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或許我真的是那種每逢初一十五就會變身的人呢?」

  奇螞蟥,可吸食世上任何一種毒。

  那螞蟥又名水蛭,是師父從小精養而成,體型要比一般水蛭要大。用法便是放置烈日下暴曬,曬去全身水分。待放置水中,片刻又能成活潤滑。而如果是以乾螞蟥吸食水分的吸盤放在那毒傷上,那毒便全會被它吸走。

  而若是體內有毒,便放在湧泉穴上,全身毒素半日便可清除殆盡。

  但那是師父的寶貝,螞蟥吸食一次毒素,要用半年時日排出。因此師父不會輕易拿出,哪怕是金山銀山也未必肯。

  我耐心的跟水行歌解釋完,他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完成這件事的艱巨,白費了我半日的口舌:「教主大人,你來中原難道就是為瞭解毒?」

  「一半。」

  「另一半是……稱霸中原武林?」

  水行歌瞥了我一眼:「通俗小說本不要看那麼多,稱霸武林那麼累的事,我倒沒什麼興趣。」

  我囧了片刻,風聲鶴唳的李滄要是聽見這話還不得吐血。我瞭然:「另一半是找你恩公的恩人?」

  「嗯。」

  我越發好奇:「他為什麼不自己來找,還有,你是怎麼欠了他這麼大的人情,還有還有,你要找的姑娘是多大年紀……」突然反應過來問的太多,我嚥了咽,「你可以無視我的話癆屬性。」

  水行歌今日心情似乎不錯,雖然仍舊是那淡然到慵懶的神情:「當年父親遭教中長老暗算離世,幸得恩公相助,我才能順利平叛。但後來因為恩公有事不能親自去尋那姑娘,因此將這件事交給我。」

  我點點頭,又問道:「不對,我記得魔教生亂那年,你不過十七,如今已過了六年,但你要找的那姑娘要麼已從小姑娘長成大姑娘,要麼就是大嬸變成了老婆婆,難道你恩公不知她的年紀?」

  水行歌聳了聳肩:「確實不知。」

  話說了一半又停,再問他也沒有再多說,癢的我心裡不舒服,一口氣說完嘛,不帶這麼吊人胃口的。

  快馬行了五六日,在途中住宿時,便聽見盟主要滅了武林各大所謂邪魔外道的事,謠言傳的很凶,不但有江湖人士,還有來往商客,甚至茶館說書人,都在議論。反觀天機門和其他正派,卻沒有一點動靜了。

  我聽著隔壁那桌的人又說起這事,不由笑開,菜也吃的香了。見水行歌吃的緩慢,夾了一個鮮嫩噴香的雞腿給他:「我會在師父面前幫你求情,讓他借出奇螞蝗的。」

  雖然沒太大可能,我這老⼳在師父那裡的份量可比不過其他師兄師姐。

  吃過飯,我掐著錢袋跑到掌櫃那付賬,人情果然不能欠,這一餐太奢侈了。這幾日都在趕路,我倒能吃下乾糧,但水行歌明顯吃不慣,我便趁著今日進鎮,請他吃一頓。付錢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如果說當時我拿錯的包袱是木青他們的,那這錢……根本不是二師姐留給我的,而是他們的!

  想到這,手驀地一抖,完了,我無意中欠下木青一大筆錢了,頓時苦了臉。

  掌櫃忽然笑嘻嘻的說道:「姑娘,找您一枚銅錢。」

  我看了看他,見他手指還摁在那銅板上,不動聲色用力拿過。掌櫃臉色立刻就變了,我腹誹,一枚銅錢能買一個饅頭好不好!就算只有一枚也是能填飽肚子的偉大銅錢!怎麼可以大大方方的當做小費!

  小心翼翼將銅板裝回袋子裡,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我以為掌櫃還在惦記著,抬頭看去,卻是個粗壯的漢子。明晃晃的肌肉差點刺瞎了我的眼,我挪了挪位置,他竟然也提步擋了我的道:「果真是你這妖女!」

  我苦了臉,我就邪門歪道的這麼明顯嗎?明明穿著打扮與常人無異,況且五毒教不擅長用兵器,我可是連兵器也沒帶的。我擠出一個春光燦爛的笑臉:「大俠,我乃仙鶴派首席大弟子柳小扇,是正經八百的門派,你認錯人了。」

  那漢子不由分說,一把握住我的手腕:「龍妙音,快交出我們青龍幫的鎮幫之寶飛雁刀,可饒你不死!」

  我怒了:「江湖中無人見過龍妙音真顏,別亂抓個人就回去交差,我告你啊!」

  壯漢冷笑:「龍妙音,上月你在盟主家中盜竊《聖蹟蒼岩圖》落馬,在場一百多人都看見了你的容貌,你還想抵賴麼?」

  我一愣,那龍妙音便是江湖赫赫有名盜聖的嫡傳弟子,據說偷盜手法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早就封為妙手觀音,可沒想到竟然漏了臉。這對偷兒來說,實在是大忌。

  壯漢又冷笑:「如今盟主已將你的畫像送往各大門派,聽聞你往南而逃,沒想到竟被我撞見了。快交出寶刀,乖乖隨我去天機門請求盟主發落。」

  我可不會背這黑鍋,反手從身後拿了藥要往他臉上撒,便見一隻長白的手落下,在那壯漢手上微微彈指,便見他痛的抽聲,往後退了一步。待看清及時英雄救美的水行歌,我頓覺腰桿直了,有人撐腰,感覺甚好!

