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將軍或者情郎

皇宮大火徹夜未滅,滾滾黑煙伴著鐘聲直衝天際。

京城全城戒嚴,但有好奇心旺盛的小孩偷偷趴在自家門縫上往外瞧,從皇宮內出來一輛輛板車,白布下赫然露出人的腳。

據說,是皇宮失火,宮內有大半人都慘死在火中,其中就包括雲國皇帝雲醒。

雲醒唯一的兒子繼位,雲盛作為攝政王輔佐新皇,端妃成了太后。

這一切都順理成章,無人質疑。

城外被護國將軍留下來的兩位參將,一位在兵營裡等著被新皇收編,另一位領著麾下親兵不知去向。

雲盛第二天藉著新皇旨意,命護國將軍回京,連續三天,一天比一天的口吻強硬。

這三道旨意在泉城引起了不小的波動。

辛辰坐在主位上支著頭,聽著周狄念完聖旨。

「裕王命我們盡快返回京城……」辛辰雙手交叉放在案上,「各位有什麼想說的?」

大廳內鴉雀無聲。

「沒有人,想說一說究竟該不該回去嗎?」

與辛辰親近的幾個將領首先說道:「屬下認為,不能回去,裕王怕是看中了將軍手中禁軍兵權,才會如此著急催著將軍回去。」

「屬下也認為不能回去!」

「裕王肯定包藏禍心!」

辛辰看著下面一語未發的梁副將,「梁副將,你是什麼看法?」

梁副將看向辛辰的眼中是明顯的懷疑猜忌,「將軍,陛下駕崩了啊……為何將軍隻字不提陛下,只說如何對付裕王?因為將軍的失誤,使得陛下慘死在裕王手裡……將軍就沒一點點表示嗎?」

辛辰冷冷看了他一會,「陛下駕崩,這是誰都沒預料到的。為何京中兩位將領沒能阻止裕王,我們都不清楚。逼宮篡位的裕王遠在京城,梁副將卻把罪名按在我頭上……」

梁副將被他陰冷的眼神看得一哆嗦,跪在地上低頭道:「卑職不敢。」

大廳又是一陣寂靜。

過了好久,辛辰不鹹不淡道:「梁副將起來吧,我明白你的意思。陛下遭遇不測,我難逃其責,但不是現在。等解決眼下要緊之事,再來說我該擔什麼罪吧。」

泉城這邊按兵不動,沒過幾天,從京城又傳來了新的旨意。

護國將軍陳新若在三日內不動身前往京城,將被視為叛軍,一旦抓到就地處決。在泉城的其他將領,若能捉陳新回京,不論死活,一律免其罪責。

辛辰手裡捏著最新的聖旨,仰靠在椅背上,長長舒了一口氣。

終於讓他等到了。

能夠光明正大對雲盛用兵的借口。

他從一開始投靠雲醒本就沒安好心,打的就是挑起雲醒雲盛兩兄弟矛盾、他從中獲利的主意。他從雲醒手中得到兵權,縱容他無休止地墮落昏庸,再激化他和雲盛的矛盾,把毫無抵抗能力的雲醒獨自留在京城,他的下場只能是任雲盛宰割。

現在,他手握兵權,遠居泉城,禁軍已經從雲國朝廷脫離出來,不為朝廷所容,不用他提議,有的是人催他為陛下報仇。

新聖旨到的第二天晚上,泉城城牆上掛起了禁軍自己的旗幟,黑色的虎頭旗迎風獵獵招展,而城門處是梁副將的屍體,旁邊用鮮血寫著「叛徒下場」四個大字。

辛辰瞇著眼認出了牆上掛著的人,「誰幹的?」

周狄在他身後道:「是其他幾位副將,昨天梁副將曾去勸他們和他一起綁了您回京,於是……」

辛辰捏了捏眉心,「膽子倒是挺大的。」

周狄看他難掩疲憊,勸道:「將軍回去歇一歇吧,您三天沒合眼了。」

辛辰想了想,「也好,有什麼事明早再議。」

泉城城主大宅內寂靜無聲,辛辰熟門熟路地翻過院牆,從主屋的窗子上翻進去。

屋內還點著燈,床上辛月用被子蒙著頭,只剩一雙腳露在外面。

「我回來了。」

辛月沒有應他,反而把頭往被子裡塞,跟前幾次迫不及待迎接他的態度截然相反。

辛辰坐在床邊,慢慢脫掉自己外衣,捏著她的腳在腳背上親了一下,「怎麼了?」

辛月還是沒理他,一直想把自己的腳從他手裡抽出來。

辛辰順著她的腳背、小腿、大腿內側一直親吻上去,不輕不重地咬了幾下,終於聽到辛月帶著哭腔的聲音,「你滾蛋!」

聽到她說話,辛辰才放下心,讓她的腳踩在自己肩上,濕潤的吻不斷落在她的大腿內側,逐漸往更隱秘的地方移動。

辛月的腳趾頭忽然間蜷縮起來,發出了一聲驚喘,「不要……」

她腰腿緊繃,輕輕顫抖著,在他的唇舌牙齒下,覺得自己在天堂地獄間不停轉換,難以克制地發出類似於啜泣的聲音。

等辛月全身癱軟,雙腿無力地從辛辰肩膀上滑落,辛辰掀開了被子,將她因為汗濕貼在臉上的頭髮攏在耳後,湊近她想跟她接吻。

「走開!」

辛辰強勢地捧著她的臉,把嘴唇貼上她,直到辛月被吻的喘不上氣才肯放手。

「你今天怎麼了?」

辛月在他懷裡緊閉著眼睛,不說話。

辛辰強撐了一會,他實在太累,手慢慢撫摸著辛月鼓起來的肚子,「我很累,皇妹……」

沒聽到辛月說什麼,他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辛辰剛動了動準備起床,就被辛月一把抓住。

「我討厭這樣。」

辛辰扳過她的臉,發現辛月眼睛濕漉漉的,一眨就落下淚珠,好像一直沒睡。

「我天天晚上等著你來,有時候等到半夜才知道你不來了,早上醒來就看不見你,我是什麼?等待你寵幸的嬪妃嗎?這種日子我過夠了。」

「皇妹……」他幾乎無聲般道,「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如果你否定了我,我又該靠什麼堅持下去……」

辛辰舔走她睫毛上的淚珠,「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辛月心裡有無數的委屈,她知道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孕婦情緒不穩定,她每天都在克制,只是昨天突然爆發了。

「我討厭你……」辛月抽泣著摟住辛辰,「我哪裡都不能去,你也對我不聞不問……」

「說什麼傻話」辛辰見不得她掉淚,「過一陣我讓人帶你出去,別哭了。」

辛月一邊打著哭嗝一邊仰頭吻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