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快上吧!為了武林的正義啊少年。

  我硬著頭皮開了門,擠出自認為最好看的笑臉:「巧啊。」

  水行歌似笑非笑:「不巧,我就是循著你的蹤跡追來的。」

  雖然他的話沒有一點殺氣,可想殺我的表情已經映在了眼裡,偏他長的好看,這一笑,登時如沐春風閃了我滿眼。我頓時唾棄自己,轉了轉眼試探問道:「不知你們對我們仙鶴派是什麼看法?還有天機門,還有五嶽和五毒教?」

  我已經問的很婉轉了,要是說對五毒教沒意見我立刻就伸手給他看,又不會少一塊肉。

  水行歌倒是很有耐性,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就是個溫潤書生,哪裡想得到會是那個大魔頭。長眉微揚,若有所思的看我:「你的話很多。」

  我摀住嘴:「保證不會再說這麼多。」

  「仙鶴派是什麼,沒聽過。天機門的門主是中原盟主,實力數一數二。五嶽聯手可稱霸半邊武林,但若細糾利益卻必然內訌。五毒教……下毒比不過唐門,武功打不過五嶽,但昔日跟我教有仇……你的臉怎麼抽了?」

  我揉了揉臉:「沒什麼。」

  沒想到他還挺耐心的嘛,配上這俊朗外表根本就是個有前途的大好青年。還沒想完,他又問道:「還有什麼話要問?」

  我搖頭:「沒有,教主大人,我泡澡的水要冷了,您要是沒什麼事就此拜別吧,不送哈。」

  他抬手攔住就要關上的門,嘴角又泛起那揮之不散的三分笑意:「我有個習慣,不喜歡欠死人什麼,所以每次我要出手前,總會特別耐心的完成他們的心願。」

  「……其實我的心願是好好活下去。」

  「沒聽見。」他又轉了語氣,「或者你給我看看右手,說不定我就能考慮放過你了。」

  這小子還記得五毒教跟他們魔教有仇,給不給看橫豎都是死,底氣立刻就足了:「你到底為什麼要看姑娘的右手!」

  「嗯公囑託,尋人。」

  我暗自嘆氣,我自從出生以來就沒見過陌生人,也沒救過人,更沒有在風雪飄渺的雪夜給落魄的人遞過包子,他要找的人一定不是我,看了也沒用。白看了後還不是死,我慢慢把右手挪到身後,往腰帶上的五毒粉摸去,準備趁機撒他一臉麵粉然後撒丫子就跑。

  不等我成功摸到粉包,就見他眼底閃過一絲厲色,若不是盯的他太緊,都要被他臉上的笑意給掩飾過去,這傢伙殺人不眨眼啊。想到他那晚動手的速度,渾身都已冰冷,完了,我要魂歸異鄉了。我還沒有嫁人,床底還有一包積攢了六年的銅板啊。

  右手腕驀地被他抓住,正提手要看,只見一人自下而上,出現在二樓廊道前,懸空而起,手提大刀大喝一聲:「妖女,我就知道你非正派,這世上哪裡有什麼仙鶴派!」

  劉三爺的話雖是對我說,刀卻是刺向水行歌。轉眼廊道兩邊又躍上兩人,是木青師兄弟,樓下聲響雜亂,應該是劉三爺的人。

  水行歌身為大魔頭卻沒有隱藏好身份的覺悟活該被正派圍攻,我抬手劈向他的手,手落半空便被他抓住,反手擰到後頭,差點沒喀吧脫臼,痛的我眉頭直皺。不過我真希望這個景象能讓劉三爺覺得其實我是人質,跟他不是一夥的!

  水行歌長劍抽出,凌厲削過劉三爺刀背,刀光劍影混著金屬的撕裂聲,看的我心驚肉跳,暗暗叫苦,為什麼還不放了我,放了我好好削劉三爺啊教主大人。

  劉三爺是天機門的人,常年在外經商,是李滄穩坐盟主之位的經濟支柱。但論刀法也算是高手,如今卻被水行歌逼的連連退後。木青和那矮個子師弟更是接不了幾招。

  琢磨著麻藥的時間也差不多要發作了,我狠狠掐了他手背穴位,便見他手如受刺鬆了鬆,我忙縮回手,哆嗦著爬進屋裡,拿了錢袋和信就跳窗而出。進了馬廄騎著疾風往南逃命。

  揚起馬鞭的那一刻,我再次悲憤了,我是下山送信,不是下山送命啊,為什麼接二連三碰到這些倒霉事。

  還有水行歌那傢伙,要是再碰面我一定要被他掐死。天色漸明,下了馬,到河邊洗了把臉,看著水面模糊倒影思量著。他不過見了我兩次,而且都是夜色不明的情況下,我若是易容一番,應當不認得我。

  想罷,立刻往臉上抹了一把泥,待會看看有沒有農戶去買件衣裳,扮作普通農婦上路總能瞞過了吧。只是疾風有些難辦,我拍拍它的脖子:「疾風你認得回去的路嗎?不是說老馬識途嗎?」

