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攻陷

辛月因為長時間臥床所以有點肌肉萎縮,消瘦得不成樣子,食慾、體力直線下降,每走幾步路都要停下來歇一會。

她的新丫環小蝶看她又開始微喘,連忙把手裡的凳子放下,「小姐歇一歇吧。」

辛月扶著小蝶的胳膊坐下,「我剛才走了多久?」

「快一刻鐘了,比昨天又多走了好長一段路呢。」小蝶蹲下給她捏腿,邊道:「太醫說要慢慢來,小姐別太急了。」

小蝶雖然老實本分,但辛月還是更想念小藍那個蠢丫頭,「知道小藍嗎?」

「知道,奴婢聽姐妹們說起過。」

「她去哪了?」

小蝶抬起頭,「奴婢聽說將軍把小藍姑娘嫁給他的手下了。」

「你確定?」辛月不敢相信,因為辛辰並不是一個有閒心關心下人婚姻大事的主子。

「奴婢聽送我們來的常媽媽說的,她說小藍姑娘被將軍的手下看中,求了將軍,將軍就把她嫁了。」小蝶鼓起勇氣,「媽媽還說,我們要是盡心伺候小姐,說不定將來也能有這樣的福氣。」

辛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等你年齡到了我去問問吧。」

小蝶喜不自勝,她就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的,顧不上羞澀給辛月磕了一個頭。

之前的小錦自持貌美,心比天高,整日惦記將軍,為了能讓自己能和將軍說上話,騙將軍說小姐一會手動了,一會腳動了,將軍識破後勃然大怒,在院子裡把小錦殺了。

陳將軍有多愛這位小姐,被招進來伺候小姐的幾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皇帝賜給陳將軍的宵夏宮裡只供著小姐一人,大半年來,小姐的瑣事將軍事事都要過問,有時候甚至就住在小姐屋子裡。即便小姐沒有名分,但想來將軍身邊以後也只有她這麼一個心尖一樣的女人了。

因為辛月總是沒有胃口,她醒來後這幾天吃飯都要在辛辰監督下,被強迫著才肯吃一點。

辛月皺著眉勉強嚥下嘴裡的青菜,推開辛辰遞到她嘴邊的勺子,「我不想吃了。」

辛辰看了看一桌只動了幾筷子的飯菜,他吃下勺子裡的蝦仁,捏著辛月的臉頰用嘴把食物渡了過去。

鮮嫩的蝦仁被他的舌頭頂過來,辛月被噁心得夠嗆,囫圇嚥下,「噁心死了,我更不想吃了。」

辛辰平靜道:「你要是不吃,我就這樣把這一碗粥都餵給你。」

辛月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一股火,但一對上辛辰那雙眼睛就沒辦法發出來,「我身體不舒服,沒有食慾。」

最終,那一碗粥還是被辛辰強行餵給了她。

辛月只稍微掙扎了一下就頭暈眼花,更不要提召喚伴獸了,她估計自己連拿鐮刀都力氣沒有。

軟綿綿的辛月被辛辰抱上了床,辛月不想看他,側過身背對他睡,但她一側身辛辰就把她撥過來,筋疲力盡的辛月沒辦法只能平躺著。

辛辰坐在床邊一直看著她的臉,過一會親她一下,辛月這幾天總是愛困,她不耐煩道:「你還讓我睡不睡了?」

辛辰握著她的手放在她肚子上,「跟我說說話吧。」

辛月打了一個哈欠,「說什麼?」

「說說你小時候。」

辛月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但她面上還是一副要醒不醒的樣子,「有什麼好說的,難道你不清楚嗎?」

辛辰輕輕笑了一聲,「我還真不知道,如果沒有南夫人,我們從小就在一起……你說,會是什麼樣?」

那根本就沒她什麼事了,辛月腹誹著。

「還能是什麼樣,只能是關係普通的兄妹。」

辛辰的面容在燈光下是一種別樣的脈脈溫情,「是啊……幾年前大概你死我面前我都不會多看一眼,現在呢……」辛辰低下頭,嘴唇貼著她的耳垂,「只要你想要,我連我的命都會乖乖給你。」

辛月覺得自己肩上被他放了好重的擔子,她把頭轉向一邊,「誰稀罕你的命了。」

嘴上這麼說,但她的身體對附上來的辛辰做不出一點點反抗,像隻貓一樣窩在他懷裡,願意接受他撫摸自己肚子的手。

辛月胖的很快,半個月就恢復到了以前身形,腰甚至還粗了一點。

看辛月身體康復了,辛辰才同意讓小藍來看她。

小藍被一個丫環扶著進來的時候,辛月驚得瞪大眼睛,「……你……幾個月了?」

小藍還是那麼矮,圓滾滾的肚子讓她整個人看上去成了一個球,小藍艱難地坐下,「八個月了。」

「我剛一昏迷你就嫁人了?」

小藍點點頭,「那個時候奴婢聽說將軍府裡進了歹人,將軍為了救小姐中了一刀,府裡亂糟糟的,在這個時候將軍突然就把奴婢嫁出去了。」

「是他的手下向他求娶的你?」

小藍一副迷糊樣,「不知道,奴婢成婚前只見過他一面。」還被揍了好幾下。

辛月心裡稍微明白了,以前的下人都是被他支出去的,包括小藍,從將軍府搬到宵夏宮後,他換掉了所有知道自己身份的下人,想讓他們在家裡不用遮遮掩掩。

但他未免想得太簡單了,他能把自己困在宵夏宮裡一輩子嗎?

辛月說不上是個什麼心情。

「既然你已經嫁人了,就不要再自稱奴婢了。」

小藍猶猶豫豫道:「奴婢說不出口……」

「蠢丫頭,慢慢就習慣了,以後生了孩子再抱給我看看。」

可是小藍來看她後幾天內,小藍的相公被辛辰派到了別的地方,小藍挺著肚子跟著去了。

辛月很不高興,對著辛辰道:「自欺欺人,你能把知道我們關係的人都弄到別的地方去嗎?」

辛辰緩緩撫摸著辛月枕在他胸膛上的腦袋,「只是暫時性的,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我們會比任何夫妻都要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辛月臉埋在他胸口,聲音悶悶的,「你快閉嘴吧,我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