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囚禁

A- A+

弗德烈是米拉星人,正在宇宙間進行各物種基因採集的工作。

米拉星人是高智慧生命體,具有超智能力,外型與體態與地球人相似,是用雙腳直立的類人生命體,與地球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其皮膚呈現淡淡的藍色,身上除了眼部睫毛之外,並無其他毛髮。

此外,米拉人的五官雖比地球人精致俊美,但頭型卻略有不同,因為在進化過程中強調發展超智感應能力,因此後腦比地球人略長,呈現流線造型。

多數的米拉星人都是戰士出身,習於保持良好體態,弗德烈也不例外,他的身型修長而精壯,舉止優雅從容,無論擺在哪都是一尊完美的藝術品。

不過,米拉人的數量稀少,為了讓種族能持續進化繁衍,米拉星人十分重視基因採集的工作。

這天弗德烈一如往常的在宇宙間巡航,經過銀河系時,艦艇上智腦突然發出了警告。

「艦長,前方有艦艇爆炸,兩秒後將受到沖擊影響。」

智腦才剛說完,艇身就微微震了一下。

「報告受損程度。」

「外殼烤漆剝落五厘米,修復機器人已開始準備重新烤漆。」

聽起來沒什麼重大影響,弗德烈放下心來。「分析爆炸艦艇,確認是否有生還者,進行救援。」

「是。」

沒多久後智腦分析報告出來,依照碎片分析的出的資訊,艦艇是屬於地球的客船,爆炸威力強大,艦上只有一人生還,已派出自動小艇進行救援。

弗德烈點了點頭道:「生命體清醒後,請對方簽屬同意書,供我方採集基因做研究之用。」

在他印象中,地球才剛開始大宇宙航道的發展,對於宇宙事務不熟悉,總認為外星人凶暴恐怖,當米拉星人出現時,在地球上引起了不少騷動,米拉星人也不太願意找麻煩,與地球簽屬了和平協議之後就很少來往,能夠採集的基因更少。

地球人和米拉人同樣都是人型生命體,若能收集到多點基因當然是好的,弗德烈如此思索道。

※※※

蜜雅在修復艙中醒來時,腦中一片混亂,腦告訴她所發生的一切,她呆了許久,而後忍不住痛哭出聲。

全家人開開心心的出游,現在卻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她想要見彼得,她在地球上的男朋友,她需要他的安慰。

智腦以為她在擔心自身安危,便安慰道:「本飛行艇為米拉星所屬,米拉星與地球簽有和平協議,您的人身安全將受到保護,飛行艇上設備足以供應您一切維生所需,無須擔心生存問題。」

蜜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智腦繼續說道:「艦長弗德烈想請您加入米拉星基因搜集計劃,提供基因給予米拉基因庫保存,採集過程保證不會使您受到任何傷害。」

對方救了她,蜜雅當然不會拒絕這個要求,很快就簽署了同意書,並任由機械採集了她的頭髮、淚水還有口腔黏膜。

只是她做夢也沒想到,智腦分析出她的基因之後,立刻緊急向弗德烈回報。

「艦長,此雌性生命體的基因與您的基因配對優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一,是罕見完美的育種對象。」

米拉人為了加強身體與超智能的基因,長久進行人工優化篩選,間接使得繁殖基因弱化,光是要讓卵子受精就已十分困難,就算順利受精,優生率平均值不到十,星史記載最高的配對優生率為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九十一可說是新紀錄,米拉星人絕對不可能放過這難得的大好機會。

「開出豐厚點的條件,請對方提供卵子,以供之後培養。」

「報告裡顯示,必須要符合當地的交配習慣,在雌性子宮自然孕育,才能達到高優生率條件。」

弗德烈皺起了眉頭:「當地交配習慣?自然孕育?」

米拉人就算會做愛,也比較偏向娛樂而不是生殖,他們的基因優生率太低,自然交配很容易生出畸型,在米拉人的想法中,自然交配繁殖,造成孩子生存適應不良,是十分卑劣的事情。

