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教主大人,江湖傳聞你冷血無情,你能不能符合一下你的江湖形象?

  魔教找人小能手雨千尋不過費了七日功夫,便讓血鴿送了信來。我們剛從青樓出來,行到下個小鎮,便收到信了。

  水行歌又從窗戶進來,說道:「有龍妙音的消息了。」

  想著葵水快沒了,行了路酷熱難耐,我難擋小二介紹的碎冰西瓜汁,足足喝下兩大碗冰水,現在痛的死去活來。捂著被子蜷縮在床上,看著水行歌慢慢走近,俯身看來,皺眉問道:「很痛?」

  我咬牙切齒:「我痛的有那麼不明顯嗎?」

  水行歌隱忍的抿了抿唇角:「還能開玩笑,倒沒痛的神志不清,我去找大夫。」

  「別。」我忙扯住他,「就這兩天的事了,快沒了,你要是急著上路你先走,我快馬加鞭追上你。」

  水行歌看了半晌,問道:「我給你找大夫,看起來就是為了要趕路?」

  我沒好氣趕他:「痛,你讓我睡個好覺,早上起來就沒事了。」

  他沒再堅持,等他從正門出去,我摀住小腹,以掌暖腹,以後再也不吃那些冷死人的東西了。剛剛入睡,就聽見敲門聲,水行歌在外頭喚我。

  似乎不見我回應,一會沒了聲。迷迷糊糊中有人又跳窗而入,屋內燭火一亮,刺的我醒了半分,苦澀嗆鼻的藥隱約飄到鼻子裡,我痛苦的抱了被子打算就此消失在床角。

  水行歌的聲音淡定入耳:「起來把藥喝了。」

  沒聽說過他是這麼體貼的人啊,教主大人,江湖傳聞你冷血無情啊,你能不能符合一下你的江湖形象?找大夫熬藥這種事讓其他小姑娘知道會掐死我的好麼!

  我喝下那藥,他右手伸來,又是幾顆糖蓮子。我頓時猶豫著我是該矯情的說謝謝,還是作死的說我不想再喝藥了。想了想,還是道了謝。

  細長的指輕壓在紗布邊角處,驚的我脖子一僵,他長眉蹙的更深:「看來還是得去萬神醫那裡。」

  我挪開他的手,低頭不讓他直盯著:「先找龍妙音。」

  「她住的地方,正巧在萬神醫附近。」

  我眨眨眼,樂了,正巧順路去醫谷。片刻又蔫了,我沒錢。轉念一想不對,我有十七哥送的金葉子啊,我是小富婆好麼。我捂嘴偷偷笑著,不但可以還錯手拿走木青的那些錢,還能還了水行歌,這次看病也有錢了。

  水行歌彎身看來,眼神甚是怪異:「沈秋,你真是屬老鼠的吧。」

  我大怒,抬腳要踹他,身體動的太過厲害,腰還沒直起,人已經痛軟在床榻上,小腹抽的我痛不欲生……

  突覺腹上微重,源源真氣透過手掌,滲入腹內,頓覺舒緩了許多。我瞪大了眼看他,西域的作風也太大膽了,這麼直接把手放在姑娘家的肚子上真的沒問題嗎?可就算是隔著我摀住肚子的手,那真氣仍是絡繹不絕。

  水行歌的手很暖,不似那日寒涼如雪。手指白皙骨節分明,指甲乾淨整齊,看的我愣神。視線緩緩挪向他的面龐,男女授受不親什麼的早就被拋到天涯海角了。

  水行歌……你如今對我這麼好,我要是真的喜歡上你了怎麼辦?

  我轉而摸著心口,抬頭看他。一如從山水墨畫中走出的男子,雲淡風輕不食人間煙火,笑傲風雲。不展言笑時神情嚴謹又有三分疏離,隱約透著清冷氣息,俊美非常。我咬了咬牙,要不趁著有這個色膽,直接告白吧。他瞥了我一眼,別開視線:「磨牙倒真像老鼠。」

  「……」

  表白的心灰飛煙滅了……我拍拍他的手背:「不疼了。」

  他收了手,問道:「你不問問我初一十五的事,不問問我傷口的事?」

  我躺身扯了被子,背對他:「不問。」

  我們之間的事統共不過只能定義為:普通朋友、待了兩個月的普通朋友、患難與共後仍然是普通朋友。

  既然如此,問那麼多做什麼,徒添了曖昧。

  似乎是見我真的不想知道,他坐了一會,便離開了。燭火熄滅,屋內又是一片昏黑。

  

  水行歌讓宋毅去抓龍妙音了,想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把龍妙音堵住然後打包到我面前的情景,就覺欣慰,忍不住奸笑了一把。

  水行歌指尖微頓,淡然看來:「再笑一下,這美人臉就變成老太婆了。」

  我探著腦袋讓他給我易容,聽見這話,忙板起臉不敢再笑:「記得要把右邊的臉也遮住。」

  他頓了頓:「傷口雖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確定要蓋住?若是不太透氣,傷口好的慢。」

  「嗯,遮吧。」

  他沒再多問,長指輕壓,一點一點的抹勻。

  易容完成,我拿了銅鏡瞧著自己的臉,果然是張美人臉,好看極了。試著笑了笑,一媚傾城啊,頓時心情大好,雙手一攤,將臉捧的跟花看他:「水行歌,我好不好看?」

  水行歌眉眼一擰,瞥了一眼:「不好。」

  「……配合我一下!」

  「好看。」

  我心滿意足,拍拍手:「好了,走吧。」

  等我發現從這裡去萬神醫那裡不過十日路程時,才發現原來水行歌一直在往醫谷的方向走。也不知是他一開始就計畫好的,還是無意之舉。

  我將十七哥給的半斤金葉子用衣服裹好,將幾大張千兩銀票藏回懷裡,確認外表看不出來,才跟他出門。水行歌問道:「為什麼不存在票號裡?」

  「不安全。」對窮了六年的人來說,這種東西還是貼身帶著有安全感,土豪你是無法理解的!

