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盟主那貨要策反武林正派攻打我們!

  水行歌面上的表情明顯僵了,字字道:「不要想太多。」

  我點頭:「我也覺得我想太多了,嚇了一跳。」

  「手,伸出來。」話落他又添一句,「這次不給,我就直接剁了。」

  我嚥了咽:「那個……要是你看了之後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你是不是立刻就把我卡嚓了?」

  他瞥了我一眼:「我看起來是那種很喜歡殺人的人?」

  我還沒瞎好麼……我小心翼翼道:「我第一次見你,你不就是把人給卡嚓了。按照時間來算,你那個時候應該才入中原不久,能有什麼仇家。」

  水行歌似乎十分努力的想了想,片刻恍然,臉上笑意又起:「那天我行走野外,腹中飢餓,正好看見有鳥飛過,於是以劍氣斬落。然後你就出現了,不過是要看看手你就將我定在野外大半夜,幾乎餓死。」

  「……」誰能想得到堂堂魔教教主利劍飛過是殺鳥啊,就算是,這種事也不要理所當然的說出來影響形象好麼……我腹誹著,正要掄袖子,又停了停,「除了不要命,也不許用其他方式傷我。」見他點頭,我才捲了袖子,手腕上那粒紅點就出現了。不由緊張盯著他,這傢伙應該是講信用的吧。

  水行歌翻了翻我的手背手心,眼底閃過一絲失望,鬆了手:「不是。」

  我也很失望!要是我是他恩公要找的那個人,那我就有個強大後盾了,可惜哪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話說教主大人,你找的那個人手腕上有什麼標誌,說不定我見過哦。」

  水行歌抬眉看我:「你活的不耐煩了?」

  能不能不要把臉弄的跟翻書一樣……我又喚店家上了一碗麵:「既然你不會殺我,也不用我幫你找人,那教主大人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吧。」見他又直盯過來,我忙豎指說道,「對天發誓,我活的很耐煩。」

  「……」

  水行歌的名氣聽起來殺氣滿滿,但是接觸了幾次他人倒也不算壞嘛。而且長的又好看,武功又高,嘖,要是能把他擄上山,二師姐一定會再多給我幾袋銀子,他應該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

  想罷,頓覺自己真像青樓老鴇。店家上了面後,我大方的替他付了,算是那日誤會了他,讓他在半夜荒地裡餓了一夜的補償:「那你慢慢吃,我還要趕著去送信,就此別過啦。」

  他低應了一聲,我如釋重負離開。

  不用擔心水行歌會追殺自己,剛才又有他脅迫我在先,木青師兄弟要不是笨蛋,總不會真認為我和他是一夥的。那豈不是萬事大吉了?

  想到這,簡直要笑出聲來。不對,我高興什麼,我本來就沒做錯。無緣無故被人群毆,等他們停手了我還要感謝他們,這算什麼事。

  我頓時憤然,等哪日我成了絕世高手,一定要把毆打回去,淑女報仇,十年不晚。

  蜀中唐門,以經營酒樓和藥材為生,門人上千,擅製毒及暗器,武功極差。據說閒暇之餘喜歡研究陷阱,佈置在外圍,但是唐門之地少人涉足,又沒人敢上門挑釁,設下陷阱的人忘了具體位置,出門採購物品的門人常被坑,久而久之,便開闢了另一條上山捷徑,那佈滿陷阱的地方就渺無人煙了。

  我估算了下木青和路保田兩人的腳力,特地在山下鎮上客棧住了兩天,將自己收拾乾淨,打扮漂亮,買了些土特產孝敬師父師母。想著他們也該送信上山了,才出了門,拿上信往唐門走去。

  因有門派腰牌,守在山腳山腰的人很快就放行了。

  到了山門,往裡走了大概數百丈,便見懸掛著鐵鎖門環的銅漆大門緊閉,兩側圍堵高牆,仰頭望去,只見蒼鷹掠過。遞上拜帖,隨小廝進了裡頭,邁過前院,前頭便是練武高台。石欄杆鏤空花彫精細非常,周圍雖栽種高木,卻不見一片落葉,可見這裡常年安排人打掃。

  我頓時感慨,這裡練武的景緻多好啊,哪像師父嫌棄麻煩,又是鐵公雞一隻捨不得花錢請多幾個打掃的,明明五毒教的分支生意很不錯,卻讓我們清晨去樹林飲露吹風的習武,美其名曰增強體魄也。

  進了裡屋,小廝退下了,又換了一個高瘦精明三十上下的男子,他抱拳道:「在下唐門管事唐宋德,門主正在午睡,請姑娘稍等。」

  「五毒教沈秋。」打過招呼,我淡定的想,申時了還在睡午覺,這分明是在給我個下馬威嘛。不過無妨,在這坐著還有茶點吃,何樂而不為。

  等的昏昏欲睡,才終於聽見外面有聲響,我忙坐正身子。只見門外走進兩人,一個是唐宋德,一個是個微胖,神色嚴謹的中年人,見唐家管事一臉拘禮嚴肅的模樣,不用猜也知道他就是門主了。

