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章 番外二、手抄報

  顧海川小朋友念幼兒園大班的時候,恰逢奧運會要舉行,幼兒園老師給每個孩子發了一張A3大的卡紙,說要小朋友回家,在爸爸媽媽的指導下做一份迎奧運手抄報,到時候會在親子開放日做展出。

  龐倩頭都大了,帶著兒子回家後,忍不住和顧銘夕抱怨起來:「念幼兒園的小孩做手抄報,這不是開玩笑麼,字都不認得幾個,還不是要我們來寫來畫。」

  顧銘夕笑:「你也可以叫他自己做啊,啾啾挺喜歡畫畫的,就讓他自己去搗鼓好了。」

  「那哪兒行啊,要展出的呀。」龐倩用手肘撞撞顧銘夕的腰,嘿嘿地笑,「咱家可有一個大畫家呢,這可是揚名立萬的機會啊!」

  周末,顧銘夕、龐倩和啾啾一起圍在了餐桌前,對著那張大白紙討論起來。

  顧銘夕問兒子:「你想要做什麼內容啊?」

  啾啾趴在桌上想了想,說:「迎奧運。」

  「我知道是迎奧運。」龐倩坐在他身邊問,「你知道什麼是奧運會嗎?」

  啾啾皺了皺小眉頭,有些猶豫地點點頭:「就是跑步,游泳,打球比賽。」

  「嗯,沒錯,那你最喜歡什麼比賽呀?」龐倩繼續引導他,「奧運會有好多好多比賽,咱們不可能每一個都畫呀,我們就畫啾啾最喜歡的三個比賽好不好?」

  「好。」啾啾乖乖地點頭。

  顧銘夕問:「那你最喜歡什麼比賽?」

  顧啾啾很用心地想過以後,給出了答案:「漂亮姐姐翻跟斗。」

  龐倩問:「漂亮姐姐翻跟斗是什麼?」

  啾啾指手畫腳地回答她:「就是,就是上次在電視裡看到的!那個大眼睛姐姐,在一根木頭上翻跟斗,咻咻咻!都不會掉下來的!」

  顧銘夕恍然大悟:「哦,女子體操平衡木。」

  龐倩攬著啾啾,又問:「其他喜歡的比賽呢?你才說了一樣。」

  啾啾撓撓腦袋,說:「我還喜歡游泳,跳水,還有那個彈彈床,還有,在沙子上打球!」

  貌似都是要穿泳衣、緊身衣甚至是比基尼的比賽項目……

  龐倩提醒他:「媽媽平時不是經常帶你去球館打乒乓球的嗎?啾啾是不是把乒乓球忘記了?」

  啾啾很認真地搖頭回答:「我不是特別喜歡乒乓球。」

  童稚的聲音把顧銘夕逗笑了:「為什麼呀?」

  「因為,因為,打乒乓球的姐姐,不夠漂亮。」啾啾說,「我最喜歡那個翻跟斗的姐姐了!她好漂亮!」

  顧銘夕問:「翻跟斗的姐姐漂亮還是媽媽漂亮?」

  「嗯~」啾啾臉都紅了,一下子就撲到了顧銘夕身上,埋著小臉,悄悄地去看龐倩,「翻跟斗的姐姐漂亮。」

  龐倩笑瞇瞇:「顧啾啾,你自己做這張報紙吧!顧銘夕,你可以教他,但不能幫他。」

  說完,她起身回書房加班去了。

  在對啾啾的教育上,顧銘夕和龐倩沒有走鷹爸虎媽的路線,但也沒有太寵兒子,總體的教育方針,他們選擇的是順其自然,引導、陪伴、鼓勵,以及偶爾的批評。

  龐倩和顧銘夕在對孩子的教育問題上達成過共識,就是:兩個人,一條心。萬一偶爾對彼此的教育理念存在疑義,也要在私底下溝通解決。比如,當這一次龐倩提出讓啾啾自己動手做報紙,不許顧銘夕幫忙後,顧銘夕就很聽話地一點兒也不幫忙了。

