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鴨脖在哭。」

  魚知樂請客,我當然不能錯過這個剝削他的機會。在最豪華的客棧點了一百八十道菜和兩百個肉包子外加一百張大餅。吃了兩口,讓小二全搬到門口送給乞丐。

  吃飽喝足的我飲了一口茶,痛快多了。見魚知樂面不改色,我抬手:「掌櫃,我還要再點一百道菜。」

  魚知樂:「……」

  我捧腹笑了起來:「你可以不付賬的,把我這兩箱錢全拿走吧。反正連我的命都可以拿,這點錢又有什麼不能。」

  魚知樂頓了頓:「抱歉,沈姑娘。霜兒有難言之隱……」

  我點頭:「你們都有難言之隱,只有我沈秋的命最不值錢。如果是你陷害我,我無所謂。但那是我的姐姐,我的親生姐姐。魚知樂,你有兄弟嗎?被哥哥弟弟捅一刀試試如何?你不攔著她,還陪著你老婆一起坑她的妹妹,這樣真的沒問題?」

  魚知樂默然,許久才道:「抱歉。」

  我淡聲:「我要見她,哪怕是死,也要讓我死個明白。」

  這裡是包廂,整整一個大房間,除了我和他,沒有旁人。可我總覺得,程霜就在這附近,她在聽我們說話,卻不肯出來。

  僵持了一會,我放下杯子,笑道:「我決定繼續回去賭,如果我毅力驚人的話,大概一個晚上能贏垮一個賭場,然後再用贏來的錢去挖你們青樓的姑娘。再給錢姑娘們奮戰各個賭場,良性循環,估計不用十年,可以整垮你們風雨樓。」

  魚知樂沉聲:「你不可能每次都贏。」

  「我有訣竅。」我笑了笑,起身,撣了撣衣裳,「我去了。姐、夫。」

  步子還未邁出大門,屏風後便走出一個白衣女子。看見她,我以為我會揍她一頓,可意外的,竟然很平靜。

  魚知樂急忙過來,將她微微護在身後,好像生怕我猛虎撲食把她吃掉。

  程霜面色平靜,喚了我一聲:「妹妹。」

  「噓。」我抬指,搖頭,「不要喊的這麼親切,否則我又會以為你要做什麼壞事。反正我偷換華山秘笈,又無秘笈可交,必死無疑,你根本不需要再想法子害我。」

  「我有身孕了。」

  我愣了愣,程霜又道:「我將秘技偷出來後,在交給師父的途中被攔。在面壁關押時,我發現我有了身孕。師父在飯菜裡下毒,和我做交易,讓我演了這齣戲,才肯將解藥給我。」

  魚知樂說道:「霜兒沒有騙你。我將你抓進風雨樓,本想尋機讓霜兒出現,可是沒想到水行歌竟然能將你救走,此後一直沒有機會接近,再後來,我們讓木青誘你出來,利用你師兄阻止水行歌來救,卻沒想到,水行歌輕易化解了五毒教的毒,將你帶走了。」

  聽見木青的名字,我更是愣神。木青抓走我,不是因為覺得我中了魔教的迷魂術要救我,而是因為一開始就是打算抓我……原以為算得上是朋友,可原來也不是……

  魚知樂嘆息:「霜兒中的毒我解不了,只能聽墨掌門的話,配合他。」

  「若是說木青的話……」我冷笑,「這件事的幕後人果然又是李滄那個王八羔子?」

  程霜皺眉:「秋秋不要說髒話。」

  我冷冷看了她一眼:「閉嘴。」

  程霜默然,魚知樂長眉擰起:「那晚風雨樓出動大批人馬本來是要上演救你,然後讓你們姐妹重逢的戲。但計畫打亂,於是乾脆變成追殺你們。可是沒想到,你和水行歌跳崖了。」

  我笑了笑:「所以其實程霜出現在崖底,也是你的無奈之舉。佈置了一晚上,第二天中午,生了炊煙引我們過去。終於是完成了嫁禍給我……不,確切來說,是嫁禍給我,但目標其實是水行歌的壯舉了。」

  一旦商路斷了,魔教在中原沒有經濟支持,想稱霸武林,又怎麼敵得過李滄。水行歌屢次幫我,李滄是料定了我出事,他不會坐視不理。哪怕我在水行歌心目中的地位沒那麼重要,他將我交了出去,犧牲的,也不過是一個五毒教弟子。

  李滄那王八蛋總是在做雙贏的事,這麼被他牽著鼻子走,實在不甘心。總有一天,要揍斷他的鼻樑!

