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姑娘,快洗把臉睡吧,奴婢先出去了。」

  我默默嫌棄著魚知樂,他真是……白長了一張充滿睿智的臉。接好兩個胳膊,我痛的不能擺手,拳也沒抱:「那我走了。」

  「霜兒!」

  我煩不勝煩,忍不住說道:「我不是程霜。她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們是四胞胎,六年前失散了?如果說姐妹裡容易被人騙的,大概是我們四胞胎裡排第二的沈夏了。我叫沈秋,排行第三,是五毒教弟子。」

  魚知樂緩緩瞪大了眼,隨後站起身,又是一臉面癱:「哦,既然不是她,那丟去餵獅子吧。」

  「……」我的手突然恢復了力氣,撲過去抱住他的大腿,「姐夫!要是程霜知道你這麼對我,她會難過的,你要做負心漢嗎?而且你幫她找回了失散多年來的妹妹,你不覺得她會感激你,然後為你贏得芳心增加勝算籌碼嗎?!」

  魚知樂又發瘋了:「你是寫書人嗎?故事要不要再編的狗血點?失散六年,哼。五毒教弟子,哼。沈秋,哼。這種名字一聽就是編的,好玩嗎?」

  我憤然,不要名字攻擊!炮灰名字也是有尊嚴的!

  魚知樂不管不顧,讓婢女過來把我打包丟去浴池洗乾淨,然後強行讓我躺兩個時辰,美其名曰讓我冷靜的想清楚。根本不信我的說辭。

  接著我邊嗑瓜子邊拉著婢女聊天,終於是理順了魚知樂和程霜的故事。

  四個月前,魚知樂在街上偶遇懲罰惡霸的華山女弟子程霜,幫了她一把,誰想程霜對他一見鍾情。魚知樂花花公子心性,決定戲耍她。告訴程霜他受了內傷,需要華山鎮派之寶《萬劍聖宗》來調息內功。沒想到程霜真的為他去偷了劍譜,可交給魚知樂劍譜的卻是個小孩,程霜不知所蹤。這個時候,魚知樂才驚覺自己早就喜歡程霜了,自此寢食難安,一個月來卻找不到她的蹤跡。

  婢女說完,和我一起搖頭,牙齒撬開瓜子殼,伴著喀喀聲嘆道:「渣男啊。」

  末了婢女又是羞澀狀:「可要是樓主為我這麼做,我寧可被騙。」

  妹子,立場呢……

  我抓了一爪子瓜子過來,問道:「你們樓主這是魔障了,快告訴我有什麼法子可以逃出去,我可以給你們金葉子哦。」

  「姑娘,快洗把臉睡吧,奴婢先出去了。」

  「……」

  說罷,眾人火速離去,絲毫不給我掙扎的機會。我拍了拍手,躺了一會。江湖傳聞果然不可信,那什麼被愛人拍下懸崖的說法太不負責任了。只是,程霜到底去了哪裡?

  魚知樂不信我說的話,怪只怪程霜太愛看戲本了,導致他覺得我全都是在編故事。我擰眉,水行歌不會這麼認為吧?

  他發現我不見了,現在是不是在找我?

  我還有話要對他說……但風雨樓藏人的功夫可是一絕,他能找到我嗎?我翻了個身,身體越來越沒力氣,不一會就睡著了。

  睡夢中察覺到陌生氣息,強烈的不安襲來,我幾乎是蹦了起來,只見魚知樂搬了凳子規規矩矩的坐在床前,笑道:「醒了?去吃東西吧。」

  「據說你跟程霜相處了三個月,那你對她的某些特性,脾氣、習慣該清楚吧?」

  魚知樂思量一會,沉吟:「你脾氣不好愛哭又膽小又不講道理的事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我指的不是這個……」

  他想了想,正色:「你睡覺會說夢話會磨牙的習慣了我也不會洩漏出去的。」

  「我……」我瞪眼,「你們已經?!!!」

  魚知樂說道:「我們一起去采靈芝,跌進崖底里一起過了三個晚上,你忘了?」

  我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他利用程霜在先,無論那是不是我的姐妹,都不樂意看他們一起。

  消停片刻他又說道:「那是我最難忘的三個夜晚,一世都不會忘。」

  我一個腦袋兩個大,這到底是有沒有那個……

  「餓不餓?飯菜已經備好了。」

  我用力點頭,吃飽了才有力氣逃跑!

  可是風雨樓的廚子做的飯菜太好吃,一不小心吃撐了……我心酸的摸了摸撐圓的肚子,還好水行歌不在,否則他一定又要鄙視我了。等會,為什麼他那張臉老是出現在腦海裡。所以說……我默默覺得悲哀,竟然不知不覺中已經很喜歡那傢伙了。萬一他回了西域,我得相思病怎麼辦。

  「霜兒,我問你。」魚知樂忽然滿臉寒霜,冷的滲人,冷聲,「教你散佈謠言的人,是誰?那乞丐說,先拿銀子給他們的,是個男子。然後才看見你站到他一旁,十、分、親、暱。」

  我嚥了咽,這傢伙變臉變得也太快了吧:「朋、友。」

  魚知樂輕笑,美目流轉光芒:「好霜兒,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怕你傷心過度,找了別的男人。」