  唐門門主唐毅棠——就連不涉足江湖半步的老百姓聽一遍也能記住,唐門門主躺一躺嘛。

  又是一陣虛情假意的寒暄,我從懷裡拿了信恭敬遞給他:「五毒教與唐門百年交好,因此次比武切磋在唐門,還請唐門主盡快安排好場地和時間。」

  唐毅棠不苟言笑的輕瞄了我一眼,展開書信,剛看一眼,便見眉頭和臉抽作一團,目光如鷹隼盯來:「這是你師父的信?」

  我點頭:「是。」

  「你師父讓我協助盟主去滅了你們五毒教?」

  我眨了眨眼:「啊?」

  唐毅棠突然大怒,將信甩在我臉上:「唐門不是你能消遣的地方!」

  我……忍……俯身撿起信,師父難道你的挑戰宣言是「躺一躺你給我聽好了我們五毒教要將你們唐門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牙」嗎,要不然他這麼憤怒……等等,這信怎麼有點奇怪。

  信的內容竟然是什麼「為避免中原第一邪教五毒教與即將入駐中原的魔教勾結,請助我一臂之力覆滅五毒教吧」,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字跡確實是師父的沒錯,可為什麼落款竟然是李滄……李滄,盟主啊!

  脊背頓覺有冷汗滑落,我嚥了咽,突然想起那個包袱,又想起在茶棚見到的木青師兄弟。

  他們說過他們是要送信來唐門的,而他們是李滄徒弟,也就是說,信其實並不是假的,而是那日在茶棚,我急匆匆要離開拿錯了包袱。

  難怪裡頭會有那麼多男子衣裳。

  而如果不是那兩個下迷藥的人拿走了我的包袱,劉三爺只追回了信件,恐怕木青早就發覺信被無意調包了。

  師父也說過,早年李滄和他一個學堂,常幫他寫作業賺錢,字跡基本無異。而且信封上寫的收信人,都是唐門門主親啟。

  想到這,我幾乎腿軟,差點就羊入虎口一口被吞了!還好唐毅棠沒看到落款處,否則李滄的盟主大印在那,只怕他又會猜疑了。

  此時最重要的就是趕緊回去告訴師父,盟主那貨要策反武林正派攻打我們!

  我忙訕笑收好信,定了定心:「師父他真是太皮了,家師口信,希望唐門主能盡快定下日子切磋武藝。」

  唐毅棠面色仍是鐵青:「知道了,認識你師父三十餘載,就從未見過他有過正形,這種事竟然也能拿來開玩笑。」

  我繼續陪笑,唐門主您還不把我打發走嗎,趕緊踹我走,我好名正言順下山然後告訴師父這件事啊。正當我想著找藉口離開,一小廝在門外垂手恭敬道:「稟門主,天機門弟子木青、路保田前來拜見。」

  我愕然看向門外,這兩人是屬蝸牛的嗎,我都故意等了好幾天,他們怎麼現在才到!不對,剛才我就該猜到,如果他們兩人已經來過,那唐毅棠一定先看過了師父的信,如今再看我的,雖然不知原委,但能做門主的人總不會太笨,他應該能猜到這兩封信已經不知何故調換了。

  可現在沒有……也就是說,我得找個法子攔下那封信!否則不但我完了,五毒教也完了,盟主此次號召的肯定不是只有唐門,可一旦得了唐門之力,我們五毒教就真要敗了。

  不等唐毅棠反應過來,我一個箭步衝到外面,果然看見了木青。未細看他神色,我一個踉蹌撲在他身上,蹭的他也步子不穩,伸手托住我,趁著他身形一晃,我探手入他懷中,勾到紙張便拖出塞自己身上。

  整個步驟快而簡明,短短剎那,卻驚的我額上滿是冷汗。

  路保田武功不及他,又是師弟,信又丟過一回,我便賭那信是在木青身上。還好沒有押錯,從他懷裡立身離開,他面色暈紅,我定是慘白無色了,淡定的強笑道:「如果不是木兄,我就要被這門檻撂倒了,多謝。」

  木青有些僵硬的微點了頭:「下回柳姑娘小心些。」

  我鬆了一氣,路保田一雙眼睛賊溜溜的打量我:「柳小扇,你不是說去隔壁的醫谷嗎,怎麼跑這來了?」

  嘁,撒謊怎麼能難得倒我。

  「啊,因為仰慕唐門主的風采,所以特地前來拜見,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佩服至極。」見一旁的唐宋德一臉奇怪的看我,我忙低聲,「我小名柳小扇,跟我娘姓。師父腰扭傷了要我去跟神醫討點藥,所以待會還要去去醫谷。」

  唐宋德這才恍然,我又抱拳:「那我先走了,後會有期。」

  木青欲言又止,到底還是沒說什麼。我心裡一群小矮人立刻敲鑼打鼓,終於可以下山離開這個鬼地方了,步子剛提起,就聽見唐毅棠冷聲:「口信我已經收到,可既然敢戲弄本門主,不可饒恕,阿德,將她押到大牢裡關十天禁閉。兩位少俠賞臉的話,就小住幾日吧。」

  「……」

  師父你不是說唐毅棠是你一輩子的好朋友嗎!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