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千辛萬苦刷好感

從熱氣蒸騰的浴池上來,立刻有侍女用毯子將她圍起來,又帶著她去旁邊的榻上抹香膏,擦乾頭髮。至此,辛月才看清自己的面貌。

臉白得透光,唇色又淡,巴掌大的臉上那雙藍眼睛格外引人注目,在光線昏暗的浴室裡,像寶石般流光溢彩。烏髮如雲,柔順地貼著脖頸,垂到腰部。

辛月鬆了一口氣,放下手裡的鏡子。

辛辰喜歡美人,長相普通很難在他那裡刷到好感度。

侍女們輕手輕腳地替她穿好衣服,跪在軟榻一旁為她梳理頭髮。

辛月擰了兩下始終不能適應,正想拿過梳子自己梳理的時候,那位金夫人到了。

她不再像剛才慌慌張張的,拿出了城主夫人的氣勢,帶著溫和的笑:「這一路辛苦了。」

辛月坐起來,雙手放在膝頭,乖巧地回答:「不辛苦,皇兄將我照顧得很好。」

她坐在辛月身側,非常不經意地打量了她一番,臉上露出愁苦,歎氣道:「哎,現在局勢艱難,也不知道這戰爭什麼時候是個頭…… 說起來,出事之前,沒發現南夫人有什麼異樣嗎?」

辛月裝著聽不出她話裡的不信任,「母親怎麼了?我自從上個月起就沒再見她,那晚宮中大火,我等了很久也沒等到母親來接我……」

「是嗎?」金夫人輕飄飄回了一句,認定她已經被南國放棄,不再從她這裡套話,用一種稱得上幸災樂禍的語氣說,「也是,連封號中都帶著故國,通敵叛國也不是什麼想不通的事……」

「夫人說什麼我聽不懂,我的母親……背叛了辛國?」辛月呆愣愣地問她。

金夫人驚異地看她,「你還不知道?難道你的皇兄沒對你說嗎?南夫人領兵叛國,陛下已經……」

「你胡說!」辛月突然站起來,「我才不會相信你!」

金夫人看上去頗為無奈,語氣卻是十足的奚落,「好吧,你可以問問你皇兄,看看你們是不是因為辛氏皇族快要亡國了才逃出京城。」

辛月伏在榻上哭泣,對她的話恍若未聞。

聽著周圍的人都出去了,她才爬起來。

金夫人這麼囂張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率領名下五萬人馬和青雲城一起投降南國。他們如今是落難的鳳凰不如雞,青雲城的人既不想收留庇護辛辰惹麻煩,也不會黑心地捉了他去向南國領功,唯一能做的只有趕走他。

夜晚,辛月見到了一桌穿越來第一次正經飯菜,但為了營造食不下嚥的假象,她只能每盤菜只夾兩口,讓整桌菜看起來像沒動過一樣。

不久,同樣沐浴完畢換了一身墨色衣袍的辛辰走進了她房門。

辛月的情緒剛醞釀好,臉貼著他的腿,不一會眼淚就浸透他衣服。

儘管談話進行的不順利,辛辰表情依舊平和,撫摸著她散落在背上的頭髮,輕聲問:「不舒服?」

辛月搖搖頭,悶聲說:「我們明天就走吧。」

辛辰沒回答。

辛月抬頭看他,「不是要去雲國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辛月覺得他眼睛裡有無數個秘密,她清楚記得書中對他此刻心情的描寫,但這時拿不準那些描寫是不是準確。畢竟對她來說,辛辰此刻是個活生生的人,那本書裡的語句只能是猜測而不是陳述。

他微微移開視線,說:「我想把妳留在青雲城。」

辛月一愣,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空白。

「我也是為了妳好,這一路不好走……我已經後悔帶妳出來了……」

「因為我母親叛國?還是因為我對你來說是個累贅?」

辛辰終於看她,苦笑道:「看來妳都知道了……瞧,妳留在這,不久之後青雲城投降,妳就能去南國,回妳母親身邊,而我也能更快去往雲國。」

辛月嘴唇抖了幾下,被他真氣著了。

跟他大吵大鬧只會讓他堅定獨自離開的想法,她平靜說:「我不會阻止哥哥離開,我會一直等你回來接我,你哪天回來我哪天吃飯。」

「辛月……」

「父王戰死,整片大陸上辛氏只剩我們兩個,哥哥要他們帶我回去給我改姓,讓辛氏血脈從此冠上他人之姓?」她已經不管符不符合之前設定的辛月的性格,只想把想說的話說出來,「其他人跟我關係再好也不姓辛,跟你關係再好也不會心甘情願地幫你復國……哥哥,只有我們才是血親啊……」

她清楚地感覺到,說到「復國」時,他握著她的手不經意間用力。

「這話妳聽誰說的?」

辛月簡直要被他氣死,她說了那麼長一段怎麼就抓不住重點。

「還用別人教我嗎?」

「好了,別生氣。」他還是那副溫柔兄長大人的樣子,「妳說的我都明白了,我不會強妳留下的。」

辛月覺得哪裡怪怪的,但總之她的目的達到了。她又掉了幾滴眼淚,辛辰帶她走進寢室,放下紗帳才走。

她在床上正昏昏欲睡,猛然間知道哪裡不對了。

在辛辰表現裡,根本體會不出來對任何人的情意。她之前還想他輕易地相信她的話,帶著她出宮,是多麼天真,但現在想來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他的父王被伏殺、王宮被毀、不被母族接受,但他看起來沒有絲毫情緒上的變化,一路上看不見一點悲傷,連愁容都沒有。

她明示暗示了幾遍,如今辛氏只剩他們,但他根本不接這話。

他就像一口古井,一眼望進去漆黑一片,不會讓別人知道他心裡所想。與此同時,對旁人、對世界的惡意和負面情緒卻在一天天累積,會快就會從井口湧出來。

想到他徹底黑化之後的所作所為,她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怎麼樣才能讓一個人嚮往真善美?

辛月為思索這個問題在床上滾來滾去滾了一晚上,閉眼之前一直在想,睜眼之後又在想,早上看到辛辰那張八風不動的臉有點愁苦。

什麼樣的性格不好,偏要自閉,壓抑太久不變態才怪。

辛辰慢條斯理用完早膳,用茶水漱了口後,才說:「妳看起來沒睡好。」

辛月做出精神一振的樣子,「只是沒有哥哥在身邊有點不習慣。」

辛辰像獎勵表現好的小狗那樣,摸了摸她頭頂,「今天休息一天,明天走。」

「嗯……」辛月低下頭乖乖讓他摸,「我們去了雲國,可以在港口買一個帶院子的房子嗎?靠著海的,我還沒見過海呢。」

「當然可以。」

可他們兩人心裡都清楚,這是不可能的。

辛辰一心復國,不會有隱居的心思,到了雲國後不久,他就悄無聲息地溜進雲國兵營。

那裡,是辛辰真正進化成鬼畜的地方。

這一整天,辛月都在給辛辰當小尾巴。

他看書時,她縮在一邊當小透明,保證悄無聲息。他放下書,她立即撒嬌賣乖,還要保證不討人嫌。他去花園看花,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臉時時刻刻貼在他後背上。

好在辛辰表面上是個紳士,就算是敷衍,也能做得溫柔又體貼。所以她到沒有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不然她真要撂挑子了。

兄妹角色扮演遊戲進行到晚上,麻煩找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