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水行歌,變成小兔子的感覺怎麼樣?」

  水行歌收了收腿:「褲子髒了你洗。」

  「我洗!」

  「……扯破了衣裳你買。」

  「我買!」我頓了頓,胡亂摸了一把眼淚,抬頭問他,「貴嗎?」

  「它由西域銀蠶吐絲而制,解暑驅寒,應該很貴。」水行歌抓住我的衣裳輕輕一拽,將我拽起,「先出去再說。」

  我驀地衝他笑了笑,顧不得他的奇怪目光:「水行歌,我的親姐姐要殺我。」

  水行歌眉頭也未動一動,點頭:「你早該想到的。」

  我嘆氣:「是啊,我早該想到的。大名鼎鼎、偷盡天下的妙手觀音,又怎麼會突然跑到李滄那去偷字畫,那東西雖然值錢,但比起她之前偷的也不算什麼。千人谷、萬象林、青樓坊這些以精密機關揚名的地方尚且不能攔住她,更何況只是一個普通的天機門。她怎麼就失手又露臉了呢。」

  水行歌沉聲:「你不是沒有想到,只是根本不想去承認她真正的意圖。」

  我抬頭看了看他:「水行歌,人生已經如此艱辛就不要拆穿了。」

  「……」

  算一下龍妙音失手的日子,剛好就是我下山送信不久時。以前我下山總是趕著集日在附近小鎮採購物品,採集時人多,我又不出彩,容易被淹沒在浩瀚人海中。可這次出遠門,見的人多,龍妙音是在什麼時候看見我,然後發現我跟她長的一樣,隨即探聽到我的身份,接著便自導自演了偷盜、失手、露出真面目的戲碼?

  將我推到風口浪尖,她在後面坐享其成。一旦我成了替罪羔羊,她就能帶著多年來盜得的錢財高枕無憂自在逍遙去了。

  明明兒時的感情那麼好,遇到壞人,打的頭破血流也不讓他們欺負我們姐妹任何一人。可只是分別了六年,卻變成了現今的模樣。也不知道列祖列宗知道了,會不會氣活過來。

  溫熱的手掌撫在腦袋上時,我差點又哭倒在他身上。別人都想能得到多一點老天憐憫上蒼憐愛,可我只要些許就好。一旦擁有的多了,要是哪天沒有了怎麼辦?

  「走吧。」

  語調輕柔,直沁心底,我提袖抹掉淚:「嗯。」

  有了水行歌在身旁,一路出現的陷阱似乎都顯得那麼滑稽簡單,無所畏懼。我雙手抓著他的胳膊,腦袋往他手上黏,此時不揩油何時揩。不不小鳥依人一下都是浪費這身高差距啊。

  只是天色愈明亮,水行歌的身體就越冷,漸如那晚,原本溫暖的手,也開始生了涼意。我抱的緊了些,恨不得將自己的熱度分他一半。那樣毫無反抗能力的水行歌,我不喜歡,甚至恐懼。

  當看習慣了一個人強大的樣子,就很難接受他不堪一擊的落魄模樣。

  我低聲喚他:「水行歌?」

  「嗯?」

  「你的手涼了。」

  他握了握掌,眉頭微擰,話卻不多:「嗯。」

  「我們能在今天走出去嗎?」見他沒作答,神色嚴謹,我不敢再問,更不敢深問。

  東林絕不可能那麼長,我甚至懷疑我們已經走到了另一個地方。可途徑的樹卻又並沒有異常,這附近只有這裡才有那麼多百年樹齡的參天大樹。

  而且奇怪的是,朝陽早已升起,可我們明明走了很久,頭頂上仍是那橙黃大餅,不見明亮,不見由東至西,似乎一直在那個地方,時間滯留。

  早聞當年精通八卦之術的人曾將其用於朝廷軍隊中,助朝廷大敗敵軍。後來朝廷得勝,卻畏懼此陣威力,故將術士斬殺。而僥倖活下來的術士為保命,將此技作為秘傳,武林雖有傳言,但是卻沒想到這陣法的威力真的這麼大。

  這與武功高低無關,不懂八卦陣法的人根本就如進入鬼打牆,路似路而非路。

  口中不覺渴,腹中不知飢,連腿也察覺不到累意。看著那在前面亂竄的走獸,也沒心思去抓。

  水行歌似乎也一直在迷路中,可默默覺得,有他在身邊,其實就安心了。

  他忽然停了下來,沒有抬頭看天,語氣沉緩:「快到子時了。」

  我一個激靈:「這麼快?」末了又問,「你怎麼知道?」

  他頓了頓:「能感應得到。」

  「你是怪獸嗎?能像獸類那樣知曉時辰?」我笑了笑,才發現嘴唇乾澀,這一笑,唇角便裂了,絲絲血腥味飄入鼻中。察覺到他的手微僵,似要抽離,我忙抱緊,盯著他,慌神,「水行歌,不要丟下我。」

  話落,他愣了愣,連我也愣了神。見他低眸看來,我便覺臉上滾燙,這個時候這麼表白是不是太直接了。但是總不能真讓他丟下我,不是怕他一去不復返,也不是怕自己一個人時會死,只是……不想被他拋下……

