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3 章 嫁女

蓮藕在陳家莊出嫁,石榴半個月前便回去做著準備,村裡的父老鄉親都要來喝酒慶祝,自然要準備好酒菜,那日她忙地脫不開身,灶上也顧不上,自然還有請個大廚過來。陳大兄弟三人早將擺席面的桌椅板凳都借好,都在屋簷下擺好。嫁女吃的是早飯,所以灶房裡能擇的菜都擇好,肉都切好、煮的半熟,辣椒、生薑、大蒜等調料都洗乾淨切好,只等著明天天一亮下鍋,然後早早開席,然後趁著吉時起花轎。

明兒就是女兒出嫁的好日子,石榴搬了枕頭去她屋裡,土豆也被趕到主臥,母女兩個在書房好說悄悄話。

蓮藕往裡面挪挪,然後摟住石榴開心地大笑。

油燈下,小姑釀的臉瑩□□嫩,看著還是個十足的孩子呢。石榴摸摸她的胸,還挺有料的,這點像她,發育地不錯。

蓮藕害羞地叫道:「娘,你做什麼呢?」

石榴笑道:「沒做什麼,看看你長得怎麼樣。對了,知道你娘今晚過來做什麼的嗎?」

「不是過來陪我嗎?」蓮藕問道。

「當然,不過還有別的任務呢。」你娘是過來給你科普性知識的,雖然石榴自認為挺開放,但是沒法子大方將這話跟孩子說。不過這種事的話,都是男方主動,女方這裡配合就行,就算不科普也沒關係吧?石榴不確定地想。

「娘,什麼任務呢?」

「嗯,給你看本書。」最後,石榴拿出小人打架的書給蓮藕。看完書就明白了,不用多說的吧?

「什麼書啊?」蓮藕不知道,隨手翻了起來。只是一看到光溜溜的身子,立刻嚇得要把書扔出去。

「這個,別扔了,我給你壓箱底呢,你們洞房的時候,要是不會的話,就拿出來翻一翻啊。這本書啊,是你爹特意去雲州府買的,圖比較清晰,花樣也多,足足花了半兩銀子呢。」說著,石榴將高清□□姿勢多的小黃書壓在女兒枕頭下,明兒一早要放在嫁妝底下。

「知道了。」蓮藕紅著臉點點頭。

好了,羞人的事情做完了,母女兩個可以暢通無阻聊天了。石榴摟著蓮藕,笑道:「別害怕,你就去衛家住兩日,到了三日還要回門呢。你要是不喜歡衛家,就不回去住了,我們都搬到縣裡住。」

這樣任性的話,當然是石榴說來哄女兒的,蓮藕也知道,笑道:「娘,我沒怕,我就是有點兒捨不得。以後這屋子您還給我留著。」

「留著倒是無妨,只是你是捨不得娘呢,還是捨不得屋子?」

看她娘一個勁兒說著俏皮話哄自己,蓮藕吸吸鼻子,更難受了,「我捨不得屋子,更捨不得娘。嫁了人,就是別人家的人了,以後我就不跟跟娘撒嬌了,不能跟娘要銀子花了,也不能吃娘做的飯菜了。」

石榴聽了心裡也不好受,只是怕她的情緒一渲染,孩子更傷心了,她便做出輕快的語氣:「撒嬌還是可以的,但是銀子可不能跟你花了。你要是缺銀子,就跟你公公要,他口袋比你娘滿。至於吃飯這個,卻要你自己開火了。衛家兩個大老爺們,也不知道平日裡怎麼吃飯的,你嫁過去,只怕這活就要落到你身上了。」

蓮藕卻笑不出來,「土豆讀書的時候,能坐一整天,沒我拉著出去轉轉彎,只怕要讀傻了。我爹手裡頭的銀子總是缺銀子,沒我接濟,以後要買個孤本的書從哪裡湊銀子?娘你性子太好,沒我幫著怎麼對付那些多嘴的婦人呢?」

石榴的眼淚再忍不住了,「你這孩子,非得惹了你娘哭一場。」

蓮藕大哭道:「娘,我害怕,我嫁了人,家裡的人過得不好我都不知道,都幫不上。」

石榴拍著她的背安慰道:「別哭別哭,有娘呢,你爹和土豆娘都好生看著,娘也不要你操心,你不在家,你娘還能省份心。」

蓮藕慢慢止住了哭。石榴給了擦了眼淚,「我們都在家裡呢,有什麼可擔心的?土豆在書院裡,也過得好,沒看他都長肉了。就要嫁到別人家了,你就不為自己擔心?」

蓮藕搖搖頭,「有啥可擔心的?啞巴要是對我不好,我就揍他。衛財主對我不好,我就回家。娘,到時候你要我回家的吧?」

石榴立刻點頭:「自然要,不管你在衛家受了什麼委屈,都能回家,回了家爹娘給你做主呢。」

蓮藕摟了石榴笑道:「我就知道。有爹有娘,我一點兒不怕。」

石榴摸摸她的腦袋,慢慢道:「受了委屈可以回家,只是,卻不能一點兒不如意就要回家。嫁人了,到底跟做女兒的時候不一樣了,你以後也要擔起責任,為人婦,操持家務,孝敬公婆,體貼丈夫,生兒育女,都是你要盡的責。你是個懂事的孩子,不要看啞巴性子好就霸道,夫妻兩個總是要相互敬重才能長久。你公公那裡,是個有智慧的,但你也別仗了他的寬容就得寸進尺。」沒有惡婆婆,公公和善,丈夫又真心,這樣的狀況都能將日子過差,那真是蠢的沒救了。石榴雖然絮絮叨叨許多,心裡頭卻並不十分擔憂。

