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又是沒有妹妹的一章

辛辰眼睛盯著手中奏折,他嘴角含笑,顯然心思不在奏折上頭。

御書房內跪了一地的宮女太監,聽著從裡間傳來的淒慘的求救聲瑟瑟發抖,有幾個甚至已經癱軟在地上。

過了好久,裡間慘叫聲漸漸弱下來,雲醒一臉輕鬆走出來,接過太監總管遞上的帕子,抹著臉上的血跡,「陳將軍已經到了啊,為什麼不早早通報?」

太監總管立即跪下,顫抖著說不出話。

幾個太監進去把裡面血肉模糊的女人抬出來,血滴滴答答流了一地,宮女們跟在後面收拾血跡。

辛辰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他放下手裡奏折,淡淡道:「奉國來信臣已經看了。」

雲醒坐在他對面,仔細擦拭著手指,「聽說他們的公主已經上路,半個月後到京城,將軍是個什麼想法?」

「臣拒絕。」

雲醒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那可是奉國公主,將軍還看不上?」

「臣是覺得有人比臣更適合和奉國聯姻。」

「誰?」

「裕王雲盛。」看雲醒皺起眉,辛辰解釋道,「陛下也聽說了,奉國皇帝和他的庶母生下了這位公主,奉國皇帝怕自己死後無人看護,就想托付給我們,但是陛下想想,奉國皇后一脈向來強勢,怎會容得這樣一個公主平安無事成婚?」

「可若是一旦成婚,奉國豈不是成了雲盛最大的依仗?」

辛辰表情不變,「成婚後,奉國公主死了呢?」

雲醒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未乾的血滴順著他頭髮緩緩流下,「朕明白了,陳將軍不愧是朕的股肱之臣,將軍以後若是有意中之人,不管是誰朕都能賜給你。」

辛辰眉毛輕輕一挑,「臣先謝過陛下了。」

從御書房離開,皇宮夾道上看見護國將軍騎馬過來的宮女太監紛紛跪在道路兩旁,跟在辛辰身後的副將忍不住低聲問:「將軍真的要拒絕嗎?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公主,一旦成婚,奉國那邊肯定會對將軍多有幫助……」

辛辰用鼻子哼了一聲,「那算什麼公主。」

這世上唯一的公主,正躺在宵夏宮他的床上,等著他回家。

等奉國公主到了雲國,雲醒在早朝上臨時變卦,把奉國公主許配給了雲盛。

奉國皇帝鞭長莫及,只能一改之前的說辭,把公主在雲國受過恩的人從陳將軍改成了裕王。

裕王在早朝上倒是拒絕了,但親近他朝臣沒一個人支持他,因為奉國公主所帶來的嫁妝實在豐厚,從財物到軍隊,讓人歎為觀止。

雲盛難平怒火,在退朝時叫住了辛辰。

「陳將軍留步。」

辛辰停下,微微側身。

其他朝臣貼著門邊一聲不吭退下,很快朝堂上只剩他們兩人。

辛辰斜睨了他一眼,「裕王有何指教?」

「本王問你,陳姑娘去哪了?為何自去年府上潛入刺客後,再無阿月的消息?」

「謝王爺惦念,不過我妹妹的死活跟裕王有何關係?」辛辰低頭撫著袖子,漫不經心道,「有這份閒心,不如去看看奉國公主如何。」

雲盛深呼吸了一下,「本來我念在你是阿月兄長的份上不想與你鬧得太難看,可如今也由不得我了。」

辛辰臉上是十足的嘲諷,「那我就候著王爺,還望王爺不要讓我失望。」

四夷館內,少珺仰躺在木桶裡閉著眼,她聽到窗外被輕輕敲了兩下,她坐直道:「你們都下去吧,我不叫誰都不許進來。」

等屋內的侍女全都退下,她拿過外袍披在身上打開了窗,讓外面的人進來。

護送她的韓默看她衣不蔽體的模樣垂下眼道:「打聽到了,是陳將軍先拒絕,後來才有了雲國皇帝變卦。」

少珺微微撅起嘴,「可是我真的很想嫁給陳將軍啊,怎麼辦?」

韓默靠在窗邊,一語不發。

少珺貼在他身上,「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就像在奉國那樣幫幫我吧,好嗎?」

「屬下無能。」

「怎麼這樣啊……」少珺環著他的脖子,濕漉漉的身體緊挨著他,「你不再想一想?」

韓默推開她,「公主自重。」

「自重?」少珺笑了一下,「你爬上我的床的時候怎麼不說讓我自重?」

「你——」韓默氣急,「不是說好我幫你從奉國出來,就不再提這件事了嗎?」

少珺坐在床邊,「原來在你心裡,我就是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賣掉自己的人……」她雖然捂著臉在哭,可該說的話說得清清楚楚。

韓默歎了一口氣,走到她身邊蹲下,「我真的辦不到,雲國皇帝已經下旨了,而且奉國那邊也不見人來,大概也默認了。」

少珺讓了一步,「那你讓我見一見陳將軍好不好?陳將軍的妹妹也行。」

韓默看她睫毛上還掛著淚珠,想起在奉國時她被皇后欺負也只能在他面前哭,不由得心軟了。

「我試一試。」

少珺捧著他的臉親了一下,「我就知道只有你對我好。」

韓默心裡反感和她這樣見不得光的關係,但他卻還是把少珺放到床上,合攏了床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