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章 回門

三朝回門,石榴並沒有回縣裡,而是等著蓮藕回門。女兒嫁了,便是嫁的知根知底的人家,心裡頭也是不放心的,石榴一大早便在院門口望著,好早點兒看到女兒。

陳大娘對石榴大喊道:「他們要用過早飯才過來呢,還得有一會兒,你別望了,快些過來幫我把衣服給晾了。」

「我這就過來。」空等著便覺得時間太慢,找點事做倒是容易打發時間。石榴晾了衣服,又去清洗了一遍灶台,忙活完,女兒女婿終於過來了。石榴先不管別的,看了蓮藕臉色,瞧著還好,鬆了口氣。

陳大娘對蓮藕道:「快跟你娘說說你在衛家過得好不好,她一大早就魂不守舍的。」

蓮藕上前摟住她娘,「娘,我可想你呢,也想我的小屋子,啞巴家裡頭什麼都好,就是屋子太大了,家裡頭人又少,晚上怪嚇人的。」

「這住大屋還不好呢?」楊花兒接道。

「二嬸,我也想你呢,啞巴家裡人少,沒個大嗓子的,怪冷清的。」蓮藕說著,將衛財主給二房準備的回門禮遞給楊花兒。

瞧著滿滿噹噹的東西,楊花兒被說了也不生氣,還笑道:「你想二嬸了就常回來,你們家人少,確是不熱鬧。」

嫁出去了,便是愛多嘴的二嬸都是娘家人,看著也可親了許多,蓮藕笑道:「小寶不是走路還不太穩當嗎,我看到啞巴家裡還有一個學步的木車,還好好的,二嬸要是不嫌棄,我明兒讓啞巴給小寶拿過來玩。」

楊花兒連忙道:「不嫌棄,不嫌棄。這財主的東西,自然是好東西。」

陳大娘瞪了楊花兒,這愛佔便宜的臭毛病咋就改不了,那衛財主好端端將學布的車子留著做什麼,還不是給孫子留的?這要是知道兒媳婦送了人,能高興?

石榴也想到了這層,便笑道:「從衛家莊拿過來多麻煩,你外公家裡就有一個,是石頭小時候用過的,還好好的,你待會兒你便和啞巴過去拿過來,也順便讓你外公瞧瞧你。」

楊花兒覺得劉家的肯定沒衛財主家的好,連忙道:「你家大河不是還沒成親嗎,你娘家那個就給大河留著,小寶用啞巴的便成。」

瞧這話說的,多體貼。蓮藕笑道:「那有什麼關係,等大河生了孩子,小寶肯定滿地亂跑了,到時候再拿回去便是。」

楊花兒臉上一僵,訕笑道:「這也成。」

回了屋,石榴戳戳女兒的額頭,「你啊,都嫁了人,說話還不過腦。」

蓮藕還沒說話,衛啞巴先道:「娘,別罵蓮藕,都怪,我呢。」

「呵呵。」石榴冷笑兩聲,我閨女嫁給你了,我還訓都不能訓了?

蓮藕也瞪衛啞巴,要你多嘴,不過衛啞巴也是好心,蓮藕替他解釋道,「娘,你別怪啞巴,他就是緊張我。」

被閨女和女婿秀恩愛秀了一臉血,石榴也是無語了,她擺擺手道:「算了,我誰也不怪。一個學布車,也是個小事,不過你二嬸最是會順桿子爬的人,往後你跟她說話多思慮一遍。」

蓮藕連忙點頭,「知道了,娘。」

「以往也沒見你這麼沒心眼,嫁過去兩天就被養傻了。你們是打算什麼時候搬到縣裡?」石榴問道。

蓮藕喜滋滋地道:「明兒就搬過去。」

石榴轉過頭看衛啞巴,見他連連點頭,顯然是贊同這主意,又問道:「你公公同意了嗎?」

蓮藕道:「還沒跟他說呢。」

雖然小夫妻兩個想要過二人世界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家裡頭只有一個老人,被丟下了也怪可憐的。石榴便道:「你們不是還沒想好做什麼營生,也不必急著馬上就搬過去,先跟你公公參謀一下做什麼再說。他見過識廣的,肯定能給你們出點主意。再者,自己開舖子千頭萬緒,你們兩個年紀輕,又沒什麼經驗,只怕也難支應,總也要你公公幫忙。」

蓮藕點頭,「這是自然。我想好了,先請啞巴爹當掌櫃,當安穩了,再去請個合適的,啞巴爹就可以享福了。」

看蓮藕並沒有將衛財主丟在一邊的想法,石榴心裡放鬆了許多,這孩子打小跟陳老爹在一起,對年老的長輩可是親近。不過這稱呼可是要改改,石榴正色道:「好了,別一口啞巴爹,趕快改口叫公公。」