  樓主大人你確定你剛才不是想掐死我?我越發不喜歡他,頓時慶幸程霜離開他是正確的。吃飽喝足,藉口累了,魚知樂也就沒多留我,在一眾婢女的「護送」下,我又回到了房裡。

  打發她們出去,貼在門縫往外聽了聽呼吸聲,門外至少有六人。又往窗戶那看了看,四個人。我佯裝肚子疼,跑到茅廁去。從身上掏出瓶子,撒了點藥粉抹在鼻下,什麼氣味都阻絕了。隨後從懷裡拿出另一個瓶子,把粉末撒在糞坑上。

  這粉末名叫臭蟲粉,奇臭無比,聞者輕則嘔吐重則暈倒。是素來有著惡趣味的大師兄精心研製的另類毒藥,下山前他給我塞了一瓶,說是彌補不能陪我一起去唐門送信的「遺憾」。然後我一邊豎起中指一邊把毒藥揣好,接著被師兄無情的踹下了山。

  外頭的腳步聲往這走了兩步,又停住了,似乎在猶豫。我捏著鼻子哎喲一聲,接著把茅廁裡的石頭丟進糞坑裡,隨後就聽見急速而來的聲響,矮門啪的被打開,驚呼聲此起彼伏,不消片刻,就見那尾隨的四人躺倒在地。

  我阿尼陀佛一聲,跳出茅廁,開始琢磨要往哪個方向逃。一般大宅子的構造是坐北朝南,以能採集更多光源。大門若是朝南,那北邊的防守因是最弱。確定方向,便往那邊小跑。

  我並不指望能一口氣逃出去,風雨樓家大業大,上下奢侈的名聲早就傳遍江湖,不要說總舵,就連分舵的房屋也是出了名的豪華巨大。待會尋個稍微安全人少的房子,躲上一晚。等他們以為我都逃走了,再走不遲。跑了一段路,途徑三個院子,基本都有人把守。摸索前行,又跳進第四個院子,裡頭寂靜無聲,怕是無人居住。

  慢慢挪步,沿著廊道走去,不敢大意。走到一處房前,看了下那精緻鏤花門雕,頓了頓,忽然驚覺過來,剛才經過的房屋做工雖然也細,但是比不過這扇門,那這屋裡住的人……我轉身要跑,門卻打開了,身後聲音詫異而驚喜:「霜兒,你怎麼會來這裡……你身上是什麼氣味?」

  我:「……」該死,魚知樂你怎麼會住在北邊!你難道不是應該住在東廂嗎?跑到北邊來還不帶手下,身為樓主的威嚴你還要不要要不要了。

  魚知樂笑了笑:「我就知道霜兒你還是記得我說過的話,我喜歡安靜,你喜歡鬧騰,所以我們確實很適合在一起的。不過……你身上到底是什麼味道?」

  誰要跟你在一起!我惱怒的腹誹,抬頭笑了笑:「剛才不小心蹲久了茅坑。」

  魚知樂臉上唰的白了:「我、我有潔癖……霜兒你快去沐浴。」

  我輕笑,剛才還深情款款的樣子,可連對方染了一點氣味都接受不了,這就是喜歡了嗎,未免太讓人討厭:「樓主嫌棄我?」

  魚知樂的臉色更白,快步走過來,視死如歸般握住我的手,搖頭:「我能克服的!」

  然後似乎是忍不住了,鬆了手,俯身乾嘔。

  「……」他的潔癖看來不是一般的重。我不想再折騰他,正要告訴他沒關係,鼻下的絕味丹藥力漸散,下意識用手一抹,藥效全消。一股衝天臭味襲來,直搗五臟六腑。熏得我也扶欄乾嘔,樓主大人,我錯了,我不該嫌棄你的。

  明明有潔癖,明明臭不可聞,卻還強撐著,或許魚知樂這人……並不壞。

  我們兩個還掙紮在這臭充粉的氣味中時,廊道唰嚓唰嚓的跑進兩列人,到了跟前,無一不是皺眉,強忍得五官都快皺做一團:「樓主,程霜姑娘她逃……」

  要是讓魚知樂我有逃跑的心不就完了,我立刻一抹嘴,跳了出來,笑靨如花:「嗨。」

  「跑……」眾人眨了眨眼。

  「待的太無聊,所以來找你們家樓主玩。」我面不改色的撒著謊,又擺出自認為最純潔無邪的笑臉。

  魚知樂擺了擺手:「下去吧。」

  眾人面面相覷,我慢慢往他們面前挪了挪,他們終於是忍受不了臭蟲粉的氣味,強行列隊依次離去。

  真是有紀律有素質啊,要是我,早就毆打一頓那人再跑了好麼。我正感慨著,魚知樂便沉聲問:「你就真的那麼想走?」

  我愣了愣,看著他認真說道:「我不是程霜,不是你的霜兒。」

  默了許久,在我以為他又要任性說你就是你就是的話時,他卻神色如常,帶著一貫的冷漠和無奈,低聲:「我知道。」末了看向我,「你不是霜兒。」

  我鬆了一口氣,這傢伙的腦子總算是想通了。

  「因為你的武功,太差了。」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