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章 挑唆

「這是多麼美好的世界。」

安菲感慨道,語氣忽然變得充滿了誘惑。

「你不想試試嗎......成為女王,主宰世界的滋味......」

許微秋搖搖頭。

「為什麼要成為女王呢?做女王多孤單。」

「沒有戀人......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一旦你控制了他們的思維,就再沒機會知道他們真正的想法是什麼了。」

「除了這些虛假的感情,你還有什麼?他們因為你的權力而畏懼你,因為你的控制而愛慕你,你看起來是什麼都有,可是這些都不是因為你這個個體,任何人只要擁有了你的能力就都可以做到。」

「這樣生活還有什麼樂趣?」

許微秋毫不避諱的朝天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傢伙的控制欲太變態了,所有的思想都一樣,那人不就跟機器人沒什麼差別了嗎?全世界都一樣,那多沒意思。

安菲沒想到許微秋的想法會是這樣的。它原本認為,在這樣的誘惑之下,任何人都會把持不住。可被許微秋這樣一說,它竟也被她帶的有些混亂,一時不知道自己的思路應該怎麼繼續下去了。

隔了好半天,那個聲音才又喃喃的響了起來。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成為了女王,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你要親人就會有人成為你的親人,你想要戀人無數的人等著你的垂憐。至於朋友,那更簡單,統治之下的任何一個人都希望成為你的朋友的。」

「所以,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

安菲逕自下了一個結論。

「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

許微秋搖搖頭。

「排除掉你的控制,有多少人是真心喜歡你,有多少人是想和你做朋友.....」

還沒等她說完,安菲就惱羞成怒的打斷了她的話。

「我為什麼要他們的真心?!!」

「我只要得到這樣的感情就夠了,真或不真有什麼差別?」

「真的還能背叛呢,只要我的力量還在,他們就會永遠忠誠的跪在我的腳下!」

「這有什麼不好?!!」

它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起來,似乎偶然間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你說的『真』?噢,好吧,這一點我們各自保留意見。」

「可是你認為的『真』就一定是真的嗎?」

安菲沒有辦法理解許微秋的想法,可是它能觀看她的記憶,它飛速的瀏覽著這些它早就爛熟於心的情節,在那成百萬上千萬的畫面中敏銳的抓到了最關鍵的那幾個點。

「這個人是你所謂得到真心的戀人麼......」

安菲嗤笑了一聲,忽然反問了許微秋這樣一個問題。

眼前出現的一幕幕,是李熾和許微秋行相遇到相知再到相愛的全過程。安菲將這些剪輯之後彙編成了一部紀錄片,在許微秋的意識中播出。

眼前掠過的一幅幅畫面,都是她最美好的回憶。可是搭配在這些回憶之外的,是安菲冰冷殘酷的聲音。

「在你融合芯片最危險的時候,他把你遺棄了。任由他的親人不負責任的把你寄到了一個危險的地方,再不問你的生死。」

「在你獨自一人跟著兩個笨蛋來危機重重的首都星搏命的時候,他就待在安全的後方。

他有沒有管過你的死活,也從不考慮你的心情。」

「開始的時候,他強迫你到他家裡去,他要求你給他做飯,他監視你,懷疑你,甚至不顧你的性命試探你。」

「他有沒有尊重過你?」

「你知道他心裡把你當成什麼嗎?一個傳宗接代的工具?只要按照約定貢獻基因信息就可以。他要的不是你,是你生育的能力。」

「如果不是後來你覺醒了精神力,還用什麼茶幫他晉級,讓他認識到你的價值。你們自始至終,就只會是一場買賣關係。」

「你以為......屹立不倒的李家,為什麼會接納一個身份不明還不能繁衍的女主人?!」

見許微秋陷入了沉默,安菲頓時很振奮,覺得她已經有些動搖了,便又在再接再勵的說道。

「這個是你的朋友,你說的真心的朋友。」

安菲又展示了一下海因裡希的圖像。

「他救過你,你也救過他。」

「現在你不但救過他,還救過他媽媽,正準備冒著天大的風險陪他去救他哥。你被他爸坑過,被他弟害過,還被他媽嫌棄過。可是就在剛才,你精神力已經完全透支的時候,他在說什麼?他在做什麼?」

「是不是還要你堅持下去?」

海因裡希說:「拜託!再堅持一下。」

「他根本沒有注意到你的身體狀況,也不在意你是不是已經支撐不下去了。他只是在勉強你透支生命,要求你在貢獻的多一些。」

「他不在乎你,也不關心你。他只想知道你能不能拖延時間讓他去救他的哥哥。」安菲殘忍的說道,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得意和亢奮。

