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關於攻略

萬獸林一直以來就是危險之地,可在辛辰的主角效應下,他們連一隻野獸都沒遇到就平平安安地走出了林子。辛辰用馬向獵戶換了兩身衣服和一些乾糧,兩人扮作家道中落迫不得已投奔雲國親戚的兄妹,一路向南。

走了沒兩天,辛月嬌嫩的皮膚被粗糙的布料磨得紅腫,腳底好幾個血泡。

辛月噙著眼淚,白著一張臉安慰辛辰,「不疼的,真的,一點都不疼。」

辛辰摸了摸她頭髮,背對著她蹲下,「上來,我們去前面那個村子休息。」

這幾年,這片大陸十分不安定,幾個國家不是正處於戰爭中,就是在準備戰爭。男人們都去參了軍,村莊裡只剩老弱,連年輕女人都看不見幾個。

辛辰在村頭找了一家,家裡只剩老兩口相依為命,他這人心細如髮,跟兩位老人交談的時候留心觀察他們的居住環境和他們說話的表情,把已經拿出來的銀兩又放了回去。

「我和妹妹已經在路上走了好幾天了,只求能在這歇一晚,我沒銀子,但有的是力氣,叫我做什麼都可以的。」

開門的老頭吧嗒吧嗒抽著旱煙,看著雖然身著粗布衣衫,但難掩貴族氣質的兩人,沉默了一會,讓開了身,「進來吧。」

老太太顫顫巍巍為他們端來了午飯,兩碗菜糊糊。辛月拼了命才嚥下一口,又苦又澀,她臉有點黑。

辛辰也從沒吃過這樣的食物,強忍著嚥了大半碗,轉頭看她,「不願意吃?」

「我有點睏。」

辛辰想她餓一餓,自然吃得下去了,就沒有逼她,領著她進了老頭分給他們的房間。

房間的窗子很小,一走進來簡直是到了晚上,不知道是不是遭過火災,牆壁上全是煙熏過的印記,辛辰在房子裡轉了兩圈沒找到燈,歎了口氣:「你就這樣睡吧。」

辛月沒有說話,極為疲倦地抓著他的手,閉上眼睛。

辛辰坐在炕沿剛緩了口氣,就聽見老頭在院子裡叫他去地裡幹活,在昏暗的光線下,他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十分微妙的表情,摸了摸辛月的腦袋,走了出去。

辛辰一走出去,辛月就爬了起來,盤腿坐在炕上。

腳疼,飢餓,疲憊,穿著骯髒的衣服,這一切讓她略有崩潰,不知道她倒了幾輩子的霉才能落到今天這樣的局面。

按照小說的進度,只要兩章就能進行到進入鄰國城鎮,可她不知道實際上他們要走多久才能到。並且在這之前,辛辰還去他生母家族的領地遭了一番刺激……

辛月抱著胳膊,冷冷地想,她現在的話對於辛辰沒有任何影響力,乾脆就讓他去吃一次苦頭,讓他看清,他身邊只剩下誰。

辛月睡了一覺起來,此時已是月朗星稀,周圍只有田間蛙鳴伴著遠處傳來的犬吠聲,辛辰從地裡回來,正站在院子裡望著月亮。

辛月醞釀了一會,打開門揉著眼睛有點迷糊道:「哥哥。」

辛辰看起來有點心事,看著她似乎想說些什麼。

辛月心生警惕,拉著他的袖子,抬頭看他,「累嗎?」

辛辰摸了摸她後頸,笑了一下,「還好。」

院子裡只有老夫婦的房間有一點點燈光,不多時就滅了,院門也鎖了,他們兩個站了一會無話可說也沒什麼事可做。

「睡吧,明天還要早點起來。」

這間房子裡的炕很大,但被子只有一張,還又冷又潮。他們兩個背對背睡著,感到冷風呼呼地從兩個人的空隙中鑽進來。

不一會辛辰翻過身來,胸膛貼著她的後背,辛辰已經十八歲了,手長腳長,輕鬆地把辛月收攏在懷裡。辛月剛開始緊張了一會,但這是她兩天來感到最舒適的一刻,她本著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原則,慢慢放鬆,也睡著了。

第二天又是爬了一天山才看見一個山谷,山谷裡沿河分佈著房屋,靠山的地方還有一些更雄偉的建築。

這裡便是辛辰的生母——襄夫人家族的領地了。

襄夫人是城主的女兒,十六歲嫁給辛氏國王作為第一夫人並生下唯一的繼承人,本來一切都是好好的,直到南國與辛國聯姻,把他們的公主嫁了過來。

南夫人的家世、容貌、氣度都不是襄夫人可比的,襄夫人第一夫人的名號在皇帝的默認下被抹去,如若不是南夫人一直沒生出來兒子,辛辰說不定都活不到現在。

在南夫人的重壓之下,襄夫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宮廷裡,到了最後她為求自保,甚至狠心拋棄了自己還年幼的兒子,投身於聖教,成為了教徒。

辛辰站在山頂一直沉默著看著下方,辛月在一旁有點惴惴不安。

辛辰雖然是被他母親拋棄,但這背後的推手正是她的母親南夫人。

辛辰沉思完畢,轉頭看了她一眼:「走吧。」

「這裡是哪?」她抬頭,撲稜著長長的睫毛。

「青雲城,我們可以在這歇幾天,換身衣服。」

辛月臉上出現個笑容,又輕又軟,點點頭:「好。」

青雲城的現任城主是辛辰的舅舅,此刻正出征在外,城鎮裡空蕩蕩的,辛辰帶她一路走到城鎮深處,在一扇緊閉的朱門外敲了半天。

一個小兵模樣的人罵罵咧咧開了門,見他們不像有身份的人更是罵罵咧咧的厲害。

辛辰沒有多話,把懷裡的令牌掏出來,用十成的力氣扔在他臉上。

小兵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捂著嘴拿起令牌一看,連滾帶爬地就走了。

他長長出了一口氣,轉過身來拉辛月,「進去吧。」

當年是他母親對不起他,青雲城有愧於他,所以他想或許可以在青雲城得到庇護,可惜……

這個念頭在辛月的頭腦裡轉了一圈,她乖乖地被辛辰拉著走進城主的住所。

青雲城大本營內沒看到一個侍衛,辛月知道,這個時候南國大舉進攻辛國,辛國皇帝戰死前線,皇子莫名失蹤,這一切都讓辛國潰不成軍,多少士兵投進去都成了南國刀下亡魂。

再過不久,辛國就會徹底被南國佔領。

她作為南夫人的女兒出現在這裡確實有很大的風險,可為了回家,她必須緊跟辛辰來冒這個險。

他們幾乎已經走到內院了,才看見剛才的小兵領著衣服婦人打扮的女人和她的兩名侍女氣喘吁吁趕來。

辛辰一眼就看出她是誰,微微頷首,「金夫人。」

金夫人看到他藍色眼睛吃了一驚,「城主與阿秦都已出征,所以……」

「我知道。」辛辰打斷她,「城中還剩誰?」

「城裡只剩二叔公坐鎮。」

辛辰想了一會,說道:「勞煩夫人為我引見。」

「是。」金夫人轉眼看到站在辛辰身旁的辛月,看著她同樣的藍色眼睛驚疑不定,「她是……」

「我的皇妹。」辛辰把辛月向前推了一把,低頭說,「去跟這位夫人下去休息。」

辛月個子剛到他肩頭,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含著淚一般,帶著驚慌抬頭看他,最終什麼都沒說,溫順地跟在金夫人身後。

她知道辛辰要跟二叔公談什麼,現在她急需洗澡換衣服,所以做個樣子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