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等你變身那天我就去抓只母雞來塞你懷裡

  程霜明顯比我淡定多了,剛才還一副小綿羊嬌豔欲滴的模樣,一開門,見到魚知樂,活似母獅子。

  魚知樂冷笑:「沈秋,你可真是讓我一頓好找,你以為佯裝成霜兒我就認不出你了嗎?」

  程霜:「……」

  察覺到她渾身散發出一種你死定了的陰暗氣息,我默默從她身後蹦達出來,想到魚知樂可能要被罰去跪搓板,心情大好,展顏:「嗨。」

  「……」魚知樂嗆了幾聲,愕然片刻,撲了過來抓住程霜的手,「霜兒,我剛才其實是在演戲,我知道是你。」

  程霜乾笑:「聽說你把我親妹妹當作我抓起來關了幾天,魚知樂,在崖底共度三晚,你竟然還不認得我,真是讓我失望。」

  我眨了眨眼,看著兩人拉手親暱,大爺的,魚知樂你竟然對我姐做出那種事來!而且才認識了多久!我頓時覺得水行歌在吸食了迷情藥後還能自控真是……等等,我狐疑看向他,腦門的油燈啪嚓啪嚓的閃,他、他該不會是……不舉吧?

  水行歌投來視線,皺眉:「我是肉?」

  我嘿嘿一笑,暗暗捏了自己一把,這怎麼可能,這結實的身段怎麼可能有顆不舉的……嗯!

  魚知樂的頹廢神色在見到程霜那一剎立刻煙消雲散了,看的我直嘆神奇。這兩人既然見面了,那我的利用價值也結束了吧,瞅著時機,探頭:「樓主大人,你不會再抓我了吧?」

  他正色:「當然不會,小姨子。」

  「噗。」我激動的一陣凌亂,默默的明白水行歌說日後稱霸武林的定然會是我們沈家了,這又多出了個勢力龐大的樓主姐夫。而且風雨樓財大氣粗,我隨便去串個門估計能得一大筆錢。我搖搖頭,怎麼可以為了錢財把姐姐賣了,我將她扯到後面,「魚知樂,你可別忘了,你害得我姐姐背上偷盜的罪名。」

  程霜拉住我:「小秋放心,師父向來疼我,只要把秘笈原本交還,一定不會責怪我。」

  我點頭,朝魚知樂齜牙:「快點把秘笈交出來,讓姐姐帶回去。」

  魚知樂從懷中拿了一個布包出來交給程霜,她揭開紫色的布看了一眼,又收好:「這下對師父也有個交代了。」

  見她一臉馬上要跟情郎跑的感覺,我忙拽她到屋後,不許魚知樂跟來,認真道:「姐,他真的可靠嗎?你真的要跟他過一輩子?」

  程霜眉眼微動,拍拍我的頭:「你姐不是小孩子,他真心假心,我看得出來。如果不是知道他的心思,我斷然不會做出盜竊師門的事。如今他也明白他的心意,應當不會負我。」

  我默然,魚知樂雖然有時候很抽風,但似乎確實很喜歡姐姐。重要的是,姐姐也喜歡他。如此看來,兩情相悅,我這做妹妹的,也沒什麼好阻攔的。程霜又道:「秋秋,我現在暫時還不能去見師父,若是帶魚知樂去,一定會被師父丟出來的。你幫我將秘笈交給他,探下師父的口風,要是他沒動怒,我立刻去求師父原諒。」

  我點點頭,從她手裡接過秘笈,塞進懷裡,拍了拍:「姐姐放心,一定會交給墨掌門的。」

  程霜伸手抱了抱我,忽然哭了出來:「秋秋,剛見面就要分開了,姐姐是不是太狠心了。」

  我聽的心裡泛酸:「等你們成親了,我一定會去的。當下之急是解決秘笈的事,然後我們就能光明正大的行走江湖了。」我笑了笑,安慰她,「而且姐夫那麼厲害,一定不會讓姐姐再受六年前的委屈的。」

  她嘆了一氣,抬手抹淚:「你可有二十五姐和二十八妹的消息?」

  我頓了頓,搖頭。不是擔心她會洩漏龍妙音的事,只是不想她知道,龍妙音對我做了那樣恐怖的事。

  程霜又抱了抱我:「江湖險惡,要小心。」末了又道,「要不跟水行歌回西域吧,我看他挺護著你的。」

  我笑了笑,護著……只是護著而已……難不成去西域給他做丫鬟?