「對了,對了,還有這個!」

這次是路芒·舒飛科的畫面。

「他最開始接近你的時候......就是帶著目的的吧!」

「他說是將傳家寶交給了你,還騙你說裡面有寶貝,其實他只是想轉移施倫貝格家的視線,禍水東引而已。」

「自從你接手那塊石牌之後,你遇到了多少危險,這個不用我說,你自己其實心中很清楚吧!」

「他現在已經達到他最終的目的,你對他已經沒用了。」

最後,許微秋的眼前出現了父親和母親的臉。

「這是你的親人,真正有血緣關係的親人。」

「可是他們在乎過你嗎?你失蹤了這麼長時間,他們沒有找過你,也不會為你擔心。他們還是在自顧自的過著幸福的日子,你只是一個早就被遺棄的人。」

畫面碎成了一片片,像是崩裂的玻璃,很快就消失在許微秋的視野之中。

一陣靜寂之後,安菲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你看,你所謂『真』的親人、朋友和戀人,都有各自的盤算和立場。如果你不是一個天然匹配者,如果你不能使用精神力,如果你不能隔絕源晶的影響,你覺得他們還會關心你、在乎你、和你在一起嗎?」

「許微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其實你心裡都明白的,我說的這些都是來源於你的內心。只是你一直不願意面對罷了。」

「你想怎樣?」

好半天,許微秋才再次開了口。只不過她的聲音黯啞低沉,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聽她這麼說,安菲頓時來了精神。

「拉尼諾夫從我手裡拿走的石牌本來是有一對的。現在你只融合了一個,剩下的那塊我們也要盡快找到。」

「另一塊?裡面是什麼東西?」

許微秋倒是聽舒飛科曾經提起過小石牌的事情,這東西的的確確是有兩枚,這一點她根本就不懷疑。

只是,剩下的那一枚到底在哪裡,她可沒有一點兒線索。

「你容我考慮一下。反正你一直呆在我的腦子裡,我們有的是時間。」

她淡淡的說道。

「我現在想要清醒過來,你有什麼辦法?」

安菲也不逼她。它想了想,開口說道。

「把精神力聚集起來,然後向這裡任何一個點發射。如果你清醒之後覺得身體乏力,可是吸收一兩個蟲人補充一下。」

它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詭異。

「那些大個子們的味道......可是非常不錯的啊,真的好懷念......」

許微秋也不理睬它。她按照它的建議,成功的讓自己醒了過來,一睜眼就看到了海因裡希和路芒焦黑的臉。

「怎麼了?」

直覺告訴她,似乎有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已經發生。

「你嚇死我們了。」

路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剛傳送就暈了過去,怎麼都叫不醒啊。」

「我以為......你......」

說著,他竟然有些哽咽。

許微秋的心中一暖,剛想說些什麼安慰一下。可是下一刻,安菲的聲音就在她耳邊響了起來。

「你還真是容易心軟呢。是啊,如果你死了,他們兩個是絕對不可能逃出這幢大樓的。所以,別高興的太早了。」

它有些幸災樂禍的說。

你不要隨隨便便的在我的腦中插嘴。

許微秋不耐煩的在心裡回了它一句。

只聽海因裡希開口說道。

「我們進來之後,就將你轉移到這個雜物間。原本以為遇上蟲人還會有一場惡鬥,可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些蟲人都遠遠的避開了這裡,根本就沒人過來。所以到現在為止,這裡還算是安全的。」

許微秋點點頭,在心中問安菲。

是你做的?

「當然。我給他們發送了震懾的指令,他們自然就不敢靠過來。」

可是我的精神力已經空了,剛才更本就沒辦法使用,你是怎麼發送指令的呢?

安菲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才把答案說了出來。

「你剛才不是昏過去了麼。那個狀態就是高速充能,所以還是有一些精神力回復的......」

所以我現在又被掏空了?

許微秋倒是不怎麼生氣。她對這個安菲的懷疑一直都沒有減少過,自然也不奇怪它會背著自己暗中做些手腳。她們現在雖然在一個身體之中,可真要說起來卻不是什麼夥伴之類的關係,而是相互搏殺的敵人。

只是兩人現在還都不願意把這層窗戶紙捅破,就這麼裝模作樣的保持著和諧的狀態。

只聽舒飛科繼續說道。

「現在.....有個更麻煩的問題。剛才的傳送機器負荷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所以實驗室的傳送機,爆炸了。」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