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章 番外一、我多麼羨慕你(完)

  與顧銘夕、龐倩分開以後,我送謝益回家,他下了出租車,腳步不再踉蹌,眼神也不再迷蒙,他只是緊緊地牽著我的手,走在他家門口那條僻靜的路上。

  我沒有掙扎,路燈在背後照著我們,在地上投下兩道晃動的陰影,走著走著,謝益突然說:「Jodie,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嗎?」

  我看著身邊的他,沒有回答。

  他突然自嘲地笑了幾聲,轉身將我擁進了他的懷抱裡。

  「你的心究竟是什麼做的?」謝益將我抱得很緊,乾啞的聲線飄在我的耳邊,「我究竟,哪裡比不過他?」

  「我從來沒拿你和任何人比過。」我說,「謝益,你也應該知道,你才是大家羨慕的對象。」

  「是嗎?」他鬆開懷抱,眼睛紅紅地看著我,「那麼,你羨慕我嗎?」

  「不。」我很誠實地搖頭。

  他失笑:「你連騙都懶得騙我。」

  「不是,我不羨慕任何人。」我盯著他的眼睛,說。

  他突然向我靠近了一些,逼迫我向後彎腰,他一字一句地問:「你敢說,你一點兒也不羨慕她嗎?」

  碰到這樣的問題,我只能沉默。

  我尋思著怎麼離開,驟然響起的手機鈴聲解救了我。我接起電話,是林偉祺。

  「Jodie,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要聽哪一個?」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很低沉,我心中一緊,說:「壞消息。」

  「我發燒了。」他說,「好消息就是,阿喵沒事了。」

  我鬆了口氣:「呼……謝謝。」

  他的聲音很平緩:「不用謝,我是個獸醫,這是我的工作。只是……你怎麼都不慰問我的病情呢?」

  我一下子就笑了出來:「你去看醫生了嗎?」

  「沒有,但我吃藥了。」

  遠處突然響起了放鞭炮的聲音,這是春節假的最後一天,有很多人要把沒放完的鞭炮放完。林偉祺一定聽到了那震耳欲聾的聲響,說:「好熱鬧,我很懷念在中國過年的日子,那樣才有年味兒。」

  我很好奇:「你在中國過過年?」

  「我母親是中越混血兒,父親是中美混血兒,我爺爺的老家在北京,我曾經去那裡住過很長一段時間。」

  我笑道:「怪不得你中文說得那麼好。」

  看到謝益冷冷的目光,我立刻提出掛電話:「Sorry, Virgil, 我得掛了。回紐約後我給你打電話,謝謝你照顧我的貓。」

  掛掉電話,我對謝益說:「我要回家了。」

  他說:「我送你。」

  我無語:「是因為你喝多了我才送你回來的,你再送我算怎麼回事啊?」

  他又一次被我氣到了,突然問:「剛才是誰給你打電話?」

  我盯著他:「謝益。」

  一會兒後,他舉起了雙手:「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我昏頭了。」

  他又一次抱住了我,將我的臉頰按在他的胸口:「我昏頭了,真的,Jodie,我沒救了。」

  ---

  假期結束,我回到了紐約,去林偉祺那裡接回了阿喵。

  他偶爾會給我打個電話,問問我關於假肢方面的問題,接觸多了,我發現他是個挺有趣的人,平時不苟言笑,板起臉時還有些凶,但是笑起來後就變得很可愛了。

  林偉祺經營著一間寵物店和一間小小的獸醫院,因為爸爸媽媽的緣故,我從小就喜歡動物,有時候就會溜到他的店裡去看小狗。

  我和他一起為小狗洗澡,他教我拿針筒給很小很小的貓咪餵奶,我看過林偉祺為小狗做治療,他很耐心,很溫柔,一邊和小狗說著話,一邊仔細地幫它清理傷口。

  我坐在邊上看他,看他走起路來時有些僵硬的左腿,看他沉靜嚴肅的面容,我舔著牛奶棒棒糖,這是他給我買的零食,備在他的寵物店裡,說:「女孩子都愛吃糖。」

  我能明顯地感受到林偉祺與我之間,那一絲微妙的變化,可是,什麼都沒來得及發生,我突然被導師派去德國進修一年。

  一年後,2012年的夏天,我回到紐約,收到了顧銘夕和龐倩發來的郵件,他們告訴了我許多好消息,龐倩考上了研究生,顧銘夕考上了大學,然後,他們要結婚了。

  我坐在筆記本電腦前發了半天呆,終於,給顧銘夕回了一封信。

  我告訴了他Arno家的手鼓的故事,然後,我說:鴕鳥先生,新婚快樂。

  最後,我去了美髮沙龍,剪掉了我留了多年的長髮,又恢復成了一頭清爽短髮。

  我每天都會去晨跑,沿著固定的線路,在固定的時間。這一天早上,我跑步的時候,剛剛拐過一個街角,就有一個人跑到了我身邊,與我並肩跑了起來。

  我扭頭看他,驚訝極了:「Virgil?」

  一年不見的林偉祺看起來非常好,一頭深棕色的頭髮在頭頂跳躍著,眼睛裡閃著明亮的光,他穿著運動短褲,右腿修長、結實、有力,左腿的假肢卻是顯眼地露在外面,底下穿著一雙跑鞋。

  他跑得很棒,速度和我不相上下,他沖著我笑了起來,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齒:「Jodie, 新髮型真不賴,你留短髮要比長髮可愛。」

  「謝謝。」我說,「嘿,比一下,看誰快。」

  他挑挑眉毛:「好啊。」

  跑過了兩條街,他已經被我遠遠地甩在了後面,我聽到他的喊聲:「Jodie, 喂!肖郁靜!等我一下!」

  我終於停了下來,叉著腰,大口地喘著氣回頭看他,林偉祺慢悠悠地挪了過來,姿勢早已沒有一開始那麼瀟灑了,步伐甚至帶著點兒跛。

  「你怎麼樣?」我問他。

  他滿頭滿身的汗,向我伸出手:「不行了,你得拉我一下。」

  我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他也是氣喘吁吁,搖頭道:「中國人講究要照顧老弱病殘孕,你……你做得實在太差了。」

  我瞪眼:「你從哪兒看來的?」

  「我……我在北京……坐……坐地鐵的時候,還有公交車,都有寫。」他緊緊地牽著我的手,與我一起往前走,「天啊,跑出了這麼遠,等一下怎麼回去?我怕我會走不動。」

  我哈哈大笑:「我背你回去!」

  他迎著朝陽回頭看我,陽光在他身體周圍暈上了一層金色,他褐色的眼珠子在陽光下看起來就像兩顆琥珀。

  我突然覺得玩笑有些開過了,想要鬆開他的手,但是,他沒讓我得逞,反而抓得更緊。

  「Jodie, 我累了,我們找個地方,一起吃早餐,好嗎?」

  我感受到他手心裡的汗水,潮濕的,黏膩的,燥熱的,我也聽到了自己胸膛裡心臟快速跳動的聲音。

  在這樣一個普通的早晨,在這樣一個普通的街角,我與一個男人手牽著手,渾身大汗地看著對方。

  我抬頭看天,天氣真好。

  我對著他笑了起來,說:「好。」

  番外一、我多麼羨慕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