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黑化倒計時

辛月失蹤已經第四天了。

小藍奄奄一息靠在窗邊,拚命睜大眼睛辨認從城門口進出的路人,她這樣已經四天了,眼睛乾澀酸痛,幾乎要瞎掉。只要她稍微閉上眼睛,站在一旁的侍衛就會用刀鞘抽她的後背。

她趁著旁邊的侍衛轉頭的功夫抓緊時間閉了一會眼睛,聽見侍衛拿刀的聲音又急忙睜開,「我睜著眼睛呢,你別打我……」

侍衛毫不留情地給了她一下。

小藍被打得生疼還不敢抱怨,欲哭無淚繼續盯著城門口,她看見兩個人影夾雜在人流中向著城門走去,驚喜來得太過突然她有點難以置信。

「我好像看到我說的那兩個人了……」

侍衛走到窗邊,「哪個?」

「年齡大的帶著書生帽,拿著扇子,另一個在他身後穿灰衣服。」

「你確定?」

小藍又仔細看了一會,點了點頭,「就是他們帶走小姐的。」

侍衛對門外的士兵交代了幾句,回來把小藍抱起來扛在肩頭,「跟我去見陳將軍。」

辛辰的侍衛都是禁衛軍出身,穿著堅硬的鐵鎧甲,小藍覺得自己好像倒掛在荊棘樹上的一塊豬肉,被顛的七葷八素,又被扔在陳將軍面前。

辛辰正坐在書桌後擦拭他的劍,動作輕柔緩慢,指尖似乎還有微微螢光,他沒有抬頭,平靜地問了一句:「怎麼樣了?」

侍衛單膝跪下,「啟稟將軍,小藍姑娘認出了兩個人,我已經派人跟蹤在他們後面了。」

「一有消息立刻回報,你先下去。」

辛辰從書桌後走出來,在小藍面前踱了幾步,「我現在相信你了,跟我說說你都知道什麼吧。」

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小藍心裡十分害怕,少爺明明只是平淡的口氣,她卻覺得此時比任何時候都要危險。

「那、那兩個人是南國的,我見過,那天他們帶走小姐時,我躲在附近認出來了……」

「嗯,繼續。」

小藍開始沉默,辛辰一挑眉,用劍搭在她脖頸上,「怎麼了?」

輕輕掃過來的劍風讓小藍的脖子一涼,她抖的更厲害,「小姐讓、讓我保密……」

「放心,我不會告訴她,也不會再為難你。」

小藍乾澀了好幾天的眼睛忽然間湧上淚水,她在心裡唾棄自己背叛主人的小人行徑,前言不搭後語地交代了辛月何時去南國、遇到了誰、又怎麼回來的,說完已經是泣不成聲。

辛辰臉上神情十分微妙,手一揮收回了劍,慢慢坐回座位。

他的小皇妹真是難以捉摸,讓人無法掌控,她在意的事情太多,都看不到自己的位置在哪。

辛辰覺得有點頭疼,單手撐著額角,臉上卻是有點嚇人的笑意。

真是拿她沒辦法啊。

胡明和狗二順利在離京城最近的鄉村附近散播了系列謠言,說京城最近頻繁有姑娘失蹤,都被人偷偷販賣到別的地方去了。等他們再回來,果然發現京城的守備鬆懈了很多。

南夫人在這幾天一直在給辛月洗腦,給她灌輸辛辰如何狡詐陰險、畜生不如的印象,辛月當然得哭哭啼啼表明自己已經痛改前非,不會再犯錯。

等到胡明回來,告訴他們可以出發回南國時,南夫人和辛月都鬆了口氣。

辛月被喬裝成生了重病的富家公子,過城門時,守門的士兵挑起馬車簾子看了一眼,不甚在意地放下簾子,說道:「可以走了。」

出了城門,辛月才發現南夫人此次來雲國,除了胡明和狗二,居然還帶了近十個人的護衛隊,幸好她當初沒有衝動。

辛月被南夫人餵了藥,全身無力躺在馬車裡,她嘗試著召喚嘲風結果失敗了,大概要等到體力恢復了才能逃脫。

南夫人一掀起簾子發現辛月眼珠轉來轉去,警惕問道:「你在想什麼?」

「我好難受啊母親……」辛月緩緩撲扇著睫毛,哀求南夫人,「給我解藥好不好?」

「等時間到了自然會解開,說起來,上次是誰帶你從南國離開的?」

辛月支吾著說不出話。

「是辛辰?」

辛月無奈地微微點頭,讓他背了這個黑鍋。

「他竟然這麼大膽子……」

南夫人話音未落,胡明在馬車外突然驚叫道:「公主,我們中了埋伏!」

南夫人一驚,急忙下了馬車,看到對面山坡上站著十幾個騎著馬身穿黑色鎧甲的士兵,這點人對南夫人來說還不算什麼,她立即下令:「狗二,你帶人分兩路堵住他們下山路,胡明你駕馬車先走,我就在你後面,快!」

