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教主大人你這個樣子很像人販子

  萬神醫說自己視金錢如糞土,而在我眼裡,他根本就是化糞池。

  我不過昏迷五日,他竟然拿著那不離身的金算盤辟裡啪啦敲打一番,然後很大方很痛快的除去零頭的三個銅板,正色:「診金共計七百八十兩。」

  「……十八兩都已經天理不容了好麼,八兩也略貴啊,都夠我這小老百姓活一年了!而且您跟我師父不是好朋友嗎?」

  萬神醫十分為難的看我,直接無視了最後一句話,半晌吐字:「沈姑娘的意思是,你的命其實只值八兩,而非七百八?」

  要是我這麼值錢,師父師母早就把我賣了好麼……我立刻點頭:「所以你就收八兩吧。」

  「……」

  萬神醫十分嫌棄的看我,在一旁站著的水行歌似乎也是嫌棄極了:「她的診金我付。」

  這一定是我出生以來聽過最動聽的一句話,頓時感動的淚流滿面,教主大人,做不成戀人,那我們做朋友吧!拜把子行嗎?

  萬神醫笑上眉梢,原本就小的眼更是眯成了一道縫,兩撇小鬍子猥瑣的上揚:「來來來,教主快過來,在下替您敷藥。」

  被萬神醫剝削了一大筆錢的我更是鬱悶了,低聲對水行歌說道:「以後我還你。」

  他甚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只是幾百兩銀子而已。」

  只是!而已!

  被土豪打擊到的我吸了吸鼻子,恨不得給他捶大腿揉肩以示我的友好。只見他俯身挽起褲管,紗布由萬神醫緩慢撤去,漸漸露出那因上了草藥而有些青黑的腿。點淨草藥,那傷口極深,看著那鋸齒模糊的形狀,我驚了驚,他該不會是在救我的時候被捕獵夾傷了吧?

  難得見水行歌蹙了眉頭,面色也正一點一點的泛白,根本就是在強忍著痛。虧他傷到了筋骨還能如此忍著,如果是常人,早該暈過去了。我蹲身給萬神醫遞草藥遞紗布,忍不住問道:「明明傷的這麼深,可你走起路來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

  水行歌淡聲:「習慣了。」

  這話的意思是他經常被獸夾夾到,還是常受這麼重的傷?可據聞水行歌的武功修為極高,當年魔教前任教主遭長老暗算斃命,還是少年的水行歌孤身闖入長老寢室,將其斬殺。對見風使舵回頭效命的人不殺不責,心胸寬廣容納眾人。眾人感激涕零,更加賣命,使得魔教勢力在短短六年便遍及西域,如今要入駐中原,無怪乎李滄要慌了手腳。

  可如此有魄力,武功又高,又有教眾擁護的人竟然說自己習慣了這種重傷。

  萬神醫剛上完藥 ,那名喚豆豆的藥童就跑了進來:「師父,唐門弟子請求進谷,據說是唐門密探探得魔教教主和五毒弟子在此,要搜人。」

  他頭也沒抬:「亂棍打出去。」

  ……我突然發現跟師父同一期進修的武林中人都是一個德性。

  藥童淡定道:「他們還拎了一隻半人高的金箱子過來。」

  萬神醫手一抖,鎮定的對我們說道:「你們,走後門吧。」

  「……」

  「……」

  被一個金箱子出賣了的我們獲贈了一匹快馬,直接由谷中小徑走。

  不知水行歌的腳是不是真的受傷了,騎著馬竟然一點事也沒,反倒是在後頭抱著他腰的我心思又亂了。以前曾坐在大師兄後面,可手完全不能環住胖師兄的水桶腰。如今一抱他,腰無一分贅肉,手感極好,忍不住用手指壓了壓,結實得很。

  出了山谷,進了東臨鎮,我琢磨著要不要讓水行歌把我送到照看疾風的那個小鎮,想了想還是收了話,如果讓別人看見他和我一起,想不被人誤會五毒教和魔教有關係都難了。

  尋了客棧吃午飯,我當是散夥飯,想到武林這麼大,以後基本沒有再見面的可能,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水行歌,待會我就要回五毒山了,後會有期。」

  他沒動,抬眉看我:「我正巧也要去五毒山。」

  我斟茶的手一抖:「真的?去我們教做什麼?」

  他的眉頭又漸漸攏起,驀地鬆展,笑了笑:「順路。」

  教主大人你真的不會撒謊啊!您的墨長劍眉和溫和笑容已經深深的把你出賣了好麼,偏偏說謊的人還覺得自己的演技非常好,悠閒的喝著茶。我暗想著為什麼他會一個人到處跑,教眾又去了哪裡。

  不過能容忍自己的教主四處跑的教眾,分明也很可愛啊。

  我搖搖頭:「你不知道武林上說我們兩教要勾結一起覆滅正派嗎?這麼大搖大擺的跟我一起走,你願意,我也不想。」

  水行歌想了片刻,一話不說,緩緩起身離開。

  看著他起身的那一刻,其實我很想把他拉住大聲的說管他什麼世俗眼光武林天下,我們還是一起去浪跡天涯吧。

  正胡思亂想,卻見他挺拔的身形立在門口,巍然不動。我好奇的走了過去,等看清他在做什麼,臉便抽了。

  青樓常有姑娘倚身窗檯,拿著繡滿繁花的手絹招搖吸引香客。不過現在換成了幾張千兩銀票,擺手的還是水行歌!太詭異了!

