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初遇

這年頭,沒穿越到小說裡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看小說的。

她前一晚熬夜看了篇男主被背叛、多次求而不得之後,一路黑化大殺四方的種馬文,看到番外時半途昏睡了過去,再醒來時,就發現自己穿了。

房間外面慘叫聲不絕於耳,有煙透過門窗縫隙飄進來。她躲在床下,腦子裡還是剛才在夢裡的聲音:

「阻止他成為鬼畜!否則你永遠不能回來!」

她在床底呆若木雞,在這篇文中,能稱得上鬼畜的,就是主角那個真·變態了。她默唸了一聲「系統」,毫無反應。又默唸了一聲「空間」,還是沒有反應。

媽蛋!要老娘只憑一介肉身阻擋一隻鬼畜的成王之路?別開玩笑了!

這時,房間的門被人大力推開,一個女人厲聲呵斥著誰:「公主呢?」

一群穿著盔甲的侍衛稀里嘩啦跪下,「屬下看護不力,請夫人責罰。」

「廢物!」

被稱為夫人的女人舉刀朝離她最近的侍衛砍去,一顆腦袋咕嚕咕嚕滾落到床邊。她幾欲作嘔,咬著自己手臂,都咬出血了她還不知道。

「公主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提頭來見我!」夫人陰沉沉說道:「吩咐下去,今晚不得在任何一個宮殿放火,不得亂殺無辜。明早佔領城門之後,不得放任何人出城。」

「是,屬下明白。」

她整個人縮在床底深處,上牙磕下牙得得得得響著。

這一幕是小說的開頭,主角父親的妃子——南夫人領軍叛亂,燒燬王宮,為了找出主角更是下令屠城。

時間緊迫,來不及埋天怨地,她腦子轉的飛快。

昨晚那一夢,她確實記得只有她阻止主角黑化後才能回去,可看眼下,她應該是書中介紹過的南夫人的女兒——辛月公主,對主角來說是同父異母的妹妹,更是仇人的女兒。

她心裡滾動著一片「草泥馬」的彈幕,還能對她更狠點嗎?

她屏氣凝神聽了一會,外面已經完全安靜下來,她小心翼翼爬出床底,正對上那顆血淋淋的腦袋,終究沒忍住,頭一偏吐了。

她撿了一件斗篷披上,順著牆根背著火光走。

王宮裡死屍遍地,倖存的人躲了起來,南夫人領著士兵正往議政堂去。此時宮門失守,只要身穿敵國盔甲,很容易溜出宮。

主角也是趁著這時去馬廄偷了馬出城的,她得趕快找到他,跟著他走劇情。

等她千辛萬苦找到馬廄,主角辛辰已經挑好了馬準備要出發了。

「哥哥……是你嗎?」柱子後傳來細細的聲音。

辛辰看過去,見他同父異母的皇妹披著一件沾滿血的斗篷從柱子後走出來。斗篷下還穿著白色睡衣,藍而清澈的眼睛全是恐慌。

他警惕問:「你怎麼在這?」

「我的宮殿著了火……人都死了……我去找母親,可是沒找到……」辛月往前走了幾步,「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母親不來救我?不要我了嗎?」

