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能不能滿足一下我被英雄救美的心情!

  唐毅棠中毒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武林,近日鎮上的江湖中人又多了起來。我本來想花十個銅板買包柿子上山的,可是看見那些背刀佩劍的人不是買玉觀音就是買金活佛,比上不足無下可比,我果斷的決定帶著一顆赤誠的心去,慰問品什麼的太見外了。

  不枉我花那麼多錢跟萬神醫買了一堆藥,今日一看,臉上的傷痕已經很淡了。雨千尋幫我上了個淡妝,邊抹胭脂邊嘆道:「年紀小就是好,水嫩水嫩的。哪像我,都二十有二了,年少不再呀。」

  「……」

  二十二歲的人長得跟小姑娘似的,你真的不是在打擊我嗎……

  蒙了面紗,推門出去,就看見水行歌站在廊道里和宋毅說話,低語幾句,便見宋毅離開了。抬頭看來,問道:「真的不用別人陪你去?」

  「嗯,你們不是一會也到嗎?他們吃不了我。」

  水行歌緩聲:「小心。」

  我順了順袖子,將手上的紅點遮住,先行一步往唐門去了。

  上次來這裡差點喪命,如今上山還有些陰影。這幾日在部署龍妙音的事,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跟水行歌說話,等這次的事結束後,一定要單獨聊聊。

  一路上山的人都是左手小包右手大包,見我的回頭率已經達到了百分之百,我淡定的將手中的十片金葉子展成小扇,輕輕搖擺,眾人一見,羨慕非常,紛紛收回鄙夷目光。

  一到山門,我忙把金葉子收好,混在人群中進去。

  現在已過了正午,這個時辰來的人,都不是打算來混吃的。我們進了內堂,連坐的地方都已經沒了。我拿著茶杯到處竄走,聽這些正派人士說八卦。

  「聽聞前日妙手觀音發了盜貼給唐門主,要偷鎮門之寶貝九香毒和雨花鏢。」

  「離拜帖上說的時間還剩半個時辰吧,一定要抓住她,還我華山寶劍。」

  「那龍妙音好大膽,在盟主家中失手,還敢出來作祟。」

  「不是聽說她和魔教走在一塊了嗎,而且唐門主中的是百花毒,那不是魔教獨有的毒藥嗎?」

  我說怎麼會來了這麼多人,原來是想來抓龍妙音的。這群人還在唧唧喳喳著,裡堂有人高聲道:「門主到。」

  百來人立刻靜了下來,滿堂鴉雀無聲。

  唐毅棠的面色比起那日在醫谷已經好了很多,只是雙唇微紫,毒素還未完全清除。見了眾人,強笑著抱拳,聲音卻不如往日洪亮:「多謝各位遠道而來,在下身體不適,各位請隨意,用些茶點。」

  門人已陸續從後院搬來凳子椅子,稍微有點身份的人都入座了。唐毅棠坐在主位上,聽著唐宋德報上各大門派送來的厚禮,一一謝過。

  等他們都輪番虛情假意完,見時辰差不多了,我才走到堂中央,察覺到灼灼目光齊聚看來,額上都有些虛汗,抬手:「五毒山弟子代家師前來拜見唐門主。」

  唐毅棠直視而來,銳如鷹隼:「有心了。」

  唐宋德忽然附耳低語,唐毅棠凝神擰眉,剛起了身,便見一人踉蹌進來:「師父,地宮機關全破,九香毒和雨花鏢失竊!」

  眾人頓時沸騰,一個胖子看了我幾眼,指道:「那不就是龍妙音!」

  我眨了眨眼,淡定的取下面紗,便見眾人手中兵器嘩啦作響,不等我辯駁,就見一人走了出來,身形頎長而高大,抱拳:「唐門主,沈姑娘絕不可能是妙手觀音,如果她是,又怎麼會同時作案又出現在您面前。況且我可以作證,她確實是五毒山的弟子。」

  「木……青。」我頓了頓,再看在座的人,已經在低聲交談,唐毅棠的臉色還是紫白紫白。

  一人忽然略帶嘲諷的笑道:「好一出聲東擊西,想瞞天過海,龍妙音,你還太嫩了。你不慎在盟主家中露出真面目,於是今日來唐門,僱人偷盜九香毒,本尊卻在這裡,讓眾人替你洗刷嫌疑,可惜這故弄玄虛的手法,太小兒科了。」