  啾啾認識的字少,顧銘夕就為他找了兩首與體育比賽有關的兒歌,讓他抄在卡紙上,其他空著的版塊,全部畫畫。

  但啾啾畢竟只是一個6歲的小孩,字是寫得一塌糊塗,像是狗啃一樣,大的有5毛硬幣大,小的只有瓜子仁兒那麼小,千辛萬苦地抄了一首兒歌後,他不耐煩了,開始纏顧銘夕。

  「爸爸幫我畫畫,寫字。」他趴在顧銘夕腿上,仰著小臉可憐巴巴,「我不想寫了。」

  「不行啊,這是啾啾的作業。」顧銘夕安慰他,「我們把另一首兒歌抄完就畫畫,好不好,爸爸知道你最喜歡畫畫了,我們畫翻跟斗的漂亮姐姐。」

  「爸爸畫!」啾啾很有自知之明,「我畫不好,爸爸幫我畫!」

  「可是,媽媽說了爸爸不能幫忙。」顧銘夕溫柔又耐心,「媽媽剛才說的你也聽到了呀,爸爸會一直陪著你,教你怎麼寫,怎麼畫,我們一起努力好不好?」

  「不好……」啾啾苦著臉,「爸爸,我想出去玩。」

  「你畫完了我們就出去玩,今天晚上你還要去廣場練輪滑呢。」

  「我畫不完了!」啾啾看起來要哭了,「這麼大一張紙!這麼大這麼大!爸爸我不想畫了!」

  顧銘夕抬頭看鍾,站起來說:「爸爸得去做午飯了,你自己在這裡,把兒歌抄好,然後畫畫,畫游泳的姐姐、翻跟斗的姐姐都行,爸爸一會兒來看你。」

  顧啾啾抱著顧銘夕的腿不讓他走:「爸爸你幫我畫嘛……」

  「爸爸要給你做新奧爾良烤雞翅,你要吃麼?」

  「……」啾啾鬆了手,抹抹眼睛,「我要吃4個。」

  「成交。」顧銘夕彎下腰,用額頭去碰碰兒子的小腦袋,這是他和啾啾之間很親密的動作,就像別的父子之間擊掌、拉鉤一樣。

  午飯時,啾啾心滿意足地吃了4個翅中,吃完以後,他發現他又要畫報紙了。小家伙再也忍不住,大哭了一場。顧銘夕見他實在是有些抵觸,就先讓他去睡午覺,可憐的小啾啾睡在床上時,睫毛上都掛著淚珠。

  那張大卡紙已經被啾啾弄得一塌糊塗,龐倩覺得根本就無法補救了,但是顧銘夕說:「沒事,就讓他自己玩,不把紙撕了就行。」

  龐倩拎著那張抹布一樣的卡紙,無奈地說:「人家要是知道,這是《小川》作者兒子的作品,大概會被人笑死吧。」

  「你稍微對他苛刻了一點。」顧銘夕和龐倩一起坐在兒子的小床邊,看著床上睡得正香的小男孩,他有著一頭毛茸茸的黑髮,長得很漂亮,五官輪廓更像龐倩一些,但是一雙眼睛卻像極了顧銘夕。

  顧銘夕對龐倩說:「這份作業,本來就需要大人的幫忙,小孩子一個人是肯定做不好的,他對報紙一點都不懂,弄成這樣也是必然。」

  「那怎麼辦?」龐倩問。

  顧銘夕說:「等他醒了,你跟他說,允許他找我幫忙,再叫他自己來和我說。」

  龐倩點頭:「知道了。」

  顧銘夕看著她有些郁悶的臉,突然「哧」的一聲笑了起來,龐倩奇怪地看他:「你笑什麼?」

  「我想起,咱們小時候的一件事。」他說,「好像也是奧運會,要做手抄報,你還記得麼?」

  龐倩稍稍回憶了一下,就笑了:「怎麼會忘啊。」

  那是1996年的5月,龐倩和顧銘夕正在念小學五年級。

  這一年的夏天,奧運會將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全國正在火熱迎奧運,小學生們也不例外。美術老師給同學們布置了作業,每個人以迎奧運為題材完成一張手抄報,周一上交。

  面對這樣的作業,龐倩簡直不用動腦筋。周六下午,她翻了家裡訂的報紙,找了三篇體育版塊講中國代表團的新聞,又找出自己作文本裡寫過的一篇《我們家的奧運會》,工工整整地抄到了一張A3紙上。左邊兩篇,右邊兩篇,中間那條軸就抄了一些名人名言。花了一個多小時抄完,龐倩就把這張有著許多空白地方的紙拿去了隔壁502,讓顧銘夕幫她畫畫及寫報頭。

