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水行歌,帶我回西域給你繡鴛鴦好不好。

  行走江湖,武功渣是絕對不行的。

  武功渣運氣還不好的姑娘,還是乖乖在家裡繡花吧。

  我無比感慨的想著,水行歌,帶我回西域給你繡鴛鴦好不好。

  可惜事與願違,我手上的確有繡花針,可卻不是我在扎東西,而是在扎我的手指。我咬牙忍痛盯著那行刑的漢子,他紮了五枚,針針入指,直至快暈厥過去,那坐在黃花梨長椅上的人才沉聲:「你倒是說,還是不說。」

  我瞅著一屋子的黑衣人,分明就是那晚在屋頂襲擊我的人,痛的有氣無力:「說什麼?我不記得什麼時候得罪過你們。」

  那人冷聲:「你是沒得罪我們,可是得罪了城主大人。速速將明月珠交出來。」

  我輕笑:「明月見過,豬也見過,但就是沒見過明月豬。莫名其妙來追殺我,如今又抓我來動酷刑,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訴你們。」

  那人臉上一抽,眼神微微一動,那漢子又蹲身抓了我左手,嚓嚓扎進五枚針,手指比大嬸的還靈活。

  「等等……」我弱聲,趴在地上沒力氣動彈,「我給你,鬆手。」

  那人示意,抓著我手腳的人便鬆了手。我撐坐起身,想把身上的毒藥全摸出來扔他們臉上,可手指還沒碰到,那人沉聲:「既然是在你身上,那就不需要你費力氣了。」

  我一愣,一柄刀忽然探來,輕輕一劃,外裳就裂開了。我摀住裡衣,瞪眼:「它不在我身上。」

  「脫。」

  我憤然跳起,抽了近人的劍,劍光劃出,撩倒了四五人。等著這出其不意我忍了很久了好吧,他們給我灌的迷魂藥山腳下一文錢能買一打好麼!

  那人武功並不太高,但是一屋子人站著他坐著,絕對有權說話。他愣神片刻,我殺到他面前,長劍架在他脖子上,抬手餵了他一粒藥,冷笑:「這是穿腸丹,沒有解藥必死無疑。當然,你也可以不信,反抗試試,至少我有人陪葬了。」

  「你、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好吧。」我笑道,「那就殺了我,看看有誰能解我仙鶴派首席大弟子柳小扇下的毒。」

  那人一愣,抬手喝住那些人,怒聲:「退下!」

  我輕笑,又指了指那被鐵鏈鎖住已經失去知覺的人:「把她也放了。」

  身為邪派弟子雖然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但我秉著少挨刀事管少的江湖理念,絕對不會去救個陌生人,可那人是雨千尋。那個去尋黑衣人蹤跡卻自己了無音訊的魔教找人小能手雨千尋。

  那人咬咬牙,使了個眼神,漢子卻沒動,雙手疊在前面淡聲:「城主吩咐,一定要問出明月珠的下落。」

  「鐵東晉!我是你頭兒!」

  那鐵東晉聲音更淡:「這種時候,恕屬下只聽從城主大人的命令。」

  我看著這滿屋子的人,確實沒人想上來救他,根本就是我一動就會啪嚓上前將我掐回地上的節奏,我扔掉劍,坦然:「要不把話攤開了說,你們說的明月珠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其中是不是有誤會?要是你們嚴刑逼供,以我的臭脾氣,也不會說的。」

  鐵東晉神色微頓:「絕不可能有誤會,你指使飛禽將明月珠盜走,密探探得珠子確實在你身上。初次交手吃虧,你又派人反查,不得不讓人懷疑,你是在躲避我們的追蹤而想私藏珠子。」

  我苦笑:「那珠子什麼模樣?我身上有金葉子也有銀子,但就是沒珠子呀。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可騙你們的……等等……」我嚥了咽,飛禽……想起血鴿叼回來的那顆小珠子,「那珠子寬長一寸?通體綠色?」

  鐵東晉眼神凜然:「你既然知道,何必還裝糊塗。」

  我扯了扯嘴角,默默想著回去後我是該把血鴿吃了呢還是吃了呢還是吃了呢……我受這麼多罪到底是在幹嘛:「難道那個不是普通的玉珠子?」

  眾人神色俱是一抽,我隱約覺得這是要被暴打的前奏……鐵東晉十分好脾氣的說道:「姑娘,這顆珠子是城主送給城主夫人的定情信物。」他動了動手指頭,伸出一個巴掌,「世代家傳,可以買下五座城池。」