  我怒道:「我被人冒充是最大的受害者,怎麼就成龍妙音了。而且唐門機關天下聞名,是隨便在街上找個人就能破的嗎?」

  一人恍然道:「難道唐門機關不過爾爾?」

  唐宋德立刻沉聲:「閣下要不要試試,親身驗明?」

  那人立刻沒了聲響。

  過了片刻,又一人匆忙跑進:「啟稟師父,眾弟子追擊龍妙音,正往這邊追趕,還請師父定奪。」

  某門派掌門隨即起身:「我等願意助唐門主一臂之力,將龍妙音擒拿!」

  我腹誹,幫忙是假,想將她捉住拿回被盜寶貝才是真意圖吧。唐毅棠一點頭,眾人便簇擁而出,紛紛立足院落,只等著龍妙音自投羅網。

  不過半柱香,便見一抹清麗影子踏瓦而來,輕功確實好。似乎見前頭有人,立刻頓足。後頭追來的唐門弟子雙掌齊發,她臉上的猙獰面具一掃而去,露出真容。

  我仰頭看去,嘆道:「她真的跟我長的一樣啊。」

  木青低眉看來,眼神分外奇怪,我朝他示意,他隨即隨意,沒有開口。

  眾人叫囂著,卻無人上前,龍妙音已停駐屋簷,看著眾人冷聲:「我勸你們最好別動,因為我在你們的酒水裡,下了百花毒哦。」

  人群中頓時有人驚聲:「惡毒的妖女!快交出解藥。」

  龍妙音嗤笑:「魔教的百花毒,我可是費了很大功夫才偷來的,若不是我給你們嘗嘗,只怕你們一輩子也無法領會百花毒的厲害,所以你們該謝我。」

  有人憤然:「妖女,你好毒的心。」

  我嘶的拔了旁人的劍,往前一步,叉腰提劍:「龍妙音,把你的假面具撕下來!有本事用你的真臉!」

  龍妙音瞥了我一眼,提著細指,沿著下顎緩緩捲起薄面皮,面皮一去,她便冷笑:「誰稀罕你這張臉。」

  眾人倒抽一氣,已有人驚詫:「蜀中花魁非煙兒!」

  龍妙音又緩緩抬指,又去了一層面皮。

  「峨眉師太!」

  她如變戲法,足足換了五張臉,眾人分明已經沉迷在了猜謎遊戲中,她終於是起身,頂著一張不知道是誰的臉冷嘲:「想知道我妙手觀音的真容顏,你們還太嫩了。」

  一個清脆女聲不知從哪傳來:「龍妙音,你偷魔教百花毒,嫁禍於我們,好大的膽子。」

  我們回頭看去,只見走在前面的男子面色淡然,身如玉樹,一對眸子從容淡定。左邊是個俏皮女子,右邊是個黑臉漢子。不過三人,卻讓喧鬧的四周頓時寂然,有人驚呼:「水行歌。」

  雨千尋蹦到前頭,朝唐毅棠抱了個拳:「見過唐門主,聽聞唐門主身中魔教奇毒,但教中並無人對唐門用過此毒,因此我們隨教主前來,免得被有心之人誣陷魔教。魔教此番來中原是想與武林交好,還請各位掌門明鑑。」

  她的語調沒有一絲傲氣,平心靜氣,聲音又好聽。說完後,也無人跳出來反駁。要是換宋毅說這番話,恐怕效果要大打折扣。

  水行歌淡聲:「各位所中的百花毒,魔教會全部解開。」

  眾人的注意力都在水行歌身上,待別人回神,龍妙音已經懸空而起,凌空踏步,輕功好的讓人驚奇,轉瞬人已快離開院子。她忽然脫下外裳,隨手一散,漫天的花粉如絮飄落,傻子也知道這個時候撒下來的絕對不可能是麵粉!剎那驚的眾人無暇追趕,躲閃逃命。

  龍妙音狂笑離去,院子裡已經亂成一鍋粥。這戲已經演完,我自知再不會跟她有任何瓜葛。

  龍妙音自此可以用她原本的臉活下去,江湖上「我的」畫像也可以撤了,魔教也沒有了毒害唐毅棠的嫌疑。一石三鳥,而我跟龍妙音也不會再見面,再見面今日的戲就白演了,到時候又得上演姐姐殺妹妹的戲碼。

  我抬頭看著她離開,心中如秋悲涼。這一愣,忘了躲閃,手腕一熱,木青抓住我的手要往裡跑。步子剛起,便見一隻手伸來,輕而易舉的卸開木青的手,重力一失,我往後倒去,落入溫熱的懷中。

  水行歌護住我,聲調客氣非常:「謝過木少俠,勞你費心。」

  木青:「……」

  我:「……」

  能不能滿足一下我被英雄救美的心情!我長這麼大個人了還沒試過,水行歌你要賠我!

  水行歌不管我瞪眼,也不顧木青愣神,寬大的長袖一揮,頭上的粉末飛散,不沾半分。我不敢再看木青,一個勁的往水行歌身上躲,木青,我們有緣無份,你還是找別家的好姑娘吧。而且……我怎麼覺得他要是再靠近一步,就會像毒粉那樣被水行歌給扇飛……

  一定是我的錯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