「是,軟體分析出來就是如此。」

「自然交配百分之九十一的優生率,意思是百分之九還是會失敗。」弗德烈冷哼道。

「但人工交配優生率不到二十,雖比平均值高一倍,卻遠遠不及自然交配的高機率。」

權衡利害之後,弗德烈深深吸了一口氣:「地球人懷孕生產時間多久?」

「地球時間十個月。」

「我們飛行艇從這回到地球多久?」

「最快速的躍遷只需不到地球時間一秒。」

「我們能踏上地球領地嗎?」

「根據和平協議,沒有重大事宜、未經地球領袖許可,米拉人不得任意踏上地球領地。」

「等於是說,我們得讓她待在船上地球時間十個月,讓她生下孩子再放回地球?」

「正確說來,自然懷孕的時機難以判斷,地球女性還需產後復原時間,恐怕得讓她待上一年左右。」

「你認為她會答應嗎?」弗德烈挑釁說道。

「無法判斷。」

※※※

雖然智腦向蜜雅做了詳盡的優點分析,提供完整報告,並開出了豐厚的條件給蜜雅,蜜雅的答案卻只有一個,那就是「完全不考慮」。

要她與一個外星人做愛懷孕,生下孩子還得讓對方帶走這種事,對蜜雅來說根本是天方夜譚,最後智腦終於退讓道:「艦長的基因十分優秀,生下的孩子您絕對會滿意,只要能受孕,我們能讓您生下兩個相同基因的孩子,一個讓您帶回地球。」

要是蜜雅能找到智腦的臉,她一定會一巴掌扇上去:「我有男朋友了,連你們艦長都沒有見過,誰會為他生孩子,更何況還要還用這種方式!」

「您若想待在米拉星,或是成為米拉公民,時時看到孩子,我們都可用特殊條款為您爭取。」

智腦認為這已經是退到底線了,很少純種的外星人可以待在米拉星上,不過百分之九十一的優生率,以及這位雌性重視孩子的態度,可在各方面為她爭取到一些福利。

「我不想再談這個了,請你們依照和平協議送我回地球。」

蜜雅覺得好累,雖然她在船上吃穿無慮,每天都有機器人將她照顧得好好的,但除此之外她什麼事都不能做,她失去了所有家人,正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卻一個人也看不到,能對話的對象只有一個氣死人智腦。

船上雖有些娛樂設備,但全部都是需要動腦或使用超智能力的娛樂,對蜜雅來說比較像折磨,更別提那傳說中的艦長,根本從來沒露過臉。

她知道一個人要管理這麼大的艦艇,應當是十分忙碌,不過他這麼堅持要與她「交配」,卻連看她一眼都不願意,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

弗德烈從智腦那得知了蜜雅的反應後,並不覺得意外,只是語氣平淡的對智腦吩咐道。

「向地球方面表示,之前爆炸生還者偷了救生艇逃跑了。」

「這是不實消息。」

「你要選擇百分之九十一的優生率,還是選擇對無關緊要的地球誠實。」

「……」

「調配出地球雌性足以動情的物質,讓她安分點,我忙完手上的事情,就著手與她交配。」

「艦長,身為本艦智腦,我有義務要告訴您,違反智慧生物意願的配種行為,將會觸犯……」智腦接連說了一串星際法條,弗德烈擺擺手道。

「你不願配合的話,可以把她直接送回地球,我不堅持此事。」

「……」

※※※

作為基因搜集飛行艦艇的智腦,米拉星的高優生率實在讓它難以抗拒,因此它遵從了艦長的指令,留下蜜雅,並趁著她在睡夢之中,房間昏暗時,為她注射適合地球雌性的催情激素。

蜜雅在朦朧間感到全身發熱,不由自主地將手撫上自己的肌膚,褪去睡袍,輕聲嬌吟起來。

「彼得……別這樣。」

蜜雅和彼得交往七年,兩人非常熟悉彼此的身體,卻一直沒有突破最後一步,因為彼得曾經劈過腿,即便後來他們復合,蜜雅依然為此耿耿於懷,因此她告訴彼得,除非兩人結婚,不然她不願意和他發生關系。

彼得對她懷抱著歉意,因此並沒有強迫與她發生關系,並承諾今年一定會向她正式求婚,這次她與父母一同出來旅行,也是想趁機告訴父母她和彼得還在一起,當年彼得傷她太深,父母對彼得一直不是很滿意。

