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我突然感受到了來自漫長人生的惡意,頓覺前途一片黑暗。

  明亮耀眼的太陽也拯救不了宋毅那張在烈日下依舊黑如木炭的臉。

  他雙指夾住衣襟,往上緩拖,直至脖子,面色黑如劍眉,僵硬道:「確實不見了。」

  被人偷走近身物品卻渾然不知,龍妙音的手法確實高明。宋毅既然是護法,武功總不會太差。

  水行歌問道:「一直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沒有。」宋毅又補充道,「而且是貼身衣物,屬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抬了抬扇爐火的扇子,提醒他:「就算是貼身物品,沐浴的時候總會褪下。而且……咳,宋護法逛過青樓沒?」

  宋毅抬眼看來,又是一臉姑娘你還要不要矜持還要不要矜持的神色,硬聲:「沒有。沐浴時……」他頓了片刻,「小二進來添過水……可那小二並不臉生,我入住的客棧是隨意選,偷兒總不能提前扮作客棧裡的人。」

  我試探問道:「偷兒易容了?」

  水行歌在旁說道:「但凡易容都有痕跡,宋毅是此中好手,不可能有人能瞞得過他。」

  我摸了摸下巴,笑道:「那簡單,給小二錢,然後讓他去偷衣服,這不就成了。仔細一想,這倒很像是春姐姐的作風。她從小就有小狐狸的稱號,賊得很。」見水行歌目光淡淡看來,我立刻道,「我是老實的乖孩子!四胞胎性格也不是一定會像。」

  話落,只見宋毅的臉更黑了,沉聲:「偷兒是姑娘的姐姐?如此陷害我們魔教,有何用意?」

  聲調滿是殺氣,我忙躲到水行歌後面:「我跟她失去聯繫很久了,而且也不一定是她做的。如果真的是她,那也可能是因為她發現你們在找她,然後小小的惡作劇了下。」

  宋毅忍的額上冒起青筋:「小小的惡作劇?姑娘可知,此番來中原,是為了與中原門派交好,擴大魔教經濟命脈。可此毒一出,魔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抓、抓到龍妙音後,就可以昭告天下了。」

  「那她如今在何處?!她的老巢佈滿了八卦陣,普通人根本進不去,你讓我們如何去抓她?」

  他就差沒對我獅吼起來,堵的我語塞。雖說不是我下的毒,可是確實是我拜託他們去找龍妙音,如果那偷兒就是龍妙音,那便是她察覺後才反擊偷毒。要不是水行歌在,他恐怕早就把我丟到糞池埋起來了。

  水行歌緩聲道:「就事論事,不能怪她。你保管的東西被人盜走,責任大半在你身上。」

  宋毅嘆氣:「屬下知罪,給魔教釀成了大禍。」

  「中原忌憚魔教,即使沒發生唐門門主的事,他們也不見得會卸下防備,無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中原這塊肥地不要也罷。」水行歌又皺眉,「龍妙音的住處在哪裡?」

  「東郊十里外。屬下曾去過,但沒有人,便以為她並不在裡面。可是後來見那五里地都無飛鳥,才起了疑心,再潛入那裡,路已全變了,才驚覺一直在陣中,忙退了出來。正要稟報教主,教主便來了。」

  水行歌點點頭:「將人撤回來,既然布下了陣法,狡兔三窟,即便方圓百里都守著,她也能出來。」

  宋毅應聲,退下了,臨走前依舊是對我沒好臉色,黑的發亮,黑的發亮啊。

  我嘆氣:「這麼說來,我得去找個精通奇門遁甲的人破陣抓她了,我貌似不認識這種人才。」

  水行歌一直透著疏離的眉目忽然隱約有了笑意:「我們教裡恰巧有人對這方面有研究。」

  我又是嫉妒又是羨慕:「水行歌,你手下真是人才多多。可按理說,這八卦陣是我們中原的東西,你們那也流行研究這些嗎?」

  「前任三長老常年居住在中原,見到有趣的東西,都會帶回教裡,奇門遁甲便是其中一個。」

  我朝他擠眉弄眼:「啊~你們魔教果然居心不良,早早就派人潛伏中原。」

  還沒陰陽怪氣完,就被他抬手由額至下巴抹了一巴掌:「老鼠。」

  「……」

  還好宋毅已經離開院子……否則他非得用眼神殺了我。我摸摸臉,一定是因為這美人臉太可愛了,所以他才會不由的摸一把。我繼續扇著爐火,藥味濃郁,嗆的我直捂鼻:「一碗藥二十兩,萬神醫這是打劫呢。」我又看他,「你練功走火入魔,不讓萬神醫看看?」

  水行歌:「不是走火入魔。」

  我小心翼翼的捧著八卦之心問道:「那你是怎麼了?後天是十五,你又要自己跑到外頭去麼?」

  水行歌點頭:「嗯。等那人來了後,再去找龍妙音。」

  「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先來找我……」

  等那人從西域過來,我臉上的傷應該也好的差不多了,要是龍妙音看見我這臉,她大概也知道我是誰,即使進了陣裡,應當也不會傷了我。想見了六年的人就在附近,卻還不得不等多幾天,實在是坐立難安。

