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章 美夢成真之後

衛啞巴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半夜三更的夢裡,自然免不得做些臉紅心跳的美夢。在夢裡,他白白美美的心上人,總是這樣難樣隨他擺弄,在夢裡他是勇猛的戰士,是一往無前的士兵,攻城略地,戰無不勝。他嘿嘿笑哈哈笑,想怎麼樣就怎樣笑,因美夢中總沒有人管束他。

然而現在,活生生的姑娘穿著大紅的嫁衣坐在他的面前了,衛啞巴卻不敢笑,也不敢衝鋒陷陣,他腦門上手心裡,甚是腳心,都在冒汗呢。他甚是閉著鼻子不敢呼吸,生怕大一點兒的響動,就驚醒了人,將好夢給嚇退了。

喝過交杯酒,簡單鬧過洞房,喜婆和全福人都退走了,屋子只剩下她和衛啞巴。蓮藕大鬆了口氣,鬧騰了一整天,她沒敢吃沒敢喝,又餓又累的,現在人都散了,她總算能休整了。不過,衛家莊的習俗跟縣裡不通,紅蓋頭得到臨睡前由新郎親自娶了。蓮藕一邊捶著腿,一邊等著衛啞巴給她取蓋頭。只是,等了許久,卻也沒聽到個動靜。

難道衛啞巴也跟著人一起退了?蓮藕不確定地喊道:「啞巴,啞巴哥?」

「哎……哎。」衛啞巴這一聲應得九曲十八彎的,似乎是喉嚨管被堵住了。蓮藕也不管他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直接吩咐道:「快用喜桿把我頭上的蓋頭拿下來,蓋了一天了,眼前黑□□的。」

衛啞巴卻道:「你等會兒啊。」

「等什麼?」蓮藕問道。

衛啞巴回道:「等我……等我,做好準備。」

「取個蓋頭而已,你做什麼準備?磨磨蹭蹭的,算了,我自己取下來吧,反正也沒人知道。」蓮藕說著,一把就蓋頭取下,眼前晃了好一會兒,她略微捂了眼,然後慢慢放下。眼前豁亮了,蓮藕便去找衛啞巴,一看他離得遠遠的,張大了嘴盯著自己瞧,像是不認識似的,蓮藕便嘟了嘴道:「我臉上塗了厚厚一層胭脂,你快打點水,我要洗洗。」

「蓮藕,真是你啊。」衛啞巴的聲音顯得十分驚訝。

蓮藕瞪他一眼,「說什麼呢?不是我還能是誰?」

「我怕……我爹哄我,拿別人,糊弄我。」衛啞巴連忙解釋道。

蓮藕也不管衛啞巴那小心翼翼的心思,揮著手道:「先去打水,我難受著呢。別的等會兒再說。」

「好,好。」衛啞巴再不敢耽誤,很快打了水,又拿了條乾淨毛巾。

蓮藕仔細將臉上的胭脂水粉都洗淨,又將沉沉的頭飾取下,脫下又長又寬大的嫁衣,披了件輕巧的紅襖,她看衛啞巴還在一旁傻乎乎站著,笑道,「快些把水倒了,安寢吧,明兒還要起早呢。」

「我不敢睡。」衛啞巴回道。

蓮藕笑道:「好了,別當自己是做夢了,你娘子我是貨真價實的,不是妖精變的,也不是你爹找人扮的,好歹你也是財主家的兒子,怎麼一點兒自信都沒有呢?」

「我……沒你好。」衛啞巴回道。他因為娘死得早,說話又不利索,其實心裡頭自卑著,神采飛揚的蓮藕,就像個太陽一樣,他只當自己是日頭下長的一顆野草,巴望著日頭總照著,卻不敢巴望日頭是他的。

這種得之不易珍而視之的卑微心情,蓮藕不是很懂,她就覺得衛啞巴磨磨蹭蹭的,心裡頭不爽快,「我娘一再叮囑我不要欺負你,可是你這個樣子,我要是不吼你,你只怕都不動了。」

衛啞巴立刻道:「你吼我,你吼我。」

蓮藕沒好氣道:「成了,別在你犯傻,那水也別管了,快些睡覺。」

衛啞巴慢騰騰挪著步子上了床,又縮在角落裡一件一件將自己衣服脫了,蓮藕看得窩火,索性閉了眼不理會。她模模糊糊躺著,突然感覺到一陣疼痛,她腳一蹬,立刻聽到撲騰一聲響以及衛啞巴的悶哼。

蓮藕立刻醒了,看衛啞巴被自己踢到地上去了,愧疚道:「我怕疼,不是故意的。」

衛啞巴也顧不得自己的狼狽,連連擺手,「沒事,沒事,不髒。」

「好了,快些起來吧。」看衛啞巴比他更愧疚似的,蓮藕笑著把他拉起來,又問道:「睡前你不是話都不敢說,怎麼我一睡著,你就這麼膽大了?」

自然是色膽包天。這話,衛啞巴卻不敢說。

蓮藕看他低著頭,像犯錯的孩子一樣,歎氣道:「你是個男人,就得拿出男人的氣魄來,你這個畏畏縮縮的樣子,我如何瞧得上?我既然嫁給你,就是要給你好生過日子的,你可別讓我生出悔意。你啊,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也不用顧忌我想法了,我若是受不住,就咬牙忍忍。」