即便如此,她身體的每一吋都被彼得吻過了,甚至最私密的地方,也被彼得徹底吸吮過,但她並不是很沉迷身體的接觸,總覺得有些彆扭。無論彼得如何愛撫,她的小穴也很難濕潤起來,但是因為彼得喜歡,她便盡量順從他,努力裝出舒服的樣子。

但是今天的感覺與過往截然不同,那種通身難以抗拒的酥麻燥熱感,以及腿間的濕潤,都讓蜜雅感到非常舒暢,但同時她又覺得無比羞恥,不了解身體怎麼會突然變成那樣。

白皙的小手,微微顫抖順著身體敏感之處游移,到達了雙腿之間,摸到溪水潺潺處,僅存的理智讓她的手指,遲疑地徘徊在外,但外流的晶瑩花蜜,與小穴不停的收縮吸吮之下,讓她的指尖一不小心便滑進了花徑之中。

柔嫩濕熱的肉壁緊緊咬住她的手指,她忍不住快感緩緩在自己體內摩娑了起來,或許是因為羞恥,她的動作不敢太快,可是身體的空虛卻一點一滴加大,她忍不住哭喊道:「彼得……求求你給我。」

「給妳什麼?」

一個迷人的低沉嗓音在她耳畔響起,如果是平日,她一定會發現那並不是彼得的聲音,但在催情激素的影響之下,她根本沒有理智去分辨這件事情。

「我……不知道,拜托你給我。」她一邊緩緩抽動著自己的手指,一邊羞怯的渴求道。

此時房間內其實非常黑暗,只有眾星在窗外宇宙遠方微微閃爍,但這點光就足夠弗德烈將蜜雅看得一清二楚,她是一個體態非常勻稱的雌性,看的出來有細心保持,五官對稱,皮膚狀況良好,因此也符合米拉星人的美。

她那薄薄的睡衣已半褪到腰際,雪白的雙腿又從下擺中叉出,一手揉著自己酥胸,一手探入腿間攪動著蜜穴,發絲散亂美目半闔,櫻唇吟哦出求歡的聲音,令人血脈噴張……這是指對地球男性而言。

米拉星人多數對於情欲的渴望並不高,弗德烈更是對情欲這種娛樂活動興趣缺缺。

擁有米拉星人最優秀基因的弗德烈,能輕易的讓米拉星上眾多雌性對他發情,你可以說這是因為他俊美無疇,體態完美無缺,但弗德烈只會說「這是因為基因的吸引力」。

優秀的基因能大大提升後代的存活率,只要物種有延續的本能,多數會尋求最優秀的基因來繁衍,例如獅王會與許多母獅子交配,並咬死前任獅王的幼子,這是基因為了種族延續所下的殘酷指令。

米拉星的雌性會不由自主地受到他吸引,其他星球的雌性,也會因為他因為基因優勢帶來的財富、地位與外貌,前僕後繼地對他發情。他曾嘗試過與她們交媾獲得快感,但最後那些女性都會發瘋的想將他留在身邊,讓他不堪其擾,決心放棄這種麻煩的娛樂活動。

在這個前提之下,他不認為雌性發情有什麼好讓人動心的,更何況還她是異星的雌性,發情還是因為注射了動情激素。

現下他所要做的工作,就是讓她的身體濕潤到足以承受他的侵入,在她體內撒下種子,使她獲得高潮,身體便能分泌激素完全接納那些種子,提高孕育孩子的機率。

他克盡職責的伸出手來,引領她手指尋找到蜜穴中敏感的嫩點,誘哄她加快手指抽動的速度,以增加快感,同時間也不忘邪惡輕彈著她嫩穴上的花蕊。

弗德烈的聲音帶有十足的魅惑力,蜜雅不由自主隨著他的引導,淫浪的吞吐自己手指,倏然間,體內蓄積的快意排山倒海的向她壓去。

「啊!彼得……」

蜜雅終於忍不住弓起身子嬌吟,同時間一股熱流從她身體深處湧出,並由她腿間緩緩流淌而出。

此時她終於看到眼前的身影,因為室內黑暗,她看不出他幽藍色的皮膚,只隱約看出他身軀線條優雅精壯,與彼得截然不同,但因為動情激素的關系,蜜雅只是迷惘的想著彼得變得更迷人了。