蓮藕道:「知道了。」公公婆婆什麼的,對小姑娘來說,總有些不好意思叫出口,喊出這些稱呼,就意味著嫁了人了,成了婦人,而不是天真的少女了。

看了看日頭,都升得老高了,石榴道:「我去做飯了,你們兩個去陪陪公。」

石榴到了灶台,陳大娘已經在切菜了,見她進來,問道:「你瞧著他倆可好?」

石榴搖搖頭,「說不好,啞巴對蓮藕千依百順的,可是蓮藕只怕還沒明白過來成親是怎麼回事呢。哎,也不怪她,才十五呢,我原想過兩年再成親,可衛財主軟磨硬泡的。」

陳大娘好笑道:「你也不想啞巴都多大了,要不是你拖著,我看他爹去年就想把蓮藕娶進門了。再說,十五怎麼了?你嫁過來不也就大一歲,這些年養兒育女,比誰都能幹呢。」

「喲,娘今兒怎麼了,怎麼想起誇我了?」石榴笑道。

「閨女都嫁人了,還沒個正經。」陳大娘瞪了石榴一眼,然後也繃不住笑了,「我就覺著這日子過得快,眼前還是你剛嫁過來的樣子,嫩生生的臉,來月事肚子疼了也不敢說,每天洗衣做飯,勤快又和氣,我心裡頭不知道多高興呢,尤其是你第二年就懷了孩子,我真是恨不得把你供起來。這一轉眼吧,這肚子裡的孩子都長大了,嫁了人,也怪不得我們都老了。」

「我可沒老呢,娘看我臉上可有什麼褶皺?這皮膚是不是還白嫩?」說著,石榴將臉湊到陳大娘眼前。

陳大娘笑著推了她一下,「別拿你那大臉湊我眼前,孩子都嫁人了,你還白嫩呢?」

石榴道:「咋就不白嫩了,不僅我沒老,娘你也沒老了,看你腿腳利索的,一日能從縣裡到家裡跑好幾個來回啊。您啊,就是心偏了,蓮藕剛出生那會兒,你對她可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這等阿寶一出世啊,蓮藕立刻就過了氣,你再不理不問了。」

「你這倒是埋怨上我了?」

雖然陳大娘唬著臉,石榴可一點兒不怕,笑道:「我這不是埋怨,我這是替蓮藕抱不平呢,別說別的,就光是掛鈴鐺那事,您老就做得不地道。」

「成了,成了,我知道了。」陳大娘沒聲氣道。

石榴笑了笑,老人家這個態度,就說明她心裡頭也過意不去,果然,吃飯的時候,她紅著老臉先給蓮藕敬了杯酒,「你小時候奶沒顧好你,可別放心上。」

蓮藕一點兒不介意,她不是苦哈哈長大的,爹娘都寵著她呢,就算陳大娘沒把她放前頭,也沒虧待她呀。蓮藕立刻道:「奶你快別學大伯,好端端的給人敬酒,我這不會喝呢,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陳大娘故意板著臉道:「臭丫頭,跟你娘一樣刁鑽。你不喝讓啞巴喝。」

「我喝,我喝。」啞巴看不出陳大娘是假生氣,連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新女婿第一次上門,自然要灌得死醉,石榴也不攔著衛啞巴喝,還親自給他斟滿,陳大、陳二兩個輪流跟他喝,可惜陳三去做館了,若不然也是要跟女婿喝一杯的。別看衛啞巴沒別的能耐,酒量卻不差,把一桌子男人都喝倒了,他還能說話,「我喝,我喝。」

石榴好笑道:「別喝了,蓮藕,把他扶進屋歇會兒。」

蓮藕扶著他踉踉蹌蹌走著,可惜衛啞巴不老實,不僅不乖乖走路,嘴裡還念叨著,「蓮藕,蓮藕,我要娶你。」

蓮藕恨不得要捂他嘴,吼道:「你好生走路,不許再說話。」

衛啞巴立刻站直了往前走,嘴還閉得緊緊的,石榴看了直笑,也不知道這女婿是沒喝醉呢,還是醉了也還這麼聽話。

蓮藕跺著腳道:「娘,你還笑,他可真討厭,喝得醉醺醺的。」

石榴笑道:「比你爹好,你爹一杯酒倒,他還能喝幾杯,一要是不喜歡他喝酒,回去下個禁酒令,保管他聽話。」

其實根本不用下禁酒令,等衛啞巴喝過蜂蜜水小睡過醒過酒來,瞧見蓮藕嘟著嘴滿臉不高興,立刻點頭哈腰賠罪,「我不喝,不喝了,蓮藕,你別氣。」

他態度再好,蓮藕也皺著眉頭,「閉嘴,滿嘴的酒氣,太難聞了。」

衛啞巴不敢說話了,默默打水洗面,然後哈口氣道,「還有,酒氣,不?」

「洗洗臉就沒了?你喝那麼多,就是泡水裡也洗不掉。今晚上不許上床睡。」

衛啞巴苦著臉道:「那我,睡哪兒?」

「睡酒窖裡。」蓮藕沒好氣道。

「時候不早了,你們回去吧。」石榴進屋道。回門要趕在日頭落山前到家,若不然兆頭不好。雖然沒什麼道理,但是陳大娘一再囑咐了,石榴只好過來打斷小夫妻打情罵俏。

「那我回去了,過兩天我就去縣裡,娘要是想我,就去看我啊。」衛啞巴都走了好遠,蓮藕還在院門口跟她娘依依不捨說著話。

衛啞巴大喊道:「蓮藕,快點兒。」

「快走吧,傻孩子,你的家在那裡呢。」石榴揮揮手,讓蓮藕快走。雖然不捨,但是女兒的人生已經在別的地方,做父母的的只能揮淚送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