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這張臉到底是長的有多大眾

  一覺醒來,水行歌沒有像通俗話本裡的男人那樣,守在心靈受傷的姑娘身邊。不過想想,要是一睜眼,看見他在旁邊,估計我得喊色狼才是正常反應。

  一大早自我吐槽完畢,又生龍活虎了。我心情大好的打開門,迎著朝陽伸了個懶腰,然後天地就黑了……不對,是黑臉宋毅倒掛著從屋簷上翻身進來了……

  看到宋毅,我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恨不得變成烏龜。他這回倒是客客氣氣的抱拳:「沈姑娘。」

  我尷尬的擺擺手,只希望他不要譏諷我厚臉皮,又黏在水行歌身邊。

  宋毅面色比我還尷尬,似乎醞釀了一會,才道:「之前一直誤會姑娘,是在下的錯。此次姑娘因我魔教而受牽連,我卻還錯怪於你,在下給姑娘道歉。」

  「水行歌都跟你說了?」

  「教主已經全都告知屬下。」

  我鬆了一氣,耳畔便響起輕笑聲,我們齊齊往外看去,只見雨千尋也從屋頂上跳進柵欄內,拍了拍手:「宋護法,我就說過,教主那麼有原則的人,把沈姑娘留在身邊肯定有他自己的考慮,偏偏你不信,還說教主沉迷於女色。」

  宋毅神色不自然起來,半晌吐字:「這話能不能別當面說。」

  雨千尋笑了笑:「怕什麼,反正你臉紅也看不出來。」

  我瞅著宋毅的黑臉,深以為然,又摸摸自己的臉,問他:「宋護法,我和你師父長的很像嗎?」

  宋毅點點頭:「像,但你比她有心有肺多了。」

  我頓感悲催,跟姐妹長的像被她們坑就算了,千里迢迢還要跟西域人長的像然後被坑,這張臉到底是長的有多大眾:「那個……你們教主呢?」

  雨千尋又笑成了青樓老鴇:「教主有急事出門了,昨晚從姑娘房裡出來後,就一直沒有回來。不過姑娘放心,只要你不走出這條街,絕對沒有人能將你帶走。」

  我連忙道謝,又覺不對,嘴角一抽:「別告訴我,你們把整條街都買下來了。」

  雨千尋點頭:「是啊,反正花不了多少銀子。本來想把附近兩條街都買了,但是有幾戶人家不肯走,所以只好放棄。人家不走我們總不能強拆了吧,我們又不是流氓強盜。」

  我默默點了個贊,然後被「反正花不了多少銀子」刺激的心裡滴血,魔教上下果然都是土豪,整條街沒有一百個店也有八十吧。

  水行歌回來的時候,我正在啃鴨脖。見他略有黑眼圈,十分疲憊,我吐乾淨骨頭,問道:「吃飯了嗎?」

  「沒有。」

  我招了招小二,水行歌隨之坐下,小二很快就送上來一碗清粥,他喝了幾口,說道:「明日就是武林大會了。」

  我驀地抖了抖,武林大會的另一個名字其實就是——討伐魔教,除掉妖女,拿回秘笈吧。我正色:「水行歌,我跟你回西域,給你做丫鬟吧。」

  水行歌皺眉:「秋秋,你確定你是做丫鬟的料?」

  我大怒:「我做菜很好吃!而且洗刷打雜樣樣精通。」

  他淡淡看來,笑意漸起:「讓你伺候沐浴倒是可以,反正你偷偷掀衣服看過了。」

  「噗。」我羞的臉燙成紅鍋底,他怎麼知道我悄悄看過他,難道我又酒後說胡話了。

  水行歌笑意更深,語調輕緩:「回去是遲早的事,不過不是現在。」

  我遲疑片刻:「不要跟他們死磕……」

  「嗯,我會有分寸,不用擔心。」末了他又道,「明天一起去參加武林大會。」

  ……這真的不是死磕嗎……還有,這麼去踢館子真的沒有問題嗎……

  

  雖然水行歌確實能給人安全感,可是被幾百號人盯著,百分之八十又都是名門正派,身為邪魔歪道的弟子,我表示壓力很大啊。而且……教主大人你能不能多帶幾個人,就帶宋毅和雨千尋還大張旗鼓這是要被圍毆的節奏吶。

  我一邊默默的流淚,一邊緊抓著他的胳膊,低聲:「宴席擺了上百桌,但是我們是來講道理的,不是來吃飯的吧?」

  水行歌笑道:「當然是吃過飯才有力氣理論。」

  「那我們坐角落吧。」

  水行歌拉著我淡定的坐在了正中間,其他門派紛紛投以不作死就不會死的目光。

  我心驚膽顫的坐在他旁邊,桌上陸續上來的美食已經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力。好坐不坐,這一桌偏偏是華山一派的座位。墨掌門神色十分複雜的坐下,其他弟子只顧著盯我的臉,還未完全入席,已有人齊齊佔位,定睛一看,不由詫異:「大師兄,二師姐。」