  不一會,那銀票所對的牆角,已有幾個衣衫襤褸的乞丐走了過來:「大爺可是有什麼吩咐?」

  水行歌說道:「幫我散佈些話,這些銀票就都是你們的。」

  我痛心疾首,狗腿的看他:「大俠,我幫你擴散吧!」

  水行歌眉角明顯一扯,然後直接忽略了我。

  乞丐分明是行家,似乎對這種事早就駕輕就熟,立刻點頭:「大爺請吩咐。」

  「聽清楚,將這段話傳出去,要快,而且要廣。我明日晨起後,要在鎮上每個角落都能聽見這樣的話——盟主忌憚魔教,根本無力保護中原,因此想趁魔教入駐中原前,將武林邪教都剷除乾淨,首當其衝的便是風雨樓。」

  風雨樓是近年來江湖上發展迅猛的門派,因其主營賭場青樓,為正道所不齒,遂歸類為邪教。可再如何邪魔歪道,沒有做燒殺搶掠的事,即便是盟主也不能輕易說出滅教一詞。風聲放出,不但風雨樓,連其他邪派也必有警覺,李滄為顧及顏面,應當不會再貿然行動。

  如此一來,我們五毒教也能安然了。

  頓覺水行歌形象又偉岸了,我十分感慨的看著那些乞丐拿著銀票四散而去,淚流滿面,完了,又欠了他一個大人情了。不等我多想,一個小姑娘正邁著步子進客棧,轉眼就見水行歌俯身,對她說道:「姑娘,可否看看你的右手?」

  「……」教主大人你這個樣子很像人販子啊!丰神俊朗的形象你還要不要還要不要了。

  小姑娘很愉快的伸了右手,水行歌眉宇微微失落,卻又習慣了般,摸摸她的頭,重新回了桌前。我好奇問道:「你恩公要找的那個姑娘,到底是什麼年齡。難道他連對方幾歲也不知道麼?」

  水行歌一點也沒有要說的樣子,我備受打擊,本以為我們患難與共,就算不是朋友也在朋友的邊緣上了,誰想竟然隔了十萬八千里:「那教主大人自便吧,為了避嫌,就此拜別了。」

  說罷,放了銀子,轉身就走。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真是英氣非常,簡直就是從小崇敬的江湖女俠。

  身後沒有動靜,果然沒有跟上來。我鬆了一氣又有些不舒服,一路疾行,不敢多加逗留。他剛才散播的話即便有效,我也要盡快回去,也不知那血鴿將信送到了沒。

  

  疾風被養的很好,用手捏捏,依舊都是肥膘,這樣的馬才耐跑啊,太精瘦的跑短程還行。

  付了錢給那戶人家,牽馬出了巷子,一抬頭,果然又看見前麵茶檔上坐著個人,正閒雲野鶴的喝著茶。

  我僵著臉走到他面前,怒了:「你跟蹤我做什麼!」

  直徑通往五毒教的路不說,為什麼我故意拐幾個彎,他也會在,這已經不是用順路這個理由可以搪塞的了。

  看著他明明滅滅的眼眸,我突然覺得他會理所當然的說,我有跟蹤的那麼明顯嗎?

  半晌,似乎是慎重思考了很久,他才緩緩吐字:「我難道不是一直都很光明正大的跟著?」

  「……」

  以後師父再舉例厚臉皮拿我做反面教材,我就把他推到前面,看,師父,這才是教學的典範,我跟他比起來就是個演技渣啊。

  可我打不過他,即使心裡非常不痛快,也不能阻止他跟著。我氣餒道:「你該不會是要利用我對五毒教做壞事吧?」

  不是暗戀,不是朋友,卻莫名其妙的闖入唐門將我救了我出來,除了這個理由,我想不出更好的。

  看見他拿著茶杯的手勢微頓,我瞭然,果然被我猜對了。

  許久他才緩聲:「你們教中有一隻奇螞蟥,可以吸食世間任何一種毒。」

  我點點頭:「嗯,所以你在唐門救我,其實只是要我欠你一個大人情。可就算是這樣,也只是我欠你的,師父視奇螞蟥為珍寶,他不會將它用在你身上。而且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弟子了,就算救了我,也不能為你增加任何籌碼。」

  說完這話,我都快委屈的哭了,再看水行歌,依舊是面色如常,語調輕緩:「那件事與奇螞蟥無關。」

  我吸了吸鼻子,他又說道:「只是在還你的人情。」

  什麼人情……還什麼人情……不過是在敷衍我,我什麼時候幫過他?

  完全不記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