  顧銘夕板著一張臉:「你好歹稍微畫一點嘛,都由我來畫,很容易被老師看出來的。」

  龐倩不以為意:「沒關系的,我畫畫好醜,你畫得好看,就幫我弄一下嘛,我晚上來拿。」

  顧銘夕嘟囔著:「我自己都還沒開工呢。」

  「哎呀,你幫我畫嘛,我請你吃娃娃雪糕。」

  他抬頭看她:「我要可樂。」

  「行!」龐倩站起來,「我要回去看電視了,今天下午是《笑看風雲》的大結局,你有沒有看這個電視?」

  顧銘夕搖搖頭:「我爸爸不讓我看電視。」

  「鄭伊健演的包文龍好帥!那個潘朗清好壞!」龐倩嘰裡呱啦地和顧銘夕說了一通劇情,拍拍屁股站了起來,「你趕緊畫,我回去看電視了。」

  龐倩走了以後,顧銘夕開始研究她留下來的那張A3紙。她可真偷懶,只抄了這麼一點字,留著大片大片的空白讓他畫畫。顧銘夕坐在寫字台前,右腳夾過了桌上一本書,那是一本插圖繪本,裡面有許多的動物、植物可以臨摹,顧銘夕腳趾翻著書,選了幾張圖,打算給龐倩畫。

  他很認真地為龐倩設計了報頭,每一塊空白處都用鉛筆精心地打了草稿,前期工作就做了兩個小時,顧銘夕雙腳夾著紙張抬了起來,滿意地看了一遍後,他准備上色。

  他沒有用水彩筆上色,因為那樣效果會不好。顧銘夕找出了顏料、調色盤和毛筆,一邊哼著歌,一邊幫龐倩調色描圖。

  畫畫時總會令他心情很好,尤其是,這還是為龐倩畫的畫,顧銘夕坐在椅子上,兩只腳在桌上忙個不停,一張報紙漸漸地變得色彩豐富起來,所有的插畫都和龐倩的文章結合得天衣無縫。

  只差最後一幅畫就能完工時,發生了一個小意外。

  顧銘夕右腳夾著一支毛筆在調色盤裡調色,調色盤邊上是洗筆的水筒,顧銘夕調完色收腳回來時,腳後跟不小心撞了下水筒,那筒晃了一下,顧銘夕看得急,連忙抬起右腳想去扶,結果用力太沖,不僅沒扶住,還讓水筒倒了。

  水筒裡的水早就渾濁,嘩啦啦一下倒在桌上,顧銘夕第一反應是去搶救龐倩的報紙,可還是沒來得及,大半張紙都被水浸透了,慢慢的,他的畫、龐倩抄的文章都被渾水暈染開來,整張紙上赤橙黃綠亂糟糟一片,顧銘夕懵了。

