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水行歌,我喜歡你。」

  水行歌沒有出現。

  我無比難過的趴在床上,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可他沒來。睡了一覺,他還是沒來,然後心情就變得鬱悶了。正悶在被子裡,門吱呀一聲打開,我動了動,沒探頭。規規矩矩從正門進來的肯定不是水行歌,他是跳窗專業戶好麼。

  果然片刻就聽見二師姐的聲音:「秋秋,你是蝸牛還是烏龜?」

  我悶聲:「是老鼠。」

  「……」師姐失聲笑,拍拍被子,「快起來,吃晚飯。」

  我露出腦袋,詫異:「晚上了?」

  「是啊,不然你以為。」師姐眯了眯眼,「明天一早就回去了哦。」

  我偏頭:「哦。」

  「再也見不到教主大人了哦。」

  「哦。」

  「你就這麼回去?不跟水行歌繼續發展感情?」

  我咬牙:「我和他本來也沒什麼。」

  師姐斜乜我,俯身湊近:「嘖嘖,小秋,我看你挺喜歡他的嘛。」

  我詫異:「你怎麼知道?」

  「哈哈哈,是個人都看出來了好吧。」

  「……」我擒著被子,繼續趴著,原來我喜歡的這麼明顯,不由更氣餒,「我是不是太懦弱了,我想告訴他我的心意,但是卻一直說不出口。他那麼聰明,是真的看不出來?他不來找我,其實也不喜歡我吧。」

  我像個委屈的小媳婦說了一堆,誰想師姐非但不安慰,還捧腹大笑……我憤然,難道我在說笑話嗎。師姐笑夠了,才說道:「秋秋,是個人都看得出水行歌喜歡你好吧!你們兩個笨蛋,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要是沒人幫你們捅破這窗戶紙,我看十年過後,你們連小手都沒牽上。」

  ……雖然被師姐吐槽成了不解風情的木頭人,但是心情忽然好起來了,小心翼翼的問道:「師姐你說的是真的?」

  師姐撲哧笑了笑:「果然還是個小姑娘,你想想一個大男人怎麼對女人說我喜歡你之類的話,有時候行動已經能證明一切了。要是我,早就明白對方心意了,偏偏他碰到的是你。」她末了嘆道,「為什麼我就碰不到這麼一個好男人。」

  我差點笑出來,捲了被子答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師姐哼了一聲:「好吧,那看來你明天不用跟我們回五毒山的事我也不用跟你說了。」

  我愣了愣,掀開被子,坐起身:「師父要我去送信嗎?」

  師姐白了我一眼:「瞧你這興奮的樣,又是潑出去的水啊。」她連鞋也不脫了,抱膝坐上來,笑道,「剛才你睡覺那會,水行歌來過了。我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只是他前腳剛走,後腳師父就讓我來告訴你,不用回山上,去跟水行歌辦點事。」

  我慢慢往床下挪腿,感慨嘆息:「真是可惜啊,我還想回去好好鑽研毒藥的,可是沒想到又有任務,那我只能勉為其難的……」

  師姐正色插話:「秋秋你臉皮厚過荷塘淤泥了。」她拍拍我的肩,「快去吧。」

  我俯身穿好鞋,抱抱師姐:「師姐,我是真的很想回山上。」

  師姐笑笑:「知道了,只是因為現在有更想在一起的人。你也不能一直留在教裡,師父師娘都明白,你待會直接走吧,不然我爹會哭的。」

  我聽後大為心酸,默默思量著,要不……把水行歌拐到五毒山來?

  

  我一路想著秋秋要矜持啊,這麼大半夜的跑過去像什麼話,至少要等到天亮了再去見他吧。等我把這念頭決定下來時,發現自己站在了據說整條都已經被魔教買下來的大街上了。

  然後我看見了黑臉宋毅,不過他後面怎麼跟著一堆竹子精……揉揉眼,才發現原來不是一群竹子在跑,而是抱著竹子的人。

  宋毅顯然也看到了我,到了跟前,停下步子:「沈姑娘。」

  我眨眼:「護法大人你改吃竹子了?」

  「……」宋毅的臉更黑了,皎潔的月光也拯救不了,只是涂添光澤,「這是大人要我們摘的。」

  我默默嘀咕「難道他改吃竹子了」,末了又回神:「難道水行歌養了貘?」

  宋毅眨眼:「你怎麼知道?午後抓回來沈姑娘還在外面吧?難道你偷偷去過客棧後院?」

  我頓時笑開了,拍拍他的肩:「我去看貘!」

  蹦達進客棧,後院裡竟然真的有一隻貘。軟綿綿的身體窩在籠子裡,非黑即白的軟毛看的心都要化了。我蹲在籠子前,想探手進去摸摸,又怕它凶殘起來。

  「胖胖,不要啃竹子了好不好?轉過來看我一眼嘛。」

  「胖胖,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背後忽然有輕笑聲,轉頭看去,只見水行歌笑意淡然:「秋秋,你是在想把它燉了還是蒸了嗎?」