弗德烈滿意地看著她抽蓄的蜜穴,對於她喚著其他男人的名字並不介意。即便他們不需要情感交流,他依然花了點時間,學會了蜜雅的母語好順利和她交談,務必使她能愉悅地接受他。

「蜜雅,把妳自己交給我。」他低聲說道,蜜雅則彷徨回道:「可是我們還沒有結婚……」

弗德烈輕笑一聲,直起身子坐到床邊,用智超能力將蜜雅托了起來,她潔白光裸的身子凌空而起,雙腿大張呈現大字型,一覽無遺的展露在他面前。蜜雅驚呼了一聲想要用手遮住胸部,卻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無法動彈。

「彼得,發生了什麼?」

她無助喊道,四肢與背部卻出現了奇異的觸感,緩緩往她身體入侵,她看不到那東西的存在,卻能感覺到那些東西有時向彈鋼琴的手指般,滑過她的脊椎,讓她不斷戰栗。有時又如柔軟的毛刷,刷過她的乳尖,讓她乳尖更為敏感挺立。

最邪惡的是往她雙腿間蔓延的東西,那東西如章魚的觸手靈巧,又具有邪惡的吸力,在她的花瓣間到處吻吮,接著一張口完全覆住了她的蜜穴,同時又探出了無數細腳的吸盤,開始吞吐她未經人事的花壁。

「咿啊……不要啊!啊……」

無形觸手是弗德烈超能力的具現,有些超能力是隔空探物,而弗德烈不但能探物,還能做一些細節的動作,甚至能分出十幾隻手挑逗女體所有敏感的部分,並變化出他想要的樣子。

他曾經因為一個隔空控物的賭約,在一個晚上讓十幾名男女高潮至昏厥,而自己則絲毫沒有動情,玩弄已經被射激素的蜜雅,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無孔不入的侵犯,加上動情激素的催化,使得恐怖的快感蔓延到她四肢百骸,強迫似的將她推上了另一波高峰,蜜穴如小嘴般開闔喘氣,緩緩淌出蜜液,滴在地上積出一攤淫水。

她試圖想要攏緊大腿卻徒勞無功,只能感受自己的蜜液濺到大腿內側肌膚,又被那看不見的觸手逼出另一波蜜汁噴散而出。

在無邊無際星空的窗前,只見一名清麗的女子身無寸縷,漂浮在空中被著看不見的觸手玩弄。

她的皮膚有時候因揉捏而凹陷下去,小巧的雙乳因玩弄而彈動不已,胸口的櫻桃因不停地挑逗拉扯而挺立,雙腿間的蜜穴更是淒慘,花瓣被狠狠蹂躪,從粉紅色變成深紅,若是細看,能看到那緊致小口裡的嫩肉,不斷被攪動著,逼迫她拼命淌出熱液,但是始作俑者卻在一旁冷靜地看著她的崩潰。

「呼哈……啊……彼得,別這樣……求求你別這樣……」

「不舒服嗎?我可以停下來。」

弗德烈的聲音慵懶,蠻不在乎地說道,並讓那無形的觸手停下了動作,蜜雅的身體微微發著抖,背上的觸手又輕掃過她的肌膚。

「啊呃……」

全然被玩弄過的身體,經不起任何一絲的挑逗,她差點為了這撫觸又一次達到高潮,面對自己身體這樣的反應,她忍不住啜泣道:「求求你……」

「求我什麼?」

「給我?」

「給你什麼?」他輕聲誘問的同時,一邊又讓觸手微微開始動作,蜜雅忍不住又輕喘了起來。「啊呃……再給我……拜托你給我……」

「如妳所願。」

無形的觸手又開始玩弄蜜雅,但這樣的挑逗已經不能滿足她了,她那不斷高潮的蜜穴渴望更多的東西進入,但他卻只是在外吸吮,以細細的觸手探入,玩弄她的花徑而已。已經狂亂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著,好迎合那邪惡的觸手,唾液因快感順著嘴角流下,她卻渾然不覺,只能不斷渴求。

