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兄弟

禁軍的大部隊駐紮在城外,在辛辰的指使下,他的精兵悄悄解決了已經投降了的駐守泉城的士兵們,屍體堆積在城外,被一把火點燃。

濃烈的味道引來了幾隻黑色禿鷲,在天上盤旋,發出尖利的嘯聲。

辛辰站在城牆上,手指不斷敲擊著石牆,想著什麼。

他的得力大將——小藍的相公周狄在他身後拱手道:「將軍,已經收拾妥當了。」

「嗯。」辛辰收起手,「傳令下去,泉城百姓不得出城,駐紮在城外的幾位參將副將也盯緊了。」

「屬下遵命。」

「還有,你替我寫封密令,就說流寇以泉城百姓為質,不好強攻,短時間內無法平亂。」辛辰頓了頓,「小姐安頓好了嗎?」

「我讓小藍帶小姐去了城主大宅。」

辛辰對他辦事十分放心,「辛苦你們了。」

周狄臉上刀刻般的線條略微柔和了一些,「是屬下和賤內的榮幸。」

這封八百里加急遞到御書房後,被放置了近兩天才有人打開看。

雲醒整日喝酒,喝醉了就開始虐殺宮女,酒醒了就哆哆嗦嗦反覆詢問護國將軍何時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天意,這封密令到京的這幾天,雲醒一直處於醉酒狀態,在昏昏沉沉中享受宮女的求饒和慘叫聲,沒有清醒過。

一個宮女因為害怕自己慘死在雲醒手中,就答應鄭明軒每天都將雲醒書房內的信件帶出宮,以求自保。

這封密令最終在雲盛手中打開了。

鄭明軒之前對逼宮一事反應那麼大,原因在於他們武力有限,支撐裕王雲盛的——包括他在內——大部分都是朝中文臣,所謂「文人造反十年不成」,他怕的就是這個。他預想的是一點點架空雲醒,逼迫他退位,讓自己的外孫繼位,雲盛為攝政王,而他便是國舅。

但現在看,雲醒最大的保障已經不在京城,只要一口氣殺掉他,流落在外的禁軍便成了沒有主人的匕首,想動也動不了了。

辛辰走之前在京城留了不到兩萬的軍隊,全在城外,把守宮門的禁軍不到百人。兵貴神速,只要他們突破宮門、佔領皇宮……

這一天深夜,萬籟俱寂,巡邏的、打更的都已經回家,街道上整齊的腳步聲自遠而近,咚咚咚,像悶雷一般,包圍了皇宮四個宮門。

巨木破開了宮門,皇宮內頓時一片狼哭鬼嚎,火光四起,將寂靜的夜晚撕開了一道口。

雲盛騎馬踏著正門的龍身入宮,對周圍慘象視而不見,慢悠悠朝著他皇兄的寢宮走去。

這裡也是一片狼藉,宮女們四下逃亡,值錢的東西都被搜刮一空,雲醒房間內有一扇名貴的琉璃屏風被整個掀翻。

雲盛仔仔細細查看了一遍,「跑哪去了……」他臉上露出困惑,想了想,朝著後宮走去。

殺戮還沒有到這,但雲醒的後宮沒有處理的必要,因為他自己都快把嬪妃殺光了。

雲盛一推門,走進皇后的寢宮。

黑漆漆的,在遠處傳來的殺戮聲中,雲盛辨別著其他聲音。

他臉上是平靜的笑意,「皇兄,我找到你了。」

宮殿內沒有人回應,彷彿是他自言自語一般。

「出來吧,你躲不了的……或者說皇兄在等城外的救兵嗎?」雲盛笑了,「皇兄怎麼如此天真……」

一扇門輕輕動了一下,雲盛便對著那個方向繼續說道:「其實我從小就不服氣,儘管父皇母后都看重你、大臣都誇獎你,可你在我眼裡,實在無能……我做什麼都比你好,但母后告誡我不能表露出來,因為你才是太子……你說,這公平嗎?」

雲醒的聲音響起,「難道這就是你逼宮的理由?」

「當然不是。」雲盛慢慢走近,「要怪就怪你太無能,偏聽偏信,觸到了我的底線。」

雲醒的聲音聽起來竟然很冷靜,「你指什麼?」

雲盛抽出腰間佩劍,劍拖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雲盛低沉地笑著:「皇兄,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兄弟二十年,你竟然對你的弟弟一無所知……」

話音剛落,殿內突然閃過亮光,雲盛下意識遮住眼睛後退了幾步。再睜眼時,殿內已經燃起大火,雲醒手執火把站在殿內。

「想要殺我,你做夢吧!」他臉色猙獰狂笑起來,他一邊拿火把點著殿內物品一邊喊著:「這些都是我的!你們誰也搶不走!!」

不多時火焰竄到屋頂,滾滾烈焰衝出房門,雲盛迫不得已放棄親手了結雲醒的想法,退出了大殿。

雲醒身影被火焰包圍,他癲狂地喊著皇后的閨名:「阿青!阿青!你看到了嗎?!你滿意了嗎?!」

雲盛冷眼看了一會,轉身走了。

身後,雲醒的聲音逐漸嘶啞:「阿青!我恨你!阿青……」

最終隨著重物墜地的聲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