  那壯漢愣了片刻,忽然驚叫:「你是水行歌!魔教教主水行歌!」

  喊完這話,就像個神經病一樣跑了……

  水行歌摸了摸下巴,認真的問我:「我臉上有寫著魔教教主四個大字嗎?」

  我極仔細的看他,皺眉:「沒有。」

  他的臉上確實沒寫,但是我們出來時,鎮上的大門口非常煞風景的貼了兩張畫像,一張是我,一張是水行歌。

  我們兩人牽著馬站了一會,路上行人紛紛投以探究的視線。

  「妙手觀音龍妙音,盜竊天下財物,生擒者得十萬兩白銀。」

  「魔教教主水行歌,擅闖唐門禁地,擒拿者得十萬兩白銀。」

  水行歌看了看,又看我的臉,我擺擺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人不是我。」

  「那是誰?」

  我頓了頓,跨上疾風,拉緊韁繩:「唔,大概是我哪個姐姐,或者是妹妹吧。」

  水行歌似乎明白了:「三生子?」

  「不……我們是四胞胎。」

  娘很能生,一胎生了四個,我排第三。雖然是庶女,但老爹很疼我們,也更疼娘親。她說不想帶孩子,老爹就把我們通通扔給奶娘。喚嫡母做娘,從來沒喊過親娘,反正她也不疼,對她沒什麼印象,也沒什麼感情。

  後來沈家敗落,老爹失蹤,娘親立刻捲了錢財撇下我們跑了。

  當時沈家太亂,我和姐妹們走散了,流落街頭,揭了五毒教的招生廣告,一人上了山。

  如今一別六年,再未見過她們。

  自小我們就長的奶娘難辨,現在突然冒出個龍妙音,說她真容與我無異,那必定是其中一個親姐妹了,卻不知道是誰。

  水行歌忽然說道:「你背了黑鍋很開心?」

  我笑了笑,因為至少知道我在世上還有親人。不過……龍妙音不帶你這麼坑妹的,下次偷東西要易容,易容啊!

  我仰天長嘆了一會:「教主大人,據說魔教擅長易容?」

  

  水行歌真是個可靠的隊友,我往水裡照了照,完全變了個人,而且他極大的滿足了我想變成美女的虛榮心,這張臉實在是太好看了。再看他,氣質是儒弱書生,配了手裡那把長劍,俊氣又儒雅,非常養眼。

  有了這臉皮,我們一路暢通,無人攔截。每每從那滿大街的武林通緝畫像過去時,我都立刻挺直腰桿,春風得意啊。

  大後日便可到五毒教了。

  沐浴後出來拿了棋盤想去找水行歌邊下棋邊商討一下見到師父他老人家後,求奇螞蝗時潸然淚下的台詞。結果門沒關,我走進裡面,見窗戶是開著的,仔細查看了下窗沿,隱約有踩踏的痕跡,便由窗而出,一躍而上。

  剛落在屋頂之上,就見一輪明月皎潔如雪,水行歌果然站在那。衣袂飄飛,筆直的身形在月色的映照下恍如嫡仙,看得我忍不住抹了一把口水。

  水行歌未動半分,聲音如月清淺:「子時過後,便是十五了?」

  「嗯,又是一日月圓。教主大人,我們下去說話吧,我給你詳細解說一下師父他吃軟不吃硬,吃錢不吃窮的本性,以便你順利借得奇螞蝗。」

  難得我胳膊往外拐一次,水行歌竟然沒領情:「我待會出去一下,後日回來。」

  「那在哪見?」

  「你可以先走。」

  我頓了頓,他這又是在打什麼主意,都快到山腳下了他突然一人離開?總不會是要獨自摸上五毒山吧?

  那月色越發銀白,十五的月亮真圓真亮。我托著下巴看了會,再看水行歌,倒是從未見他有過如此肅穆的神色。

  我不由笑了笑,扯了扯他褲腿:「喂,水行歌,你又不是那傳聞每到十五就會變身的狼人,眉頭擰的都可以夾死蚊子了。」

  只見他眉尖一抽,低頭將視線投向我,臉上漸漸泛起奇異的笑意:「或許我真的是那種每逢初一十五就會變身的人呢?」

  我捧腹大笑,誰說魔教教主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分明很愛開玩笑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