「想要更多嗎?」惡魔般的誘惑聲響起,蜜雅不由自主的說道:「想……」

他終於站起身走到蜜雅身邊,讓觸手拉開了她修長的雙腿,讓她沾染露水的花瓣,對著他那挺立的凶器。

米拉雄性的性器官與地球人有所差異,粗壯的根身上有一圈圈駭人的螺旋溝紋,溝紋間還有無數肉刺彈動,頭部雖看起來光滑,卻微微上鉤,整體看起來十分嚇人。

可是蜜雅在昏暗之中哪看得到這些,受到動情激素影響,加上身體被觸手玩弄的酥軟無比,她不由自主地將最空虛處往他的粗根上磨蹭而去,弗德烈伸出手臂,一把抱住她纖細的身軀,讓她雙腿攀住自己,接著便挺起精壯腰際,雷霆萬鈞貫穿了她的身體。

火灼般的痛讓她猛然清醒過來,她的手撫上他那刀鑿似的臉龐,終於發現不對勁。

「你是誰?」蜜雅不停用力槌著他的身體,高聲哭叫道:「好痛,放開我,快放開我!你對我做了什麼?」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弗德烈目瞪口呆,任由她粉拳捶打了好一會兒,才扣住她的手腕沉聲說道:「約拿,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約拿正是戰艦智腦之名。

「……可能是動情激素調配過程發生問題,造成藥效高峰期過去後反而更清醒。」

蜜雅聽不懂兩人用米拉語交談的內容,不顧腿間疼痛,拼命掙扎想掙脫弗德烈的擁抱,弗德烈伸出手來往她後頸上輕撫了一下,受到超智能力引導的蜜雅立刻昏厥過去。

他從她身體內退出,輕輕將她放回床上,口氣不善的說道:「清醒後面對這種狀況,之後她身心的排拒感會更重。」

他將目光放在蜜雅身上,檢查她是不是有受傷,卻在她腿間看到血跡。

「約拿,檢查她性器有沒有受傷,她腿上有血。」

他有些懊惱的說道,他是判斷她的身體已經接受了足夠的滋潤,能夠接納他的性器之後,才開始動作的。哪知道這地球雌性這麼脆弱,他的目的是與她交配生子,而不是粗魯的弄傷她。

「報告艦長,她並沒有受到明顯的傷害。根據地球人生態觀察書顯示,此雌性恐怕沒有過交配經驗,因此陰道口有一層締結組織薄膜,巨物插入時,受到破壞出現少量血液很正常,身體也不會因此損傷。」

「正常現象?不算受傷?」

「是。」

「根據上次我看到的數據,地球多數文化中,還很落後的重視女性初次交配經驗及對象?」

「是。」

弗德烈修長的手指,有些煩躁的在床邊敲了敲:「她剛剛一直叫著一個名字,那應該是她心中最優先的基因交換者,奪走她的初次,我相信她現下對我們一定超乎想像的反感。」

「締結組織薄膜可以修復。」

「心理創傷就不好修復了。」

「……是。」

智腦一直是是是的回答,讓弗德烈突然覺得有些氣悶,他決定不去管這個地球雌性究竟有多少身體創傷與心理創傷了;等她生完孩子,他們有的是方法讓她遺忘,並讓她帶著修補好的締結組織薄膜、對地球人來說非常珍貴的礦產,與巨大財富回到地球。

「將你的動情激素,以不危害她身體為原則的最大劑量,直接做有效注射,我不打算再拖延下去。」

「是。」

房間內燈光大亮,蜜雅所躺的床上旁,伸出了一些柔軟的織料將她手腳分開綁起,原本平坦的床鋪也逐漸傾斜變形,成為一張角度適中的躺椅,好讓她張大雙腿面對著弗德烈,以最恰當的角度和他交媾。