  喝過藥,我回屋裡撕了那面皮,將萬神醫給的藥抹上,半邊成了小白臉。想把美人臉黏上,卻怎麼也黏不回去了,只好作罷,不出門就好,就不會嚇著人了。

  躺到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會,夢裡都是沈家分崩離析的那晚,到處都是逃跑的下人,我抱著娘親的腿,問她爹爹在哪裡。卻被她一腳踹開,抱著包袱便跑了。四個女兒,比不過她手裡的那一包金銀財寶。我拉著妹妹回頭一看,沈家大宅已淹沒在火海中。

  我睜開眼,抹了抹額頭,都是冷汗。默了好一會,才緩緩起身,好餓,不過吃飽就沒事,就不會難過了。剛穿了鞋子,餘光一瞥,床柱上嵌了一枚飛鏢。我抬手拔了拔,沒拔下。跳下床,雙手握住,使勁往後拽,還是沒動分毫。

  「丫丫個呸,既然要給我看就別『入木三分』啊!」觀摩了一會,我默默取下綁在上面的布條……

  人沒睡醒,腦子是會笨些的。

  我如此安慰自己,展信一看,只見上面用俊氣小楷寫道「若要見我,東林子時見」。

  沒有落款,唯有一朵梅花。

  沈家的子女,入了自家學堂,都要學習怎麼畫梅花。老爹總說,萬一哪天我們失散了,有個特殊標記也相認。

  後來我常想,難道老爹早就料想到了沈家會敗落麼?

  我搖搖頭,將信收好。想去找水行歌,又停了步子。十五就快到了,萬一陷入陣法困境裡,被困住不能出來怎麼辦?

  想來想去,我披上衣裳,把信揣好,推門出去。

  十三的月光打在青石鋪就的街道上,泛著的光點如粼粼波光。夜已深,沒有行人,只有幾個賣熱食的小販,已準備收拾攤檔。因這裡接近唐門,南北來往的商客常途徑這個小鎮,唐門附近,沒有盜賊敢作祟,因此商客繞繞路也情有可原。

  上回來時,夜未深時,行人熙熙攘攘,腳尖挨著腳後跟,華燈映著底下,流光飛舞,人聲鼎沸,不似今日這麼冷清。

  快至初秋,晚風微涼,我步子快了些,往那東郊樹林跑去。

  東林是城外有名的老林,六年前武林動亂,這裡也曾發生過大戰,當時死傷無數,有些人無人認領,因此有屍骨遺留在樹林中。現在半夜走進,隱約看到有鬼火漂游,配合著蟄伏蟲鳴,分外詭異。

  「見諒見諒啊,我是好人,從來沒做過殺人越貨的事。六年前我還是個小毛孩,家人都是本份的商人,跟各位武林前輩沒有衝突,千萬別找我報仇啊。」

  我將各路神仙默默呼喚了一遍,明明走了許久,卻仍沒有走出森林。我頓了頓,咬牙:「龍妙音你給我出來!奇門遁甲這種東西是用在自家人身上的嗎!」

  除了蟲鳴,便沒有其他聲響。忽然頭頂上的風速急變,我下意識往旁邊撲去,耳側轟然作響,偏頭一看,只見是木樁拼湊而成的大網,可那朝下的木樁,卻是銳利的鋸齒,這分明是要置我於死地。

  心口驀地如針扎來,顫聲:「為什麼要殺我?」

  樹林寂靜,我以為會一直這麼沉默下去,卻忽然傳來一個低沉的女聲:「我想好好的活,小秋,你就替春姐姐死吧。」

  我愣了愣,憤然:「呸!祝沈家列祖列宗夜夜入你夢境,夢魘一生!」

  我氣的哆嗦,手腳也不利索了,一路往回跑,可根本不知道路在哪裡,躲了幾個陷阱,摔了幾個大跟頭。如果現在有鏡子給我照照,一定是狼狽不堪。

  背後的聲響漸停,我跑的快要斷氣,癱瘓在樹下大口喘氣,揉了揉眼,努力往前面看去。這樹林早就被她布下了陷阱,又有陣法如鬼打牆那般阻礙視線和判斷,我要是能逃出去才怪。

  恍惚之間好像看到水行歌踏月而來,衣裳因樹林光源晦暗而如純黑,天穹烏雲消散,月光一出,傾瀉在他的臉上,清冷之氣立刻震懾而出,又如仙人,將這陰暗樹林襯的流光溢彩。

  我默默嚥了咽,掐了掐自己,不是在做夢!

  水行歌低眸看來,遲疑片刻,抬手抹過我的面頰,臉上那冰涼的淚便盡被他拭去了:「原來你怕鬼,怕鬼還半夜跑出來。」

  我嗚咽的抱住他的大腿,哭的昏天暗地——

  親姐姐要殺我,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想……掐死她。

  我更喜歡水行歌了,可江湖炮灰跟青年才俊是沒有未來的。

  想到這,突然感受到了來自漫長人生的惡意,頓覺前途一片灰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