辛辰仍舊騎在馬上,沒有說話。

辛月的眼淚忽然流下來,「哥哥,你也不要我了嗎?」

辛辰沉默了一會,俯身盯著她的眼睛,道:「要是母親拋棄你,你怎麼辦?」

「我就去找父王。」

「如果連父王也不要你了呢?」

辛月愣住了,藍眼睛含著眼淚看他。

過了好久,辛月抱住辛辰的腿,仰頭看他,「哥哥帶上我……我不想一個人留下……」

「不怕苦?」

「只要跟哥哥在一起,辛月什麼都不怕。」

辛辰伸手將她拉上馬,放在自己身前,「別忘了今天你說過的。」

改名為辛月的她坐在辛辰前面,悄悄鬆了一口氣。

辛月公主在書裡並未正面描寫過,只說南夫人控制欲極強,女兒日常瑣事都要插手。她就猜這位公主大概是天真不知世事類型的。

而辛辰作為一國未來繼承人,被保護得太好,在這樣的境遇下竟還敢帶著辛月這麼一個定時炸彈,彷彿不是去逃亡而是去郊遊。

很難想像這時易輕信他人的辛辰,日後會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惡魔。

出了王宮,辛辰快馬加鞭朝獵場奔去,等突破獵場圍欄到達萬獸林時,東邊天空已經微亮。

辛辰將她抱下馬,「在這可以休息一會。」

辛月細皮嫩肉的,屁股和大腿根早被磨破,剛一被放到地上就癱下去。

「腿疼……」

辛辰撩起她斗篷一看,血已經滲透睡衣,他吃了一驚,不由聲音大了點:「怎麼不早說?!」

辛月有點哆哆嗦嗦,想要去抱他手臂又不敢,「我怕哥哥嫌我麻煩……」

辛辰將她抱到林中河畔,解開她斗篷邊說:「你先在這休息,我去找點吃的。」

「我也要去。」

「聽話,別鬧。」

天已經大亮,河水嘩嘩流淌,順著這條河就能到鄰國邊境。在去鄰國之前,辛辰繞路去了他生母家族的勢力範圍,結果被拒之門外,主角的黑化,應當是從那裡就開始的。

為了避開這個劇情,辛月現在的頭等大事就是努力刷辛辰的好感度,使自己的話對辛辰有影響力。

唯一的問題是,她沒有哥哥,不知道普通兄妹間是如何相處的,她只能參考一些妹屬性作品,走萌妹軟妹路線。

「辛月。」

她一聽到辛辰聲音,立馬轉換成辛月模式。

辛辰脫掉了鎧甲,頭盔裡裝著不知名的水果遞給她,「只找到這些,先墊墊肚子。」

她這才看清主角真面目,辛辰長得很不錯,眉眼細緻鼻子高挺,辛氏血統特有的藍眼睛清晰的倒映著自己。待他走近,她才發現辛辰頭頂飄著像玩遊戲時人物頭頂的血條,不過是極淡的粉色。

大概是用來表明主角的黑化程度的吧。她這樣想。

辛月拿起一枚果子,用袖子擦了擦,遞到辛辰嘴邊。

辛辰一笑,就著她的手咬了一口,「很甜。」

穿越不到24小時,她就得到主角真心笑容一枚。所以說,萌妹子是殺傷力最大的武器。

萌妹子屁股受了傷,沒辦法騎馬,只好由辛辰背著走一段,再下來自己走。如此磨磨唧唧走了一天,連萬獸林的邊都沒摸到。

故事進度從這裡開始與小說有了偏差。

「夜間趕路太危險,今天得在這住一晚。」辛辰從懷裡拿出火折子點燃枯樹枝,「他們不會猜到我們走這條路,不會追上來。」

「誰在追我們?」

辛辰只簡單說:「一些……壞人。」

辛月若有所思點點頭,又問:「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呢?」

「去往雲國港口,那裡魚龍混雜,不容易被發現,等過幾年,我們再想其他辦法。」辛辰回頭看她,「還有問題嗎?」

辛月將額頭抵在他背上,「我不放心哥哥。」

辛辰皺起眉毛剛要說話,辛月又接著說:「我總覺得哥哥會拋棄我,像母親那樣……」

辛辰說道:「不會的,你放心。」

辛月跪在他身後環抱著他,「我只有哥哥了,哥哥不能拋棄我,我永遠也不會離開哥哥。」

辛辰似乎歎息了一聲,拍拍她手臂,「我去捉幾條魚來。」

沒能收到想像中的回應,她便知道自己操之過急,在對方心裡,兄妹之情還沒到那份上。

辛月也站起來,像小尾巴一樣跟在他身後,「哥哥也教教我怎麼捉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