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熟人扎堆

辛月雖然身體完全恢復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再也召不出來鐮刀和嘲風。每次嘗試都失敗,讓她困惑不解。

失去辛氏血統這個的外掛,她一下就慫了。就算不滿辛辰不許她出門,也不敢趁著辛辰不在家偷跑出去,萬一被誰看到已經消失一年的護國將軍的妹妹竟然又出現,那帶給她和辛辰的將是無盡的麻煩。

辛月有勁沒處使,只能在家裡折騰辛辰,如果辛辰不在,就只好生悶氣。時間長了,連她都受不了自己的壞脾氣。

她蹲在花叢下,看著辛辰從對面的小道上走來,一邊喊著她:「辛月——」他瞇著眼,從另一條路上走過去。

辛月穿了一件跟花色相同的粉紫色衣衫,辛辰那樣的眼睛能辨認出來才怪。

看辛辰已經第三遍從她面前走過還是沒有發現她,辛月這才從花叢中鑽出來,「叫我幹嘛?」

辛辰慢慢舒展了眉頭,「好玩?」

「哼。」辛月讓他牽著手,卻不看他,「無聊死了。」

辛辰停下腳步,辛月回頭問:「你怎麼——」

話未說完,辛辰握著她的手腕一使勁,讓她整個人撲進了他的懷抱。辛辰手扶在她頸後,深深地吻上了她。

過了好久,辛辰才慢慢退開,雙唇輕輕壓在辛月嘴唇上,問她:「好玩嗎?」

辛月臉頰粉紅,微微喘著氣,「無聊……」

辛辰一笑,又極為凶悍地咬著她的下唇,迫使她放鬆緊咬的牙關。

等他們從花園出來,已經是月上柳梢了。

辛月本來都軟成一團窩在辛辰懷裡了,一到吃飯時間她又鬧起了脾氣。

原因是桌上十道菜有九道她一聞就想吐。

「不吃不吃,」辛月把面前的碗推開,「你敢硬塞給我我就吐給你看。」

辛辰有點發愁似的抵著她的額頭,「你想吃什麼?」

辛月眼珠子一轉,「我想去那家酒樓,就是你帶我去過的那家。」

「現在?」

「唔……明天也可以。」

辛辰把她抱過來放在自己腿上,「明天我走不開。」

辛月有事求他,自然乖巧無比,她摟著辛辰脖子,「我自己去好不好?」

辛辰沒有說話,眼神落在她的無意間嘟起來的嘴唇上。

辛月猶豫了一會,探身在他唇上點了一下。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心臟忽然多跳了幾下,全身都在著火,垂下眼睫不敢看他,低聲問:「行嗎?」

辛辰很滿意,側頭在她脖子上親了一下,「真拿你沒辦法。」

因為一切有辛辰安排,辛月完全不用擔心跟她出門的幾個人會洩露她的身份,也完全不擔心在半路上會被人認出來。

她走進空無一人的酒樓,店家已經備好了飯菜等著她。

其實說吃飯是假,想出來透氣才是她的目的。辛月意思意思吃了幾口,撤了換上茶,又叫了說書的來消磨時間。

在她怡然自得的時候,雲盛從樓梯上來,直直朝她走過來。

辛月第一反應竟然是想躲起來,她覺得自己跟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這讓她有點說不上來的不快。

