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9 章 土豆:衣錦還鄉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金鑾殿中,陳錦堂被聖上欽點為探花。年不及弱冠,便高中探花,與年輕的聖上相談甚歡,誰都知道,這個年輕人一定大有前程,所以瓊林宴上,新科進士們爭相與他交談,倒是狀元和榜眼被冷落在一旁。

「我初見錦堂兄便被他風采折服,甚是不敢上前交談,果然,錦堂兄被聖上欽點為探花。」一位學子道。

「王兄過獎了。」陳錦堂嘴裡謙虛道,心中卻想,這位王兄,不過交換了姓名來處便鼻孔朝天,十分看不起他這從偏遠地方過來的舉子。

「陳兄得聖上青眼,言是治國大才,以後定是朝中肱股之臣,我等還有賴陳兄多多提撥。」

陳錦堂拱手,「愧不敢當,愧不敢當,我等同科及第,自然該相互扶持。」

陳錦堂正與人寒暄,突然太監過來傳旨,宣他和狀元、榜眼一起上前晉見聖上。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陳錦堂等人被帶到一處亭台前。此處地勢甚高,建築華麗,是貴人落座之處。此刻坐在上首處的,除了金鑾殿中見到的聖上,還有幾位衣衫華麗的貴婦以及一個貴女,因不敢冒犯貴人,陳錦堂只敢隨意掃了一眼,只是目光落到坐在最後的少女身上,卻被那貴女抓個正著,被狠狠瞪了一眼,陳錦堂連忙低下頭,隨眾人一起拜見皇上。

被叫平身後,陳錦堂便聽席中一位貴婦道:「聽說今科朝中覓得良才,如今一看,果真不凡,特別是探花郎,真真是才比子建貌比潘安。」

皇上笑道:「皇姐只怕還不知道,這位探花郎,不過十八,比朕還要小兩歲呢。」

陳錦堂來到京中之後,對京中貴人也略有瞭解,能被皇上看重的皇姐,就只有天陽公主這個聖上一母同胞的親姐姐了。陳錦堂略微抬眼,偷看了這位傳聞中的天陽公主一眼,心中驚歎,果真是傾國之貌,即便年歲不小,卻也美艷不可方物。不過他也是見過不少沒人,便是自家娘親和姐姐,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對天陽公主的相貌不過一驚,心中更是欽佩她的品格。這位公主最是愛美,在民間很有盛名,因她時時想出新奇樣式的衣裳,並不禁止民間倣傚,便是她的嫁衣,也許人追隨。他家中的娘親和姐姐,便是穿了公主的嫁衣,至今仍津津樂道,還將衣裳好生收著。

天陽公主繼續道:「哦?這倒真是天縱之才了。不知探花郎可婚配了?」

陳錦堂連忙跪答:「回稟公主,學生因年歲小,家中未曾給學生娶妻。」

「探花郎不必多禮,起來回話便是。」天陽公主笑道。

天陽公主正要說什麼,突然一個少女打斷了她,「娘,我去別處玩了,什麼三鼎甲,也沒什麼稀奇。狀元一看就年過半百了,榜眼更是肥頭大耳不像好人。」

天陽公主大喝道:「錦山,休得胡言亂語,狀元和榜眼都有治世之才,豈容你能胡亂評說的?」

那錦山郡主卻不害怕,指了陳錦堂大聲道:「那他呢,長得油頭滑面的,也有治世之才,我看是治世之貌吧?」

雖然被人說成油頭滑面,陳錦堂卻不敢計較,因說這話的是鼎鼎大名的錦山郡主。這位郡主正是天陽公主的女兒,雖是郡主,卻比宮中的公主還受寵,不僅有封號還有封地,總愛在京城中打馬遊街,還時常在京郊打獵,日子甚是瀟灑。

陳錦堂與狀元、榜眼都交換了一個眼神,站得直直的,免得被這刁蠻郡主惦記上。

刁蠻郡主走後,天陽公主又給他們道了歉。被人罵到臉上,陳錦堂等雖不敢計較,心中到底有些介意,畢竟他們是朝中舉子,被人侮辱,皇家也太不當將舉子當一回事。如今天陽公主誠心道歉,又兼錦山郡主年歲尚小,他們心中也好受了許多。