沒過多久,輔助機器人從門外進來,三只觸手似的機械手臂,持著針筒,分別往蜜雅最敏感的三個點注射去。

意識模糊的蜜雅,微微睜開眼睛,就見到針尖刺入她的雙乳乳尖與雙腿之間,視覺與動情激素的強烈刺激,讓她立刻被推上了高潮,花徑激烈抽縮噴出愛液。

弗德烈確定她已完全被激素所控制,蜜穴也足夠濕潤後,立刻操持起凶器,再次深入了蜜雅的身體。

他分身上螺旋狀的深溝,狠狠鑽著蜜穴柔軟肉壁,溝紋上的肉刺,深深淺淺以多種角度刮搔著嫩肉,這樣的凶器對於未經人事的地球女性太過刺激,但在最大量的動情激素中,蜜雅完全感覺不到痛,只能感受那恐怖肉棒帶來的強烈快感。

「……啊啊……呼……彼得、彼得你太棒了。」

心情煩悶的弗德烈,此時聽到彼得的名字也覺得不愉快,他直接深出了手撫上她的前額給她暗示道:「弗德烈。」

完全被激情控制的蜜雅,迷惘的開口道:「弗德烈?」

「對,現在把妳 操上天的是我,弗德烈,不許叫別的名字。」

蜜雅的心中依然有些掙扎,弗德烈冷哼一聲,加快了身下的速度。

「……啊啊……彼得,我……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弗德烈退出了蜜雅的身體,直接用他凶器微翹的前緣,狂頂著她嫩穴前端最敏感的一處,強迫似的逼她承受無盡的高潮,同時他還捏起了蜜雅敏感怕痛的乳尖,直接加諸不會讓她受傷,卻會讓她瘋狂的電流刺激。

「叫我弗德烈。」他紫水晶般的雙眼緊盯著蜜雅深褐色的眼珠,一個字一個字的對她說道。

「弗……德烈?」

「對。」

他鬆開她乳尖,改以溫柔摸著她的雪乳以示獎勵,身下的動作也變得較為緩和,深深淺淺抽插著她汁液橫流的蜜穴,讓那種難以言喻的美快酥麻,柔軟的蔓延到她的全身。

蜜雅覺得自己好像漂浮在雲端之上,粗根抽動帶起她身體前後擺動,讓她恍若在在輕柔的浪花間翻滾,雙腿間雖然有熱液洩了一次又一次,卻依然有東西持續填滿他,溫暖的讓她拼命絞緊蜜穴,絲毫不願意放開。

「啊……弗德烈……」

蜜雅模模糊糊的想著,弗德烈是不是天堂的名稱,不然她怎麼會有這種飄飄欲仙的美好感受。

看到蜜雅如此滿足的輕喊他的名,弗德烈本來冰冷的視線漸漸放軟,他擺動腰際,輕輕旋著他的巨根,讓軟刺刮搔著她肉壁每個角落,好探索她所有敏感之處。

蜜雅張著嘴無意識的輕喊,雙手掙扎著想要向前抱住什麼。判斷她應該不會做出攻擊動作,智腦放開了她手上的束縛,蜜雅立刻將手軟軟的搭在弗德烈壯碩的胸膛之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著。

這個無意識的動作讓弗德烈震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反應為什麼會這麼大,不過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地球雌性,即便之前的交配是一場災難,但只要她一直都這麼乖順,他們想必會合作愉快。