  程霜要靠近我,魚知樂拉住她,搖搖頭。她嘆氣:「小秋,你在直呼我的名字,你連姐姐也不肯叫了。」

  「嗯,我怕做噩夢。雖然說孩子也是你的骨肉,但孩子沒了,還可以再有,可我若沒了,便真的沒了。你和沈春一樣,自私自利,沒有半點姐妹情誼,這樣的你,我為什麼還要喚你姐?」說到後面,我幾乎顫抖,原來不是不氣她,只是氣過了頭,忘了那種痛心。如今心如刀割,如果能像她那麼狠心 ,該多好。

  程霜黯然不語,已經沒初見時的明媚風華。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詫異原來同一張臉,卻也可以那樣好看。看她十指纖纖,並不像做過粗活的人,我從心底替她開心。她卻在門開一剎,就已經在算計我。

  「秋秋,幫李滄一起將魔教趕出中原,只要魔教一走,你還是以前的你,絕不會有人動你。」

  「噓。」我又示意她噤聲,「在你們都害我的時候,只有他陪在我身邊。雖然這次李滄的目標是他,我才因此被利用。但我一點也沒怪他,他比起你們來,好了百倍千倍。他沒有拋下我,我也不會背叛他。」

  「妹妹……」

  我嘆氣:「謝謝你那晚來找我,雖然你最後還是沒有過來道歉,但幸好你沒過來,否則我可能會撒酒瘋捅你一刀。」

  她面色微頓:「自在崖底見過後,我沒有再去找過你。」

  我眨了眨眼,雖說那晚喝醉了,但那張臉,分明就是……那會是誰?龍妙音?總不會是沈冬吧?算了,任誰都好,哪怕真的是沈冬,我好像也沒抱什麼希望了。剛提步要走,想起一件事,問她:「你的毒解了?」

  她搖搖頭:「魔教離開之日,師父會給我解藥。」

  「聽說萬神醫是個解毒高手,你可以去試試哦。」

  程霜眼裡立刻暈開了感動:「三妹,其實你還是顧念姐妹情誼的。」

  我嘲諷道:「不,我想讓你活著,好好的活著,親眼看著你的親妹妹是怎麼被你害死的。」

  話說完,她身子一個搖晃,魚知樂瞪眼低吼:「沈秋!」

  我漠然的打開門,這門關上,我再不會見她,姐妹情分,就此了斷。手觸到大門時,腿已經軟的站不穩,只想找個地方痛痛快快的哭出來。可門一開,見了眼前淡定從容的男子,卻忍不住落了淚。

  水行歌這回體貼多了,直接遞了方帕過來,我邊接過邊想,難道是昨晚用他衣裳擦臉的後遺症。

  魚知樂隨即跟了出來,詫異:「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瞄了兩眼左右,剛才守在外頭的兩排人全都不見了。水行歌總不可能一個人把他們全都丟出去,他沒那麼耐心。所以說,魔教其他人也來了?想到宋毅那張黑臉,我就覺得胃疼。下意識挪了挪位置,水行歌長眸看來,我嚥了咽,保持距離啊教主大人。

  水行歌未答他的話,伸手把我抓了過去:「回去。」

  我掙紮著跟在他後面,他又道:「不想走?我抱你?」

  ……還是乖乖跟著吧。

  水行歌淡聲:「宋毅對你誤會太深,回頭我會跟他說清楚。」

  「哦。」

  「我幾次連累你,你不怪我?」

  「不怪,我打不過你。」

  「……」他停了步子,低眸盯來,「說你沒心沒肺,卻又腹黑得很。贏垮風雨樓的賭場?挖走他們的青樓姑娘?」

  我乾笑兩聲:「那是一時衝動放出的話。」

  「可我聽說,你連贏了二十四把大小。」

  「這簡單。」我抹掉淚,嬉笑道,「進去後,找一個逢賭必輸的人,他押大我就押小,他押小我就押大。嘿嘿,我聰明吧。」

  「……」半晌他才吐字,「對方跟著你押了怎麼辦?」

  「所以贏到二十四場後我就沒押啦。」

  水行歌扶額,末了又笑了笑:「明明很聰明,為什麼總要裝糊塗。」

  我忽然很想問他,你那麼聰明,知道我喜歡你吧,那為什麼也裝糊塗?

  「水行歌,找個機會揍斷李滄的鼻樑好不好?」

  他點頭:「好。」

  我抽手離開他溫熱的手掌,末了又覺得不對勁,低頭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思量一會,頓時兩眼一黑,哀嚎:「我贏的錢全落在客棧裡了!我要回去。」

  水行歌笑道:「說不定程霜還沒走,你要見她?」

  我用力點頭:「她哪裡有那兩箱銀子重要!」

  水行歌唇角抿起,又拉住我的手腕繼續走:「你就當賞給他們了。」

  我哭成了渣:「兩箱,有兩箱銀子啊。那可以買多少肉包子,多少鴨脖。」

  「現在整個武林都在找你,你想被剁成肉醬嗎?」

  「鴨脖在哭。」

  「乖。」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