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十三姨娘生了四胞胎!」

  水行歌瞥了他一眼:「秋秋到底是不是恩人姑娘?三長老當年那麼信你,既然讓你去照顧沈家後人,多少也會跟你說起這件事。」

  水行淵抬抬手腕:「沈冬曾說,恩人姑娘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右手有紅色印記。可是沈姑娘沒有。當初師父除了四長老身上大半的魔毒時,我就問過他許多。因為從不曾聽聞師父會法術,後來師父才跟我說了藥仙的事。說如果真的如恩人所說,那他的兒女中,必然有一個是藥仙,因此收集了二十八滴血回來除魔。」

  水行歌問道:「三長老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藥仙?那他又怎麼知曉藥仙在他的兒女中?」

  水行淵笑笑:「因為恩人曾送給他一樣法器,一旦接近藥仙,就有所感應。師父每次回到家中,都能見到法器閃亮。不管如何試驗,那光澤都是在兒女面前才會亮。而一個一個試,法器竟都會發出光澤,可二十八人中,卻無一人手腕有紅圈。因此師父想,興許是仙人魂魄不同,一魂變成了二十八人?雖然很荒唐,但魔教生變時,師父還是取了血,竟然真的有用,他更加斷定,這其中,必然有藥仙在。」

  「師父並未告訴我這些,反而依舊讓我五湖四海的找。」水行歌想了片刻,笑笑,「我突然明白三長老的苦心了。」

  水行淵點點頭:「師父知道沈家後人的血能除掉魔毒,如果用在你身上,可能會讓你送命。為了保護你,因此寧可忍痛將兒女都各自送走,也不願他們相聚威脅到你。」

  我漸漸恢復神志,聽了這話更是清醒了許多。老爹當年對我們不管不顧的原因竟然是這個?所以偌大的富商突然離開,不是因為老爹顧及魔教而來不及安頓我們,而是故意為之。仔細一想,就算老爹那時平定魔教叛亂後身負重傷離世,可那些府裡的下人和姨娘都是魔教的人,如果不想沈家亂,根本不是問題。

  想到這,突然覺得痛心。

  在沈家和魔教之間,老爹選擇了保護魔教。難怪我們兄弟姐妹基本都在大門派中,那根本就是他生前安排好的!一方面不想我們流落街頭,一方面又尋機讓我們找個好去處。

  水行歌又將我摟緊了些,低聲:「對不起,秋秋。」

  水行淵笑的微冷:「友情提醒一句,因為弟妹很有可能就是藥仙,而弟弟身上如今有魔毒,所以弟妹想殺你,是本能,誰讓你是半個魔物。」

  我抬起被綁在一起的手,往腦袋撞了撞:「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在一起?」

  「對,否則說不定哪天半夜,你會爬起來把弟弟給砍了。」

  我怔愣的看著水行歌,差點哭了:「不可以……」

  水行歌低頭笑道:「你不會這麼做的,別哭。」他又問道,「除了那二十八滴血,有沒有其他可能解除魔毒?」

  水行淵嘴角添了三分笑意:「跟豔鬼交合,但魔毒取出來後,豔鬼也會死。但我想你也不會做這種事。否則沈冬在時,你已這麼做了。」

  我真想撲上去揍他:「別提冬冬!冬冬死了大半責任在你!你若不傷我,冬冬怎麼可能會為了救我而魂飛魄散!我是怪她捅我刀子,可我不允許捅回去的刀子不是出自我的手!」

  要不是水行歌攔住我,我就能撲到他面前,揍他一頓了。

  水行淵卻是一頓,正色:「弟妹,你的手在發亮。」

  水行歌將我的手握回,也是詫異:「紅印。」

  腦袋嗡嗡直叫,我顫顫抬手一看,那原本缺了一道口子的紅印已然成圈。越勒越緊,越陷越深,直至完全隱沒在手腕裡。

  暈過去的那一刻,我默默的覺得自己在踏入閻羅殿,經歷了那麼多劫難的我,竟然被一個小小紅圈勒死了……這世道真是……沒法混了……

  「秋秋,別睡,秋秋!」

  意識模糊不清,思緒飄飛到很久很久之前……

  &&&&&

  弼馬溫是我的師兄,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事實上就是,我有一隻潑猴師兄。

  當年我們在同一天拜師,同時到達山腳下,可是我兩條腿比不過猴子攀藤爬樹快,於是我很不幸的成了師妹。

  對此我耿耿於懷,師兄每每總要安慰我,妹啊,就算我是猴子也是一隻偉大的猴子,你該感到光榮。

  是啊是啊,你妹很光榮啊。有哪座山的猴子敢打天兵天將的屁股,亂王母盛宴,踩玉帝老腰,最後還把佛祖驚動,用巴掌壓在這裡。

  出師後,我去了靈霧山潛心修行,盼望早日得道成仙。等我閉關出來,終於成了仙界的一個小小藥仙,每日做些澆花施肥的事,把仙花仙草養的白白胖胖就好。某日和一眾散仙嘮叨,聽他們閒聊起前陣子有人大鬧天宮的事。快聽到尾聲,慢了三拍的我終於反應過來,一拍大腿,臥槽那不是我師兄!