即便自己沒感受到強烈的快感,弗德烈依然決定把握時間,將自己的種子,全數釋放到蜜雅身上。

只是弗德烈和約拿都沒想到,米拉星人的精液對地球人來說有些刺激,裡頭含有的成分會刺激她短時間內集中高潮,此外,米拉人單次射精量也遠高於一般地球男性。

在這樣的狀況下,縱使弗德烈之前十分溫柔,但在射精的時候,蜜雅被那滾燙的濃意灌澆之後,立刻被迫衝到狂浪的頂峰。

為了增加她受孕的機率,弗德烈在射精時,一直將自己分身堵在她的小徑之中,不讓精液外流,那些激素在蜜雅體內翻滾,連續高潮使她觸電般瘋狂發抖,不由自主崩潰哭叫。

「不……不要啊,我不要了……太多了……」

「乖,忍一下就好。」

「不要啊啊!會壞掉……」

蜜雅拼命掙扎著同時,小腹也因為精液大量灌注漸漸鼓起,蜜穴間強烈的吸吮感,讓弗德烈的巨根微微酥麻,隱隱約約直傳他腦際。

他揮去那一瞬間的快感,將巨根再度挺進,好塞滿她那因為掙扎而滑開的蜜穴。

雖然她的雙腿被捆綁住,腰身擺動卻非常激烈,弗德烈只能不停抽插調整角度,這樣的動作卻逼的蜜雅不斷受到刺激,淚水一波波流出,最後終於忍不住高叫一聲昏厥了過去。

弗德烈算是鬆了一口氣,順利的將自己的精華全數灌入她子 宮,並讓她的身體微微後傾,避免汁液在浸染她身體深處前流洩出來。

只見一個纖細清秀的女子,雙腿大張被綁在躺椅上,雖然她已昏迷過去,但那一手可掌握的小巧雙乳頂尖,卻精神奕奕的紅透站立,腿間粉色的花瓣與蜜口喘息似的開闔,沾染著白濁愛液,緩緩淌出,散發墮落的淫糜之氣。

弗德烈站在那看了一會兒,才伸出手來微微壓向她鼓起的小腹,很快的,方才他灌注的體液便由她雙腿間泊泊流出,裡頭所帶的激素,也讓稍微清醒的她哀鳴道:「不……不要……」

弗德烈突然更用力的壓了下去,精液立刻由她腿間噴灑出來,狂暴席卷的高潮讓蜜雅不由自主弓起身子喊道:「不要……啊啊啊啊……不要……啊!」

在她叫啞了嗓子的同時,強烈的刺激讓她終於失去意志,軟下身子,倒回躺椅上去。

「艦長,若她清醒後該怎麼辦?」智腦問道。

「讓她進入半冷凍睡眠,需要時再讓她醒來。」

「是。」

※※※

弗德烈所謂的「需要」,有大體上的意思是,等他有空能與她再次交配時,再將蜜雅喚醒。

這樣可以避免她清醒時難以溝通,甚至攻擊到自傷的狀況,因此蜜雅陷入了難以清醒的異色春夢之中。

她隱約感到自己時時刻刻被一個男人侵犯,說男人似乎有些不對勁,因為他有著冰藍色的肌膚,五官雖然看起來俊美,卻有一雙人類沒有的紫晶色瞳眸,鼻梁高峻如山,形狀優雅的薄唇沒有一絲血色,常常冷酷抿起。

他的後腦呈現一種流線的形狀,微微延長後彎,沒有任何毛髮,看起來不像人,反而像是擺在博物館裡的藝術品。身形高大,大約有兩公尺高,總是穿著她沒看過的銀色長袍,那長袍有著美麗的花紋,布料光澤優雅如月光,更能顯出他高貴絕倫的氣質。

他常常會先站在一旁看著她陷入瘋狂,再撩起下身裙擺,露出驚人的巨根,直接挺入她的體內。他從不低下頭來吻她,即使在她身上抽動,英俊的臉龐往往也毫無表情,那雙神秘的眸子永遠波瀾不興,平靜的看著她狂亂的陷入黑甜之境。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一直陷在這樣的夢裡無法清醒,有次她竭力讓自己醒來,卻看到針筒刺進她雙乳尖端,並注射一些桃紅色的液體到她體內,她弓起身子尖叫時才發現,另一個針筒正在她雙腿之間,正做著同樣的事情。

她掙扎著想要拒絕,四肢卻被緊緊的捆綁住,當液體注射完之後,她的身體酥麻無比,下腹的酸麻快感讓她腦袋一片空白,只想要被什麼東西填滿,她用力咬住自己下唇,試圖以痛覺讓自己抵抗清醒,男人的手指卻伸到了她的口中,溫聲對她說道。

「妳無須傷害自己。」

說這話的時候他輕輕摸了摸的她的頭,接下來她就只記得,自己身下被熾熱的東西抽插著,而口中也被什麼東西反覆逗弄,她的上身與下身的兩張口,都只為了快感而存在,不停開合吸吮著侵犯她的東西,渴望能被填滿身心。

