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這鴿子竟然……竟然一屁股坐下了!

  不到子時,水行歌就走了。

  我百無聊賴的對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手,然後拿著棋盤迴到自己房裡。理好被縟,鑽了進去,不管用不用等他回來,還是先美美的睡一覺吧。

  不知是不是因為知道了龍妙音的事,晚上做了四五個夢都是兒時的。早上醒來,累的頭昏眼花,明明睡了那麼長時間,卻還是精神不振。我撥開床簾,哈欠還沒打完,就硬生生嚥了下去。

  屋裡有人,是一群人,而且還是一群男人。

  我裹著床簾,拍了拍臉,一定還在夢裡。正搖頭搖的起勁,一人沉聲:「姑娘這不是在做夢。」

  「……你們是誰?」

  「魔教左護法宋毅。」

  我瞅著為首說話的那人,看著他滿臉的鬍渣,不禁悲痛,說書的先生明明說魔教兩大護法都是超級無敵俊朗的年輕人,而教主才是粗壯大漢。我還憧憬了很長一段時間有生之年一定要見見那兩個護法,結果少女心又碎了。

  我忙掩飾下悲痛之色:「你們來這是找你們教主?」

  宋毅點頭:「正是。我們收到風聲教主在路上,但是到了這裡,卻又不見他的蹤跡。探得姑娘與教主交好,故擅自進來,還請姑娘不要見諒。」

  這客套話說的真是圓滑,這幾日我跟水行歌確實有點親近,他們不敢貿然把我拎起來問話也是看在水行歌的面子上,可如果我不識相的說你們真是大膽竟然敢闖進來這種該死的話,一定會被他們丟出去。我笑了笑:「你們教主昨晚說他有事要離開一天,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宋毅和身旁幾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沒有說什麼:「告辭。」

  見他們十多人離去,我倒是詫異,都說魔教中人生性多疑,怎麼這麼輕易就相信了我說的話。

  剛穿上鞋子,就聽見一聲清脆的鳥鳴伴隨著撲翅聲飛落房中,我還沒來得及跳下床去看,方才走了的那些人又破門而入,宋毅細看駐足在房梁的血鴿,濃眉微蹙:「果然是教主的血鴿子。」

  我裹好衣服,要是打得過他們我一定會奮起的,可是打不過,只好裝包子。

  一人說道:「血鴿子只聽教主之命,從不離身,如今出現在這裡,恐怕這位姑娘……」

  眾人神色一凜:「莫非這位姑娘……」

  我臉一抽,及時擺手:「我跟他才剛認識不久,肯定不是你們的教主夫……」

  「一定就是教主苦苦尋找多年的那位恩人姑娘吧!」

  ……我又想多了……自從下山後就發現自己越來越自戀了,這是種病,得治。我無奈道:「抱歉,我不是什麼恩人姑娘。」

  宋毅淡聲:「姑娘與教主交情必然很深,既然如此,那在此處等候,教主應當還會回來。」

  我為難道:「我還趕著回去。」

  宋毅聲音更淡:「那就有勞姑娘了。」

  「……」不要這麼不講道理!

  被軟囚禁的我叫苦不迭,如果人還在五毒山千里之外,倒不比就在山腳下的掛念。就好像一碗肉就在面前你卻不能吃。

  洗臉,有人盯著。吃早飯,有人看著。連蹲個茅廁出來,也看到院子外面圍著一圈人。我嘆氣,以前被正派毆打的時候我常想要是哪天我能威風八面的號令一堆人跟著我一定很拉風,如今確實很拉風,但是未免也太……拉風了……

  我納悶的不敢踏出客棧大門半步,出去走一圈回頭率百分之百是好玩呢還是遊街呢。

  「水行歌啊水行歌,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趴在桌上戳了戳面前的鬆軟糕餅,「混蛋,哪有丟了手下自己跑出來玩的。」

  屋內那血鴿從梁子那撲翅,飛落桌上。我歪著腦袋看它,才發現它的眼睛竟然是紅色的,爪子如鉤鋒利非常,一眼看去戾氣滿滿。我正驚嘆血鴿果然與普通鴿子不同,血不是白餵的。這鴿子竟然……竟然挪到桌子邊緣,然後一屁股坐下了!雪白的尾巴懸空抖著,兩條小腿直伸,身子坐的穩穩當當!

