猴,配上煽情激昂的音樂,畫面極具沖擊力。尤其是,方小鴕無法用手去擊打歐陽,只能試著用腳去踢他時,一下子就被歐陽放倒,歐陽揮拳要揍他,方小鴕也躲不了,只是在雨水中怒視著他。】

  龐倩貼到了顧銘夕身邊:「你老實告訴我,那個時候,你有沒有想揍謝益?」

  「沒有。」

  「真沒有?」

  「真沒有。」

  「看來你還是不夠喜歡我啊。」

  「謝益又沒有來騙你什麼。」顧銘夕說,「他要是敢欺騙你,我絕饒不了他。」

  【高考結束以後,經典的送相框情節上演。

  在方小鴕和龐青青時常玩耍的那片小樹林,漆黑的夜,滂沱的雨,方小鴕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站著,怎麼等都等不來他的小螃蟹。】

  影廳裡已經從一片小小的抽泣聲演變成了一片不算壓抑的哭聲,在這些哭聲裡,有一個聲音特別突兀,那就是龐倩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是真的想笑,看著那個傻傻的少年方小鴕,可憐兮兮地在雨中大哭,龐倩簡直要笑暈了。

  「別笑了,人家都在看你了。」顧銘夕喊她。

  龐倩眼淚都笑出來了,她揉揉大肚子,看一眼邊上另一個眼淚汪汪、正瞪著她的女觀眾,抱歉地說:「對不起對不起,一下子沒忍住。」

  她扒著顧銘夕的耳朵問:「你那天,等我的時候,真的哭了嗎?」

  「……」他能否認嗎?

  「顧銘夕……唉。」龐倩又揉揉肚子,「寶寶啊,你以後可別學爸爸,喜歡誰就直接說,搞得那麼曲折,害得你爸爸媽媽錯過了好些年。」

  顧銘夕:「……」

  【方小鴕和龐青青分開的那些年,他吃了許多許多苦,但是他從來不哭。唯一的一次哭泣,是在方媽媽去世的時候。】

  電影為了達到煽情的效果,將方媽媽的去世安排成了一場意外。

  【因為方小鴕雙手殘疾,所以家裡的一些重活都要方媽媽來做。方媽媽踩著梯子裝燈泡時,沒站穩,摔了下來。

  方小鴕從始至終都在方媽媽的身邊,但是他沒辦法扶住梯子,也沒辦法接住媽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方媽媽摔到了地上。】

  「我討厭這個改編。」龐倩說。

  顧銘夕點頭:「我也不喜歡。」

  他歎口氣,扭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我難以想象因為我沒有手,而讓你受傷會是怎樣的情景,我想,我真的不會原諒自己。」

  「我們哪兒會那麼倒霉啊。」龐倩笑道,「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但是人嘛,一輩子哪裡會沒個磕磕碰碰,不管我摔了哪兒,你都不要自責。這些話,我覺得我不用和你多說,你心裡應該都明白的。」

  「嗯,我明白。」

  他們在這邊聊著天,其他的觀眾卻一直在哭泣,整個影廳裡悲傷一片,龐倩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有什麼好哭的呀。」她小聲說,「不就是部電影嘛。」

  顧銘夕說:「你自己看動畫片都能哭,還好意思說人家。」

  「我哪有!」

  邊上的女觀眾又一次淚眼迷蒙地轉過頭來:「輕點兒行嗎!嗚嗚嗚嗚……」

  龐倩:「對不起對不起。」

  【電影院裡的那個吻,浪美淒美得叫人心醉。

  龐青青站在學校門口,等了一天都沒能等來方小鴕。

  從清晨到正午,從正午到日暮,從日暮到深夜,行人和車輛不停地在龐青青身邊穿梭,她只是固執地站在那裡,手裡捏著要送給方小鴕的螃蟹鑰匙扣,到了最後,空曠的街道上只剩下了她纖細的身影。】