  我哼聲:「我是那種愛吃的人嗎。」我拍拍身站起來,「師父為什麼肯讓我跟你走?師父那麼老頑固竟然這麼輕易被說服……」

  水行歌若有所思道:「我只說了兩句話。」

  我瞪眼:「……不可能!哪兩句?」

  他正色道:「我想貴徒和我一起去找個人。這箱金銀珠寶還請笑納。」

  「……」我欲哭無淚,師父,一箱金銀珠寶你就把我賣了!你的立場呢。難怪不要見我,不是怕自己哭,是怕我不立刻過來一箱錢就飛了吧!難怪別人都說嫁女兒其實是賣女兒,師父真是把我賣的徹底了。

  水行歌笑笑:「等過了十五,一起去找錢來來。」

  我點頭應了一聲:「待會就十五了吧?還是不要變貘了,目標太大,萬一又有人闖進來,圓滾滾的跑都跑不掉。還是變兔子吧,至少我可以抱著你跑。」

  他面上一扯,聲音沉了:「你要是再敢餵我胡蘿蔔,我就把你像蘿蔔一樣種到地裡去。」

  「哈哈哈。」我捧腹看他,越發覺得人生能遇見水行歌實在是一件美好的事,就算這個少年不是我的,至少還有個開心的過程。

  水行歌也不打斷我,眼眸寂靜悄然,似碧池靜水,不驕不躁。我笑的兩頰都酸了,揉揉臉:「水行歌,我有話想跟你說。」

  他輕點下頭:「我也有話想跟你說。」紛紛默了片刻,他又道,「真的不想我變成貘?」

  「嗯……太危險了。」

  「那回房,我讓血鴿進來。」

  我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那還在啃竹子的黑白獸,突然好奇起竹子的味道來……肚子咕嚕一聲,我抬頭:「我還沒吃晚飯。」

  水行歌讓小二去做了一桌的菜,我邊吃邊感慨太奢侈了我哪裡吃得完,結果吃完後發現貌似一點也沒剩餘。見他面色淡淡在喝酒,我也倒了一杯,一口喝完,喝酒壯膽。

  一杯好像不夠,又是一杯。接著他也一直在喝,我們兩人差不多喝完一罈酒,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摁住他的手:「我們這是在比拚誰的酒量大嗎?」

  也不知是我迷糊了,還是他離的有些遠,他的面龐看的並不太真切。耳畔輕語如玉碎石頭:「酒量不好別喝那麼多。」

  我挪了挪凳子到他面前,盯著他:「你要跟我說什麼。」

  水行歌微微偏頭,良久才回正了頭:「跟我回西域。」

  我使勁點點頭:「嗯,給你做丫鬟。」

  「不是丫鬟。」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難過起來,抱了他的腰哭出聲來:「你嫌棄我,我要做丫鬟,做你的丫鬟,跟著你去西域。師父都答應了,他要把我潑出去,潑到你這裡。你要是不要我……我、我也沒辦法,我打不過你,嗚嗚嗚。」

  「……秋秋,你喝醉了……先鬆手,我……」

  「不鬆,我沒醉!我給你唱山歌好不好,要不我給你翻十八個觔斗!」

  不等他開口,我立刻蹦起來,往手上呵氣,轉身往前翻去。身子剛往前傾,就被他攔腰抱住了。我哆哆嗦嗦看他:「水行歌你又變成冰條了。」

  他嘆了口氣,又是無奈又略有輕笑:「秋秋,讓聖姑給你洗禮吧。」

  「哈?什麼?聖姑?是蘑菇嗎?可以吃嗎?」我瞪眼,之前都是我想吃他,現在他竟然想吃我,還要把我變成蘑菇再吃!!!

  「……做教主夫人必須先洗禮,秋秋別暈聽我說完……秋秋!!!」

  「水行歌好多小鳥在飛呀。」我指了指窗檯的那隻白絨絨的東西,頓感虐心,哭倒,「我還是想抱著貘跟它一起吃竹子。」

  眼前的人滿面苦笑,忽然臉色蒼白,我酒醒一分,看他:「你怎麼了。」

  他扶著我,說道:「記住這次我變成血鴿了,你在床上睡一晚。」

  床上真軟。

  我抱著被子滾了兩圈,又抱了他的手,滾燙的臉蹭著冰涼的手背,舒服極了,不由舒展一氣:「水行歌。」

  「嗯?」

  「我喜歡你。」

  那頭聲音微默,輕語:「嗯。」

  「那你喜歡我嗎?」

  「嗯。」

  我歪了腦袋看他:「嗯是什麼意思?」

  他輕咳一聲:「喜歡。」

  我大大鬆了一氣,他已經站起身:「乖,不要亂動,我去去就回。」

  「去吧。」我大手一揮,在床上搖搖擺擺的看他往窗檯那隻血鴿走去。他要吃掉那隻白白獸嗎,應該很好吃,我也想吃……口水直冒,我探身往前,誰想腳下踩空,人便往前摔去。

  水行歌一愣,立刻過來,卻碰倒了盆景架,上頭的盆栽直往下墜。

  「當……」

  外頭打更聲響起,子時如期而至。摔得四腳朝天的我揉揉頭,清醒多了。捲著被子坐在地上回了會神,忽然想起來,水行歌呢?

  屋內巡視一圈,不見他在。

  血鴿只有一隻,但絕對不是他,他不會用那樣警惕的眼神看我。

  我四下搜尋,眯了眯眼,瞅著地上的兩盆盆栽。細看一會,登時虐傷了。

  水行歌竟然變成了一顆小柏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