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走錯路的妹妹

辛月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她一隻眼睛慢慢變黑,又成了詭異的雙色瞳。

辛辰溫柔地將她攬在懷中,用紗布一點點擦拭著她嘴角的傷口。

他們已經回到京城家裡,在路上,辛月察覺到了辛辰的體溫升高,她立刻召喚出嘲風前去尋找南夫人,還好讓她趕上了。

房間內氣氛靜謐溫和,兩人肌膚相接處的溫度高的燙人,辛月本來就體力不支已經落了下風,她硬撐著不讓自己認輸。

辛辰放下紗布,將她的頭髮輕輕攏到耳後,低下頭吻住了她。

辛月多少已經有點麻木,再也不能將他單純地看作是兄長,再加上辛辰頭頂的血條還沒消失,她的手猶猶豫豫搭在他肩膀上,也不知道是反抗還是默許。

辛辰的手指捏著她下巴,讓她微微張開嘴,舌頭探進去糾纏著她的舌頭。

辛月分不清誰的體溫更高,她渾身發燙,鼻尖冒汗,辛辰不給她半點換氣的機會,她簡直要在他的親吻裡窒息。

等辛辰願意放過她的嘴唇,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壓在床上,辛辰雙臂撐在她兩側看著她,聲音低沉:「我再問你一次,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辛月看辛辰的臉已經是模糊不清,頭頂的血條都能看成好幾個,「我需要點時間適應……」

辛辰似乎笑了,他俯身又要繼續吻她,辛月微微側過臉,躲開他,「讓我的母妃回去吧,我們已經斷絕了母女關係,她不會再來找我了。」

辛辰不耐煩地抬起她下巴,再次唇舌糾纏。

但他身上的高溫漸漸消退,辛月終於能放心地召回嘲風,閉上眼睛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晚上,辛月才從昏睡中清醒,她正枕在辛辰的腿上,他的手在她頭頂緩緩撫摸,辛月動了一下,辛辰把目光從手裡的書上移開,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餓了嗎?」

辛月不知道怎麼跟他說話,只好點了點頭。

辛辰抱她在桌前坐下,把桌上備好的清粥遞給她。

辛月坐在他腿上,靠在他胸膛,低頭用勺子撥弄著碗裡的粥。

或許是因為少見辛月這樣溫馴乖巧,辛辰一時忍不住,一邊低頭親她一邊拿走她手裡的碗,含著她微翹的上唇輕輕吮吸。

辛月迫不得已抬頭看他,卻訝然發現表明黑化的血條居然還在,並且顏色似乎又深了一些。

難道是她睡著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辛辰聲音帶笑,「看我幹什麼?」

「你真的放了母妃走了?」這是辛月唯一能想到的緣由。

「不信我?」辛辰在她臉上咬了一口,「等過上幾個月,你再聽到南夫人消息就會信我了。」

他的確沒必要騙她,那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此後幾天,辛辰頭頂的血條一直沒有消失,並且顏色一直在加深,就好像炸彈的倒計時,逼得她坐立不安。

她首先猜想是因為辛辰在朝堂上受了影響,所以一直黑化,但她打探了辛辰侍衛的口風,近來根本沒有值得他動怒的事情,相反,他最近看起來心情相當不錯。

為了完全杜絕來自外界的影響,她死纏爛打地讓辛辰陪她去離京城不遠的百花城,不許帶一切下人,連馬車都要辛辰來駕。

她知道這樣很容易讓辛辰心生懷疑,但她顧不上了。雖然以前自認為冷靜地考慮過不能回家這件事,但事到臨頭,她做不到就這樣放棄。

不求立刻就能回家,只求不要讓她失去回家的希望。

正值深秋,即便是百花城也無花可看,無所事事的辛辰牽著辛月在園林裡閒逛,走到湖水邊看著水中二人牽著手的倒影,他眼中浮現出笑意。

他最近好像總愛笑。

辛月昏昏沉沉想著,又把目光投向他頭頂。

啊……已經是深紫色了。

她怎麼做都不對嗎?

刷好感,想讓他們關係緊密,讓辛辰不至於拋棄她,結果刷出了兄妹禁忌戀。有了伴獸後大顯身手殺了吾靖,想讓辛辰少殺點人,結果間接加快了他進入雲國朝堂的步伐。除掉田冉,她好像也有出力。

這一切似乎都能用陰差陽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來形容,難道她就沒做對一件事嗎?

還有這個古怪的血條,不是表明黑化的嗎?怎麼辛辰心情這麼平和也會有反應?

她腦中突然閃現出一個猜想,讓她渾身一哆嗦。

或許,不是表明黑化值的……

辛月腳步發飄跟著辛辰回到客棧房間,小二慇勤地為他們擺好晚飯,有外人在時,辛辰一直是矜貴冷淡的模樣,發覺辛月在看他,他在桌子下面輕輕捏了捏她的手。

等到小二出去,辛辰拉著她坐到自己腿上,「想吃什麼?」

辛月搖了搖頭,雙手環著他的脖子,此刻,分不清是羞澀多一些還是害怕多一些。

她顫抖著,把自己的嘴唇貼上他,用舌頭舔著他的嘴唇。見辛辰沒有閉眼,她伸手摀住他的眼睛,把舌頭頂進去。

辛辰過了好久才給她回應,他極其溫柔小心的含著她的舌頭,手在她後背來回撫摸。

辛月覺得差不多了要結束時,辛辰捏著她下巴不許她離開,他好像上了癮,越吻越深,纏綿至極。

等他願意結束這個長吻,辛月已經有點週身發軟,她伏在辛辰胸前微微喘氣。

辛辰的聲音沙啞,帶著低聲喘息:「你給了我什麼暗示嗎?皇妹……」

辛月聽他這樣叫自己真是覺得萬分羞恥,她緩了好一會才鼓起勇氣看他。

血條果不其然又加深了顏色,幾乎成黑色了。

這個玩意的確只跟她相關。

她猶如瞬間掉入冰窟,剛才被勾起來的情動和綺念消失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