她試圖回想起自己的親人,她的父母,她的朋友,以及彼得,但無論誰都只能是片段的碎影。

她的身體,甚至她的心,變得非常墮落,只記得快感的烙印。永不止息的春夢,將她身為人的尊嚴與記憶全都絞碎,變得只渴望一件事情,那就是被他的 精 液 填滿,滿到她小腹微脹,再將他灌注的媚藥全數噴出。

那樣吞吐帶來的快感太強烈了,身體雖然一開始不能接受,後來卻變得無法自拔,她會拼命擺動腰肢渴望他給她,他則是一個非常慷慨的人,只要她順從他的挑逗與反覆玩弄,沒過多久他就會毫不吝嗇的給予。

那時的她會發了狂的接納,讓自己無數次昏迷又清醒,等到約拿發現有些不對勁時,蜜雅的狀態已經非常糟糕了,糟到已經瀕臨精神崩潰的地步。

面對這樣的窘境,約拿不得不向弗德烈提出分析報告。

「分析顯示,主要疏漏有二。其一,半冷凍睡眠對地球人大腦回路細部刺激並未計算。其二,艦長精液於地球人有強烈興奮作用,在此之前亦未評估。」

「說結論。」

「精神與身體的依賴,造成強烈成癮症狀,對她足以構成性命威脅,若我們繼續用相同的方式對待她,她將先會精神崩潰,並影響正常器官運作,嚴重將會產生多發性器官衰竭。」

弗德烈微微皺起了眉頭:「你是說她對我精液成癮?」

「我們每次將她在半冷凍睡眠中喚醒,都給予她同樣的刺激,讓她大腦時間判斷產生嚴重誤差,當您射精到她體內時,強烈的快感就造成最深刻地烙印。地球人在超智感應力開發上十分原始,多數人未受過訓練,意志力遠不如米拉人,很容易有成癮依賴狀況出現。」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她還是沒懷孕。」

「您與此女的優生率雖然高達百分之九十一,但米拉雄性與地球雌性自然交配能懷孕的機率,只有千分之零點三。」

「……」

要不是弗德烈知道約拿是一台忠心耿耿,絕對終於種族延續的智腦,他絕對會認為約拿是在整他。

弗德烈要約拿評估最佳解決方案,約拿提出了不能再讓她陷入睡眠,並且不能試圖影響她記憶,以免精神不堪負荷,並同時矯正她成癮狀況。

麻煩的是,在治療她的同時,約拿還是不打算放棄讓蜜雅懷孕。

「艦長,她既然對您的精液成癮,從另一個方面說來,也是一個讓她心甘情願懷上孩子的機會。」

「……約拿,雖然我不是地球人,但我覺得當她清醒過來,了解整個狀況後,應該會非常憤怒。」

弗德烈說的沒錯,當蜜雅從半冷凍睡眠中被喚醒,得知了事情前因後果後,她真想一巴掌打上弗德烈的俊臉,再拿椅子狠狠砸向約拿,可是已經出現禁斷症狀的她,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甚至無法起身下床。

她感覺自己在他們面前,完全是沒有尊嚴的,智腦不了解她的情緒,弗德烈則不把她當一回事,看著她在床上痛哭,他只是站起了身子和她告辭,然後平靜的走出門外。

這兩個傢伙,真是太可惡了。

當蜜雅因為渴求弗德烈的精液,摔到地上打滾抽蓄時,她只有想死的衝動。因為她腦中不時會出現弗德烈占有她的畫面,一半的靈魂嚎叫著想要他給與她那些快感,另一半的理智則痛斥她的不知羞恥。

她想起彼得、想起地球、想起死去的親人,突然恨起他們為什麼要將她救起,變成現在這種下賤淫蕩的樣子,她寧願死在那場爆炸裡。

在她禁斷症狀發作時,艦艇上的醫療機器人將她捆綁而起,避免她自殘,她哭叫著弗德烈的名字,在那段春夢中,她曾經以為那是天堂的別稱,醒來才發現這是地獄裡惡魔之名。

最絕望的是,當她掉在地獄裡時,她那完全墮落的身心,還是不由自主渴望他的給予,渴望他將情欲的毒藥注滿她的身體,將她靈魂焚燒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