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我竟然選了一個這麼作死的告別方式……

  離開醫谷,坐上馬車,我伸了個懶腰,揉揉眼,這幾天都沒睡個好覺,待會回去一定要睡個昏天暗地。哈欠一聲,倒是精神了些,抬頭問他:「水行歌,你的惡習好像很久沒犯了。」

  他微皺眉:「什麼惡習?」

  我忍笑:「姑娘可否看看你的右手。」

  水行歌嘴角一扯,末了眉頭更皺:「似乎……確實很久沒問了。」

  「問了六年難道這個習慣突然就丟了?」

  他抬眉看來,似乎沉思一番,也是略有疑惑的模樣,最後淡聲:「不知道為何就忘了這件事。」

  我往他身邊挪了挪,自戀病又犯了,眨眼:「一定是因為我就是那個恩人姑娘!」

  「嗯公說過,她的手上必然有一圈紅痕。」

  我多希望真有紅痕,無奈的抬手看了看,不由一愣,原本這手上有一小截紅印記,可現在竟然又長了,要是再多一半,那都可以環繞手腕一圈了。我認真道:「水行歌,我手腕莫名其妙多出了一條紅印。」

  水行歌握了手腕抬起一看,長指擦了擦,又擦了擦,半晌說道:「我記得初見你時這手上並沒有……」他忽然盯來,「你中毒了?」

  「呸!」我憤然的想抽回手,堂堂五毒教小師妹,怎麼可能連自己中毒了都不知道。誰想他握的太緊,一時沒抽回,馬忽然嘶鳴一聲,猛地停下。幸而水行歌手疾眼快將我拉住,否則非得摔到外面去。

  馬伕厲聲:「閣下是何人?為何攔在下的去路?」

  「在下天機門弟子木青,有事求見沈姑娘。」

  我愣了愣,抽回手去掀車簾,果然是木青,還有他的師弟路保田。下意識要下車跟他長聊,可是驀地想到,這次的秘笈事件,木青也在其中……我默默蹲在平板上,招手:「嗨。」

  木青劍眉星目,一身正氣凜然,確實是個俊朗青年。他聲調沉穩,走近了一步:「沈姑娘,在下有話想跟你說。」

  我依舊蹲著沒動,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路寶天輕笑一聲:「這馬車誰不知道是魔教的,水行歌在,你這跟屁蟲肯定也在。」

  「……」我好想一指頭戳死他啊……啊……

  木青偏頭斥責:「師弟,不許無禮。」

  氣氛頓時就僵硬了,我默了片刻,回頭看著水行歌:「我去去就回。」

  水行歌頓了頓:「你不怕他又抓走你?」

  「有你在,他抓不走。」

  這話的意思擺明了是你武功那麼高木青打不過你一定不能在你眼皮子底下抓走我,但是為什麼他臉色立刻好轉,眸染笑意,一臉愉快的點點頭:「去吧,快點回來。」

  ……這麼平易近人的水行歌頓時讓我覺得很驚悚呀……

  跳下馬車,我看了四下,還是城外,人並不多,便往附近樹林走去。

  林中寂靜悄然,夜色未落幕,沒有蟲鳴聲,又沒有行人,一時氣氛寂然。走了一會,我才停下,看他:「木少俠有什麼事?」

  木青微頓:「你要和他去西域?」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你是和他留在中原?他會一直在中原?他要……稱霸武林?」

  我笑笑,原來木青的想法也跟他師父一樣,水行歌對武林根本沒一點意思好麼:「他不過是想來中原開拓財源,對武林沒興趣。」我看著木青閃躲的神色,愣了愣,「你在探我的話?」

  木青神色更是複雜,我頓時冷笑又覺悲痛:「為什麼連你也要利用我?」

  「沈姑娘,我並不是利用你……」木青急聲,「師父不會就此罷手的,你留在他的身邊遲早會有危險。」

  「這次我被陷害,你也有份。」

  木青怔神:「對不起……沈姑娘,我只是不願看你和魔教中人糾纏。師父答應過我,這事如果成了,會撤除對你所有的……」

  我立刻打斷他:「夠了,木青,你的本意是為我好,我心領了。可比起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我寧可你直接了當些。」我躲開他的灼灼視線,再不果斷些,倒像是我在阻著他的美好前程了,低聲,「如今已經什麼都太晚,我們……緣盡於此。」

  「沈姑娘!」

  我擺擺手,身心疲累得很:「找個和你志同道合的姑娘吧,但是……別再用自己覺得對的方法對她。」

  一開始他就不欠我什麼,有些事情他對我的確好,如果一直這麼下去,可能有一天我真會感動和他一起。可是慢慢的這種方式就變質了,他的私心漸漸佔據了上風,甚至到最後,不惜要利用我除去水行歌。