因這意外,陳錦堂跟狀元榜眼親近了不少,瓊林宴後,又約了幾次,彼此還有了稱號,狀元叫年過半百,榜眼叫肥頭大耳,而陳錦堂叫油頭滑面。

「你們可知那郡主為何要取笑我等?」狀元問道。

「誰知道那刁蠻郡主如何想的。」榜眼道。

狀元卻搖頭,「我們兩個都是被陳兄給害了,那天陽公主問陳兄可婚配,想必那郡主怕自家娘家將自己許給陳兄,這才發作。」

陳錦堂連忙道:「是我連累兩位兄台了。」

榜眼連忙道:「陳兄可是見外了,我們同科的三鼎甲,自然榮辱與共。」

狀元在一旁也點頭,「正是。」三人都點頭,算是結成了同盟,以後必定更加親近。

之後,榜眼又道:「錦山郡主雖性格刁蠻,但是相貌出眾,家世了得,陳兄若是真娶了她,可是一步登天了。」

陳錦堂正色道:「不管錦山郡主多好,我的婚姻大事,也得由家中父母做主。便是聖上親自賜婚,我定是也要拒了的。」

看陳錦堂甚是認真,榜眼連忙道:「陳兄一片赤子之心。如今衣錦還鄉,想必陳兄父母一定甚是欣慰。」

「咱們都可衣錦還鄉了。」狀元也道。

說著,三人都甚是興奮。

他是新進進士,雖是探花,戶部受官也要些時日,想到家中父母,陳錦堂也顧不得與同科聯絡感情,當下收拾行囊,啟程回雲州。只是他剛到雲州地界,便被鑼鼓接應,並有人高喊:「探花郎回鄉了。」

鑼鼓鞭炮一直將他送到雲州書院,在書院拜見了山長和先生,耽擱了些時候,陳錦堂又被鑼鼓鞭炮送到橋頭縣。這回過來接他的人更多,似乎是舉縣出動,推推搡搡將他送到家中。將看熱鬧的人送走,陳錦堂跪在地上:「爹,娘,孩兒回來了。」

「回來便回來,弄這麼大陣仗做什麼?」他娘嗔怪道。

陳錦堂又道:「孩兒中了探花,爹娘可高興?」

他娘仍然不冷不熱道:「高興當然高興,只是你中探花的消息傳到橋頭縣,家裡頭每天都有人過來拜訪,害的我生意都沒法做了。」

「好了,娘你就別說這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話了,是誰聽到弟弟中了探花,喜得眼淚直流的。土豆,被人擠著一路,可是累了?快上樓歇會兒,姐給你做點兒吃的去。」這爽利的聲音,便是他姐了。

自回鄉之後,他便不是陳錦堂,而是家裡人口中的土豆了,他的娘是石榴,他的姐姐是蓮藕,他們一家子的水果蔬菜,但是一直都相親相愛。

「你說你見到天陽公主了?」石榴驚喜道。

土豆點頭,將在瓊林宴上的事情說了。

石榴聽了立刻道:「這郡主真是不知道讀書有多不容易呢,四十歲中狀元算什麼年紀大,你爺爺四十多才中秀才,你爹中了舉也到四十了。這天下像你這般年方十八便中進士的實在少之又少。」

土豆感激道:「孩兒能有今天,全賴爹娘栽培。」

石榴笑道:「這個卻要感激你爹你了,雖然他自己讀書不靈光,但是對你讀書進學的事確是費勁了心思。」

陳三立刻道:「娘子才居功至偉,若不是像了娘子的好相貌,土豆只怕點不到探花。」

瞧爹娘二人這麼多年越發恩愛,土豆在一旁笑而不語。

在橋頭縣待過一晚,土豆便隨了爹娘回鄉。高中探花,自然是光宗耀祖值得記在族譜的大事,土豆一到村口,全村人便都迎上來,開堂祭祖,由土豆親自將這事告知祖宗。

祭祖之後,陳三對陳大感激道:「有勞大哥了。」陳大如今是陳氏一族的族長了,這次祭祖之事全是他一力安排。

陳大連忙道:「瞧三弟說的,跟我這大哥還客氣呢。你們的屋子我都派人打掃乾淨了,你們只怕累了,快些去歇息。」

「那多謝大哥了,我就不客氣了。」陳三拱著手道。

望著弟弟志得意滿的身影,陳大心中苦澀,若是不分家,只怕他兒孫一定能得探花的提拔了,如今卻只能靠著宗族情分和他的用心討好,才能攀上去了。

屋中,石榴也被人簇擁著,個個對她和顏悅色的。

楊花兒諂笑道:「這土豆不是探花了嗎,只怕三弟妹馬上要到京中去享福了吧。」

石榴笑道:「不一定,朝廷的任命還沒下來,也不一定留在京中,只怕要在外地去做官呢。」

「那更好,大姐就到外地去做個老封君,就像縣令家的老夫人一樣。」桃香道。

吳桂香笑道:「你可是少了見識,土豆是探花郎,怎麼是去縣裡,至少也要做個知府才是。」

石榴道:「縣令知府的,我也不知,不過我也不跟著他東奔西跑了,我就留在橋頭縣。」

「這探花郎還沒定親吧,我家裡有……」

「我娘家有……」

「我……」

石榴滿面帶笑,兒子都是探花,只怕這雲州府的姑娘都隨她挑了吧。

《雞飛狗跳日子長》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