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你回來啦。」聞喻一打開門,封佐就迎上來接過他的包,「飯已經做好了。」

「真好。」看見飯桌上擺著兩套餐具,聞喻愣了一下。

「我還以為嚴經理也會跟來呢。」封佐解釋說。

本來聞喻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嚴季銘連行李都沒拿,一看就是要賴在自己家的架勢。可到了下班時,嚴季銘還一點反應都沒有。聞喻手賤地敲開嚴季銘辦公室的門,「嚴經理,我回家啦。」

「嗯,再見。」嚴季銘頭也不抬。

「你一個人住吧,又是感冒,又是受傷,也蠻可憐的,不然晚上就去我家吃飯好了。」

「不用了!」嚴季銘堅定拒絕道,「我感冒了,傳染給你就不好了。」

「那你的行李怎麼辦?」

「等我的臉……等我的感冒好了,我就去拿。」嚴季銘飛快地看了他一眼又埋下頭。

「那好吧。」聞喻帶上門,一個人坐公交回來了。

封佐收起多餘的餐具,立在聞喻對面陪他吃完飯。

「多的飯菜,我給你用飯盒裝著。明天你帶去當午飯,就別在外面吃了,早上記得帶哦。」椅子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說。

聞喻用膝蓋把他拱開,「我來洗碗吧。你又不是專職保姆。」

椅子笑了笑,由他去了。「那你覺得我應該是什麼?」

「家具。不該動的時候不要亂動。」

「我怎麼覺得這句話聽著別有意味呢。」椅子伸出觸手輕輕抽了他屁股一下。

聞喻都懶得瞪他了,只回了一句,「淫者見淫,智者見智。」

「洗完了,我帶你出去玩吧,我們也去看電影。」

聞喻驚詫地扭過頭,「你瘋啦?」

「你忘了你家旁邊是大學城嗎?」

「哦。」聞喻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當初選擇在這裡買房,就是看中這「學區房」,升值空間大。大學城裡經常放露天電影,不過去看的基本都是學生和附近小區的大爺大媽。聞喻不屬於這個群體,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那倒是可以。」

聞喻推著椅子步行了十幾分鐘來到放電影的廣場,裡面已經坐了不少人了,但大部分人都坐的是報紙或者小馬扎,像聞喻這樣高配的可真是絕無僅有。

聞喻推著椅子來到最後面,把掛在扶手上的零食袋子取下來,順口調侃道:「要不下次買個保溫桶,把你的冰棍也帶著,天黑的時候還可以吃兩口。」

「帶著多累,我要吃什麼在你身上自取不是更方便。」椅子帶著笑意說。

聞喻重重一屁股坐下去,椅子哎喲一聲,低聲恐嚇道:「下次你再這樣,我就把JB立起來,讓你一屁股坐進去。」

「……」聞喻想像那畫面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別別,我再也不敢了。」

「乖!」椅子溫柔地摸了摸他的大腿。

聞喻坐直了身體,這個事態發展有點兒不對啊,「別鬧,好好看電影。」

「哦。」椅子把觸手藏到更隱蔽的地方,鑽進聞喻的T恤,圍著他的腰繞了一圈。

這樣子聞喻尚可接受,就保持這個姿勢等著天色完全變暗,電影開始。

我去!聞喻的臉頰僵了一下,怎麼和他跟嚴季銘去看的是同一部電影啊?不過他上次只看了一小半,這次接著看也不錯。

「怎麼了?」椅子好像察覺到了他的異狀。

「沒事。」聞喻拍拍扶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聞喻眼睛盯著前方,腦袋裡卻一下子回到了昨天晚上,嚴季銘的身影經常和男主的重合在一起。

「你在想什麼?」椅子簡直像是他肚子裡的蟲一樣。

聞喻吃了幾顆爆米花,強迫自己集中精神。「沒什麼啊,就覺得這主角身材真不錯。」

「有點像嚴季銘。」

聞喻被爆米花嗆到,「我說的是女主。」

「是嗎?」

「……」聞喻沉默片刻,說:「對不起。」

椅子收回纏在他腰上的觸手,「我們去一個人少點的地方。」

聞喻站起身,推著椅子往外走,在一個小樹林裡停下。

「你永遠不用對我說對不起。」椅子說,「要說也應該是由我來說,沒有我你應該過得更好。」

「怎麼會?!」聞喻將他的觸手系在自己手腕上,「以為你死了的時候,我哭得像個傻B一樣。你不要讓我再傷心一次了。」

「可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再讓你傷心一次。」椅子說,「我小時候,我的鄰居是個很漂亮的阿姨,大概三十出頭吧,還沒有孩子,突然得了一種怪病,隨時可能死去。她立即選擇和她丈夫離婚,她的丈夫不同意不理解。阿姨說如果我三年之內去世,那倒也好,你還年輕帥氣,也沒有孩子,很快可以走出來再尋一位優秀的配偶。如果我一直拖到6、70歲,那也還好,也算是兩人相伴一生了。最不幸的是在這之間突然去世,那時你人財兩空,也很難找到下一段幸福了。後來他們還是離婚了,我沒有她那麼高尚,但我也不能太自私。我佔據著你身邊的位置,但不希望剝奪你其他選擇的權力和可能的機會。」

「什麼鄰居阿姨?!你騙誰呢?我明明就在廁所讀物上看到過這個故事!」聞喻憤然道。

「……咦,是嗎?」椅子毫不羞愧,「反正意思你懂就行,重點是你到底喜不喜歡嚴季銘。」

「呃,嗯,這個嘛……」聞喻支支吾吾了半天,「我感覺挺複雜的。」

「有時身體比心還要誠實。」椅子意味深長地說。

晚上快九點,嚴季銘正攬著小鏡子顧影自憐,突然收到了聞喻的電話。他接通電話,那邊是封佐的聲音:「嚴經理,今天我和聞喻也出去看電影了。不過我們沒看完就走了,回來我自己寫了個劇本玩,發現裡面有個角色挺適合你的,你要不要過來試演一下?」

「哈?」

「劇本我發到你郵箱了,你趕緊查收一下,有興趣的話十點前到聞喻家來,我們正在佈景。」

「哦。」嚴季銘呆呆地聽著電話掛斷,這是什麼情況?他打開郵箱,果然發現了一封主題叫《劇本》的郵件,點開附件一看,嚴季銘整個人都凌亂了。

未(み)亡(ぼう)人(じん)

這中日雙語透著滿滿淫靡氣息的標題!

未亡人(年輕貌美身嬌體軟易推倒):聞喻

亡夫(回魂在椅子上):封佐

亡夫債主(臉上有疤的強壯黑道人員):嚴季銘

這槽點多得無處下口的人設!

未亡人在悼念亡夫時,債主突然闖入,讓未亡人以身抵債。(中間自由發揮)亡夫突然回魂在椅子上(其後自由發揮)。結局自由發揮。

這……依然槽點多得無處下口的劇情!

嚴季銘盯著劇本看了五分鐘,將此鑑定為他此生見過的最奇葩的約炮方式。這是約炮吧?這難道是約炮嗎?這為什麼會是約炮呢?他都毀容了啊!

嚴季銘突然拍桌而起,無論如何,他可是演過《哈姆雷特》的男人,還會怕一個小小的《未(み)亡(ぼう)人(じ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