  二師姐笑笑,朝墨掌門抱拳:「墨掌門德高望重一定不會介意在下坐這裡吧?」

  墨掌門臉上一抽:「在下在意。」

  二師姐長長的「哦」了一聲,然後……就沒然後了。

  我不禁感慨師姐的臉皮果然是天下第一厚,誰與爭鋒啊。悄然間,幾個華山弟子已經立在我的身後,大有圍困之勢。再看胖子師兄,竟然旁若無人的吃起來了,邊吃還給我夾菜:「秋秋快吃,看你最近都瘦了。」

  水行歌瞥了一眼我碗裡堆積如山的菜,淡聲:「你們的感情真好。」

  「哈哈,師兄妹嘛。」我提筷給師兄夾了他最愛吃的紅燒肉,「師兄快吃。」夾了菜,抬眼就見雨千尋嘖嘖聲響的朝我搖頭,一臉你完蛋了你要遭殃了你死定了的表情……我、我做錯什麼了……

  正吃的歡,忽然一個華山弟子憤然起身,大聲道:「師父,恕我無法與小人同席!」

  墨掌門問道:「哦?小人?」

  那人抬指指向我,神色憤恨簡直是恨不得戳破我的腦袋:「她傷我門派師妹,偷天換日盜走劍譜,此乃真小人!」

  二師姐冷哼一聲:「我五毒教用毒手段不知比你華山劍法高明多少,還要費那麼大的功夫去偷劍譜麼?況且這麼笨的盜竊方法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栽贓陷害,虧你們還信,一群豬腦子。」

  師姐這麼拉仇恨值真的會被毆打的……我趕緊喝了一口茶:「墨掌門,此事跟五毒教無關。」

  墨掌門緩聲:「今日是武林大會,總要顧及盟主面子,坐下,吃過飯,自會請盟主定奪。」

  那弟子這才坐下:「弟子急躁了。」

  嘖……墨掌門真是道貌岸然的典範啊。

  滿院大概四百多人,卻是鴉雀無聲。我四下看去,見到了師父和師娘,隔了五六張桌,看的並不太真切,可只是依稀看見,心下也暖和。如果這次的事解決不了,我唯有與五毒教斷絕關係……這樣才不會連累五毒教。

  飯總算是吃完了,奴僕上來將碗筷殘羹撤下,奉上熱茶。真正的武林大會,這才開始。

  先說話的是李滄。

  李滄與師父年紀相當,卻比師父蒼老許多,唯有一雙鷹隼般的眼眸讓他看起來不顯滄桑而有無上威嚴,下盤甚穩,聲音中氣十足,想必平日也有練功。一般像他這樣有權勢又有名利的「大俠」,幾乎都會在中年之後疏於練功。因此武林的後起之秀多,不是因為武功比前輩好,而是前輩的武功退步了。

  但李滄明顯沒有,單是憑這一點,就知道這人極有抱負和目標。目光挪到他的旁邊,果然看到了木青。想到程霜說,木青當時也是害我入陷阱的人,頓時有些不願直接面對他。

  也不知是不是目光灼灼,惹得他注意了,視線突然看來,盯的我愣了片刻,才收回目光。

  我在江湖上的第一個朋友……到底還是在江湖利益面前失去了。

  說完了武林一年來的大事,墨掌門終於是出場了,起身抱拳:「華山雖是浩瀚武林中的一個小門派,但也是武林的一部分。近日華山秘笈被盜,涉及到另外兩個門派,還請盟主做主。」

  李滄不苟言笑的臉上微微有了變化,聲音更是沉著:「墨掌門請說。」

  墨掌門:「我華山有一鎮派劍譜《萬劍聖宗》,上月孽徒程霜與五毒教沈秋勾結,將劍譜盜走。我派弟子追蹤到她的所在客棧,卻被魔教阻攔,不肯交出妖女。」

  我咬了咬牙:「真相不是這樣的。」

  墨掌門冷笑:「如今我徒弟下落不明,分明就是遭了你的毒手,你再將這件事全推給她,所以上演了一出前來還秘笈,卻發現秘笈乃是假的戲。」

  「你撒謊。」

  「你當日說,秘笈是程霜親手給你的,那程霜在何處?」

  我頓了頓,供出她?可說出來,也根本沒人相信。這一開始就是醞釀好的陰謀,不管我解釋再多,最後都是徒勞。

  墨掌門依舊是笑如刀鋒:「五毒教弟子盜取我華山劍譜是我們自己的事,可西域魔教包庇妖女,在中原挑起事端,分明是要挑釁我們整個武林,還請盟主定奪,將魔教趕出中原!」

  他這話一出,陸續有類似的聲音響起,一傳二傳,便漸漸動亂了,滿是將魔教清理出中原的呼聲。

  我急的真想拿凳子毆打他一頓,正要起來,手背一暖,水行歌面色從容,看的原本暴躁的我也登時平靜下來。

  有他在……我或許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

  「秘笈不在她的手裡,而是……墨掌門根本就沒丟失秘笈。」

  雨千尋的聲音不輕不重,卻是字字清晰,立刻炸的眾人嘩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