「沒想到在這能見到王爺。」

雲盛逕自坐在辛月對面,「一年前還叫我雲盛,現在又成了王爺了……我還該不該繼續叫你阿月呢?」

辛月已經冷靜下來,「我覺得還是避嫌比較好。」

雲盛沒有接話,他凝視著辛月,覺得她分外陌生。

依舊是明艷動人的面容,卻已經完全脫離了初見她時單薄、纖弱的印象,現在的她像一隻飽滿的桃子,似乎輕輕一捏就能滲出甜蜜的桃汁來。

「這一年來你過得怎麼樣?」

辛月拿著茶壺給雲盛倒茶,「還不錯。」

雲盛仔細觀察她的表情,「是嗎?我怎麼聽說你被陳將軍關起來了?」

辛月歪著頭,「這消息可真是沒頭沒腦的,好好的,我阿兄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

雲盛喝了一口茶,「那這一年來我怎麼到處都找不著你?不,應該說自從你在平邑河上的宅子裡突然消失後,我就再也沒有過你的消息。」

辛月很不解,「這對王爺來說重要嗎?」

雲盛沒想到她會這樣回答,愣了好一會,「……什麼叫重要?我要成婚了,阿月,但我想娶的是你……」

「王爺既然要成婚了,就不要再對我說這種話了,我受不起也不想受。」

雲盛閉眼深呼吸了好一會,才能說出話來,「你把我的心就這樣踩在腳下,痛快嗎?」

「抱歉……我只是覺得王爺這樣讓我很為難……」

「別說話了,我不想在你面前失態。」

辛月看他緊攥著拳頭,關節泛白,手背上突起道道血管,顯然他在極力壓制自己的情緒。

辛月現在軟妹子一隻,毫無抵抗力,不由得有些擔心。

「我……先走一步?」她試探著問。

雲盛一直看著窗外,沒有說話。

辛月輕手輕腳站起來,朝著樓梯走去,背後雲盛低沉的聲音傳來,「我覺得這事還沒完,阿月你覺得呢?」

辛月加快了下樓的腳步。

在回家的馬車上,辛月正在想怎麼會碰上雲盛,馬車驟然停下,外面有個人說道:「我要見陳姑娘。」

辛月撩起簾子,一個男人帶著一個披著斗篷的女人攔在她馬車前,被一群侍衛團團圍住。

女人放下帽子,露出臉,「還記得我嗎?」

辛月覺得她有些眼熟,聽到那女人又叫了她一聲「陳姑娘」,怕自己身份暴露,於是說道:「你先上來。」

那女人剛一動,就被護送辛月的侍衛擋住,「將軍交代過……」

「我認識,不會有事的。」

那女人上了馬車後,十分自來熟地握住辛月的手,「我們好久沒見了……」

「你到底是誰?」

「居然沒認出來,我好傷心……」

看她這幅神態,辛月遲疑了一會,「少珺?」

「是我。」少珺說道,「你沒聽說嗎?我從奉國嫁到了雲國,以後我們還要經常見呢。」

「你要嫁給誰?」

「你阿兄……怎麼你臉色怎麼難看?不高興我嫁給陳將軍?」

辛月冷冷看著她,「你做夢。」

「好啦,我是想嫁給陳將軍,但你們皇帝改了旨意,要我嫁給裕王。」

辛月一怔,「雲盛?」

「嗯,但是我如果跟你說,我嫁給你阿兄,會對你阿兄很大幫助……你會不會幫我?」

「幫助?什麼幫助?」

「對男人來說,還能有比權勢更讓他心動的嗎?」

辛月這才想起來久違的劇情,辛辰娶了少珺後的確是獲得了奉國的助力,並且是他成王路上十分重要的一步。

但對她來說……

「不需要。」

少珺難以置信,「你不問一問你阿兄?知道我從奉國帶來了什麼嗎?」

「不用問,我的答案就是不需要。如果你打算繞開我,去我阿兄面前說什麼,我也會從中作梗的,你放棄吧。」

少珺沒想到會遇到這麼乾脆的拒絕,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還有事嗎?」

「你真的不再考慮考慮?你幫過我的忙,我也是想報恩……」

辛月才不會信她嘴裡的話,「心意我領了,別的就算了。」

少珺呆呆愣愣的,「那、那你再幫我一次好不好……」

「要我幫什麼?」

「我以前那些經歷……從樂館出來,做了你阿兄的小妾這些事,幫我瞞住好嗎?我怕奉國皇后那邊……」

「我答應你。」

禁衛軍軍營內,辛辰的帳篷在大白天也點著蠟。

辛辰在看完手中信件後,遞給了下手的幾位副將,「泉城已經準備好了。」

帳篷內寂靜無聲,幾位將軍副將都被辛辰這幾天的表現震懾到,一位將軍沉吟了一會道:「將軍想用這個辦法來暴露裕王的狼子野心固然很好,但如果裕王勢力比我們想像中更強,到時候萬一對陛下不利……」

辛辰看了他一眼,「不是還有留京的幾位將軍麼,我信你們一定會護陛下周全。」

「這件事真的不用對陛下說?」

辛辰用手點著地圖,「不必了,陛下向來仁愛,怎麼會容忍我們用一方百姓安危來換取裕王的敗落?」

帳篷內再無人應聲。

辛辰的侍衛進來,在辛辰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辛辰臉上露出笑意。

「看來,泉城事發將在裕王成婚那天,也算我送給他的一份賀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