  天明後,我也不敢再走小鎮,在村落裡尋了戶看起來忠厚的人家,把疾風交給他們照顧,琢磨著等送完信回來再來找它。

  穿上一身粗布衣裳,把頭上的釵子拿下,往水窪裡照照平淡無奇,混在人群中一定不會被認出來。我一面悲哀著一面慶幸著自己生的其貌不揚,一連走了兩個鎮,無人跟來,終於是鬆了口氣,總算是擺脫水行歌了。

  這日走的餓了,找了個麵攤,點了一碗陽春麵,再奢侈的讓店家鋪個煎蛋,再過四五日就到唐門了,完成了這個任務我要好好休息。

  斟了茶,燙了雙筷子,偏頭把水倒了,再坐正身子,對面就站了兩個人。

  「姑娘,可否拚個桌?」

  筷子啪啪落在地上,我忙低頭去撿,擺手:「唔唔。」

  我一邊在桌底下看著那兩人的腿,一邊暗自嘀咕怎麼又碰到木青他們了,這兩人該不會是要來抓我的吧,否則我跑了幾個鎮怎麼都沒甩掉他們。拾起筷子,抱了包袱要跑,店家立刻喚住我:「姑娘,你的面好勒。」

  我默默摸出三個銅板,準備跑,頭剛抬起,就見那熱鬧街道上迎面走來一人,一襲竹青色長衫,如墨長髮襯的面頰俊白,眼眸帶著散漫慵懶之意,我暗暗叫苦,與其一頭撞去死在水行歌手裡,還不如落在木青他們手上。正進退兩難,就聽見那矮個子提劍起身:「六師哥,是那邪教魔頭。」

  快上吧!為了武林的正義啊少年。

  木青聲音沉穩而隱忍:「我們不是他的對手,送信要緊。」

  木青快點拿出你入室弟子的氣魄來,沖上去跟他打一架才是英雄。我輕嘆一氣,埋頭吃麵,察覺到對方視線緊盯,我繼續裝鴕鳥。

  「柳……姑娘?」

  木青的話剛落,那矮師弟就差點又跳了起來:「那個妖女在哪裡?!」

  約摸著水行歌已走遠,我驀地抬頭,抹了嘴:「我才不是妖女,我跟水行歌不是一夥的。」

  木青眼底閃過一絲驚喜:「真的是你。」又忙抬手攔住那要拔刀的矮師弟,「那日柳姑娘分明是被魔教中人所挾持,否則又怎會如此落魄?」

  我使勁點頭,早知道他是如此重情義明是非之人,當日在茶棚就該幫他一次。

  矮師弟哼了一聲:「可師叔說並沒有仙鶴派。」

  我笑了笑:「武林大小門派那麼多,劉三爺漏掉幾個也不奇怪,而且我們仙鶴派是新生門派,還沒參加過武林大會,等下回你就能見到我們了。」

  他狐疑盯我:「那你怎麼跟水行歌拉拉扯扯?」

  我嘆道:「難道這位少俠……哦,對,還不知道閣下大名。」

  「路保田。」

  「哦,路少俠難道不知道……水行歌有個怪癖?」

  路保田這回恍然了,立刻對我投以意味深長的眼神,臉上寫明了水行歌那貨只要姑娘就上一點也不挑剔的神色。就算我長的不是天姿國色但也算五官端正,打扮一下還是不錯的好吧!

  木青倒是比他親近:「在下從未聽過仙鶴派,不知你們擅長什麼功夫?」

  我撓撓頭:「我們比較擅長……解毒。」為免他們繼續追問,我佯裝不在意的反問,「不知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奉家師之命,送信去唐門。」

  我聽的一個頭兩個大,這麼巧!

  木青似想起了什麼,問道:「記得柳姑娘也要去蜀中尋神醫,那豈不是順路?」

  何止是順路,根本就是撞一塊了好麼。我含糊應了一聲,木青笑道:「那一起走吧,也好有個照應。」

  我忙嚥了咽:「我還有事要去見一下離家多年的姑母,兩位少俠先行一步吧。」

  路保田這回眼中懷疑的神色又更深了:「柳小扇,你該不會真的和大魔頭是一夥的吧?」

  「當然不是!」

  尾音還沒徹底消停,就聽見一人悠悠說著話邊坐下:「怎麼不是?她和我當然是一夥的。」

  他一坐下,我們三人面色同時變了,見兩人看來的視線極為古怪,我恨不得拿條楚河擋在中間以劃清界限:「你不要亂認組織!」

  水行歌瞥了我一眼,又盯著木青兩人:「還不走?等著挨削?想像你們師叔那樣臥床三個月?」

  我倒吸一口冷氣,眼汪汪看著他們,別走啊,要是把我留下就死定了。你們師叔不過是去圍毆就被他打的半死,更別說接連坑了他兩回的我了。

  木青遲疑不走,路保田急了,附耳說了幾句,死命將他拽走了。最後一絲希望就此破滅……

  水行歌視線投來,我不由打了個哆嗦,訕笑著雙手奉上茶水,差點沒五體投地以示我的虔誠:「教主大人請喝茶。」見他不動,想到我對他使了兩次詐他還不怒不

  殺,耐性極好,我又抖了抖,難以置信看他,「教主大人,你一路追趕我,該不會、該不會是……」

  他皺眉:「什麼?」

  「你暗戀我?!」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