  李涵聽到聲音進到房間時,只看到顧銘夕桌上亂成一團,她趕緊讓顧銘夕站起來,自己幫他收起了桌子。

  水順著桌沿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顧銘夕看著那張糟糕的報紙,很是沮喪。

  「傻愣著幹什麼,趕緊去洗腳啊。」李涵喊他,「你瞧瞧你的腳都成什麼樣了。咦,這什麼呀?」

  她拿起那張濕透了的紙,顧銘夕叫起來:「別扔!」

  但是他沒來得及,李涵已經把紙團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裡。

  顧銘夕垂頭喪氣地看著她:「媽媽,這是龐倩的作業。」

  龐倩看完了《笑看風雲》的大結局,哭得稀裡嘩啦,晚飯後去顧銘夕家裡拿報紙時,還不忘去樓下給他買可樂。

  她紅著眼睛、拿著可樂去了他的房間,顧銘夕忐忑不安地看著她,問:「你怎麼哭了?」

  「林貞烈死了,燒死的,嗚嗚嗚嗚……」龐倩一邊說劇情,一邊又哭了,哭得好傷心,「討厭死了,早知道她會死我就不看了,嗚嗚嗚嗚,喏,你的可樂。」

  她把可樂放到顧銘夕的書桌上,吸著鼻子問:「要我幫你打開嗎?」

  顧銘夕刷刷搖頭,哪裡還敢喝她的可樂,小聲說:「你自己喝吧,我不喝了。」

  「幹嗎,是你自己說要喝的。」龐倩好不容易止住哭,看看他的桌子,又看看四周,問,「我的報紙呢?」

  顧銘夕:「……」

  她又問:「你畫完了嗎?」

  「……」

  「顧銘夕,你聽到我說話沒有?」

  顧銘夕鼓起勇氣抬頭看她,伸出右腳指了指寫字台邊的垃圾桶:「龐龐,對不起,你的報紙被我弄髒了,我……」

  龐倩一下子就蹦了過去,從垃圾桶裡撿起了那張爛掉的紙,她看到自己抄過的文章,已經變得字跡難辨,瞬時就生氣了:「顧銘夕你怎麼這樣啊!」

  「我不是故意的。」顧銘夕站到她身邊,著急地解釋,「我腳不小心碰到了洗筆的筒,筒倒了,水都灑了,我……」

  「我管你啊!我抄了好久的!」龐倩紅著眼睛瞪他,「你真討厭!我不要理你了!」

  說著,她把那張爛紙丟進了垃圾桶裡,轉身跑了出去,沒兩秒鍾,她又回來了,搶過了桌上的可樂,對著顧銘夕「哼」了一聲,再一次跑了。

  龐倩的生氣時間為半小時。

  半小時裡,她喝光了那瓶可樂,又想起了那張報紙上,除了她的文章外,多出來的那些色彩斑斕的畫,她的氣就消了。

  她抱著膝蓋坐在床上,想著明天早上再把文章抄一遍,拿去給顧銘夕畫。

  「畫那麼復雜,老師一看就知道不是我畫的,笨死了。」龐倩拿了一本漫畫書看了起來,自言自語地說,「好啦,原諒你啦,明天再請你喝可樂。」

  周日早上,龐倩睡到8點多,想著還有報紙沒抄,她哼哼唧唧地爬了起來。洗臉刷牙的時候,金愛華對她說:「飯桌上有你的東西,早上銘夕媽媽拿過來的,你去看看。」

  龐倩覺得很奇怪,洗漱完後走去客廳,就看到桌上擱了一個紙卷。

  她拆了牛皮筋,打開紙卷一看,整個人就呆住了。

  這是一張完工了的手抄報,版面豐滿,色彩絢麗。報頭是奧運五環標志,邊上還有白雲和飛鳥,一篇篇文章錯落有致地分布在報紙上,每一篇邊上都配有精致又有趣的插圖。龐倩仔細看過那些文章,那個笨蛋居然還模仿了她的筆跡,他的字本來是很漂亮的,卻故意學她,寫得工整而幼稚。龐倩看向了報頭署名的位置,赫然寫著——主編:求知小學五(3)班,龐倩。

  龐倩去502敲門,李涵開門看到她,小聲說:「銘夕還在睡覺呢。」

  龐倩問:「阿姨,他昨天晚上弄到幾點你知道麼?」

  「大概是早上4點多吧,天都快亮了。」李涵說,「你拿到那份報紙了嗎?銘夕說他把你的報紙弄髒了,說要賠你一份。」

  「我拿到了……」龐倩咬著嘴唇,「阿姨,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李涵點頭:「他才睡沒多久,你聲音小一點。」

  「哦。」

  龐倩去了顧銘夕的房間,窗簾拉著,他睡得很熟。

  她看到了他的桌子,攤了一桌的筆、顏料、草稿紙,顯然是他弄完一切,都沒來得及收拾。

  龐倩在顧銘夕床邊坐下,他身上蓋著薄被,閉著眼睛發出淺淺的鼾聲。顧銘夕只穿著一件白色小背心,他殘缺的肩膀露在外面,腋下的傷疤叫龐倩看的心裡酸酸的。

  她看著他的睡臉,撅起了嘴,伸手擼了擼他的頭髮,小聲說:「你怎麼這麼笨啊,又不是今天交,弄到那麼晚幹嗎呀。」

  顧銘夕醒來的時候是中午,他沒睡夠,但心裡還惦記著自己完全沒開工的那份手抄報,他只能咬咬牙抖開被子爬了起來。

  剛坐正身子,他就看到了枕頭邊的一瓶可樂,下面還壓著一張紙。

  顧銘夕伸腳拿過那張紙,龐倩在上面畫了個鬼臉,說:大笨蛋,謝謝你,不過以後不能再熬那麼晚了,要不然我會生氣的!