  龐倩身邊的女觀眾一邊抽紙巾一邊說:「鴕鳥怎麼那麼狠啊!有什麼事不能兩個人一塊兒擔啊!螃蟹也是,喜歡他就說嘛,不說,他怎麼會知道啊!」

  龐倩、顧銘夕:「……」

  【漫長的分離,苦盡甘來,電影裡出現了一幕神奇的場景。】

  顧銘夕看著碩大的屏幕,愕然發現取景地就是他和龐倩重逢的那一間露天咖啡館。他知道,這一定是姜琪的建議。

  【龐青青走上了樓梯,站在這一邊,向著露台望去。

  幾張木頭咖啡桌邊,只坐著一個人。

  他背對著她,穿一身白色的襯衣,有一頭烏黑的頭髮。

  微風吹過,他的襯衫衣擺飄蕩了起來,連著頭髮也被風吹得凌亂。

  他低著頭,肩膀輕微地顫抖著,龐青青微微一笑,向著他走了過去。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她走到他的身後,看到了他蜷曲的雙手,那雙熟悉的手,因為救她而喪失了所有的功能。

  她彎下腰,伸出雙臂,輕輕地抱住了他。】

  電影在此時進入高一潮,觀眾們的情緒達到了頂峰,整個影廳裡哭聲一片。

  只有龐倩和顧銘夕安靜地坐在椅子上,沒有喝飲料,也沒有吃爆米花,她的手搭在他的大腿上,兩個人用一種近乎虔誠的方式,慶祝著這重逢一刻的來臨。

  【方小鴕和龐青青的故事,在他們浪漫的草坪婚禮中落下帷幕,無數的彩色氣球被放上了天空,電影裡幫助過他們的人都來到了婚禮上,方小鴕一身白色西裝,高大英俊,就像一個完美的王子,美麗的龐青青牽住了他的雙手,踮起腳尖送上了一個溫柔的吻。

  鏡頭從他們癡纏的臉頰慢慢搖高,追尋著一只紅色的氣球。

  屏幕上打出最後一行字。

  ——獻給所有熱愛生活的人們,祝你們能找到生命裡的螃蟹小姐或鴕鳥先生。】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哭泣了,當所有的苦難過去,大家都在回味遲來的甜蜜時,電影院裡,只有一個人像個孩子似的大哭不已。她絲毫不壓抑自己的聲音,任由別人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她,只是一張接一張地抽著紙巾。

  燈光亮了起來,顧銘夕和龐倩隨著人群准備離場。

  龐倩撐著扶手站起來時,覺得腰很酸,她搭著顧銘夕的肩,說:「我撐著你走,坐太久了,骨頭疼。」

  「要不要去外面找個地方坐一下,休息一會兒。」顧銘夕擔心地問。

  「不用,就是坐太久,走一下就好了。」

  她的眼睛依舊紅通通的,手撐著顧銘夕的肩慢慢地往外挪。走在他們身後的是另一對小情侶,女孩子也在抹眼淚,男朋友不停地安慰她:「好啦,不要哭啦,就是一場電影,最後他們不是結婚了嘛,又不是悲劇。」

  「你懂什麼呀!」女孩子說著,視線集中到了前面顧銘夕的背影上。她抹抹眼睛,仔細地看,發現這個穿著藍格子襯衫的男人,真的沒有手臂。

  女孩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看著顧銘夕和龐倩走遠了,才對男朋友說:「剛才你看到前面那對了嗎?女的大肚皮,男的,就像電影裡的鴕鳥先生那樣,手殘疾的。」

  「怎麼殘疾?」

  「比方小鴕嚴重多了,他就根本沒有手臂的。」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就是從這兒開始,就沒了,兩只手都沒了。」

  男孩搖頭:「我沒注意哎。」

  女孩顧自想了想,說:「你說這只是一部電影,但是看到剛才那一對,我就相信,現實裡也是有這樣的故事存在的。他們看起來好恩愛,希望那個男生也能像鴕鳥先生一樣,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龐倩和顧銘夕走到了外面,龐倩一手撐著他的肩,一手扶著自己的腰,扭著大屁股走得緩慢,走到一排專賣店的位置,不知哪家店裡飄出了歌聲,她笑著說:「顧銘夕,你聽,是這首歌哎。」

  ……

  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可以溫柔卻有力量

  在這無常的人生路上

  我要陪著你不棄不散

  我想要大聲歌唱

  任何人都不能阻擋

  與你分享生命之中

  所有的快樂所有悲傷

  ……

  第四篇章【我心似海洋】完

  《我的鴕鳥先生》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