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灰,白香調與裸體足球*

A- A+

  「滴答,滴答」瘋帽子看了一眼懷錶,上面的指標指向了十二點。「已經中午了,時間該到了。」他嘟囔著。

  「什麼?」愛麗絲詢問的話語未落,只見桌上的三月兔和睡鼠就在一陣白霧過後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有著嬰兒肥的娃娃臉青年和一個睡眼惺忪的少年。兩個人都是赤裸著身體沒穿衣服。

  「每個十二點後的三個小時,它們都會保持著人類的模樣。」瘋帽子解釋道,臉上忽然帶了點邪氣。「這時候我們就會玩點有趣的遊戲好消磨這段時光。」桌上的兩人已經開始好不害臊的準備熱身運動了。

  「什麼遊戲,我可以參加嗎?」愛麗絲笑了,他有預感他會喜歡這個遊戲的。

  「裸體足球,不過因為你是女孩子,可以不脫衣服。」瘋帽子三下五除二的解開扣子扯下腰帶露出一身精健的肌·肉·,和他優雅的外表全然不符。傻瓜才會在這個時候告訴瘋帽子自己的真實性別,愛麗絲對此明智的保持了沉默。

  「輸的人要滿足贏的人一個要求哦」

  ……

  楓林環繞的草地上,瘋帽子與睡鼠一隊,愛麗絲與三月兔一隊。由身為女士的愛麗絲先發球。

  「控球!一定要控球!然後要把握機會射門!」經驗豐富的三月兔兩手叉腰,挺著自己可觀的下身站在球場沖著愛麗絲大喊:「雖然你腿短身子矮,但要相信他們不敢真對你動手的。」

  他的這句話讓睡鼠和瘋帽子腳下一個踉蹌哭笑不得,本就有些束手束腳現在更是攔下也不是不攔也不是了。

  愛麗絲一個遠射,將球傳給了三月兔,他的大腿修長有力輕輕一跳就可以帶著球落很遠,跨步時隱隱露出雙臀間的淡紅小·穴·。但是自己卻並不在意,接住隊友傳球後,立刻帶球閃人,闖入了對方禁區。

  睡鼠此刻也十分清醒了,立刻回防向三月兔跑去,由於跑的太急帶動前面的陰·莖和豐滿的兩辦屁股也上下顫個不停。一個猛鏟渾身頓時沾滿了草屑,可惜被三月兔靈活的躲開了。

  正當他準備再傳給愛麗絲時,身體被人有力撞了一下腳下的球也被勾走了。愛麗絲氣憤的看到瘋帽子朝他拋了個飛吻,轉身帶球跑遠了。

  「可惡,要是我贏了肯定幹死你。」狠狠的望向那背對著他不停扭動的挺翹雙臀。愛麗絲決定動用法力。

  正午的太陽火辣辣的,草場上運動的人們此刻都滿頭大汗,尤其是三個沒有衣服遮擋的男人赤裸的身體泛著油光,飽滿的胸肌連帶著上面點綴的·乳·粒都一起一伏的。甚至本來平靜的陰·莖因為彼此身體上的摩擦和碰撞也都勃起了。愛麗絲被一群裸男包圍,看著他們或動或停,或打鬧或爭執,只覺大飽眼福。

  此時比分還是0:0,而時間只剩下最後幾分鐘了。

  「傳球!哎呀,球過高了!」險險用胸口接住球,這一次是全場比賽離球門最遠的距離。愛麗絲雖然面對瘋帽子和睡鼠的圍堵卻分毫不亂,只是淡定回過身,暗中一掐靈訣縱身帶著球跳起三米高一腳抽射,球進了。「滴答」最後一秒到了,比賽結束。

  「我的願望是——服侍我」愛麗絲對滿臉沮喪的兩人說道,「就是讓我射出來,讓我高興。」

  瘋帽子從沒想過愛麗絲會提出這種要求,不過在約定的逼迫下,他和睡鼠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20分鐘後

  正在抽·插·著睡鼠·肛··穴·的瘋帽子明顯已經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原本的抗拒也不見了。

  沉溺在情欲裡的睡鼠則被身邊兩人視奸得腦袋發熱,扭動身體渾身的皮膚都變成了粉紅色。

  愛麗絲死盯著兩個人交合的地方,殷紅的·肛·門艱難的吞吐著別人粗大的性器,腸·肉·都被帶了出來。

  他在睡鼠迷茫的目光中吻上微張的唇。 然而睡鼠被身後猛烈的撞擊弄得得不能與愛麗絲接吻,愛麗絲有些惱怒的走到正埋頭苦幹的人身後,伸手撫摸著結實的臀部,另一隻手在左邊的·乳·頭打圈。同時低頭,親吻著瘋帽子的脖子。遭突襲的瘋帽子腰肢一軟險些滑出來。

  不等瘋帽子反抗,愛麗絲抹了一把結合處的液體用作潤滑緩緩的把手指伸入乾澀的·肛·口,不急不緩的按摩。 他示意一旁有些看呆了的三月兔彎下腰分開無力的兩人,之前包裹著陰·莖的的小·穴·頓時流出白色的精液和腸液。

  三月兔把早已勃起的性器摩擦著已經擺·操·成一個小洞的括約肌。 身下的睡鼠閉著眼睛呻吟,完全不介意突如其來換一個人的侵略。

  另一邊愛麗絲則伸手勾起瘋帽子的下巴,把他將要抱怨的不滿話語盡數堵在口裡出不來。他雖然掙扎卻力度不大,欲迎還應。雙手把瘋帽子抱起來架著雙腿 就像給孩子把尿一樣。

  愛麗絲隨手揉捏著瘋帽子的·乳·頭,看了眼和三月兔滾作一團的睡鼠,勾了勾手指,「舔這裡。」一邊說一邊把M型的雙腿打的更開,讓·肛·門曝露在空氣裡。

  「喂!嗯……」瘋帽子又羞又怒卻不禁喘息一聲,下意識的伸手遮住自己的後面,卻被擋了開來。

  睡鼠伸出舌頭舔弄著眼前的菊·穴·,身後三月兔胯部一頂就把陰·莖捅了進去大力抽·插·起來。

  被上下夾攻,瘋帽子只能無助的搖頭發出一陣陣呻吟。

  愛麗絲把身上不停搖動的臀部一抬,握著自己已經硬得發疼的性器,直搗黃龍。 三月兔和愛麗絲同時·操·幹著身下的兩人,周圍只剩下陰囊拍打在臀·肉·上發出的啪啪聲。最先射的是睡鼠,已經被瘋帽子·操·了好多下的他早就敏感的不行,內部輕輕觸碰就抖個不停。緊接著,愛麗絲感覺瘋帽子的菊·穴·一緊,白色的精液噴在草地上,卻是他也到達高潮。

  愛麗絲用力的掰開瘋帽子的臂部,加快了速度,每一次的推出都能看見龜頭沾著腸液,每一次地進入都務必頂到最深處。

  又·操·了上百下,·操·得瘋帽子再次勃起才把精液盡數射在裡面。 而三月兔此時早癱在了睡鼠身上交了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