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秋秋想不想捏捏腹肌?

  不是沒有看過水行歌精壯的上身,但是從來沒有這麼近而且可以明目張膽的看呀。這跟無意瞥見或者偷看的感受完全不同。

  瞅著正在針灸的他,我突然覺得自己被針扎就是被針扎還狼狽不堪,他這根本就是絕美加唯美加極具視覺衝擊性的景象。我默默偏頭抹了抹鼻血,然後繼續拿著藥爐給他燻煙。

  水行歌眸含浩瀚星月,面對面看來,連眼也不眨一下。我都快風中凌亂了,抗議:「不許這麼含情脈脈的看,我手都不是手,腳都不是腳了。」

  他甚是無奈道:「錢神醫說儘量熏眼睛。而且秋秋,這不是含情脈脈……這是被煙霧熏得淚眼朦朧。」

  「……」再也不能做心有靈犀的戀人了!我憤然扇著爐煙,抽手拿了手帕給他,「擦擦你的淚眼。」

  水行歌笑笑,忽然問:「秋秋想不想捏捏腹肌?」

  「……」教主大人你還要不要矜持要不要矜持了!我淡定抬手捏了一下那結實的胸膛,手感……好極了……

  鼻血又犧牲了一地。

  錢來來進來拔針,我退了出去,一出門就見水行淵站在外面,身姿挺拔頎長,左手提劍,微微抬頭看著院子裡的葫蘆架子。簡直就是帥的無法形容。我默默抽打著那犯花痴的小人,你家教主大人還在裡面你竟然如此色眯眯的看別的男人,秋秋等著關進籠子裡沉塘吧。

  水行淵轉身看來,面上微冷微呆:「大概要針灸多少次,我還得去找人。眼見著找到剩下九個我就能愉快的回西域了,可是來來要我在這站著,不許離開三步遠,否則就不給行歌解毒。可要是她最後還是解不了,我是不是很虧?所以二十七姑娘可以說說其他人的下落然後讓我心裡安慰些?」

  ……為什麼錢來來會喜歡這麼個話癆……萌點也太詭異了吧,這傢伙除了長著一張很可靠的臉根本就找不到其他可以吸引小姑娘的地方!

  我蹦達到他旁邊,問道:「其他兄弟姐妹的消息你可以告訴我嗎?」

  他想也沒想,堅定搖頭:「不可以。」

  「我手上有三個人的下落哦。」

  他遲疑片刻,搖頭:「不可以。」

  我耐心道:「我的體質很奇特哦,行走江湖隨時會碰到幾個親戚,要不要考慮考慮?」

  「不可以。」

  要是打得過他真想打掉他三顆牙啊……我憤憤回房,錢來來正拔掉最後一根銀針。那銀針見黑,她嘖嘖道:「明明看血無毒,可從這針來看,卻是有毒的。」

  我忙拿了衣裳給他披上,這臘月天要冷死人了:「那這樣針灸能完全清除麼?」

  錢來來收好針,擦乾淨手:「先試試吧,我也不能確認。毒已經蔓延全身,怕沒有那麼快解開。你們留在洛城吧,我也不回醫谷先。當然,咳咳,前提是讓你哥留下。」

  我痛心疾首看她:「錢姑娘,那種話癆有什麼好有什麼好?」

  大大咧咧的錢來來竟然瞬間化身嬌滴滴小姑娘答了一句「哪裡都好」,聽的我只覺一股惡寒猛然襲來。

  錢來來指了指水行歌:「他又有什麼好,話都不多說兩句。」

  「哼,哪裡都好。」我往他懷裡塞了個暖爐,又問她,「晚飯在這裡吃?」

  錢來來拿了藥箱就跑:「他說看到一家好像很不錯的酒樓,我們去那吃。」末了又飛回一句話,「記得給你家悶騷教主泡藥澡。」

  「噗,悶騷教主……」實在是憋不住了,笑趴在桌上,捧著肚子拍拍他的手,「你去做飯吧,悶騷教主。哦,不對,你不會做飯來著。」

  想到要吃自己做的「碳」,不由悲從中來,笑不出了。

  水行歌披好衣裳站起身:「我試試。」

  我瞅著他那雙修長的手,狐疑:「先聲明不好吃不吃!」

  他抿高了唇:「好吃的話也不許搶完。」

  我繼續抱以懷疑的態度。

  看到水行歌提劍進廚房,我就覺得我不該抱任何希望。當看到他無比瀟灑淡定的用劍來切菜時,我默默琢磨待會是去迎賓客棧還是悅來客棧。

  「水行歌,你為什麼不用菜刀……」

  「用不慣。」

  「等等,你這劍殺過人沒?!」

  「……應該、貌似……」

  「啊?!!!」

  「沒有!」

  「好吧……」我蹲在灶台前放柴火,聽著斜上方炒菜的聲音刷刷作響,已經不忍抬頭去看,我怕一看,就會立刻扔下柴往客棧奔去,那樣的話對水行歌的打擊太大了吧?

