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黑暗版睡美人

辛月覺得自己身上壓了一座山,身體又沉又重,她拚命用力想抬起胳膊,結果只是動了動手指。

她隱隱約約聽到一個聲音:「我好像看見小姐動了一下。」

另一個人說:「你少來了,你難道忘了小錦的下場了?」

「可是……」

辛月完全聽不懂這兩個女孩在說什麼,她又使出全身力氣想挪動自己的手,這次她的小臂也可以動了。

「快看!小姐真的動了!快……快讓人去宮裡請將軍回來……還有太醫……快!」

辛月覺得吵得不行,嘴巴動了動,但沒說出話來,聲帶乾澀疼痛,好像很久沒有使用過。她只是睜開眼都艱難萬分,光線刺眼,她又閉了好一會才再睜開。

暗金色的床帳頂上鑲嵌著幾顆夜明珠,紗帳如水般垂落下來,她陷在柔軟的被褥中,轉動眼珠看向床邊,紗帳外的房間佈置不是她熟悉的,她一時摸不清自己究竟在哪裡。

對她來說,離開這個世界不過幾句話的功夫,不知道為什麼再次睜開眼卻陌生成這樣,好像過去了很久。

剛才她們嘴裡的將軍,應該是辛辰吧。

她閉上眼,積攢了一會力氣,慢慢的,她的胳膊也可以動了。她把胳膊從被子裡拿出來,愕然發現自己的胳膊瘦的只剩骨頭,好像輕輕一折就會「卡嚓」斷掉。

現在只剩腰部以下還是那種被重物壓著的感覺,讓她極不舒服。

她用力掀開被子,覺得身體涼颼颼的,費力抬起脖子一看,自己赤裸,左胸上還有個明顯的咬痕,看上去是陳年舊傷。

她到底昏迷了多久?

她強忍著聲帶撕裂般的疼痛,開口:「來……來人……」

她的聲音太小沒人聽見,她緊緊抓著紗帳把自己沉重的身體往前帶,再喊了一聲:「來人啊……」

一個丫環打扮的女孩匆匆進來,見她已經挪到床邊大驚失色,「小姐別動,快躺下!」

辛月一把抓住丫環的手,「我在哪?辛辰……我是說陳將軍呢?」

「您就在將軍府,將軍今早被陛下召進宮了,小姐放心,已經有人去回報將軍了,相信將軍馬上就能回來。」

辛月在丫環攙扶下靠在床頭,用被子裹著身體,「我昏迷了多久?」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半年前來的時候您已經……」

辛月的身體機能恢復的很快,除了還有些虛弱以外,身體各個部位都能活動了,她對丫環說:「把衣服給我拿來。」

誰知丫環一臉為難,「沒有衣服……」

「怎麼會沒有衣服?」

「奴婢之前想給您穿衣服的時候就找過,的確沒有……」

辛月臉色鐵青,幾乎能想到在她昏迷的時候辛辰對著沒有意識、毫無抵抗的自己做了什麼下流的事。

「把你的衣服拿來。」

丫環領了命匆匆退下。

剛剛關上的門又很快打開,辛月撩起床帳一看,是微微喘氣、保持著推門姿勢的辛辰。

辛月的目光在他武一品官袍的標誌——金線繡成的麒麟上轉了一圈,看向他的臉。

剛才的滿腔憤怒突然消退,她試探著問:「你的眼睛……」

辛辰原本湛藍的眼眸現在成了黑藍色,沒有了那種懾人的、剔透的光芒,但辛月覺得這樣的他看起來更變態了。

辛辰沉默著關上身後的門,站在門口看了她好一會才慢慢走過來。

辛月不由自主地有些緊張,抓著被子不停地向後退。

辛辰鑽進了床帳,單膝跪在床上,把辛月逼得貼在牆上,他好像才看清她的相貌,放平了一直皺著的眉頭。他雙手摟著辛月的腰,額頭抵在她的肩膀上。

辛辰的黑髮順著她的肩膀滑落在胸口,讓她有點癢,「你的眼睛怎麼了?」

辛辰靜靜的環抱著她,平靜中蘊含著強大的張力,似乎空氣都要凝結。辛月受這種張力的逼迫,原本要推開他的手也只是輕輕地放在他肩上。

辛辰克制地親了她一下,耳語般道:「如果你再不醒來……」他沒說下去,低低地笑了兩聲。

辛月直覺他後面沒說出來的話一定非常變態,她推了推辛辰的肩膀,「我昏迷了多久?」

辛辰溫順地離開她的身體,甚至還用被子把她捂嚴實,「快一年了。」

「剛才問你你還沒回答,你的眼睛怎麼了?」

辛辰不甚在意道:「我失去寄養伴獸的心血後有點看不清。」

辛月愣了好一會,「睚眥還能召出來嗎?」

辛辰皺了皺眉,「不知道,沒試過。」

她那一刀,讓辛辰從天賦異稟的辛氏後人,變成了普通人。

說是普通人也不太恰當,普通人起碼眼睛正常,而他卻是看不清遠處的東西了。

愧疚感幾乎要壓垮辛月,但她還是嘴硬,喃喃道:「明明是你的錯。」

「是我的錯。」辛辰隔著被子抱著她,「不用擔心。」

「我才沒有擔心你……」辛月靠在他胸膛,覺自己小肚子怎麼有點疼,「會有辦法的……」

辛辰低頭親吻著她的髮頂,眼中是幽幽的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