  水行歌到底還是抽離了手,低聲:「我很快回來。」

  我拉住他:「就算你真的在練什麼奇怪的武功,我也不會在意。」

  他的聲音忽然竣冷:「每個人都說不會,可每個知道的人,都無一例外離開了。」

  我頓覺失落,自嘲笑道:「我鬆手,可並不是覺得我也會是那樣的人,只是不想讓你為難。」我擺擺手,「快走吧,不是要到子時了嗎?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說罷,我坐在樹下,老老實實的坐著。要是我亂走,遲早會被各種陷阱坑死。倒不如等他回來,而且我也不願一個人行動。

  默默頹廢了片刻,見那身影還投在一地枯葉上,影子閃動,不由沒了好氣,抬頭盯他:「水行歌,你到底走不走?」

  橙陽下的他面色被染的不見蒼白,眉目如墨,眸中光點不滅,似含浩瀚星海,似乎只是看著,便覺他運籌帷幄,沒有什麼事可難倒他。被他直直看來,我幾乎被那氣場壓的憋氣,剛要偏轉頭,便見他俯身,竟然將我攬入懷中。

  教主大人,你、你能不能不要抱這麼緊,我要被勒死了……只是,他在害怕什麼?

  水行歌語調越發低落:「你若真的離開,我也不會怪你。」

  我瞪大了眼,抱的姿勢更加用力曖昧了,頓時凌亂。剛哆嗦著手要順勢抱住他,就見他忽然鬆了手,轉而撲向旁邊,愕然看去,只見他已經撲倒了……一隻小白兔?

  水行歌你這個時候去撲兔子幹嘛!

  我差點沒吐三升血以表我的震驚之情,可眨眼間,水行歌那高大筆直的身軀卻不見了蹤影,只有兩隻小白兔在地上。

  「水、水行歌?」我驚的精神抖擻,他會遁地?不對,地上沒坑。他會飛天?不對,沒見他往上面竄!

  等等……

  我盯著那隻半坐在地上朝我盯來的小白兔,嚇的差點沒暈過去,腦子明顯不夠用!我乾笑兩聲:「水行歌,你別告訴我你變成兔子了。」

  「哈哈哈哈,水行歌,你一定是遁地了是不是?」

  「哈哈哈哈,水行歌……」我差點哭了出來,「你這是違背常理的你知道嗎!你想把我嚇成神經病還是精神病?」

  一隻小白兔踉踉蹌蹌的逃跑了,那一隻還是半坐著看我。一對紅眼睛特別明亮,連眨也沒眨。我顫顫抬手戳了戳它,腰身軟乎乎的,卻不跑不動,只是直勾勾盯來,一雙眼眸銳利而又淡然。

  這傲視天下的眼神除了水行歌還能是誰!

  我敲了敲暈乎乎的腦袋,人兔對望了許久,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這種怪力亂神的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水行歌那麼害怕別人知道他這個秘密了。那就是說,每逢初一十五他就會化身獸類,而剛才他抱的是兔子,也就是在子時他所碰到的第一隻野獸,就是他變身後的樣子?

  這件事已經無法用常理來解釋了。

  我再次驚嘆魔教真是個人才輩出的好地方啊,雖然都是怪才。

  可變成兔子的水行歌分明很有愛,而且可以盡情的蹂亅躪啊。

  我偷偷笑了笑,俯身用手指頭戳了戳它軟綿綿毛絨絨的肚子:「水行歌,變成小兔子的感覺怎麼樣?」

  它微微瞪大了眼,末了那夾著探究的冷冽目光斂起,換上了他一如既往「你這愚蠢凡人」的表情,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那些知道真相跑掉的人一定是因為你變成了老虎大像那些不可愛的野獸,所以說選擇暫時的真身很重要。你說你要是變成了鳥一定被我燉湯喝了,要是變成毒蛇也一定被我抓去製毒……」

  我猛地頓聲,不對。

  你這愚蠢的凡人……的表情,我好像不止一次看到過。

  掐了下日子,初一十五……猞猁、血鴿、小蛇……貌似都是……

  我差點沒跳起來:「你、你……你說,我在你面前換衣服的時候你有沒有看!」

  兔子沒答,可眼神分明在閃躲,在閃躲,在裝無知裝純潔啊!

  我搖它前腿,要哭了:「你告訴我,你看了沒,你看了沒。肯定看了吧,猞猁一次,小蛇一次,都是脫光光的換衣服啊,你說它們是不是你,是不是?」

  兔子朝我翻了個白眼。

  「嗚嗚嗚。」我抹了一把辛酸淚,被一個大男人看光了還不知道,當時沒莫名其妙說話吧,沒吧沒吧?

  只是想一下突然覺得丟臉極了,要不把趁著還是小白兔的水行歌滅口好了。

  空中忽然傳來一陣輕蔑笑聲:「喲,原來還沒有死。我都從唐門溜躂一圈回來了,想給你收屍,可竟然還活著。瘋言瘋語的,被逼瘋了嗎?」

  我心下一沉,是龍妙音。

  亦或是,我的姐姐,沈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