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被捉到啦

最後,辛月假裝臣服,在辛辰有所放鬆時狠狠在他臉上撓了一爪,又在他胸口蹬了一腳才逃脫他的禁錮。

辛月一脫離他就召出了鐮刀握在手裡,惡狠狠地看著辛辰,但她的嘴唇又紅又腫,眼中還有點點水光,毫無氣勢,看上去更像是逞強。

辛辰摸了摸自己受傷的臉,「你為什麼就不能聽話點,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滾蛋!誰會聽逼迫妹妹的兄長的話!」

辛辰全然不見剛才強吻辛月時的衝動激烈,他後靠在椅背上,慢悠悠說:「我們都這樣了,還能算是兄妹嗎?別自欺欺人了,辛月。」

辛月氣得胸口一起一伏,抓緊了鐮刀的刀柄,「你才是自欺欺人,真以為不承認我們是兄妹就沒有血緣關係了嗎?」

屋外的月光斜射進來,辛辰前傾,月亮照亮他的臉,「哦……血緣關係……你以前對我說出那些曖昧不清的情話時,想到過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妹嗎?」

辛月好想回到過去掐死那個不停刷好感的自己。

「什、什麼情話,我從來沒說過!」

辛辰悶笑了幾聲,不再跟她計較這個,「很晚了,你去睡吧,我要走了。」

辛月狐疑地盯著他,看了一會,慢慢倒退到門邊。

在她準備開門時,辛辰在她背後說道:「你又拒絕了我一次,你應該清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辛月後背一陣發涼,不敢回頭看他,連忙拉開了門跑了。

辛月一晚上沒有睡踏實,辛辰那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一直在她夢裡重複播放,八個字化成八塊巨石向她砸來,讓她從夢中驚醒了。

她有點魂不守舍,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用錯方法了,非但沒有阻止他黑化,反倒讓他進化成無視倫理的終極鬼畜了。

不過她向來自信,拒絕承認自己已經弄巧成拙。

因為不但要躲辛辰,還要躲雲盛,第二天一早,她就帶著小藍匆匆忙忙出了門,在城裡繞了好幾圈,準備很晚再回去。

小藍去街上買點東西,留辛月在一家茶社裡消磨時間。

一個人悄無聲息地站在她身後,低聲說:「公主殿下。」

辛月愣了一下,條件反射站起來就要逃跑,被一隻手按住肩膀,「殿下別動。」

辛月慢慢坐下,「周圍可是有很多暗中保護我的侍衛的……」

「公主不必擔心,都被我解決了。」

辛月大怒,心想誰擔心你了。

「你想要我怎麼樣?」

「先下樓吧,公主殿下,上了馬車再說。」

辛月在站起來的時候餘光看了一眼身後,發現那人是被她毀了老窩的胡明。

下了樓,在茶社門口停著一輛馬車,趕車的居然是狗二,辛月不知道這是胡明自己追過來的還是……

上了馬車,並沒有按照辛月所想的往城外走去,反而在下城一間民舍停了下來。

胡明帶著她進去,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公主殿下,請。」

辛月才發現,胡明看她的眼神相當複雜,門打開後,她預想中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南夫人也來了。

南夫人一身黑袍,臉色鐵青看著她,她一拍桌子,怒斥道:「你給我跪下!」

辛月心想,難道她猜出是自己殺了她侍衛主動逃出南國的嗎?她做出疑惑不解的樣子,眨了眨眼,「母親?」

「你還有臉叫我!」南夫人一揮手將桌子上的茶杯掃到地下,「我怎麼有你這樣不知羞恥的女兒?」

辛月更加疑惑,「您在說什麼?」

南夫人也是帶過兵、上過戰場都毫無懼色的人了,可現在她的手都在抖,「你……你跟他是什麼時候的事?」

「我聽不懂……」

「你還要跟我裝傻!胡明昨晚都看見了!」

辛月心裡咯登一下,臉色瞬間蒼白,慢慢跪下,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母親……」

南夫人快速深呼吸了兩下,起身走過來蹲在辛月面前,強忍著怒火問:「什麼時候開始的?在辛國的時候?」

「沒有,根本就沒開始過……」

南夫人又問:「他對你都做了什麼?」

「沒有……」看著南夫人陰沉的臉,明顯是不相信的神色,她補充道,「昨天他突然失控了,才會那樣……」

「畜生!」南夫人再難以強壓憤怒,抽出自己的佩劍將身後的桌子劈成兩半。

她想起胡明一臉不敢相信地向她描述,辛辰如何把辛月摟進房間裡,兩人說了什麼曖昧的話,又如何親親抱抱。她當時兩眼一黑,渾身都沒了力氣。

她唯一的骨肉,就這麼被拖入醜陋骯髒的泥沼裡。

南夫人用劍撐著身體,咬牙切齒道:「我早該殺了他的,我早該殺了他!」

辛月戰戰兢兢縮成一團,異常的心虛。

南夫人把她揪起來按在椅子上,「你老實跟母妃交代,是誰先動了這個心思的?」

「沒、沒有誰先,只是關係比較好就成這樣了。」

南夫人暴怒,「你當母妃是瞎的?我還看不出你嘴上的傷口從哪來的嗎?!有哪家的兄妹會這樣做?!」

辛月抖了一下,還是不肯承認,「我不知道胡明對母妃是怎麼說的,可真的不是母妃想的那樣,皇兄只是一時失控……」

「不許跟我提起他!」

辛月縮著肩膀,不再開口。

南夫人一陣暈眩,扶著桌子平復了一會,「我要立即送你回南國去,母妃相中了幾個家世相貌上等的世家公子,你回去挑一個馬上出嫁。」

辛月弱弱地回了一句:「是。」

南夫人稍微冷靜了一點,「你年齡小,被騙了情有可原,辛辰絕不會是為你好、真心喜歡你才這樣,他只是為了報復母妃,明白了嗎?」

辛月聽南夫人三言兩語就給她和辛辰定了性,她還能說什麼呢,只能乖乖回答:「女兒明白了。」

南夫人壓抑著自己奔騰的殺意,想先把女兒送回去,至於辛辰她有的是時間教訓,找回辛月的當天派狗二去城門口探風,結果城門多了好些士兵,挨個搜查過往行人。

南夫人想要知道是不是在找辛月,就用錢買通了青樓裡跟辛月身形相似的樂伎,讓她去出城看看,結果,那女人剛到城門口就被一隊士兵請上了馬車帶走了,直到第二天才被扔在青樓門外。

一時無法出城,南夫人想先等上幾日,讓胡明出城去放一些亦真亦假的消息,把辛辰注意力引到京城之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