  離醫谷不過五日路程了。

  宋毅飛鴿傳書,龍妙音這幾日未回老巢,已兵分兩路去抓捕她。他在老巢蹲守,等著我們前去。

  說是守株待兔,可待的,卻更像是水行歌。又怕他們的教主大人跑了?

  駕馬南行,一夜勞頓,見到水源便停了下來,讓它們喝水吃草。

  我摸著馬兒鬃毛,增進感情,見他雙手環胸立在湖邊,遠目眺望,問道:「水行歌,你們不是一起來中原的麼?怎麼宋毅緊張兮兮的生怕你逃了,我開始還以為你是覬覦中原姑娘的美色偷偷來這的。」

  如炬目光灼燒而來,只見他扯了扯嘴角:「覬覦中原姑娘美色?」

  我正色點頭:「誰讓你老是要看姑娘右手來著。」末了失聲笑道,「你知道他們怎麼傳的嗎?他們說你要找姑娘的右手代替自己的……咳咳。」

  水行歌輕嗤一聲:「找到龍妙音後,你跟我回西域?否則還是要繼續逃亡。」

  我瞪眼:「找到她我就能清靜了,為什麼還要逃。」

  他淡聲:「她是你的親姐妹,你願意將她推到眾人面前?你一開始的打算,倒不像是要揍她一頓,是要見她?」

  我頓聲,我明明一臉凶神惡煞了,為什麼他一眼就看穿,還有沒有隱私。我默默的縮了縮腿,藏在鞋裡的銀票他不會也知道吧?

  馬兒吃飽了,我們又重新上路。

  經過唐門,想著唐毅棠是師父的好朋友,我又易容了,不禁暗喜,畢竟被一個門派盯上也不是好事,得知唐門非敵是友,我已竊喜了一路。繞過唐門,便是醫谷。

  醫谷山門是渾然天成的巨大岩石,絲絲青色苔蘚纏繞在石縫,上頭畫了亂七八糟的畫,一如我那日醒來時,畫在屋裡那些奇怪的花花草草,也不知到底是誰弄的。然後再往上一看,另有一巨石,倒是沒畫,只是寫著兩列醜的讓人髮指的字「懸壺濟世,醫者天下」,旁邊還有一排小字——錢來來。

  萬神醫,你是怕江湖正派委員會封你的行醫資格證,所以才這麼寫的吧……

  進了谷,見水行歌多看了幾次天,我說道:「還有四天就十五了。」

  他應了聲,我沒多問,雖然很好奇他到底是在練什麼武功,日子總是掐的那麼精準。

  眼看著要到萬神醫的木屋那,就見小竹林外已站了許多人,仔細看他們的裝束,都是唐門的。

  正想著是誰在裡頭,就見屋門打開,唐毅棠面色青黑的出來,滿目疲倦病態:「謝過萬神醫。」

  萬神醫拿著小算盤辟裡啪啦敲打一遍,喜上眉梢:「不客氣,診金半箱金子。」

  唐毅棠眉頭皺也沒皺:「待會就讓人送來。」

  萬神醫笑花枝亂顫又猥瑣:「豆豆,送客。」

  藥童豆豆蹦達出來,恭敬抬手:「唐門主請。」

  見他們一行人過來,我忙拉了水行歌背身,挽住他的手抬頭望天,風景無限好,清風屢過境,太有文化是種罪啊……唐毅棠你倒是走快兩步!

  經過背後的腳步聲微頓,只聽見唐毅棠無比痛苦的咳嗽三聲,步子奇慢的離開了。待他們走遠,我摸了摸下巴:「身為以用毒聞名的唐門門主,竟然也會中毒,而且自己還解不了,這武林上還有誰這麼厲害麼。」

  水行歌眉頭微蹙,沉吟:「是百花毒。」

  萬神醫笑聲遠颺,呵呵直樂:「百花毒乃是西域奇毒,唯有魔教會用,看來唐門主是得罪了魔……這位公子看起來好生面熟……」他眨了眨,詫異的一退三丈,「水行歌!」

  水行歌眉頭仍蹙,我扯扯他的袖子:「是宋毅和唐毅棠起衝突了麼?」

  他搖搖頭:「這種毒藥至毒,只有教裡少數幾人會用。而來了中原的只有宋毅才有,可他絕不會隨意用毒。畢竟我們來這裡不是想惡交中原,他總不會那麼沒分寸。如果是有人要嫁禍於他,將毒藥偷……」

  我想了片刻,不由一咽,抬頭看他,水行歌也是低眉看來,眼神微微交匯,脫口同聲:「龍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