「那……我再試試。」衛啞巴便道,看蓮藕點了頭,他心一橫,便是做夢,也要好好美一回。他衛啞巴可不是孬種呢,什麼地方都不中用。

第二天蓮藕早上醒來,覺得渾身像散了架,立刻火起,這大尾巴狼,昨晚上裝樣子騙她呢,一開始說話都哆嗦,這不敢那不敢的,其實是讓她鬆了心神好隨他作為。

大尾巴狼正舔著臉揚著笑在蓮藕面前說道,「蓮藕,蓮藕,起嗎?我給你,找衣裳?」

蓮藕氣得要罵人,可是沒什麼力氣,只得點了頭,讓衛啞巴幫著穿了衣服,又餵了水吃了些糕點。她一有力氣了,立刻狠狠踢了衛啞巴一腳,叫你裝相。

衛啞巴被踢了也不問緣由,也不管自己,連忙道:「不疼,不疼。」那樣子,生怕蓮藕愧疚了。

衛財主頗有點兒天煞孤星的意味,爹娘去世早,妻子也早逝,同族中血脈近的早因為啞巴娘的事鬧翻了。好在,他還有跟獨苗苗。因衛家親密的人不多,蓮藕這邊就省了事,只需要給公公敬一杯茶便是。

這宅子多少年沒女人進來了,一直是他爺倆個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如今好容易有了兒媳婦,衛財主心中自然高興,眼瞇得只見縫,一下捧過媳婦茶,又遞出給新婦的禮。

蓮藕回屋查看,不由咋舌,居然是一錠金子,比她陪嫁裡那錠還要重。金子,金子,衛財主什麼心思,也不用多思量,自然是跟陳大娘一樣想早抱金孫。

衛家人口簡單,自然事情也少,家裡有兩個長工常年在此,一個負責洗衣做飯的內務,一個幫著衛財主收租管理田地。如今蓮藕嫁過來了,便將灶台一畝三分地圈定了。

兒媳婦不嬌氣,一進門就知道做活,衛財主滿意地直點頭,不過還是勸道:「灶台煙火氣重,你是秀才家的女兒,平日繡繡花看看書便是,這些粗活就讓長工去做。」

蓮藕笑道:「我在家也幫著我娘燒火做飯,爹,您就別管我了,讓我做點兒事,光坐著我坐不住。」

「那成,你忙,你忙。」衛財主笑呵呵走了。

「蓮藕,你做飯呢,我燒火。」衛啞巴立刻跑過來道。

「不用,你去院子把柴火劈了。」蓮藕指了指堆在院子裡的一堆木頭。

「好,好。」衛啞巴立刻拿了斧頭去劈柴。長工一看他高舉著斧頭往下劈的架勢,嚇到腿直哆嗦,老天爺啊,你可別把自己的腳給劈了。

「快別動,別動,我來劈。」長工大喊道,想要上前拿下斧頭。

衛財主瞪他一眼,「你別去搗亂。」

得了,我還成搗亂的了,長工搖著腦袋走遠了。

用過飯,蓮藕便著手收拾嫁妝,早先商議的便是,回門過後,他們住在縣裡,蓮藕便將現在能用的都整理出來,然後帶走,用不著的便收拾齊整放在櫃子裡。

「蓮藕,做啥?要我,幫忙不?」衛啞巴又過來了。

衛啞巴一個大老爺們能收拾什麼東西,蓮藕嫌棄地道,「你蹲門口給我守門。」

「好,好。」衛啞巴立刻蹲門口了,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自己守的是什麼。

嫁進衛家第一天,操持一日三餐,收拾嫁妝,好像有些無聊。

娶了娘子第一天,劈柴,守門,開心。

第二日,蓮藕一大早起來洗衣裳,啞巴又跑過來,「蓮藕,我給你洗。」

蓮藕頭都沒抬,「走一邊去,男人洗衣服像什麼話?你要是閒的沒事做,就去井裡給我打水。」

「好,好。」

衛財主一早起來瞧見井邊忙活的蓮藕和啞巴,大笑道:「瞧他們如膠似漆的樣子,想必很快就能有孩子了。」

我看未必,不瞧啞巴狗兒一樣搖著尾巴討好呢,只怕還沒手上呢,長工在心裡默默道。

十月天黑的晚,早早用過了飯便回屋歇著了。

衛啞巴點了燈,道:「蓮藕,我幫你,打水洗澡。」

蓮藕搖頭道:「不用,我自己又不是沒手沒腳,你自己打水洗吧。」

「我不急,洗澡。我幫你,拿衣服啊?」衛啞巴又道。

「你要真閒的沒事做,就去打水吧。」蓮藕無奈道。

衛啞巴立刻屁顛屁顛去灶上打熱水了。石榴瞧著他身影,嘟囔道:「真是個怪人,非要別人使喚他才高興。」

成親第二天,衛啞巴奠定了自己任勞任怨服從命令聽指揮的忠犬地位。

美夢過後,就是要做牛做馬了。不過,卻甘之如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