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章 衛財主:假孤星

張道姑是遠近聞名的三姑六婆,她會跳大神,會算命,會唸經,技能一大把,最近,她又給衛家莊一個剛出生的男孩兒算命,「這孩子了不得啊,以後一定是大財主,以後這十里八鄉,肯定沒人比他更有錢。」

因為張道姑的名聲,也因為這孩子父母真心希望兒子做個有錢人,所以衛財主剛出生沒幾天就叫衛財主了。雖然叫了個討喜的名字,他的人生卻不討喜,十幾歲上,父母都去世了,留下幾畝田,族中的叔伯聚在他家中,說他年紀太小,要幫他照看田地,衛財主是個硬氣的,一不做二不休,將幾畝田賣得精光,然後大門一鎖,拿著賣田的銀兩跑出去求生了。或許他真是命裡帶財,南南北北跑了幾趟,居然存下些家底,他便想著回家娶妻生子。

回到家裡,老屋都快倒了,衛財主找人將房子翻新了,又購置了幾畝良田,然後托媒婆給他尋摸個婆娘。都傳他在外面發了,所以找婆娘也容易,他選了個俊俏姑娘,付了五十兩的彩禮,口袋裡也不剩什麼銀子了,置辦婚禮,添置些傢俱,口袋裡立刻便空了。衛財主無法,又得跑出去賺銀子。

過了一年,他回來,家裡的娘子還沒有爬牆,穿著粗布衣裳洗衣做飯,甚是賢惠,衛財主心裡高興,一股腦將自己賺的銀子都拿了出來。婆娘高興,當大爺一樣伺候著他,只是卻不斷催促他出去賺錢。

「這以後有了孩子,花銷就大了,我看你的財運在別的地方,趁著還年輕,不如多出去跑跑,好給孩子存些家底。」婆娘道。

衛財主一聽也有道理,便經常往外跑,哪裡知道,有次他虧了本,想找婆娘要銀子,那婆娘卻支支吾吾道銀子都給了娘家,衛財主一氣之下將她休了,當然不說是她貼補娘家,而是說她無子。休完,他又找媒婆找了一個,這個相貌普通,不過據說是個光進不出的,正合他心意。他往外跑跑慣了腿,將娘子娶回家裡,呆了幾個月又出去了。十多年過去了,孩子還沒見著影子,他跑廟裡求了一卦,廟裡的和尚說他命硬,克父克母克子,天煞孤星的命。衛財主聽了心中失落,便想著回去回去好生過活吧,反正這些年也存了些家底,夠他這輩子花銷了。

哪裡知道他一進門,就看到了嬰孩。他都出去兩年多了,這孩子還在搖籃裡,如何是他的種?衛財主當下想拿刀子捅人,這些個婆娘,一個散他財,一個給他戴綠帽子,沒一個好東西。捅人要償命,衛財主不想填上自己的命,當下對了爬牆的婦人道:「偷人的婆娘,還不快帶著你的孽種滾出我家裡。」

「我偷人?你一年到頭不歸家,誰知道在外面做些什麼勾當?」

他們兩個大吵大鬧,孩子哭得震天響,將鄰里都驚動了,很快村裡到處都在傳他婆娘偷人。雖然沒了面子,但是那爬牆的婆娘也不好受,衛財主心中聽了這些謠言很是暢快。

「衛財主,衛財主,不好了,你婆娘投河了,你快去瞧瞧。」有婦人慌慌張張過來叫他。

衛財主本不想去,不過那婦人卻非要拉著他,一邊拉還一邊說,「你這沒良心的,天殺的畜生啊,孩子一歲多了,可不是你走的時候懷上的,連自己的種都不認得,你也是個男人?這孩子娘要是真死了,以後你怎麼對孩子交代啊?」

「什麼,孩子一歲多了?」衛財主驚呼道。

那婦人跺著腳道:「你去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這婦人懷孩子,可不像別的,什麼時候大的肚子,能騙得了誰?」

衛財主當下甩了自己兩個耳巴子,拼了命跑到河邊,可是到底還是晚了,孩子娘臉色烏青,沒了呼吸。他活生生逼死了自己的婆娘,岳父家中自然不願意,揚言要打死他償命,衛財主不想死,他還有兒子,最後賠了200兩銀子才算完。

兒子慢慢長大了,跟他長得越來越像,一看就是親生的種。他從村裡的長舌婦那裡知道他害死了他娘,也沒做聲,只是不許家裡頭再有女人進來了。他都順著他,知道他說話不利索,也不苛求。他是孤星命,這孩子只怕是他娘用命換過來的,活著就不容易了,還管他是不是結巴。

孩子結巴,不能做官,但是也不能是個睜眼瞎啊,衛財主決定把他送去讀書,不求他有多大學問,至少得學會寫字,以後做個賬房先生也成。學了幾年,孩子長大了,衛財主又琢磨著給他找個婆娘。哪裡知道這傻孩子心裡頭有人了,而且看上的是個好姑娘。

這姑娘爹娘都是體面人,家裡頭有些家底,只怕瞧不上他這傻兒子。衛財主心裡頭為難,卻一點兒不退縮,他將兒子的娘給弄死了,得陪他個婆娘。縱使要他下刀山火海的,但凡有一點兒希望,他都得替兒子娶上心上人。

或許是傻人有傻福,他沒費多少力氣,居然給兒子娶上了他的心上人。衛財主心裡頭總算是鬆了口氣,這輩子他可不欠兒子的了。

有日,他正在曬太陽,傻兒子突然過來說,「爹,您兒媳婦,懷孕了。」

衛財主不可置信道:「啞巴,你說啥?」

「沒說啥。」

衛財主對著兒子腦袋就是一巴掌,「我都聽到了,你爹我要有孫子了。」

「聽到,還問。」

看到兒子癟著嘴嘟囔,衛財主高興地哈哈大笑,他這孤星,只怕是顆假孤星呢。兒媳婦懷胎,他樂得找不著北,雞鴨魚肉人參鮑魚,好東西不要錢一樣往家裡頭拿,果然十個月後,出來個白白胖胖的大孫子,小模樣可俊俏了。

大孫子不僅模樣俊俏,人也聰明著,一歲頭上走路就順暢了,二三歲什麼話都會說。衛財主可找著新樂子,他得養孫子,兒子不會的,孫子都得會。

這日天氣良好,衛財主帶著四歲的大孫子去家裡的田里巡視,他手指著這一大片地方,自豪道:「這片良田以後都給你了。」

大孫子卻道:「我爹說是他的。」

衛財主瞪著眼道:「胡說,這可是老子的,以後給你了。」以前是你爹的,不過現在你爹失寵了,這東西自然都是你的。

大孫子昂著小腦袋道:「我不要,我以後要當大官,這地就給我爹吧。」

不愧是他的大孫子,真是出息啊,衛財主樂得直笑呵,」嘿,乖孫,你真厲害,這地都賣了,給你孝敬上司。」

大孫子點點頭矜持道:「好。」

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衛財主看得心裡更熱乎了,瞧這聰明樣子,可不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