「娘,我知道,您放心,我一定會過好我的日子,不讓您操心。」蓮藕乖巧道。

石榴道:「好了,睡吧,明日還要早起呢,若是熬了夜,熬出兩個黑圈圈,可就不美了。」

第二日一大早,喜婆便登門給蓮藕開臉,石榴想圍觀卻被趕出來,說是怕蓮藕哭了化了妝,石榴內心估測,喜婆是怕獨門絕技被人偷學。開過臉,上好妝,戴上首飾,蓮藕就被安置在屋子裡不許動,不時有婦人過來看新娘子。蓮藕本就長得好,塗了胭脂上了粉更是美得不像真人,進來的人都嘖嘖稱奇,直言沒見過這麼美的新娘子。更有人誇蓮藕的嫁衣、首飾。

「這打扮,這衣服,真是九天上下來的仙女,這衛家小子可真有福了。」

「石榴,你閨女可是搶了你風頭,當初十里八鄉,你是第一美人,如今可算不上了。」

「我真是開了眼了,還有這樣好看的人呢。」

這些話雖淳樸,但是一大波襲來,讓石榴喜得找不到邊了,手裡的紅頭繩、香粉像雨點一樣散了,又追著給人塞了滿把的喜果。

村裡的婦人都差不多來過之後,石榴找來胖妹和黑妹兩個在屋裡陪蓮藕說話,有人來看新娘子順便散個喜糖,她自己要到前頭席面去應酬。

「堂姐,你的衣服金閃閃的,真好看,以後我嫁人也要穿這樣的衣裳。」黑妹一進屋便道,說著就要上手,蓮藕偏過身子不讓她摸。

胖妹也連忙過去攔住她,「不許動,把衣服弄髒了怎麼辦?」

黑妹又道,「不摸就不摸。哇,堂姐,你頭上的金簪也好看,我能拿下來看看嗎?」

胖妹將她兩隻手都抓住,「你別動,這個只能晚上再拿下來。」

黑妹不服氣地道:「你又沒有成過親,你怎麼知道?」

胖妹道:「我當然知道。這裡有許多花生蠶豆飴糖,你拿出去吃吧,我在這裡陪著堂姐。」

「這屋裡不好玩,你一個人看著吧。」黑妹說著,抓了滿滿兩口袋的吃食出了門。

黑妹一走,胖妹便問蓮藕,「堂姐,你要吃點兒嗎?」

蓮藕搖搖頭,「我娘說少吃少喝,我這妝要戴著一整天,不好如廁。」

胖妹驚呼,「啊?那我放點飴糖在你荷包裡,這個不佔肚,你要是餓得受不住就含一口。」

蓮藕握住她的手,感激道:「多謝胖妹。」

胖妹答道:「堂姐客氣什麼,這糖又不是我的。」

蓮藕搖搖頭,她道謝也不止為飴糖。胖妹心這麼好,蓮藕真心希望她以後可以嫁個好人家。

屋子裡兩個人小小聲說些閒話,屋外已經開了席面,熱鬧喧天。只有一個閨女,石榴也捨得,席面上肉菜多,酒也是好酒,村裡人一邊吃喝,一邊贊。

「辟辟啪啪……」突然院子外響起鞭炮聲,又有小孩大聲喊道,「新郎來了,花轎子來了。」

很快,鑼鼓的聲音就傳進來,蓮藕一出院子,就看到衛啞巴牽了大馬穿了大紅的衣服,收拾得齊齊整整。

衛啞巴一見石榴,便大喊道:「娘,我來接蓮藕。」他一口氣說完,一點兒沒結巴,不知是練了許久,還是太興奮。

便有人起哄,「哈哈,女婿來討媳婦了,丈母娘給不給啊?」

這孩子不按套路出牌,石榴忙笑著道:「想娶媳婦,可不是嘴上說說,得拿出誠意呢。」

「得散利市錢。」吳桂香在一旁搭腔,便將場面圓了回來。衛家過來的人趕忙散銅板,立刻就有大人小孩哄搶。

散了錢,衛啞巴進了院門,被安置在另一個屋子裡,立刻就有酒菜上桌,招待衛家過來的人。等吉時到,蓮藕被蓋上紅頭蓋,阿寶背起她送上花轎。本來該是親弟弟背的,只是土豆年紀小,背不動,便讓阿寶代勞了。

鑼鼓又響起,敲敲打打,送著蓮藕去衛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