  這樣的他,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木青。

  心情有些沉重的回到馬車,路保田還在瞪我,我漠然無視,上了馬車,看著水行歌的淡然神情,托腮嘆道:「水行歌。」

  「嗯?」

  「我的少年不見了。」

  「……你……很難過?」

  我想著,這幾個月亂七八糟的事解決了,水行歌也不要我跟他去找恩人姑娘,那我好像也沒理由留在他身邊。況且我離開五毒教這麼久,再不回去師父一定會把我踹出師門。水行歌去找錢來來,我回五毒山,這一別,應該再也見不到了。心情更是低落,抱膝痛聲:「又一個少年不見了。」

  「秋秋,你桃花很多,非常多。」

  

  桃花非常多的我無比失意的回到了天客來客棧,進去裡面,不見當日喧鬧情景,略顯冷清。武林大會開完,大家也都各自回自己的門派。我往七號閣走去,還沒進院子就聽見熟悉的吵鬧聲,不由喜的跳進院子大門,擺手:「嗨。」

  眾默……

  這沉重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二師姐先開了口,眨眼:「秋秋,你不是跟水行歌私奔去了嗎?」

  我:「……」

  「是啊,你不是有身孕然後跟魔教教主去西域了嗎?」

  「不對,聽可靠的消息是說秋秋被擁護為魔教聖姑,所以去魔教陞官發財去了。」

  「嘖,我還是喜歡第一個版本。」

  「明明聖姑版比較有愛啊。」

  我大怒:「你們夠了!別說那些亂七八糟的版本,你們聽了後怎麼不來留我,我們的情誼走到盡頭了!」

  胖子師兄哈哈大笑,蹦上前拍拍我的肩,一把抱住:「秋秋,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們,我們也舍不得你。」

  被師兄一陣熊拍,雖然被拍的想吐血但是至少還有人真心想挽留我,大師兄和小師妹果然是天造地設的好朋友。

  廊道悄然走來兩人,我抬頭看去,立刻歡喜起來:「師父,師娘。」

  師娘當年是武林上有名的美人,偶遇當年還英俊瀟灑的師父,兩人一見鍾情,然後互許終身,可遭到師娘娘家反對,隨後兩人私奔,惹怒娘家人,派人追殺。在逃亡的時候,師娘受了傷,再不能生養。

  這也就是為什麼師父師娘沒有孩子的緣故,也或許是如此,對我們這些徒弟非常好,在我們習武時雖然嚴厲但生活上還是很照顧。

  師娘比我的親娘更像我的娘親……我好像說了一句了不起的繞口令,默默點贊。

  師娘見了我,搖頭嘖嘖:「秋秋,你跟著水教主果然是吃香喝辣,都圓潤成什麼樣子了。」

  我還是收回那句繞口令吧……我看向和藹可親的師父,希望能在他那裡找到一句安慰的話,我可是歷經了「對抗整個武林最後化險為夷翻身把歌唱」的傳奇歷程,應該能得到誇獎吧。

  師父正色:「回去後,奇螞蟥由你照料一年。」

  「……」我頓了頓,「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

  「這麼快!」我脫口而出,見他們意味深長看來,臉都憋得滾燙,「我只是還沒吃夠這裡的美食。」

  二師姐抿嘴笑笑:「真的?」

  我憤憤道:「真的!我去客棧拿行李,待會就回來。」

  說罷,轉身往外面走,一路走一路想要怎麼跟水行歌道別。

  江湖女俠:今日一別,有緣再見。

  黃花大閨女: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見,公子保重。

  無論是哪個版本,都猜不到水行歌的反應呀。我撓撓頭,出了客棧,那馬車竟然還停在門口。我忙跑了過去,掀起簾子,水行歌還在裡面,他淡聲:「回客棧吃飯。」

  他在等我一起吃飯……要是我不出來,他是不是要一直等……我愣神,脫口:「我明天跟師父回五毒山。」

  車廂裡光源暗淡,水行歌的眸色也顯得微黯:「回去?不去蜀中?」

  我點點頭:「師父對我有養育之恩,他讓我回去,我不能違背師命。」

  說完,我放下簾子,回了客棧。

  只是怕他……到最後都不會挽留我。

  他要是挽留了,我可能會忍不住留下來的。

  但他要是不留,怕我要難過很久很久。

  強行打劫了師姐的房間,趴在床上的我默默想著,愈發悲痛,選來選去,我竟然選了一個這麼作死的告別方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