辛月躺在馬車內被顛的滾來滾去,南夫人騎著馬跟在馬車後面,急促道:「來不及了,狗二他們撐不了多久,你背著公主從小路走,我來駕馬車引開他們。」

辛月雖然想從南夫人手裡逃走,但從沒有過傷害她的想法,辛辰本人還沒出現,他才是最危險的。

「母親!母親快放我下來,辛辰絕對就在附近……」

南夫人誤以為辛月迫不及待想見到辛辰,氣得眼珠發紅,從馬車內一把揪出辛月,給了她一個耳光,「你給我閉嘴!」

辛月被打得嘴角破裂,半邊臉火辣辣的疼。

「我不是那個意思……辛辰、辛辰不是常人能對付的,他已經……」

南夫人不想聽她胡說八道,「你們快走不要管我。」

胡明沒動,眼中全是哀求之意,「公主……」

「你想讓我們幾個都交代在這嗎?!」

這時,辛辰騎著馬不緊不慢地從前面山坡上下來,他的目光先在辛月的臉上停了一會,對著南夫人微微頷首,「南夫人,好久不見。」

南夫人倒是冷靜下來,緩緩抽出自己的佩劍,「不知道你父皇看見你這樣,會是個什麼心情……」

辛辰的氣勢又磅礡又穩,他笑了笑,「只可惜他死在了你手上。」

南夫人陰著臉,「不跟你說這些沒用的,我只有一個要求,放我們回南國,之後只要你不對南國有威脅,我不會再找你麻煩。」

「你們?」辛辰側過臉問辛月,「你也想走?」

辛月顧不得想她說這話的後果,只想能讓南夫人安全離開,「我不想……」她頂著南夫人不敢置信的目光繼續說:「我不想離開皇兄,皇兄只要讓母妃離開就可以了。」

南夫人氣急敗壞,「辛月!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她雙目赤紅幾欲滴血,把怒火全撒在辛辰身上,「我要殺了你!」

她催著馬向辛辰衝去。

辛月驚慌之下連忙催促胡明,「快去攔著她,她不是辛辰的對手!」看胡明在猶豫,又道:「你忘了你的山寨是怎麼被毀的嗎?辛辰就能做到!」

胡明立即向著南夫人的馬投出了手裡的匕首,又急忙飛身抱住從馬背上滾落的南夫人。

辛月沒有人攙扶癱倒在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辛辰就已經騎馬來到她身旁,下了馬扶起她。

「怎麼了?」

「沒事,就是使不上力。」辛月攀著他的胳膊,求他,「讓母妃走好嗎?」

辛辰輕輕摸了摸她紅腫的半邊臉,「她打你了?」

辛月不想刺激南夫人,躲開了辛辰的手指,低聲說道:「我不跟你鬧了,讓母妃走,我們回家。」

他們在說什麼南夫人聽不清楚,可辛辰那種旁若無人的親暱態度是實打實的,南夫人一口鮮血湧上喉頭,「敗德辱行……」

辛月低頭不敢看她,「胡明快帶母妃走!」

南夫人絕望之至,「好……好得很……我沒你這麼恬不知恥的女兒,你們好自為之!」

看著胡明帶著南夫人消失在山路上,辛月悄悄鬆了口氣。

辛辰抱著她上了馬車,他的吻不斷落在辛月紅腫的半邊臉上,親一下問一句:「疼嗎?」

辛月的力氣慢慢恢復,她推著辛辰的肩膀,躲著他,「別這樣。」

辛辰直起身,目光沉沉地看著她。

他半天沒說話,辛月不經意抬頭一看,辛辰頭頂又出現了那個血條,不過這次已經是紫色了。

她頓時傻眼。

剛才發生了什麼?難道說拒絕他也會增加黑化值?

另一邊,胡明和南夫人等了一會不見狗二和其他侍衛追上來,就知道沒有必要再等了。兩人專挑馬不能通行的崎嶇山路前進,眼見要爬過這座山時,突然間從身後傳來一聲咆哮,他們詫異地回頭,竟然看見一隻龍首豺身的怪物向他們撲來。

胡明推開南夫人,用自己的身體接下了怪物的一掌,瞬時口吐鮮血飛出一丈遠。

南夫人在地上滾了幾圈躲開怪物一次攻擊,慌忙爬起來就要逃,她突然想起辛月之前說過的「辛辰不是常人能對付的」,她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辛辰已經有了召喚伴獸的能力。

她逃跑時被腳下石頭絆了一下,摔倒在地,而怪物的巨掌已經到了她頭頂。

真沒想到要死在這裡……

南夫人腦海中剛出現這個想法,從天空中又傳來尖嘯,一隻巨大的怪鳥俯衝下來,像顆燃燒的巨石直直砸向地面,怪鳥用爪子在怪物背上狠狠一抓。

兩隻怪物打鬥起來,火光四濺,飛沙走石,天地變色,令人心驚的咆哮聲響徹山間。

南夫人一瘸一拐走到胡明身邊,胡明還沒有死透,他的嘴一張一合,好像在說什麼。

南夫人俯身仔細聽著,他在說:「公主殿下……原諒我……為您戰、戰……」

他腿抽搐了一下,眼中的微光漸漸熄滅。

南夫人緩緩伸手合上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