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美人如夢

  莊大老爺愣了一會子,見莊老夫人臉上有了怒色,才沉聲道:「淑嫻,你侄子侄媳新婚……」

  「大哥,我一孀婦寡母,自知乃是不祥之人,大哥何苦咄咄逼人,處處揭我傷疤。」莊淑嫻道,說著,拿起帕子,眼淚無聲落下。

  莊政航望了眼簡妍,卻見簡妍也拿了帕子,不時擦拭眼角,一時竟覺好笑起來。

  莊淑嫻一身素衣,本是來觸簡妍霉頭的,此時卻見她也跟著擦眼角,心中反倒拿不準她在想什麼。

  「父親,姑媽有心要給兒媳見面禮,兒媳怎可不領?」簡妍收了帕子笑道,示意丫頭將褥墊擺在莊淑嫻面前。

  然後挺直了身子跪下,口中依舊道:「我看表妹是個難得的可人,心裡喜歡的緊,還請姑媽日後常叫表妹過來與我作伴才好。」

  莊政航瞥她一眼,也陪著跪下。

  莊淑嫻見簡妍心無城府地望向自己,手中的茶杯穩穩地舉到自己面前,若是不接,未免顯得自己小氣,若是接了,心裡一口氣又下不去。

  須臾,聽到莊老夫人咳嗽一聲,莊淑嫻不甘心地接過茶碗,碰了碰茶碗就放下。隨後見簡妍又將托盤放到自己面前,一時後悔不該沒有準備便來。心中一氣,就將腕上的鐲子擼下,擱在托盤上。

  莊老夫人心中嘆息一聲,心道簡妍如她一般,都是沒有心機之人,安如夢那樣的眼神,她也看不出裡面的門道。

  那邊莊大夫人略有些失望,心道難怪人說簡家二姑娘是個性子和軟的,若是旁人,雖不至於鬧起來,但也不會這麼乾脆利落,心無芥蒂地給一故意來尋釁的人磕頭,還請了那滿臉怨氣的表姑娘去她那處坐坐。

  簡妍倒是沒想這麼多,只是盯了眼那鐲子,在心裡估了價錢,隨即又盤算著自己嫁妝裡有多少銀子。

  長輩都見過了,莊老夫人又叫莊政航去見過兄弟姐妹。

  簡妍回頭對安如夢笑笑,才隨著莊政航走,莊政航心知她是故意的,但一時也沒話說。

  同輩中,自然是要先見過莊敏航與姚氏;之後便是莊敬航,再之後,才是三房所出四少爺的莊玫航。

  簡妍心道莊家的四個少爺,老大是個老好人,老二是個人渣,老三最奸猾,老四書呆子,也算是龍生九子,子子不同。

  心裡這般想著,面上帶笑,與莊政航一一見過三人,又去見莊家女兒。

  莊家女兒大的有十五六,小的不過七八歲。最大的府中的三姑娘一身杏色衣衫,頭上只戴絹花,小名採芹,乃是莊大老爺房中侍妾所出;四姑娘一身鵝黃衣衫,頭上除了絹花,又多了一隻文采輝煌的小鳳簪,小名采卿,乃是三房夫人所出;五姑娘與六姑娘一般相貌,穿著打扮也無一不同,分別叫做采悠,采然,乃是二房所出,兩人年歲上只差不足一月,素日裡如雙生子一般教養;七姑娘一身粉色衣裳,頭上並未盤發,只用紅繩紮了兩個小寰,脖子上,多了一個金鎖,小名采瑛,乃是莊大夫人親女。

  簡妍一一見過眾人,然後頗有幾分心疼地看著玉環將她準備的見面禮拿出,一一拿起,捏了捏裡面的戒指手鐲等物,然後雙手遞給莊採芹等人。

  隨即,二老爺房中四歲的莊玖航,還有姚氏所出一兩歲多幼子也被抱來見過簡妍夫婦。

  「來日方長,今日見過了,日後也好一同玩笑,如今你們且回去歇息吧。園子裡的姑娘今日也不許去擾了他們。」莊老夫人道,祝嬤嬤在一旁給她捶了捶身子。

  「是,多謝祖母關愛。」簡妍與莊政航道,侯在一旁,等著莊大老爺等人一一離去,才轉身隨著莊敏航夫婦一同出去,身後,又有莊採芹等人跟著。

  出了泰祉堂,莊敏航道:「今日同僚相邀,不能與兩位同行,還請二弟弟妹莫怪。」

  「大哥客氣,公事要緊。」莊政航道,拱手送莊敏航遠去。

  姚氏笑道:「我也要去母親那邊,恕不奉陪了。」

  簡妍對姚氏彼此施了一禮,然後簡妍看著姚氏領著三姑娘、四姑娘遠去。餘下的幾人,也一一要去見過各自的母親,各自退去。

  等到無人時,莊政航望了眼玉葉幾人,冷下臉來,剛要問簡妍方才對安如夢說那些話是何意思,就見那邊安如夢轉了過來。

  「嫂子方才所說可當真?當真要我過去玩?」安如夢問道,一雙眼睛望完了簡妍,就直直地落在莊政航身上。

  「那可不,如夢妹妹,」簡妍親切地喚道,眼睛掃過安如夢脖子上掛著的一枚玉蘭,見那玉蘭玉質溫潤,通體白亮,到了花尖,卻出人意料地露出淡淡的紫色,心道這玉墜進了當鋪,可比她那嫁衣值錢。