  不是歪著身,不是躺著,而是身子往後一傾,爪子朝前,就這麼坐著了。

  我默默悶了一口血,試探著用手指碰它,結果那小眼睛忽然向我投了一道厲光,接著便帶著「你這愚蠢的凡人不要碰我」的眼神歪頭閃開了。

  「又是一個成精的……」我嘀咕一句收回了手,又想起交給木青的那隻山貓,也不知道它的傷好了沒,「你餓了沒呀?我讓小二給你盛雞血喝?」

  這鴿子既然沒跟水行歌跑而是待在我這,我總不能把它給餓死了。剛起身要去找小二,又見窗外撲撲飛進一隻雪白鴿子,抬頭看去,那小眼紅似血石,又是一隻血鴿子。

  我看了看桌上的,又往窗外看:「水行歌你到底是有幾隻血鴿子……也不知道味道怎麼樣……拿去燉了肯定很有營養。」我抹了抹口水,盯向桌上血鴿……怎麼恍惚間覺得它瞪了我一眼。

  一定是我太餓了,我安慰著自己,往嘴裡塞了塊糕餅,去樓下找小二要雞血去了。

  回到屋裡,只剩下一隻血鴿在,我分辨不出它倆,不知留下的是窗檯那隻還是桌上那隻,招呼一聲,便見它飛了過來,俯身用那與眼同色的喙慢慢的喝。我想將它的模樣看得清楚些,好確認是不是那隻替我送信的鴿子,如果是,那就讓它再送一封去五毒山。

  誰想不知是不是湊的太近,只見那鴿子羽翼突然展開,利爪划來,飛翅而逃。我愕然不已,臉上的痛意緩緩漫開,抬手一碰,是血。立刻跳起爬到銅鏡前,只見鏡子裡的人面上血染一片,右臉三道血口從顎骨直劃顴骨。

  ……毀、容、了!

  

  「姑娘,血鴿生性乖戾,是猛禽中的佼佼者,你離的這麼近,想不被傷著都難。」

  「嗯人姑娘淡定!如果讓教主知道你宰了他養的血鴿,你一定會被抓去清蒸的!」

  我怒不可遏,真想往這四個抓住自己的人撒一臉麵粉:「看看我的臉,毀了!這讓我以後怎麼嫁人,我要宰了它,太囂張了!」

  瞅著眾人抹汗,宋毅更是不動聲色,思量一番,沉吟:「在下會替姑娘遍訪名醫,另外還會奉上讓姑娘後生無憂的錢財。」

  我立刻平靜下來,點頭:「好。」

  宋毅的臉明顯一抽,末了又狐疑看我:「確實是抓傷了,但為什麼……你易容了?」

  「嗯,你們教主弄的。」

  我將那「臉皮」扯下,立刻有人過來給我療傷,宋毅又是詫異:「妙手觀音。」

  「那是我一母同胞的姐姐或者妹妹。」我拿著鏡子照了照被紗布裹成豬頭的自己,看向籠子裡的血鴿,痛心道,「麻煩左護法幫我把它拿出去。」

  宋毅一行人出去後,我嘆了口氣,抬手摸了摸那厚實的紗布:「沒關係,反正本來長的也不好看,一張臉換來一堆金銀財寶,何樂而不為呢,是吧。」

  我安慰著自己,一條雪白的影子飛窗而入。瞥見那鴿子,我驚的下意識拿起桌上匕首,甩手飛出,只見那影子噗通落地。銳利的匕首割傷它的右翅,血急湧而出,染紅了白玉般的羽翼。

  我微微喘氣,不敢靠近。想了想又覺不對,剛才傷我的那隻已經被宋毅帶走了,就算那他放了鴿子,也不可能那麼快從後頭窗戶繞進來。

  「鴿子?」我猶豫著上前,生怕它暴躁起來吧我另一邊臉也抓傷了,一手拿著匕首一邊靠近它,「對不起啊,我剛才被你同類抓傷了,以為你是它來著。你別瞪我呀……我不是故意的,我讓宋毅進來給你敷藥好不好?」

  血鴿跌跌撞撞起身,邁著兩條細腿要走。真是強脾氣!我顧不得那麼多,將它撈起,放在桌上,給它清理傷口。幸好它乖得很,我鬆了一氣:「同樣是血鴿,這麼脾氣就差這麼多呢。你看你多乖,放心吧,我認得你了,不會把你抓去燉了的。」

  血鴿懶得看我一眼,連半點聲音也沒。

  傷口並不是太深,剛才匕首剜掉了一點肉,其餘的都讓豐厚的羽翼給擋了去。希望水行歌不要宰了我。

  處理好傷口,我拿著修剪下來的羽翼和血棉紗出門扔,門口的兩人見我出來,慇勤道:「姑娘要做什麼,我們替您做就是。」

  方才我去找小二要雞血他們可沒這麼勤快,傷了臉後倒是十分客氣了。說魔教是邪教,倒比一般門派要講道理。

  見他們勢在必行的模樣,我只好交給他們。兩人看了看銅盆裡的血和紗布,還有羽翼,問道:「姑娘方才……做什麼了?」

  我嚥了咽:「剛才不小心傷了你們教主的血鴿,替它療傷來著。」

  那人皺眉:「血鴿不是由左護法照看了麼?就是怕姑娘……咳咳,找它算賬來著。所以暫時不會放出來了。」

  「不是那隻,是另外一隻。」

  那人笑道:「教主只養了一隻血鴿。」

  我愣了愣,回頭往身後看去,剛才還在桌上的血鴿,已經不見了蹤影。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