  當初我們兩人墜崖,他可是說不會做菜的,沒理由這麼短的時間內會吧。

  柴火暖意洋洋,熏的人昏昏欲睡,我蹲在前面看著裡頭的灼灼火光,好暖。

  水行歌在炒菜,我在看爐火。

  雖然好像場景有點違和但是似乎是夫唱婦隨很美好呀。這麼一想,忽然很想和他成親然後以後都這麼安靜平和的過一輩子。江湖雖好,但還是太危險了。

  「秋秋,好了。」

  「這麼快?」我站起身,捶捶蹲的酸麻的腿,看著那兩盤菜,眨眨眼,這一盆青菜根根青翠條條油水十足,旁邊的炒雞肉塊塊塊骨肉相連香醬澆灌,嗅一嗅,食慾大動,我強壓幸福板著臉道,「嗯,還行。」

  他淡淡瞥了一眼:「嗯?」

  我飛撲抱他,用力親了一口:「水行歌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聲調登時就愉快了:「乖。」

  擺好飯菜,放好碗筷,我舀了一碗香噴噴的米飯給他,夾菜:「教主大人辛苦了。」

  他笑了笑:「然後剩下的都是你的了?」

  「我才不是吃貨。」不過很想說這兩碟色香味俱全的菜根本就不夠吃呀,我滿懷期待看他,「明天做多幾道吧。」

  「我只會這兩道。」

  「……為什麼……」

  水行歌皺眉:「因為客棧大廚只肯教這兩道,說其他是獨門秘方不外傳,非要我拜師才肯教。」

  我笑笑:「明天開始我會學做飯的,要是讓宋毅他們知道你下廚,非把我剁了不可。」我吃了兩口,好吃得口齒留香,真想一口全吞了,「唔,可惜雨姑娘找宋毅匯合去了,不然可以讓她嘗嘗。」

  「吃慢些。」

  「嗯!」

  「吃慢些……」

  「……噎、著了……水、水……」

  「……」

  

  最近一定胖了。

  晨起,我捏了捏肚子上的肉,頓時憂傷了。還好冬日衣裳厚實,把肉遮的嚴實。水行歌不去做廚子實在是太可惜了,那日我跟六姐說,想跟廚子學做菜,然後早起,就見門口整整齊齊站了十幾個人,一見我,刷刷問安,嚇的我以為我欠了誰的錢往還了。

  大半個月後,水行歌學藝成功,廚子大哥們一邊感慨後繼有人真乃天才也一臉心滿意足的回去覆命。

  不對,重點是,我現在正往胖子的路上前進著……

  走出房間,見了他,神色憂傷道:「水行歌,你會介意我繼續圓潤下去嗎?」

  他抬手捏了捏我的臉,欣慰:「能吃的圓潤,看來沒浪費那些雞鴨鵝。」

  ……我們想的完全不一樣……

  察覺到他的手微冷,我想了想日子,上回十五他沒有變身,看來錢來來的針灸果然有用,可現在又冷起來了,而大年初一快到,怕又要化身了。我憋紅了臉,清了清嗓子:「水行歌,不要變血鴿了吧,跟我互換魂魄好了,這樣安全。」

  水行歌默了默,笑道:「還是太危險了,想要驅逐魔教離開中原的人雖然消停了很久,但不能確定他們是不是完全放棄了這念頭。所以我還是喚血鴿來吧。」

  我拉住他的手,搖頭,盯著他:「你說過,要陪我過年的。剛過完大年三十就要扔下我麼?」

  水行歌頓了頓,這才點頭:「好。」

  想著能和他一起過年,頓覺人生美好。忙去燒了水,泡了一桶的藥,讓他泡著。

  身為一個男子還身如白壁,給他擦背的手都覺得黑了一圈。開始見他赤身還會覺得面紅耳赤,現在已經淡定了,而且能揩油何樂不為,根本沒理由臉紅嘛。

  「水溫合適了麼?」

  「嗯。」

  「昨天我去姐姐那,她讓我們去過年。但我想著你不方便,所以就婉拒了。姐姐拿了好多桃符,待會我們貼上去。哦,對的,等會錢姑娘和你哥來了,讓他們後天一起來吃團年飯吧。對對,還有,我得去買些年貨和食材。」

  「秋秋。」水行歌回頭看來,眼裡都蘊了一層水霧,「我們成親吧。」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