  回到屋前,水行歌和魚知樂正在交談。我眯了眯眼,魚知樂這傢伙在程霜面前和別人面前形象完全不同,這麼一看,一如第一次見,一個字,帥。

  程霜跟魚知樂說了一會話,大意便是風雨樓不許欺負我親妹否則我跟你沒完,你再敢追捕秋秋我就宰了你,成親的時候我要紅妝十里等等。我遠遠聽著,不由感嘆姐姐真是女王。

  「秋秋,你一臉恨嫁。」

  我沒好氣看了水行歌一眼:「我就是恨嫁了恨嫁了恨嫁了。」

  水行歌莫名看來:「好好的怎麼發脾氣了?」

  沒心沒肺!等你變身那天我就去抓只母雞來塞你懷裡。想到這,頓覺人生極爽。水行歌抬手一敲:「你的臉不適合做陰險的神色。」

  我揉揉腦袋:「可龍妙音就做的很好,我跟她長的有哪裡不同?」

  水行歌淡聲:「哪裡都不同。」

  我問道:「要是我們三姐妹齊齊站開,你能分辨得出我們麼?」

  他想也沒想:「能。」

  我驚嘆,連跟姐姐有肌膚之親的魚知樂都分不出來,水行歌怎麼……我突然想到他化作我的模樣兩天,臉頓時滾燙。

  程霜「教訓」完魚知樂,便和我道別,和他迴風雨樓。魚知樂讓幾個人帶我們由另一條山道走,就此別過。

  回到鎮上,我們先在客棧裡吃了一頓。一直吃到打飽嗝,才心滿意足的放下碗筷。

  「水行歌,你知不知道華山派墨掌門住在哪?李滄開武林大會,他也會來吧。」

  「正反兩派的人擠在天客來。」

  我恍然一聲,又道:「你快去找宋毅吧,說不定還能挽救你的威嚴形象。」

  水行歌嘴角一扯:「已經被你毀的煙消雲散了。」

  我輕哼:「師兄和木青也已經把我當成中了迷魂術的人了。」我嚥了咽,起身,「我要去客棧找師兄,免得他們擔心。」

  「我陪你去。」

  我擺手:「你突然失蹤,教眾肯定也急了,等我解釋完,我就去找你。」

  水行歌頓了頓,點頭:「小心。」

  「嗯。」我拿了一塊燒餅,往天客來那邊跑去。跑著跑著又覺不對,我為什麼解決了自己的事後還要回去找他?他還答的這麼理所當然,難道他也想把我抓回西域去做丫鬟?

  跑到天客來,人比那日來尋木青時更多了,一眼看去——人人人人,都是人,吵的我耳鳴。

  我奮力擠過人堆,抓了小二:「請問五毒教是在哪個房間?」

  小二抬了抬手,我咬了咬牙,打賞了五兩。他瞪了瞪眼,我忍痛又給了五兩,他才愛理不理的答道:「七號閣,進了後院往左拐。」

  過五關斬六將,突破重重人牆,終於到了後院。我鬆鬆胳膊,迎面走來十幾個人,為首幾個有年長者有中年人,只聽腳步聲,個個內力深厚。再看裝束,我頓了頓,待他們經過,抱拳:「在下五毒教弟子沈秋,請問這位可是華山派墨掌門?」

  墨掌門我沒見過,但他手中的寶劍卻是華山的鎮派之寶,但凡武林至尊兵器都有繪本,十枚銅錢一本,閒暇沒事我會看看,好在看通俗話本時做做參考。

  墨掌門一身正氣,面上刮的乾淨,雖已是中年,卻無中年人的滄桑,眉宇間儘是一代大俠風範,他客客氣氣道:「在下正是,請問姑娘有何事?」

  旁邊的門忽然打開,胖子師兄驚呼:「果然是小秋!」

  不等我答話,已經被蹦出來的二師姐一把抱住,腦袋直蹭:「秋秋,我想死你了。聽說你中了迷魂術,還把木青的胳膊打斷了,讓我看看你受傷了沒。」

  見墨掌門一臉奇怪的盯來,我抬手挪開師姐的臉,尷尬的笑了笑:「墨掌門別介意,其實我是受程霜囑託,將一件東西還給您的。」

  墨掌門面色一變:「那個逆徒!她在何處!」

  這翻臉跟翻書似的……我忙賠笑,又使勁甩了甩還在抱著我胳膊湊腦袋的師姐:「我與程霜是失散多年的朋友,她如今有事不能親自前來,因此托我送還秘笈,還請墨掌門見諒。」

  墨掌門冷笑:「程霜若給了你假秘笈,她依舊可以跟邪魔歪道一起逍遙自在。」

  我忙說道:「她不會的。」

  他直直盯來:「這當真是她交給你的真本?」

  「嗯。」我雙手將秘笈奉上,魚知樂那麼喜歡姐姐,總不會坑她。程霜又是親姐姐的,應當也不會坑……我……我驀地回過神,我明明跟她長的一模一樣,而墨掌門又是她的師父,可為什麼剛才墨掌門一沒有錯認我是程霜,二又沒有驚呼我不是程霜?

  想到這,手腳頓時冰冷,再看他,只見墨掌門勃然大怒:「好你個沈秋!竟然私自調換我華山派秘笈!還不速速將它交出來!」

  我詫異的看著他手中的書,除了封面寫著《萬劍聖宗》外,裡面的書頁竟然一片白茫。我驚的差點癱軟在師姐身上:「不、不可能……她交給我的時候明明……」

  我盯著墨掌門的冰冷神色,忽然明白過來,為什麼程霜一開始便對我說了那麼多對不起,最後抱著我時,會哭。還讓我跟水行歌去西域。因為她早就知道秘笈是假的,她一開始就在做戲,和墨掌門商量好,利用我對她的信任,推我進這個圈套。

  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親姐姐又要推我下地獄?

  身體冷的難受,我顫聲:「秘笈是她交給我的,我沒有偷偷換掉。」

  墨掌門冷笑:「那她如今在何處?」

  「她……」我頓聲,不是不想說,而是,如果這一切都是程霜陷害的,那她此時根本就不在崖底了。難道要說她跟魚知樂去了風雨樓,可這又有誰信,現在不管我怎麼辯解,都被當作是盜竊秘笈的人,罪名難脫。

  不由多想,墨掌門長劍猛然刺來,我愣神片刻,師姐突然將我推開,師兄也跳了過來,急喊:「快跑!小秋!」

  我強忍著淚,轉身逃走。

  此時只有一個想法,去風雨樓,找程霜問清楚!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