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最後一次作死

桌上飯菜早已涼透,辛辰一下一下親著她的臉,低聲叫她:「辛月……」

感受到辛辰發出的類似於求歡的信號,辛月抖了一下,趕緊找了個借口:「我好像受涼了,不舒服,我們明天回家好嗎?」

辛辰顯然很不高興,一臉不悅地看著她,就在辛月以為他要霸王硬上弓、血條要變全黑時,辛辰突然狠狠地在她嘴上咬了一口,「今晚留下來陪我,嗯?」

辛月趴在他肩頭,小聲應了。

再抬頭一看——

很好,他們的關係沒有進一步,血條也沒有變化。

晚上,辛辰壓著辛月親得她眼淚都快出來了才肯放過她,辛月的後背貼著辛辰胸膛,辛辰把她全然收攏在懷裡,摟著她的腰,下巴放在她頭頂,她鼻尖縈繞的都是他的氣息。

辛月想起兩人第一次迫不得已睡一張床時是多麼拘謹生疏,現在卻變成了這樣。

她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將焦躁不安都壓在心底,閉上了眼睛。

回到京城後,辛辰並沒有像辛月期盼的那樣忙得昏天黑地把她忘了。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早上辛辰來叫她起床,晚上辛辰看她睡了才會走。但跟過去不同的是,辛辰看她的目光不再遮掩,會在別人不注意時會突然親她一下,每晚都要跟她磨蹭好久才肯離開。

或許在辛辰看來,他們已經是伴侶關係,所以辛月三番五次找借口推脫他都沒怎麼樣。

但是辛月快被他這種勢在必得的態度逼瘋了。

這一天晚上,辛月心不在焉背對著屏風換衣服,聽到門響了一聲,還以為是小藍進來了。

「衣服給我。」

回答她的,卻是印在她赤裸後背上的親吻,對方的嘴唇灼熱無比,她幾乎被燙到。

辛月用外衣擋住胸口,強裝鎮定轉過身,「讓我先換個衣服好嗎?」

辛辰晚上出去應酬,喝了些酒,略微有點興奮,他抱著辛月放倒在床上,按著她的雙手,從她的嘴唇一直親到胸前。

辛月她掙扎了一下反而被他弄得生疼,眼見他就要扯下她的肚兜,忍不住驚叫了一聲:「辛辰!」

辛辰隔著肚兜咬了她一口,這才抬起頭。

辛月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反正她的眼淚就是止不住,「或許你會覺得我反覆無常……但是……我們真的不要這樣好嗎?……」

辛辰的表情未變,但他的眼神冷了下來,他指尖挑了一滴她的眼淚,含在嘴裡。

「皇妹,你不能太任性了。」

「我不會嫁人,我會永陪著你……」辛月壓低了聲音,有些難以啟齒,「除了這個,什麼都可以……這樣也不行嗎?」

辛辰神色更冷,「你覺得呢?」

辛月只是看著他,不再說話。

辛辰手指輕輕一勾,肚兜的結在他手中解開,他把辛月困在懷裡,一遍遍地親吻舔舐。

辛月看著他頭頂的血條變成純黑,並且有逐漸崩潰的跡象,她深深吸了幾口氣:「這是你逼我的。」

她從枕頭下拿出藏了好幾天的匕首,扎進了辛辰的腹部。

血很快滴到她手上,她連說話的調都找不著,她覺得自己的聲音奇奇怪怪的,「這樣你就該討厭我了吧……」

辛辰捉住她握刀的手,似乎有點困惑:「為什麼?」

辛月臉色蒼白,急促喘氣,好像被刀傷了的人是她,「說了你也不會信我,我、我就是不能和你在一起……」

辛辰咳了幾聲,嘴角滲出血,「所以你想殺了我?」

「是!」

辛辰低聲笑了,握著她的手,把匕首抓住,抵在自己心臟上。

「知道嗎?想要殺我,得從這裡紮下去……」他一用力,刀尖刺入胸口,「要把寄養伴獸的血液放乾淨才行,來,我教你……」

辛月的手被動地跟隨著他的力量,一點點把匕首推進心臟,發燙的血液滴落在她身上,她看不清辛辰的臉,一片腥紅中血條逐漸清晰,顏色似乎也在變淡。

可是她沒有感覺到半點愉快,她的心臟好像被什麼東西絞緊,讓她無法呼吸。

「夠了……」辛月想拔出刀子,但辛辰恍若未聞,還在把匕首往胸口深處按。

「我說夠了!」

辛月渾身力量爆發,輕易把匕首拔出,辛辰悶哼一聲,癱倒在她身上。

辛月按著傷口,她臉上全是剛才拔刀時噴濺的血跡,她顫抖著問:「你瘋了嗎?」

辛辰居然笑了,他斷斷續續道:「沒能殺了……我,我該……如何懲罰你……」

辛月咬著牙,用力壓著他的傷口,她明白自己做出了不回家的決定,也明白自己又把辛辰往鬼畜的路上推了一步。她心裡空空的,又有點想哭,但是沒有眼淚。

「我恨你。」

辛辰微微喘氣,用盡力氣把臉挪到辛月枕頭上,親了親她的頭髮,「我愛妳……」

辛辰頭頂的血條崩潰了。

辛月眼前的景物忽然變化,她好像飄到了屋頂,因為她俯看到了辛辰和她自己躺在床上。景物漸漸模糊,最後成了漆黑一片。

她像一縷青煙,或者是一段電波,飄在虛無中,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一個聲音由遠及近:

「妳失敗了……失敗了……敗了……」

「閉嘴!這根本不可能成功!」

「為什麼不可能?」那個聲音一下子貼近她,「妳都能和他成為戀人,還有什麼不可能?」

辛月想把這個聲音的主人從虛無中揪出來揍一頓,「我沒有阻止他的實力……」

那個聲音又出現在很遠的地方,「是嗎?妳熟悉劇情,如果妳一開始就跟著南夫人,發動南夫人對付他,或者半路投靠田冉,這不都是辦法。」

辛月愣了半天,「不一定要在他身旁阻止他嗎?」

「沒人這麼說過。」

「混蛋!混蛋!」辛月覺得怒氣快要把自己衝散了,「他頭頂那是什麼?根本不是黑化值,為什麼說我失敗?」

「你們的親密度已經滿了,顯然妳再也不能有效阻止他了,這不是失敗嗎?」

「狗屁親密度!為什麼用黑色來表示?!」

那個聲音忽然成了立體環繞,「妳心裡清楚何必問我?」

辛月獨自生悶氣,不想回答。

一陣寂靜過後,「妳想回去嗎?」

辛月想也沒想,「想!」

遠處而來的水流聲包裹了她,帶著她下沉,她這才想起來問:「送我回哪裡?」

可她耳邊只剩水流聲,空間一點點縮小,好像有一隻手強行按壓著她,一陣暈眩過後,她覺得自己可以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