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沒有妹妹的一章

A- A+

早朝後,雲盛在雲醒的書房裡又跟他鬧得不太愉快,雲醒跟瘋魔了一般,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情跟雲盛鬧得不可開交,摔了茶杯怒斥道:「你給朕滾出去!」

雲盛面不改色放下手裡茶杯,「這是我最後一次勸皇兄,皇兄好自為之。」

「朕不需要你惺惺作態來可憐朕!」

雲盛見他又是這樣,心中頓生反感,冷冷道:「臣告退。」

出了書房的門,發現多日不見的陳將軍居然在外間坐著,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跟他打招呼:「臣參見裕王。」

雲盛扯了一下嘴角,「這段時間陳將軍都在哪呢?本王派人找了將軍幾次都沒見到你。」

「王爺恕罪,只是陛下近來頻繁招臣入宮,怕是跟將軍剛好岔開了。」

「是嗎?」雲盛怎麼看他都像是奸臣的嘴臉,不由得想萬幸陳姑娘跟他鬧翻了。

太監總管在一旁恭敬道:「陳將軍,陛下有請。」

雲盛不再多說,走出了書房。

書房內間一片凌亂,宮女在急忙收拾著地上茶杯碎片,奏章堆積成山,亂七八糟地擺在雲醒案桌上。

雲醒撐著頭,有氣無力道:「陳將軍坐吧。」

看辛辰坐下喝了茶,雲醒也象徵性地抿了一口茶,覺得差不多了才道:「陳將軍上次對朕所說的……真的是陳將軍自己的意思?」

辛辰放下茶杯,「是。」

「只是……鄭明軒呢?」

「鄭大人一直和裕王私下有交集,陛下真的不知道?裕王如今手握重兵,數量遠超陛下禁衛軍,將來如若有變故,鄭明軒自然投靠的是更強勢的一方。」

雲醒聽見「變故」兩字渾身都抖了一下,「就像你說的,裕王擁兵自重,又有鄭明軒相助,朕毫無勝算……」

「陛下不是還有天師大人麼?他老人家絕對是忠心擁護陛下的。」

雲醒眼中迸出戾氣,「他?他向來以三朝元老自居,回回讓朕下不來台……」

辛辰不緊不慢道:「陛下不必如此,是不是忠心一試便知。」

殿內安靜了一會,雲醒頹敗道:「朕是不是真的很沒用?」

辛辰輕輕笑著,「不,是他們太猖狂。」

雲醒前半輩子可以說是順風順水,什麼苦頭都沒吃過。

他是先帝的嫡長子,十二歲封了太子,十七歲有了名聲在外的太子妃,二十歲做了皇帝。剛剛登基之時,世人都道他勤勉謙恭,禮賢下士。

他與皇后是少年夫妻,感情甚篤,但做了皇帝,他需要顧忌的少了,一年時間後宮添了七八個美人,免不了的冷落了皇后,即使皇后有了身孕他也沒有上心。皇后半夜發動時他正與新來的美人糾纏在床上,聽了皇后難產、無人照看的消息才急忙往皇后宮殿奔去,等他到了殿外,只聽見皇后淒厲的哭喊聲。

孩子沒能保得住。

向來溫柔貞靜的皇后從那時就變了,開始處處針對他,折磨他的嬪妃。後來他覺得自己身體有問題,對床事失去了興趣,趁著出宮的機會在宮外請了大夫診了脈才知道,他服用毒藥已有一年,陰精虧損再難以生育。

給他下藥的,就是他的皇后。

從那時起,一切都變了。

他暴躁易怒,又極度自卑。他怕被人知道他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甚至心甘情願地被戴了綠帽子、給不知道什麼人養孩子,怕臣子對他有異心,就處處忍讓示弱,怕雲盛將他取而代之,先是給他許多好處,現在又步步緊逼。

雲醒像一根緊繃的琴弦,要摧毀他,只差輕輕撥動的那一下。

辛辰又陞官了,他被雲醒一口氣提拔到了禁衛軍車騎大將軍的位子上,也代表著雲醒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給了他。

鄭明軒本來還挺高興,辛辰是從他手底下出來的,一路摸爬滾打升到這個位置上,對他只有好處。

但很快,他就高興不起來了。

辛辰當了禁衛軍將軍後,把他原來安插在禁衛軍裡的人一個一個挑了出來,有的還被安上了罪名,就地處決,讓他來不及阻止。

這天,鄭明軒早朝後在宮外等著他。

車騎大將軍可以在宮內騎馬行走,他坐在轎子上,看著領著一隊士兵騎馬而來的辛辰。

「陳將軍,你可讓我好等啊。」

辛辰下了馬,一拱手,「不知鄭大人有什麼指教?」

鄭明軒撩開轎子的簾子,淡淡道:「指教談不上,我就想讓陳將軍給我交個底,將軍近日來所作所為,是誰的意思?」

辛辰身穿深紫色官袍,金線繡成的虎豹圖案在太陽下晃得人眼暈,「鄭大人言重,都是為陛下效力而已。」

鄭明軒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皮笑肉不笑道:「看來聖上對於將軍很是信任,不知道他聽了將軍如何設圈套扳倒田家,還會不會這麼信任你。」

辛辰漫不經心道:「如果鄭大人早一點想到這點就好了,如今那些能指證我的人早已開不了口,畢竟我也十分擔心大人會過河拆橋。」他話鋒一轉,「剛才在陛下書房內碰見了端妃娘娘和皇子殿下,鄭大人最近見過小殿下嗎?」

鄭明軒猜不到他意圖,謹慎道:「沒有。」

「那鄭大人可要找個時間進宮去看看,畢竟也是您的外孫,小孩子一天一個樣,眼看著跟陛下長得越發的不像了。」

鄭明軒被辛辰眉眼間隱藏的惡意驚得僵在轎子裡,他看著辛辰騎馬離開,不敢相信辛辰剛才話裡暗含的意思,急促道:「快回府去找夫人,讓她現在就進宮!」

端妃一人隱藏這個秘密已經四五年了,眼見兒子的相貌跟雲醒差了十萬八千里,她整日惶恐不安,鄭明軒很容易就從她嘴裡得到了實情。

鄭明軒暴怒之下送了毒藥進宮,要端妃毒死那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可端妃下不了手,一直拖著。

這時,朝堂上一些變動讓他看到了事情的轉機。

雲醒給雲盛安了一個「構陷忠臣」的罪名,要他交出手中兵權。除了禁衛軍之外其餘武官紛紛為雲盛求情,他第一次見識到裕王在軍中的影響力。

當天晚上,鄭明軒請裕王在他家賞月喝酒,打探出了裕王的想法。

對於弄垮雲醒、做攝政王一事,雲盛明顯是動了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