  看著她張牙舞爪的字跡,顧銘夕偷偷地笑了。

  可是下一秒,他扭頭看到了自己裸一露的殘肩,心裡就驚了一下。

  她以前還說過他的傷疤很可怕呢,不知道,這一次她有沒有看到。

  顧銘夕不想嚇到她。

  ---

  顧啾啾睡醒以後,龐倩給了他一個好消息,他可以邀請爸爸媽媽與他一起做手抄報,再也不用一個人戰鬥了。

  啾啾立刻跑去了爸爸的畫室,要爸爸幫他畫翻跟斗的漂亮姐姐,顧銘夕說:「爸爸幫你寫字,讓媽媽幫你畫畫,好不好?」

  「不好!」啾啾已經有了審美觀,「媽媽畫畫不好看!」

  顧銘夕哈哈大笑,和啾啾一起去了客廳,一家三口聚在一起,以那張一塌糊塗的A3紙做底板,顧銘夕竭盡所能地補救,終於幫顧海川小朋友完成了一張童趣十足的手抄報。

  晚飯後,顧銘夕和龐倩帶啾啾去新世紀廣場練輪滑。

  那裡有幾十個小朋友在跟著教練學習,龐倩幫啾啾做好所有的保護措施,就把他趕到了教練的隊伍裡。

  四個小孩在起點並排而立,教練問:「4+3等於幾?」

  幾個孩子都茫然地看著他,教練又說:「誰先答出來我先帶誰。」

  孩子們爭先恐後地把手舉起來了,教練指了一個小女孩:「你來回答。」

  「5!」

  「不對。」

  一個小男孩說:「10!」

  「也不對!」

  啾啾急吼吼地舉著手,教練示意他:「你說。」

  龐倩和顧銘夕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啾啾信心滿滿地回答:「2!」

  邊上的家長都笑了,教練徹底放棄。

  他走到啾啾背後,讓他曲腿半蹲,雙手背在身後,推著他往前進。

  「慢一點慢一點,雙腿慢慢打開,打開,好,收,很好。」

  啾啾在教練的指導下滑了好長一段路,回來時,教練說:「看到爸爸媽媽了嗎?自己滑過去,做得到嗎?」

  啾啾抬起頭來,看到十幾米開外的顧銘夕和龐倩,點點頭:「做得到。」

  「好,去吧!」

  教練推了他一把,戴著藍色小頭盔的小男孩立刻就沖著前方滑去了。

  他滑得跌跌撞撞,但是膽子很大,一點也不害怕,他亮晶晶的眼眸一直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龐倩大聲地為他加油,顧銘夕已經蹲了下來。

  他是一個特殊的爸爸,無法像其他家長一樣,伸開雙臂將孩子擁進懷裡,但是,他同樣可以用自己溫暖的胸膛,去迎接他的寶貝。

  顧海川笑得好開心,他終於滑到了顧銘夕面前,張開小手,他撲到了顧銘夕的身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往他臉上親了一下。

  「爸爸,我會滑了!」他咯咯地笑著。

  顧銘夕也親了下他的臉頰:「啾啾好棒。」

  這時,一個戴著紅色小頭盔的小女孩滑過他們身邊。

  啾啾的視線隨著她轉了開去,顧銘夕注意到了,問:「這是誰啊?」

  「是果凍。」啾啾湊到顧銘夕耳邊,小聲說,「爸爸,果凍是不是很漂亮?」

  「……」顧銘夕,「你不是喜歡小蝴蝶麼?」

  啾啾很老實:「我現在覺得,果凍比小蝴蝶漂亮。」

  顧銘夕:= =

  「我和果凍以後是一個小學的呢。」啾啾好得意,笑得眼睛都彎了。

  顧銘夕問:「你和她一個小學,你開心嗎?」

  「開心!」

  「你和她是好朋友嗎?」

  「……」啾啾眨眨眼睛,垂下了腦袋,「她好像不認得我。」

  顧銘夕笑了:「那你去和她一起玩啊,你瞧,果凍滑得多好。」

  啾啾回頭看了一會兒,用力地點點頭:「嗯,我要和她一起玩!」

  他離開了顧銘夕,搖搖擺擺地滑了出去,果凍已經滑得很溜,啾啾費了老大的勁才追上她。顧銘夕站了起來,遠遠地看到啾啾笑嘻嘻地和果凍說了幾句話,然後兩個小孩就牽著手,一起滑起來了。

  龐倩一直在聽父子倆的對話,這時候忍不住搖起了腦袋:「我發現咱兒子挺花心的,一點兒也不像你啊,見一個愛一個,滿腦子都是漂亮姑娘,這可咋辦啊!」

  顧銘夕笑了:「別擔心,他會有自己的人生的。」

  龐倩貼在了他身邊,伸手攬住了他的腰。

  顧銘夕在她耳邊說:「終有一天他會長大,離開我們身邊,擁有自己的生活。」

  她說:「唔,就像我和你一樣。」

  是的,我們每個人都一樣。

  番外二、手抄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