  「那我今日……」

  「今日表妹便過去玩如何?你也知我才來,什麼人都不認得,我見到表妹又覺貼心,有表妹在我身旁,我更安心。」簡妍笑道,親熱地挽住安如夢的手臂。

  莊政航此時看到簡妍的臉上的笑,不用問,也知她是故意的,故意找了安如夢過來噁心他。

  安如夢尚未反映過來,就聽簡妍又道:「表姑娘一看便是知書識字的,我說的是也不是?」

  安如夢嗯了一聲,又見簡妍道:「我就知我看人准的,昨兒個,你哥哥對著蠟燭念了大半夜的詩,我聽了幾句,也沒聽懂。表姑娘若是閒著,便來尋你二哥哥多說說話,你們兩個一看就是滿身書香氣的人,跟我這種人,那自是不同的。」

  安如夢唔了一聲,眼睛只管盯著莊政航看。

  莊政航在前走著,如芒在背,雙手微微握拳,隨即要轉身向外走。

  「表哥,你去哪裡?」安如夢問道。

  莊政航回頭,就見簡妍挽著安如夢,半個身子依偎在安如夢身上,整個人懶散地眯著眼睛準備看好戲,雖憎恨安如夢,厭惡簡妍,但好歹也是曾經差點活過而立之年的人,於是道:「昨日有兩三個友人未及來慶賀,今日邀了我……」

  「他撒謊。」簡妍小聲地在安如夢耳邊道。

  安如夢雖不喜簡妍這般自來熟,但是更惱怒莊政航的避而不見,幽幽地道:「今日乃是表哥新婚第一日,表哥應當,應當留在家中。」

  莊政航薄薄的嘴唇呡住,隨即望見祝嬤嬤從正房裡走出,只得轉身向後頭穿堂走去。

  「我們走吧。」簡妍歡喜地道。

  安如夢由著她拉著向後頭園子裡去,莊政航在前頭走著,梗著脖子,恨不得摀住耳朵不停後頭簡妍的胡言亂語。

  進了園子,繞過一道假山屏障,在過一道梨花溪竹橋,就到了簡妍與莊政航住的院子。

  安如夢痴痴地看了眼門上的匾額,唸著上面的梨棠閣三字,又垂下眼皮,忽地向前一步要喚住莊政航,卻覺胸前有手在動,唬了一跳,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卻見是只比自己高半頭的簡妍手放在她胸上。

  簡妍一時也愣住,本是想摸摸那玉蘭過過手癮,沒想到安如夢自己個上前,就害得她成了撫摸她的樣子。

  莊政航回過頭來,臉青了一下,然後撇過頭去。

  安如夢心裡惱怒,伸手推了一下簡妍,卻覺她跟黏在她身上一般推不動,又覺金枝、玉葉都在看,有心要給自己解圍,於是道:「嫂子喜歡這玉蘭?」

  「那可不。表姑娘要送我?那多過意不去。」簡妍說著,將那玉蘭摟到手中眯著眼細細地撫摸。

  安如夢臉上一僵,恨不得此時就將簡妍砍殺了。

  莊政航見簡妍的目標是那玉蘭,心裡也給那玉蘭估了價,於是斥道:「這玉蘭價值連城,表妹怎會送你,快別胡鬧。」

  簡妍臉上訕訕的,卻捨不得放開,口中道:「這玉蘭我喜歡的要命,原來是價值連城啊,難怪表妹又不送了。」

  安如夢最是清高,聽不得人將她說成愛財如命之人,一狠心扯下玉蘭花,不屑道:「這玉蘭不過是尋常飾物,哪裡算得上是價值連城。況且,便是價值連城之物,若非我心中所愛,便如那糞土一般。」

  「說的好,」簡妍讚道,忙接過玉蘭看了又看,「表姑娘與夫君真是投緣,我不過才見夫君,也覺他如表姑娘一般是看不上糞土的。」

  莊政航聽簡妍又在胡言亂語,心道定要好好治治她,讓她老實一些才好。行了兩步,又覺簡妍口中的糞土,怕指的就是安如夢,祝紅顏等人。

  安如夢見簡妍拿了玉蘭,又緊貼在她身上,站沒站相,心中不屑,但又不願此時與她翻臉,叫莊政航撿著由子避開她,只得由著簡妍。

  棠梨閣裡頭人聽到聲音,全都迎了出來。

  莊政航負著手先進了堂屋,簡妍與安如夢不分先後進去。

  那邊立著的蝶衣等人,見簡妍這般行狀,一時也懵住,心道這新來的少夫人倒是不同尋常的很。

  比之簡妍滿眼笑意,此時的安如夢反倒像是個正經的少夫人,端著笑容,眼帶威嚴地掃向梳了婦人頭髮的兩個侍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