  我正感情充沛的描述著那天的事,猴子很不客氣的打斷——

  「我背癢。」

  我立刻往他嘴裡塞了一顆葡萄,伸手幫他撓癢,嘆道:「你都不知道我那句話猶如平地一聲雷,瞬間炸的眾人離我三丈遠。」

  師兄噗噗吐了幾個核,嗤之以鼻:「那些神仙老兒都一個德性。」他又嬉皮笑臉, 「妹啊,沒白疼你。」

  是啊,資質愚鈍的我每每被妖怪欺負時,師兄就會跳出來,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會覺得他的形象無比英明神武。

  快吃完三串葡萄,他意猶未盡:「等桃子的季節到了,帶一籮筐給我解饞。」

  我頓了頓:「不用等,現在就有。」

  師兄兩眼放光:「快拿出來。」

  等我將兩個大桃子放在他面前,他烏黑的兩眼轉來轉去:「這是蟠桃?」

  「嗯。」我躲著他直盯的眼神,「我昨日位列仙班,這是王母賞賜的。」

  師兄那好看的金色毛髮炸開:「滾!通通給我滾!」

  我就地滾了兩圈,染了一身的塵土,又滾了回來,繼續剝葡萄,塞他嘴裡。

  「有沙子……」

  「誰讓你讓我滾來著。」

  四周都是岩石,風很大,卻是吹過不留聲。我們兩人靜默不語,更是寂靜。默了許久,師兄說:「好好做,別像他們一樣混球。」

  我拍拍心口:「放心吧,其實我是要潛伏在他們中間,然後趁機搗亂。」

  他嘿嘿笑了笑,抬手往腦袋摸了摸,拔下一根毛:「給,可以救你於危難之中。而且隔了十丈百丈的靈毛就會發亮,日後好認親哦。」

  我立刻接過,又趁機抓了一把:「既然是好東西就不要小氣嘛,渾身都是毛竟然就給一根。」

  「……我是靈猴!要是丟進輪迴道,這些毛髮都能成人!」

  我哈哈大笑:「還靈猴,還成人,師兄你當這是上古法器嗎?!」我將毛髮收好,看了看天色,「師兄,我走了。」

  他擺手:「走吧走吧。」

  我緩緩起身,撣了撣身上的塵土,又看了一眼師兄,在別人眼裡他是潑猴,是弼馬溫,是齊天大聖,但在我眼裡,只是那個會護著我的師兄。

  「師兄,有機會我會帶一筐桃子來的,不,兩筐。」

  他擺手,頭也沒抬:「知道了知道了。」

  離開五指山,騰雲而上,一眾天兵和托塔天王李靖已經在等。一見了我,聲音頗沉:「心願了結了?」

  我點了點頭:「了結了。」

  李靖身形挺直,喉中聲響氣拔山河:「靈霧山藥仙,偷盜開天神斧,意圖救出頑猴,無視天庭綱常,墮入畜生道,輪迴十世。」

  尾音落下,便有三個仙子飛身過來,將我白綢纏身,押往地府。

  如果我沒有去偷斧頭,那我也跟她們一樣,在做個安分守己的仙子。

  但即使是輪入畜生道,也沒什麼可後悔的。

  閻王爺早在鬼門恭候,前行帶路,地府的氣氛陰森,被裹成粽子的我仍能感覺到那撲面襲來的陰冷。這裡非十八層地獄,所聽到的淒厲聲倒也不太驚心。

  三個仙子將我放下時,六條泛著青色幽光的通道印在眼底,條條看起來都詭異非常。

  判官翻看了手裡的本子,稟報導:「大人,輪迴道已開。」

  閻王點點頭:「投入畜生道。」

  三個仙子齊齊將手中白綢交由鬼官,我認命的閉起眼,強光穿透眼皮底下的黑色,正以為那是輪迴大門開啟了,準備感慨一下我短暫的人生,就聽見一團作亂聲。

  「她身上有法器,擾亂六道,快拖住她,別入錯了道。」

  睜眼看去,三個仙子拽緊手中白綢試圖將我從那光圈拉回,步子卻隨我緩緩沉落。再看那李靖和閻王爺,左右手齊開拽著輪迴道,卻騰不出手拽住剩餘兩個。等我看清那光源是來自自己身上,眉眼不禁一抽,難道是師兄給的靈毛……

  身後完全一輕,仙子也是傾倒,隨我一同墮入輪迴道中,衣袂飄飛,美不勝收。

  五顏六色的光層一圈一圈消失於眼前,按照師兄那坑妹屬性,我該不會是要進入餓鬼道了吧……

  不由多想,記憶如光飛逝,漸趨空白。不知過了多久,迷糊聽見有人扯著嗓門大喊: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十三姨娘生了四胞胎!」