  「……」

  想到這半個月來我背了五座城池上路,心情立刻就沉重了……想到我竟然沒把五座城池賣掉,人生頓時就黑暗了……

  不等我悔青腸子,門忽然被推開,一人扶牆喘氣:「有人闖入衡韻殿要刺殺城主。」

  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屋裡的人嘩啦一聲全都不見了。我立刻撿起地上的劍斬斷雨千尋手腳上的鏈子,探了探鼻息,果然是中了迷藥。我摸出臭蟲粉,往她鼻腔扇了搧風,就見她眉頭一皺,甦醒過來,一副要吐的模樣:「什、什麼味道?」

  「嘿嘿。」我將瓶子收好,去扶她,「走吧。」

  雨千尋神志還未完全清醒,弱聲:「教主呢?」

  「他……」我愣了愣,那個去刺殺城主的人該不會是水行歌吧?!我忙把瓶子塞她手裡,「多聞聞你就恢復精神了,我去找你們教主,否則他就有危險了。」

  雨千尋點頭,我忙衝到外面,急得一背脊的冷汗。就算水行歌再怎麼厲害,那也是城主,城主啊,那得有多少人護著,他就不怕會被砍成渣麼。哪怕真把我救出去了,那可要怎麼離開洛城。

  我一邊想著要掐死血鴿一邊想著水行歌要面對那麼多人腿都開始軟了,好不容易抓了條舌頭讓他帶路去那什麼什麼殿。還沒進大門就見外面躺了一地的傷者一片血跡。

  「水行歌……」我疾步跑進裡面,踩著一路的血,生怕一不小心,會看見他也躺在某處。

  腿又軟,跑的又急,短短十幾丈的路,摔了好幾次,牙都要磕掉了。

  終於是過了一處嫣紅高木門,兵器聲光光作響,刺入耳邊又驚心又安心,驚的是水行歌戰鬥力真是驚人,安的是水行歌還好好的。

  我一步跨進大門,遠遠就見那青衣如魅的人。劍如長虹往回在黑色雲霧,長劍如寒風過境。俊美的面上線條凌厲而僵硬,滿是懾人寒氣,全是逼人戾氣。我愣了片刻,一直吐槽他是怪獸,可如今的他,才真的像只無人可阻的猛獸。

  「水行歌。」

  顧不得一地哀嚎的人,我飛奔過去,那氣焰威懾滿城的人,似乎聽見了聲音,轉身過來,旁人卻無一敢上前,重重疊疊護在後面的大門前。

  「水行歌!」我撲到他懷中,抱緊了他,「我沒事。」

  臉壓在他的胸膛前,臉上微涼,才發現自己剛才哭了一路。

  怕他有事,怕他會像爹爹娘親那樣突然離開,怕他也會丟下我。我以後一定會多長兩個心眼,不拿莫名其妙的東西,不做多餘的事。

  水行歌拍拍我的腦袋:「乖,先殺出去再哭,否則我們就要被剁成肉醬了。」

  聽到肉醬兩個字我哭聲一頓,忙抬頭往人群中找人:「鐵東晉?鐵東晉?」

  鐵東晉淡定走了出來:「在下在。」

  我抹掉淚,認真道:「那顆珠子就在客棧裡,你可以帶人去找,找到珠子後我們和貴城主的事就兩清了吧。況且你也看見了,再打下去,兩邊都沒有好處。我得到那顆珠子也是無心之過,勞你們興師動眾又傷了那麼多人真的非常抱歉。」

  鐵東晉又是一臉我不欠你錢你當然也不欠我錢的神色:「在下只是一個牢頭,無權做主。」

  忽然傳來一聲冷笑「傷我洛城百人護衛,就想這麼一走了之麼」,隨後護在那嫣紅大門的眾人立即羅列兩邊,悄然無聲。我抬頭往前面看去,一個穿著光鮮綢緞三十上下的男子抬腳出來,神色冷厲而肅穆,一開口,聲音更是冷冽:「小小偷兒,盜了明月珠如今卻裝作一無所知。」

  他話剛落,旁邊一個神色清冷而儀態雍容,穿著一身碧霞百花錦衣的女子就說道:「殺了他們,珠子要不要無所謂。」

  男子微點頭:「就照夫人的意思。」

  我嚥了咽,這兩人是洛城城主蘇影和他那冰山美妻……等等。我眯了眯眼,拉著水行歌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不等我再往前,那護衛又嘩啦的圍上前來。

  冰美人眉頭一蹙,冷聲:「退下。」

  隨後盯了我許久,唇角漸漸抿高。

  水行歌忽然嘆息一聲:「秋秋,沒記錯的話,貌似城主夫人姓沈?」

  我登時笑開了,蹦上前:「六姐!我是二十七妹呀!」

  眾人一呆,是的,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